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 兄弟相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神龙学院的人为什么会龙语?”萧逝问道。

    “会就会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幻光满不在乎地说道,“对了,你体没事吧?”

    “幻光,不要岔开话题!”萧逝冷声道。

    幻光见状,笑了笑道:“师父当年一共收了两名弟子,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司马宇,我的师兄,他是师父在战场上捡到的孤儿,师父见他天资聪颖就收了他做徒弟。”

    萧逝问道:“他与神龙学院是什么关系?”

    “他是神龙学院的创始人,今天我们见到的司马进应该就是他的后人。”幻光答道。

    “司马宇呢?”萧逝想了想问道。

    幻光愣了愣,笑得有些勉强:“为什么问起他来?”

    “好奇。”萧逝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深吸一口气道。

    幻光笑道:“萧逝,这可不像你一贯风格。萧逝可是从来都不参与与自己无关的事的。”

    “与自己无关?”萧逝扫了幻光一眼。

    幻光无奈地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答道:“死了。”

    萧逝沉默了一会,问道:“什么时候?”

    幻光脸se突然变得有些怪异,似乎是为了平复心,幻光停顿了许久才接着说道:“师父当年待他如同亲子,而他也把师父当做父亲一样看待。后来有了小师弟,师父便把目光全放在小师弟上,一心只想弥补小师弟,对他就有些疏忽。他这个人xing格偏激,做事走极端,便认为一切都是因为小师弟师父才会逐渐与他疏远,所以他就认为如果没有小师弟师父便会重新将关集中在他上,所以他就对小师弟下手……师父察觉到,只当他是孩子心xing才会如此,想着或许将他与小师弟分开会好些便把他送到我父亲边历练。虽然经过几年战争的洗礼,他变得成熟起来,但行事也变得更为狠辣,而他心中对小师弟也更为怨恨。后来又想借助他人之手置小师弟于死地,师父大怒便将其逐出师门。后面我就不知道了,再问起他来秦叔叔他们就说他已经死了,让我不要再在师父面前提起他来。”

    讲到这,幻光停下来看向萧逝突然说道:“有一点你和他还很像的,那就是只要认定一点便再难以改变。”

    萧逝扫了他一眼,默然。

    这时门外传来急急的脚步声。

    过了一会儿,凌钰推门进来,一脸焦急:“萧逝,我刚听说下午是那个卫嗣向武彻挑战。”

    幻光和萧逝相视一看,幻光道:“让他小心点,实在不行就认输吧。”

    凌钰白了他一眼道:“你觉得要是能行我还来这烦萧逝?”

    “什么况?武彻他打算怎么办?”幻光道。

    凌钰叹了一口气,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他说武家的人绝没有不战而败的。”想了想他有些疑惑地问道:“卫嗣真会对武彻下杀手?”

    幻光看了看萧逝,又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道:“要不让武彻试一试?”

    萧逝没有说话。

    幻光笑了笑,向外走去,同时招呼凌钰出去。

    凌钰看了看萧逝,将信将疑地跟幻光走出去。

    幻光将房门轻轻掩上,看了看凌钰示意他跟自己来。

    两人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幻光看了看四周,见四下无人,便压低声音小声嘱咐凌钰一些话。

    凌钰听完,脸se有些怪异,更多的却是犹豫。

    幻光见他还有些犹豫,心中叹了一口气,拍了凌钰肩膀一下道:“那你就看着他送死?”看到凌钰有些动容,幻光继续劝道:“再说了,武彻体内有真龙之血,用一下并无大碍,相反还会使他体内的真龙之血得到更好的发挥,对他以后的修行更为有利。”

    “真的?”凌钰显然还是不能尽信幻光的话。

    “我还能骗你不成?”幻光道。

    凌钰皱眉看了看他,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地说道:“虽然没有骗我,但你肯定还隐瞒了我一些事。”

    幻光笑了笑道:“还真是一如既往。”

    “嗯,什么意思?”凌钰有些不解。

    幻光摇头不语。

    下午。

    萧逝本是不打算去看武彻的比试的,但无奈却始终放不下心来,而且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也在指引他一定要去。

    心中烦躁不安,萧逝实在难以在继续呆下去,他站起来向比武场的方向走去。

    比武早已开始。

    萧逝一眼就瞥见武彻手中拿的那根黑se长棍,目光略停片刻便将目光移向龙溟所在的方向。他仍是由楚靖之和楚靖民陪着。不过……

    那红se影像是一团火焰深深刺痛萧逝的眼睛以及……心!

    龙羽!

    是啊,有龙溟的地方又怎么会没有她呢?他们可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

    似乎是谁说起了什么好笑的事了,龙溟他们开心地大笑起来。

    也只有在龙羽面前龙溟才会如此开怀大笑吧?萧逝突然有些感慨。龙溟长他五百余岁,一直都像哥哥一样对他,而萧逝那时心里也是把龙溟当作哥哥的。那时龙溟闲暇之余总是带着龙羽和萧逝在维龙谷四处闲玩。

    后来萧逝去了北溟宫,与龙溟见面的次数也少了,但彼此之间关系却没有疏远。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一切只是个骗局呢?

    一个jing心策划的骗局。

    萧逝看着他们笑着,心底里的恨意更加强烈,杀意也更盛。

    但他却只能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时机还没有到,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不是他的对手……萧逝松开紧握的拳头,将目光重新放到武彻上。

    此时武彻已经处于下风,照此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败下阵来。

    而卫嗣初时出手还留有余力,现在已是招招透着狠厉,下手丝毫不留

    台上武彻已是渐渐力不从心,面对卫嗣一招狠过一招的攻势,他只能勉强招架。

    也许按凌钰说的做自己可能就会取胜。

    武彻下下心来,变防守为进攻,一棍打在卫嗣剑上,借着反弹之力向后退去。

    武彻双手握住黑棍,右手聚气,用尽全力向外拔去。

    随着他的用力,原来本是严丝密合的黑se长棍的右端渐渐出现一道细缝,雪光自那条细缝缓缓泄出。

    一定要拔出来啊!凌钰看着武彻吃力的样子暗暗揪心。

    细缝渐渐扩大,现在已经拔出来一掌宽,而武彻已是满头大汗。此时卫嗣若是攻击他,他必是无力抵抗的。但奇怪的是卫嗣只是在一旁略带兴趣地看着。

    “啊……”武彻大喊一声,双手使劲用力。然而任凭他再如何用力他再也难拔动分毫。

    萧逝叹了一口气。终究是太勉强。

    然而就在他转离去的时候,武彻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吃惊的事。

    他松开的右手迅速地放到了那已拔出的一节上。迅速合起的两端重重撞在他的右手两边,巨大的撞击甚至让人听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

    鲜血缓缓流出,滴落在地。武彻面无表地看着流血的右手。然后他缓缓开口道:“若你真的通灵,那就以血为介回应我的请求吧!”

    卫嗣轻轻嗅动鼻子,血腥味冲入鼻间,只是卫嗣却又觉得奇怪,虽然是普通人的血液,但那其中却好像还有一点似有似无的气息。

    卫嗣皱了皱眉,向龙溟的方向看去,见龙溟轻轻点了点头,卫嗣突然发动攻击。

    武彻听到台下惊呼,抬起头看时,卫嗣已经至跟前,千钧一发之际,武彻顾不得太多,举起手中黑棍挥舞起来。

    “铛!”卫嗣手中的剑击在黑棍上发出巨大的一声。武彻子大震,“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子也慢慢弯了下去。

    而卫嗣却是丝毫不停留,原来一直平淡无奇的剑缓缓发出褐se的光芒。光芒愈聚越盛,最后汇聚成一团耀眼光团。

    卫嗣轻啸一声,便见那光团突然分作几道长光朝着四周飞去,所过之处一片耀眼,使得台下众人一时之间难以看清台上状况。

    卫嗣微微一笑,长剑上指。下一刻,他突然凌空而起,手中之剑发出万道霞芒。而他本人就如一道耀目虹光,自上向下而来。

    光芒淹没一切,所有人都被这耀眼光芒刺得忍不住闭上眼睛。

    当光芒渐渐淡去,比武台已经不复存在了。

    奇怪的是卫嗣却是半跪在地,而他的前却是血淋淋的一个不知是何种兵器伤的伤口。

    他的前,立着一个着蓝se云翔符蝠纹劲装的高大男子。

    高大男子缓缓转头,露出一张英俊刚毅的脸来。他目光看着卫嗣,怒气渐渐充斥眼间:“卫嗣,胆子不小,竟然向他下杀手!”

    卫嗣没有吱声,缓缓垂下头。

    高大男子哼了一声,转头看向武彻,见他并无大碍放下心来,而后他似乎有些疑惑,皱眉看了看那根黑se长棍,虽然有些眼熟却是没有任何印象。高大男子转准备带武彻离开,目光一瞥间看到在离武彻不远处地方呆呆站着的萧逝,他豪爽一笑道:“刚刚多谢了!”

    萧逝呆呆看着他,心中一片翻涌,心中千言万语,最终却又空无一言。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