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灵虚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场景快速倒退,飞行兽煽动者翅膀忽上忽下,沈师兄安稳端坐在背上古井无波,越过一座座大山丘陵。

    秦逸缓缓转醒,揉了揉疼痛的脑袋,扫视了四周,惊呼道“雨儿,这里是哪里?雨儿呢?”,“你醒了!”沈师兄睁开双目平静的看着秦逸,秦逸急忙问道“我妹妹呢?我妹妹在哪里?”,沈师兄一指点出,一道气劲shè入秦逸体内,秦逸逐渐平静了下来,沈师兄这才将之前的事告诉了秦逸。

    听完沈师兄的诉说,秦逸出奇的冷静,沈师兄饶有兴趣地看着秦逸,奇怪道“不愤怒吗?”,秦逸摇摇头,看着两边倒退的景物,缓缓道“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原本我就想带妹妹去灵虚谷搏一搏运气,看能不能被灵虚谷收入门下,现在妹妹被带入了另一个宗门也一样”,“灵虚谷?”沈师兄目光极为怪异,又有点可惜,秦逸正沉浸在悲伤中,没有发现这一点。

    “放我下去吧,我要回家”秦逸淡淡道,沈师兄摇摇头,“这可不行,我已经答应了穆师妹的请求自然要履行到底,你就跟我回宗门吧,不能让你修炼,但保你一世平安还是没问题的”,“我不想去,我要在家里等妹妹”秦逸坚持道,沈师兄不为所动,秦逸呼唤了几次,见他依然毫无动静,无奈放弃了,只得以后再寻找机会回去。

    秦逸不知道乘坐的飞行兽叫什么,外观似鸟,头部却像马,看起来极为怪异却又很协调,而最让秦逸赞叹的是这只飞行兽速度极快,越过一座山只需几个呼吸的时间,如今算来,按这只飞行兽的脚程,此地距离雪山已经有很遥远的距离了,给他几年的时间也未必能回到家。

    又过去了两天时间,秦逸已经不知道这里距离雪山有多远了,或许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回得了家吧,想到这里他不有些担心,怕妹妹找不到自己。

    “好了,到了,这里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沈师兄带着秦逸来到一处彷如仙境的飘渺山峰下说道,秦逸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那座几乎插入天际的高峰,从没有见过如此高的山峰,“这里是什么地方?”,沈师兄指了指远处一块石碑上的字,道“认识吗?”,秦逸走上前仔细辨认,老妇人倒是教过他识字,不过只能识得几个,“什么什么谷”,沈师兄微微一笑,指着最上面一个字挨着往下排,道“灵~虚~谷”。

    “灵虚谷?”秦逸惊呼,转头看向沈师兄,见他点点头,这才道“这里就是灵虚谷?好远,不是说只有半年的路程吗?这几天越过的路程按普通人的脚程怎么算也有好几年甚至十几年”,“除了宗门,外界也有飞行兽专门载客,你说的脚程应该是最普通的雁鸟,从这里到你家需要半年,说起来你家那边好像确实有一个弟子,叫什么胡明,你没事可以找他了解况”。

    沈师兄带着秦逸进入灵虚谷中,一路上所见的奇花异兽令秦逸大开眼界,还有灵虚谷内弟子之间的比斗,也让秦逸血沸腾,一时间倒是淡忘了不少哀愁,也不急着回去了。

    “大师兄好”,“大师兄回来了”,“大师兄好”…,一路上倒是不停有人向沈师兄问好,也让秦逸得知了沈师兄在灵虚谷中的地位,大师兄,弟子之首。

    “沈师兄,既然你是灵虚谷大师兄,为什么跟在那个女子后面?”秦逸昏迷了,所以并不知道穆芊秋的名字。

    沈师兄看了看秦逸,淡淡道“弱强食,谁强谁就可以主宰他人生死,你说的那个女子叫穆芊秋,除去她的份背景,她本修为就远胜我,即使谷主要击败她都不容易,至于跟在她后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只是尽地主之谊罢了”。

    虽然沈师兄话语平淡,秦逸还是听出了一些不甘,不过这也让他记住了弱强食这四个字,还有穆芊秋这个名字。

    沈师兄带秦逸来到一处简陋的房屋前,道“你不是本宗弟子,无权享受弟子福利,只能住在这里,还有,不要随便接近各处山峰和重要之地,否则死亡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说完沈师兄就离去了。

    秦逸知道,除非特别的事,他以后是很难见到这个大师兄了,呼出口气,抛开杂念,秦逸推开屋门,苦笑道“除了没有寒风,这里跟家里也没什么区别”。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个月,这两个月秦逸除了吃饭的时候出去一下,摘点果子充饥,其他时间基本是不出去的,因为他所住的山峰上基本就是废弃山峰,连一些没有修为的仆从都住在别的地方,让他很无奈,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

    这天,一个满脸傲气的年轻人来到秦逸门外,一脚踹开,秦逸大惊,看清楚了来人,秦逸勉强收回怒气,来人冷哼一声,“一个废物,白吃白住还得到沈师兄的关照,哼”说完,来人一把抓向秦逸,秦逸眼中寒芒一闪,半蹲下一拳打向来人肚子,他虽然体弱,但有一股不屈的意念,从他独自一人养活秦雨就可以看出,即使面对凶猛的野兽他都可以搏命,何况一个人,但秦逸说到底只是普通人,面对来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拳头被来人轻易抓住,微微用力,秦逸疼痛的面容扭曲,“一个连普通人都打不过的废物也敢还手,走,跟我来”说着,来人抓住秦逸将他拖出了茅屋,秦逸挣扎了几下无力挣脱,来人拖着秦逸走了数十步,或许觉得厌烦了,松开手,厌恶道“跟我来,沈师兄给你安排了事做”,说完也不顾秦逸,径直走向另一座山峰。

    秦逸愤恨地盯着男子,这个人他一共只见过一次,就是沈师兄带他上山时,这个人向沈师兄打招呼,秦逸正因为认出了他才没有大呼小叫,他知道这个人是灵虚谷弟子,大呼小叫只能徒增笑话。不过这个仇,他记在心里了。

    行走了半天,直到rì下西山,秦逸才被带到一座几十丈高的书阁前,男子回头对秦逸讥讽道“以后你就住在书阁内,整座书阁就由你打扫,我会不定期检查一下,如果被我发现有什么肮脏的地方,你就死定了”,男子yīn冷的盯了秦逸一眼,大笑着离去。

    秦逸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男子叫什么,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秦逸知道以后的rì子不会好过,“打扫就打扫,总比整天没事做要强”,说完,秦逸走向书阁。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