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 袒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二十五节袒护

    待龙戟、凌钰离开后,萧逝转看了幻光一眼,示意他跟自己走。

    幻光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来到北溟宫后边一个花园。花园之中芳草茵茵,落英缤纷,此时在这深海之中更是多了一分朦胧的美。

    幻光伸出手接下那缓缓飘落的血sè花瓣,喃喃道:“龙血树……”

    萧逝抬头看向花园之中那唯一的一棵树,树干盘节交错,遮住一方天地。花瓣纷纷扬扬落在他的上,他的心中却是一片涩然,眼中却是渐渐yīn郁成冰。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看着龙血树,彼此之间并没说一句话。

    许久之后,幻光轻叹一口气,看着萧逝缓缓说道:“萧逝,想必你也应该猜到我来北溟宫所为何事了吧?”

    萧逝沉声道:“末rì黄泉剑。”

    幻光笑了笑,走到龙血树下,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树干道:“黄泉在千年前就遗落在维龙谷了,所以北溟宫根本就不可能有黄泉,说来北溟宫找黄泉不过是对龙溟的托词罢了。事实上我来北溟宫是因为你!”幻光抬头看向萧逝,目光之中有奇异的光芒闪动。

    “为了我?”萧逝冷笑一声,道,“为什么?”

    “因为你是北溟宫现在的主人,而我师父是北溟宫以前的主人。”幻光答道。

    萧逝沉默了一会,问道:“所以你才会对我手下留,并且对龙维动手脚让他没法发挥龙噬的真正力量?”

    幻光似乎没有料到这些竟然会被萧逝识破,有些惊讶,随即又点头笑道:“不错。从你踏入绝神幻阵的那一刻起你过去的一切我就已经全部知晓了。”

    “全部?”萧逝嘴角略微上扬,勾起一个嘲弄的笑容,“你确定?”

    幻光不知怎么的,看到萧逝那个嘲弄的笑容心中突然有些不安,他稳了稳心神问道:“你什么意思?”

    萧逝转看向他,墨玉般的瞳子盯着幻光的双眼,通过对视的双目幻光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仿佛洞悉一切的光芒以及千年不化的寒冰。那一刻,幻光心中突然莫名的有些慌乱。

    萧逝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道:“幻光,你师父难道没跟你说过永远都不要将自己和不了解的敌人放到同一个幻境中吗?”

    幻光看向萧逝,脸上充满惊异,他连声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绝神幻阵?”

    “那么幻光,是谁害死你师父的?”萧逝问道。

    “我不知道!”幻光迫不及待地说道。

    萧逝缓缓近他,摄人的目光紧紧盯着他缓缓轻声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敢说不想说,幻光?”

    幻光向后退了一步,低头避开萧逝的目光,大声说道:“我不知道!”声音洪亮,似乎是对着自己内心深处说。

    萧逝看着他,冷冷开口道:“那我来告诉你吧,幻光,是你,是你害死你师父的!是你将你师父的行踪透漏出去的,所以他们才能……”

    “别说了!”幻光咆哮一声,朝着萧逝一拳打过去。

    萧逝避开他的拳锋,退至一旁,冷冷看着一脸痛苦的幻光。

    “幻光,难道我有说错?”萧逝冷冷说道。

    “不是我,不是我。师父对我如同父亲一般,我怎么可能会害他?”幻光喃喃半独语道。

    萧逝皱了皱眉,半眯的双眼中露出略带嘲讽的笑意道:“哦,是吗?那么幻光,不知他与你的亲生父亲相比谁更重要呢?”

    幻光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萧逝见他不说话,冷笑一声道:“所以,幻光,你在袒护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呢?”

    幻光沉默不言。

    萧逝向龙血树的方向看了看,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幻光,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你师父的死?如果不是你,他们怎么能找到你师父隐退的地方?如果不是你,他们怎么会杀掉你师娘、掳走你师父的儿子?如果不是你……”

    当一个个被埋藏在心里的事实被残忍地挖掘出来,幻光终于再也忍受不了,他跌跪在地,低吼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师父的啊!”

    萧逝看着悲痛万分的幻光,心中突然有些不忍,他将头别到一旁。

    脚步声响起,有人向着这边走来。

    萧逝抬头看了看来人,又看了看幻光,迈步准备离开回避一下。

    来人止住他,道:“没关系,不用回避。”

    萧逝想了想,向着龙血树走去。

    那人也不甚在意,笑了笑将目光移向幻光,眼中陡然出现刺骨寒意,他冷冷问道:“幻光,当年到底是谁泄的密?”

    听到这个声音,幻光躯一震,猛然抬头向上看去,待看清来人面容,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秦叔叔?”

    来人正是火麒麟秦麟。

    秦麟蹲下子,看着幻光,继续问道:“到底是谁?”

    幻光转头看了看正背倚在树上默默看着这边的萧逝,突然明白了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局。他收回目光苦笑道:“你刚刚不是已经听到了吗?是我,是我泄露了师父的行踪。”

    秦麟默默看了他有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道:“幻光,你师父待你如何,你应当比谁心里都清楚。”

    幻光默然,许久沉重地点了点头。师父待他是真如亲生一般。

    秦麟见他点头,便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袒护的是不是你的父亲——臧狳?”

    幻光听到这,连连摇头:“不是!”

    秦麟冷笑道:“臧狳当真生了个好儿子!”他一把抓起幻光,问道,“你可知道你父亲自立为魔帝,如今魔界在他的带领下乌烟瘴气,不成体统?”

    幻光迟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秦麟登时怒不可遏:“知道?知道!知道你就让他如此胡来?!你就让他将你师父拼死打出的魔界被他如此糟蹋?!”说到气愤处,秦麟抬腿一脚将幻光踹翻在地。

    幻光抬头看了他一眼,慢慢站起来,面对着龙血树缓缓跪下,将头深深埋在地上。

    许久,才听见他用低沉嘶哑的声音缓缓说道:“是我对不起师父……”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