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风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尽管天sè黑暗,朦胧的月光依旧将秦逸惊喜的脸庞映照了出来,看起来稚嫩却很坚毅的脸庞显得格外开心。

    “没想到我秦逸也有能修行的一天”秦逸小声呢喃,握紧双拳,感受力量在体内奔走,不耍起了黄老之前教过他的锻炼体的招数,随着一招招使出,一股拳风在不大的山后刮起,逐渐形成旋风,将周围树木吹动,呲,呲,呲…,有些小树甚至承受不住秦逸的拳风开始断裂,秦逸丝毫未觉,速度越来越快,随着一声低喝,砰的一声,拳风聚集于一处轰向远处的石头,将一人大小的石头轰成碎片。

    “这,这”秦逸惊讶的看着远处已经化为碎片的石头,再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怀疑是不是自己做的,仅仅凭拳风就有如此威力,相信如果轰在人上,那人顷刻就会化为血雾,“好恐怖的招数,究竟是什么?”秦逸不知道黄老教给他的究竟是什么招数,但可以肯定不是一般的招数,来灵虚谷这么长时间了,弟子间的切磋他也看了不少,祭骨境弟子中没一个有这种威能的。

    秦逸收起心中的惊讶,沉思了片刻,道“不管这招数以前叫什么,如今被我使用,就叫破风拳”。

    简单地兴奋过后,秦逸开始正视自己体内的况,数了数,一共一百零八块骨骼连接了起来,人体两百零六块骨骼连接了超过一半,即使放在灵虚谷外门弟子中也算不错了,平缓了一下心境,秦逸端坐下来开始人生第一次静修…

    距离秦逸第一次修行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时间也只是让秦逸的元气增长了一丝,还达不到连接下一块骨骼的标准,骨骼间距离看起来很短,但用元气相连却不那么容易,秦逸不在想穆芊秋是如何修炼的,年龄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却有让大师兄都忌惮的实力。

    “秦大哥,秦大哥”书阁外,秦逸正思考如何加快吸收元气的速度,后,一脸兴奋之sè的二狗子快速向秦逸跑来,二狗子就是潘寿送到书阁打扫的仆从,原名叫什么没人知道,所以大家都叫他二狗子。

    “二狗子,什么事这么兴奋?”秦逸问道,二狗子喘了口粗气,断断续续道“秦大哥,今,今天是灵虚谷一年一度的探谷大会,不管是灵虚谷弟子还是我们这些仆从,都有资格进入谷内探寻机遇,你不去吗?”。

    秦逸还真不知道什么探谷大会,连忙问道“什么探谷大会?”,二狗子咽了咽吐沫,道“灵虚谷坐落于一座巨大的山脉之上,这条山脉叫齐云山,广大浩瀚,内藏有无数珍奇秘宝,天地奇物,每年的这个时候,灵虚谷都会让弟子还有我们这些仆从探索齐云山,找到的东西宗门会用合理的价格收买,每年都有人为此幸运的成为灵虚谷弟子”,“弟子都去探宝了,那宗门怎么办?不会有人来偷袭吗?”秦逸奇怪道,二狗子用一副你什么都不知道的目光看着秦逸,道“齐云山如此大,灵虚谷只是其中一个宗门,还有银霞洞天,七宝湖,万毒谷这些宗门,每年这个时候这些宗门都会让弟子探寻,师长担负起守护齐云山的重任,这么多宗门一起,谁会不长眼来偷袭”,秦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跟随二狗子前往灵虚谷正,大部分弟子已经在那里集结了。

    来到正,秦逸放眼望去,黑压压不下上万人,不止是男子,女子也有不少,这些人中大部分是仆从和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只有不到一百人,秦逸自然站在仆从的行列。

    rì上三竿,毒辣的太阳照shè着灵虚谷,秦逸呼出口气都能感受到体内的灼,四处看了看,感觉有些奇怪,来灵虚谷这么长时间了从没感受过如此**的阳光,按理说灵虚谷乃洞天福地,不会如此,秦逸不看向那些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发现他们正用一副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自己一行人,秦逸心中一跳,已经了然,如果没猜错,宗门一定想用这种方法淘汰掉一批人。

    咚,咚~~,随着跌倒的声音逐渐增多,仆从中能坚持的只剩秦逸和少数几人,就连外门弟子都有人坚持不住倒地不起,秦逸暗自咬牙,运气元气游走于骨骼之中这才缓解量。

    不知道多了多久,天地为之一凉,喘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秦逸知道,考验结束了,仆从中只有寥寥几人可以撑住,二狗子早就昏过去了,外门弟子也倒下了不下十人,内门弟子压根面sè不变,排在最前方的大师兄沈永义连呼吸都没有变动一下可见其修为之强悍,令秦逸暗自羡慕。

    “昏倒的仆从抬下去,昏倒的外门弟子逐出灵虚谷”清朗的声音在上空响起,秦逸抬头只觉眼前一花,火焰升腾,正上方已经多处一个中年男子,坚毅的容貌,不怒自威的眼神还有零星的胡渣,这张脸秦逸虽然很陌生,但他知道,此人就是灵虚谷谷主--傅万声。

    “参见谷主”“参见谷主”…

    傅万声虚抬手臂,秦逸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拖住了自己,心下骇然,这就是谷主的实力,数千人被他一人拖于掌中。

    “探谷大会是齐云山所有宗门一起举办的盛会,也可以说是一次探宝,凡得到的东西均属于你们自己,宗门不会强取豪夺,得到的灵草奇物也可以请求本宗炼丹大师炼制,当然,费用你们自行商量,好了,宗门打开,去吧”随着傅万声的一句话,内门弟子首先冲出了灵虚谷,紧随其后的是外门弟子,最后才是秦逸等几个杂役。

    看着弟子们冲向山脉深处,傅万声转头看向一直矗立在旁的潘寿,笑道“大长老,难道没有话对我这个谷主说吗?”,潘寿看着傅万声,叹口气,道“谷主既已知道,何必再问”,“我知道归我知道,你说归你说,不矛盾”,潘寿怔了一下,无奈道“那晚,在上空与天元宗弟子对抗的是黄向文”,傅万声没有任何表,只是平静的看着远方,潘寿继续道“他是天元宗叛徒,究竟做了什么事没人知道,天元宗也没有大肆宣扬他的事,只是派人秘密找寻他,年轻的时候他于我有恩,所以让他躲在灵虚谷”,说完,潘寿看着依然平淡的傅万声,感觉有些深不可测,今天的傅万声与以往大不相同。

    “大长老,你觉得灵虚谷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