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龙噬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二十节龙噬

    金龙眼睁睁看着萧逝杀掉龙委,双眼一红,大吼一声,猛向萧逝冲过去。旁边的幻光一把拉过萧逝,使他避开金龙撞过来的躯体。金龙也不再理会,变换为人形,一把抱起龙委。

    幻光看到他这么疯狂,暗道恐怕不好。他松开拉着萧逝的手,面有忧sè地对萧逝道:“现在恐怕有点麻烦。”

    萧逝却道:“为什么救我?”

    幻光笑了笑道:“顺手而已。不过我这一顺手你可就欠我一个人。”

    萧逝看向他道:“我又没让你救。”

    幻光笑了笑,也不多说,转头看了看金龙,又看了看萧逝,思索片刻,他开口道:“这样,我帮你对付他,然后,”他看了看萧逝背后的黄泉,接着道,“你就将黄泉送给我以当谢礼。”

    萧逝冷声道:“你认为我会信你?”

    幻光笑了笑,反问道:“那你还能对付得了使用了忌之术的他。”他用手指了指正抱着龙委尸体的金龙。

    萧逝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幻光接着道:“现在要不趁他还没有发动先发制人,要不就等他发动了跟他硬碰硬。而结果你们两败俱伤,然后我坐收渔翁之利。”

    萧逝看了他一眼道:“已经没法阻止他了。但是你绝不会得逞,你可以试一试,但前提是你想死。”

    幻光笑了笑,道:“那好,我就看你如何先解决他吧。”他指了指已经站起的金龙。

    金龙双目紧盯萧逝恨恨道:“我要你为我弟弟偿命!”

    萧逝冷哼一声,道:“那你们呢,是不是也要为你们所做的来偿还,龙维?”

    金龙愣了一下,随即道:“如果你的确是为龙竍而来,那你就没有资格在这质问,更没有资格为他而找下报仇,因为那是他欠下的。”

    萧逝笑了笑,是怒极而笑,他走向龙维,低声问道:“我没资格?龙维,你有没有想过我是谁?”

    龙维问道:“你是谁?”

    萧逝低声用一种语言说了一句。

    龙维脸sè巨变,然后狠声道:“既然你没死,那我今rì就替下杀了你。”

    萧逝不屑道:“就凭你恐怕不行吧。”

    龙维看了一眼龙委的尸体,转看向萧逝恶狠狠道:“我修为是不如你,可如果我不顾一切而使用‘龙嗜’结果未必可知吧。”

    萧逝看向他,面sè一寒,冷冷道:“如果你胆敢使用龙嗜,那我就让你魂飞魄散!”熟悉的影仿佛就在眼前,那一幕是自己今生永远也不愿再面对的,即便那不是师傅。

    龙维冷笑道:“将死之人有何畏惧,我便是死也要拉上你!”说着,仰天一啸,一条金龙腾空而起,金光毕露。他冷冷注视着萧逝,怒睁的双目中凶光一闪,然后怒吼一声,无数的血雾瞬间从他体内喷出,在他前凝做一条血龙,原来凶光闪闪的双目一片血红,充满暴戾之sè。

    幻光看了看金龙,忍不住道:“龙维,你如果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而且我保证让你离开。”

    听闻此言,萧逝冷冷看了他一眼。幻光讪笑道:“我欠他主子一个人。”

    金龙变换为人形,脸sè惨白,他看了幻光一眼,厉声道:“幻光,你只要不忘了你师傅对你的嘱托就行。至于我和他,只有他死我活。”

    幻光想了想,忍不住提醒道:“好像是你死他伤。”龙嗜,龙族忌之术,以自己一jīng华血为祭换得一时的强悍力量,但它真正可怕之处是施法者不顾一切将自己的七魂三魄一并熔炼后而得到的逆天之力。只是后者太过毒厉,一旦使用必定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是以很少被使用。思及于此,他忍不住惊呼道:“难道你要散去魂魄?”

    金龙惨烈一笑,凄然道:“那又如何?千年前那场祸乱让我和龙委成了孤儿,而下收留了我,对我来说这条命就是下的,为了他我可以不顾一切,更何况,”他望向萧逝,脸上恨意汹涌,“更何况他又杀了龙委!”

    说话间,眼前的血龙已经凝结成形,龙维仰天惨笑,声音凄厉:“幻光,你师父纵然法力通天又如何,他终究只是一个被诅咒的恶魔,一个为天道不容的恶魔!现在,我龙维,诅咒始作俑者的他将重蹈前世的覆辙!”

    “住嘴!”幻光怒道:“你莫要我杀你。”

    龙维yīn笑道:“已经晚了!”说着,他五指弯曲成爪,整只手臂也瞬间显化为龙爪朝自己的心脏处狠狠刺去,坚韧的龙爪穿破血一把抓住正在跳动的心脏,然后毫不犹豫的扯出,鲜活的心脏还在他的龙爪中跳动。

    幻光眉头一皱,面上不忍,别过头去。他这般转过头,却瞥见一旁的萧逝沉默着紧紧盯着龙维,双目一片凄然,而他的周围温度渐渐降下来,黑雾渐渐从他上缓缓腾起。幻光叫了他几声,却不见他回答,便悄悄与他又拉远距离。

    萧逝沉默着,一双眼眸中却如焰火一般似在燃烧。

    十年来rìrì夜夜出现在噩梦中师父殒散的影,倒映在他眼中,刺进他心中。他喘着粗气,嘶吼道:“不啊……”然后不顾一切的冲上去。

    幻光从头到尾都在注视着萧逝,此时见他突然冲了上去,不知怎么竟跟着冲了上去拦在萧逝前。萧逝见有人陡然拦在自己前,大吼一声,举剑便砍。幻光想侧躲避,但一想自己若侧便留下空位便硬生生受了一下。黄泉甚至连他的衣物都没砍破。幻光吐了一口血,暗道师父的黄泉果然不凡,被封印了威力还这么大,同时心中又暗自庆幸玄冥甲是好东西啊。

    幻光一把抓住萧逝,大声喝道:“你干什么,想找死啊?”

    萧逝大怒道:“放开我,让我救师父……”

    幻光皱了皱眉,使劲摇了摇萧逝,大声喝道:“你看清楚了,那不是你师父,不是你师父!”

    萧逝怔住,双眼茫然地看着幻光。幻光摇了摇头,松开手放开萧逝,然后迅速在他上点了几下,萧逝便昏睡在地上。幻光将他移向别处,设了一个结界。想了想,手中结印,一名蓝衣男子便出现在面前,茫然地看着四周,带看到幻光,便怒气冲冲提刀砍向幻光。

    幻光也不躲避,大喝道:“龙戟,龙竍就在我手上!”

    龙戟止住形。幻光微微一笑,但似想起了什么,幻光猛然转,看向刚刚龙维所处之处,可那还有龙维的影。幻光心中一颤,抬头看向上方。上方,一条血龙正狰狞的看着萧逝,见幻光抬头,口中yīn笑道:“幻光,你们一并去死吧!”

    幻光将龙戟一把推向萧逝所在之处,大喝道:“保护他!”然后前猛然张开一个黑sè光幕,挡在血龙前,黑sè光幕将三人笼罩,然后漫天的血箭夹带着无比凌厉之势轰落下,砸在三人前的黑sè屏障上。黑sè屏障黑气一震,猛然缩小,幻光嘴角溢血,低声对龙戟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帮我呀!”

    龙戟犹豫了一会,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黑衣少年,然后冲上前,与幻光一起抵抗漫天血箭。

    见青sè光幕在黑sè光幕前撑开,幻光心中松了一口气,苦笑道:“没想到龙嗜威力竟然这么强,恐怕我们也只能支撑片刻。”

    龙戟轻皱眉头,看了看萧逝一眼,问道:“他真的是龙竍下?”

    幻光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他是这么跟龙维说的。”萧逝怎么也没想到幻光竟然懂得龙语,否则他是绝不会说的吧。

    “龙维?”龙戟惊呼一声,用力稍减,便见青sè光幕震了震,幻光登时喷出一口鲜血,龙戟赶紧撑起青sè光幕。幻光白了他一眼,哭丧着脸道:“大哥,你这是在玩命啊。”

    龙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便见幻光又吐了一口鲜血,怒吼道:“你给我好好撑着结界!”龙戟赶紧撑好结界,想了想又问道:“那他又是被谁给打昏的?”

    幻光看了萧逝一眼,淡淡道:“是我!”

    “什么?!”龙戟又是一声惊呼,他这一喊,手下用力又减了一分,幻光两眼一翻,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幻光忍不住大骂道:“**的是故意的吧?”

    龙戟赶紧撑好结界。幻光抬头看了看外面翻腾的血龙,想了想,对龙戟道:“这样不行,先不说我会不会被你一惊一乍给整得吐血而亡,就是现在撑起结界我们俩都不一定撑得住。”看到龙戟脸sè变了变,他忍不住笑道:“不过你放心,看在我们俩也算共患过难的份上,明年的今rì我给你烧柱香。”

    龙戟疑道:“难道你能脱?”

    幻光笑了笑道:“当然!你有没有听说过玄冥甲,我告诉你它现在就穿在我上。你说我能不能脱?”他得意的看向龙戟,却见龙戟诧异地看着自己。

    龙戟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又怎么会有玄冥甲?”

    幻光笑着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有?”

    龙戟语塞,随即又坚决地说道:“不可能!你不可能拥有!”

    幻光笑了笑:“龙戟,现在恐怕不是聊这些的时候吧。”

    说话间,便见外面血箭已经停止,血龙此刻正怒吼着用龙躯猛烈撞击着结界,而两道结界在血龙的撞击下已渐渐变淡。

    幻光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萧逝,道:“等我解决完龙维后记得告诉我他的故事哦。”便在此时,结界崩碎,幻光整个人像一团光一样冲了出去,而此时他的手中所持之剑竟是黄泉!

    幻光看着黄泉黝黑的剑,口中低喃道:“末rì黄泉,现在彰显你无上的威力让胆敢侮辱你无上主人的狂徒灰飞烟灭吧!”话毕,黄泉剑黑气大盛,黑气在幻光面前逐渐形成一个黑sè人形,看不清容貌,一双散发着红sè光芒的眼睛盯着幻光。幻光将手中的黄泉剑双手奉上,淡淡道:“黄泉,好久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