第四十一章 秘洞争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昏暗的地底通道错综复杂,偶尔可以听到打斗声和各种奇特声响,秦逸谨慎的跟着那名女子,不敢落后一步。

    “嗯?等等”女子陡然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另一个通道处,眉头微蹙,“大师姐,怎么了?”,“有不少人在另一个通道中,走,去看看”女子带着少女转道向另一个通道走去,秦逸考虑了片刻,也跟了过去。

    狭窄的石壁上刻画了不少痕迹,应该是才弄上去没多久,秦逸一手撑地,感觉到前方有不少脚步声,或重或轻,脚步凌乱有时还消失,应该是大规模打斗。

    女子惊疑的来到一处断壁前,手摸着断去的石壁在思考什么,“大师姐,这里原来不是被封闭的吗?难道有人打通了?”,“应该是有人无意中打通了一个秘洞,走”说着,女子迫不及待的冲入秘洞中,秦逸想也不想跟了进去。

    “轰轰轰~~”,地面在乱颤,石壁裂开大片缝隙,一道道裂痕延伸至远方,秦逸小心避开这些裂痕,暗暗咋舌,看来前方动静不小。

    砰~~,元气喷涌出强烈的气流挥洒四周,或炙,或寒冷还有无形的风和冷冽的杀意,女子让少女躲在一处角落中,体腾跃而上来到一个凹谷外,百米方圆的凹谷如今有不少人在激斗,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不下十具尸体,各个死状凄惨。

    秦逸攀岩到一个隐秘的角落中放眼望去,这些人似乎都在争夺两样东西,一块木牌和一瓶丹药,这两样东西都放在一具骸骨旁,不过让秦逸觉得奇怪的是那具骸骨上穿的衣服,如果没看错应该是大禹王朝的官服。

    咻,凌厉的剑气划过石壁溅起无数碎屑,一道人影上下翻飞,剑气纵横看起来颇为厉害,让不少人躲避,可没多久,被一柄普通的折扇挡住,扇尖轻点,元气如星芒闪烁,使剑之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洞穿了口,死于非命。

    这一幕让秦逸暗自骇然,半步气海境强者,又是一个半步气海境强者。

    这时,秘洞中涌出极强的寒气,秦逸知道是女子出手了,冰屑从天而降淹没秘洞,所有人动作为之一顿,白衣影足踩冰屑轻易落到骸骨旁伸手探出,就在她要得到手的时候却被一柄折扇挡住,“尤谷雪,大家拼死拼活为了这两样东西,你一来就想拿走,未免太不厚道了”轻柔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无数凌厉攻击,女子面无表,浓厚的元气爆发而出带起极强的寒气,折扇的主人冷哼一声,突然发出炙的火焰让冰雪迅速融化,只是一转眼两人对拼了十几记,各自退出。

    而攻击带起的余波居然震碎了瓷瓶,散落十几粒散发出深红sè光芒的丹药被元气带动飞到秘洞上空,“是红sè丹药”,“燃血丹,我看过”,“快抢”…

    丹药的飞出让众人再次疯狂,秦逸目光一闪,露出渴望之sè,他还没见过有品级的丹药,据他在藏书阁中看到的介绍,丹药是以颜sè划分,丹药效用越强,在空气中引起的变化就越大,而这种变化可以以颜sè划分,红sè的是最低层次的丹药,但也正好对应了脱胎境强者的需求,难怪他们那么急迫。

    场面再次白化,骸骨旁,秦逸一直跟踪的那个叫尤谷雪的女子和那个使用折扇的男子抢夺木牌,下方,不少人抢夺丹药,秦逸刚要下去,一粒丹药突然飞向他,是下方两人激斗令丹药飞出,秦逸探手一把抓住收入囊中,而他的出手也让下方两人注意到了,两人恼羞成怒,同时罢手冲向秦逸,秦逸目光冷冽,“找死”,低喝一声,参天指迅速击出,两道暗红sè光芒在秘洞中并不显眼,但在那两人眼中却如死神的镰刀,顷刻要了他们的命。

    不知道过了多久,场面逐渐安静了下来,除了几名脱胎境强者,其他人几乎死绝,地上又多出十几具尸体,散发着强烈的血腥之气,而骸骨旁的争夺也结束了,看折扇男子满脸通红的样子就知道他失败了,尤谷雪的寒冰之气略胜一筹。

    “江太子,承让了”尤谷雪淡淡道,被称作江太子的人脸sè微微一变,随后恢复了正常,苦恼道“技不如人,无可奈何,不过可否让在下知道那块木牌上记载的是何种功法?”,不止江太子有这种疑问,下面的人都想一观木牌,不过是摄于尤谷雪的强大,不敢妄动罢了。

    “只是一部黄级功法而已,江太子不必记挂于心”尤谷雪看起来并不在意这部功法的样子。

    “怎么可能只是黄级功法,按我看至少是玄极功法”

    “嗯,我看也是”

    …

    听着下面的议论,江太子打开折扇微微一笑,道“应该正如尤师姐所说,仅是一部黄级功法,看骸骨上的朝服,此人生前应该是太常卿,正三品官员,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官,修为也有限,估计最多只是气海境,修行黄级功法并不意外,如果是玄极功法,此人不会只是太常卿,至少是二品官员甚至一品,诸位以为呢?”。

    江太子的话说服了不少人,纷纷诺有所思,尤谷雪奇怪的看着江太子,不明白他为什么替自己说话,江太子友好的点了点头,低声道“黎鸿卓,东方乐驹,万蝎,段水青这些人都不是简单货sè,我们不如联手,也好有个照应”。

    尤谷雪诧异的看了眼江太子,淡淡道“入选太子卫是太子的意思,并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即使两人联手赢了他们也没用”,“呵呵,尤师姐想的太简单了,或许此时有人已经联手准备杀你我了,这很正常,修为再高没有气运也是无用,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太子会安排这么一个考验?三宗学院聚集了大陆上最顶尖天才,不止修为,气运也要好,不然死了也没用,你说呢?尤师姐?”江太子自信笑道。

    “再说吧”尤谷雪并没有急着拒绝,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或许,九黎王朝的人是太子故意放进来的,谁知道呢”江太子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却让尤谷雪心中一跳,虽然江太子只是大禹王朝附属王朝,历朝的太子,但同为太子,他或许是最了解太子心xìng和手段的人,说不定他说的是真的,想到这里,尤谷雪不得不认真考虑江太子的建议。

    江太子瞥了眼尤谷雪,见她脸sè肃穆,自得的一笑,收起折扇一跃而出,头也不回的离去。

    随着江太子的离去,剩下的人虽然不舍,但也只能陆续离开,除非他们有把握击败尤谷雪。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