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换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来不及打量石洞内的况,秦逸盘膝坐下调整呼吸,减少血液流动的速度,随着心境平和,手臂上的伤口不再流血,没多久,秦逸睁开双眼,看了眼手臂,伤口已经平缓了下来,只要不剧烈运动就不会裂开。

    换血层次的弟子比祭骨境强了不少,以秦逸祭祀了两百零四块骨骼的实力居然也无法正面撼动第三次换血强者,可见换血的重要xìng,想到这里,秦逸不有些后怕,之前要不是凭着破风拳奇大的威力,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击杀那个黑衣男子。

    站起打量了一下四周,很简单的石洞,不到二十平米,除了中间一座高台凸出,其它并没有什么东西,自然也没有什么前辈遗物。

    秦逸来到来到凸出的石凳中坐下,抬头看去,目光所及居然是完整的断指峰,形如断指,仿佛巨人被人削断的指头,即使过去了无尽久远依然令人心神震撼。

    他看过黄老与另一人决战的场景,那凌驾于天地之间的山脉虚影已经让他惊为天人,以为黄老应该是天地间有数的强者,如今看到断指,秦逸才发觉自己孤陋寡闻,黄老的只是虚影,而这个,却是真是存在的。

    嗯?看着断指,不知不觉秦逸发现自己周围的环境变了,眼前出现的不是断指峰,而是一根普通的指头,跟正常人手指大小一般的指头,浩瀚的元气聚拢于手指之上逐渐凝结,随后,一根参天巨指出现碾向地面,秦逸惊恐的发现巨指正压向自己,无法呼吸的恐惧弥漫心神,他无力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碾为碎末,乓的一声,随着气泡破裂的声响传入耳中,秦逸陡然睁开双眼,后背湿了一片,入眼,依然是普通的石洞,没有那参天的巨指,也没有压迫的无法呼吸的元气。

    “呼~~”,秦逸大口喘气,刚刚的景象让他一时无法忘却,离死亡只剩一步之遥,抬手,看着自己的食指,秦逸苦笑,穷自己一生jīng力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抵挡那一指之力。

    脑中不停回想那根巨指,秦逸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知道如何凝结成那根巨指,似懂非懂,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回头看向断指峰,“难道此处就是有人特意开凿用来学习那参天巨指的吗?参天巨指,还是叫参天指顺口一点”。

    砰的一声,看着被自己一指洞穿几厘米的石壁,秦逸收回食指,按照脑中所想自己确实知道如何凝练巨指,但修为有限,只能在食指上凝结成薄薄的一层灰尘,比石头硬不了多少,无奈,秦逸放弃了修炼巨指的想法,只能先提升修为。

    盘坐在石凳上,取出元石,秦逸毫不犹豫的吸收,转眼,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外界由黑转白,当第二天阳光洒落石洞的时候,秦逸已经祭祀了剩余的两块骨骼,全骨骼融为一,气息强悍了不少,秦逸感觉如今的自己比之前强了至少一半有余,即使正面对上换血三次的强者也不会那么无力,不过想要击败那种等级的强者还不够,想到这里,秦逸不再犹豫,将元气全部聚集于心脉处,准备换血。

    取出得自黑衣男子的那珠奇特小草,这两天通过询问邓宇,秦逸知道这株就是向阳草,银霞洞天用于换血的药草,倒省得他再寻找树篱花。

    气劲点开左手食指,破开一个小伤口,秦逸将向阳草按在脊椎处,元气激发,一股剧痛传来,秦逸闷哼一声默默忍受,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滴红sè鲜血从左手食指上滴出,慢慢的,血液越来越多,最终形成细流喷洒而出,脊椎处,向阳草被元气炼化,融合于骨骼内,向阳草极强的恢复特xìng发挥了功效,不停地造血,秦逸头脑晕眩,即使向阳草恢复的再快也无法完全补足,没多久,秦逸脸sè苍白如纸,嘴唇更是干裂,而左手边血液形成一滩细流,血腥之气弥漫石洞。

    不知道过了多久,血液最终停止滴落,向阳草也消耗完毕,秦逸颤抖的撑住自己,强忍着睡意取出元石吸收,逐渐安定了下来。

    当外界黑白转变三次之后,秦逸才苏醒,站起默默感受了一下,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升起,秦逸知道自己第一次换血成功了,祛除了血液中少部分杂质,只要再换两次血就可以完全祛除杂质,到时候达到脱胎境不是梦想。

    秦逸滴入地面的血液早已干涸,透过血液,秦逸居然发现几个字,‘雕虫小技--问天’,秦逸扫开干涸的血液,看清了这几个字,笔画刚正有力还带有一股大气,看着痕迹,应该有不短的时间了,少说有上百年甚至几百年。

    “破除制必须脱胎境,也就是说此人来此的修为也不会超过脱胎境,以脱胎境修为评论雕虫小技四个字,此人究竟是狂妄自大还是天赋异禀呢?问天,好奇怪的名字”

    轰轰轰…,十几声巨响,石门大开,一共十五rì,石门只关闭十五rì。

    秦逸缓缓走出石洞,入眼,数以百计的弟子站在断指峰下看着他们,秦逸扫视一眼,除了万蝎,段水青那几人外,剩下的可以进入山洞中的无不是顶级高手,至少也是三次换血的强者,自己算是特例。

    “小贼,受死吧”一声大喝,万毒谷弟子中跃出一人一掌击出轰向秦逸,秦逸眉头一皱,多罗剑顺势劈出,剑气挥洒将来人退了回去,但来人并不罢休,刚要再次出手,万蝎低喝道“住手,怎么回事?”,“万师兄,这个小贼只是祭骨境却凭着七宝湖多罗剑之利强行闯入一座石洞,师弟不服,想要教训他一顿”。

    万蝎诧异的看着秦逸,在多罗剑上停留了一眼,目光森然,“我师弟说的是也不是?”,秦逸握紧多罗剑,此刻他才真正体会到脱胎境强者的威势,只是瞪着自己就让自己不敢乱动。

    “秦逸?你怎么在这?”大师兄沈永义挡在万蝎前诧异问道,秦逸微微鞠躬,道“见过大师兄”,“大师兄?你不是七宝湖弟子?”万蝎奇怪道,沈永义转头解释道“他是我灵虚谷的人,怎么会是七宝湖弟子呢?”,“那他怎么有多罗剑?七宝湖仅剩的一宝多罗剑相信所有人都认识”万蝎追问道,“没错,我们七宝湖的多罗剑怎么在你手你?”贺嘉也追问道,沈永义也奇怪的看着秦逸,对于后者,他突然觉得有些陌生,一个被判定为终生无法修炼之人居然手持多罗剑闯入了脱胎境强者的争斗中。

    秦逸不知如何解释,正为难之际,邓宇大喊道“是我借给他的,我借的”,众人看向邓宇,不少人认出了他是七宝湖宗主的儿子,倒也不奇怪他有多罗剑,但作为至宝,居然擅自借给外人,让众人看邓宇的目光很是怪异。

    秦逸一把将多罗剑甩给邓宇,笑道“物归原主”。

    “沈永义,你的这个师弟仗着利器之威欺负我万毒谷弟子,这件事你怎么说?”万蝎慢悠悠道。

    沈永义平淡道“利器之威?哼,如果你万蝎不是仗着那些毒物,如何能强取豪夺,这件事我们半斤八两,谁也不要说谁”。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追究了?”万蝎语气森然,自从来到了断指峰除了一开始他占点便宜,在段水青出现后他一直吃亏,如今不过是想借机报复一下,只为出口气。

    “万蝎,修行之人争斗难道一定要赤手空拳吗?利器怎么了?有本事你也搞一把多罗剑送给你师弟,以后不是就不怕利器之威了?”崔同冷嘲讽道。

    万蝎脸sè一沉,墨绿sè气体散发而出,显然气到了极点,秦逸谨慎的盯着万蝎,唯恐他突然出手,之前崔同一击洞穿了万毒谷弟子心脉这个景象秦逸可是亲眼所见,知道脱胎境强者与祭骨甚至换血层次的人有本质区别。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