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秦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从暗处走出一人,因天黑的缘故看不太清面容。那人弯腰行了一礼笑道:“秦麟拜见主上。”来人一袭紫衣正是秦麟。

    萧逝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好像并不认识你吧?”

    秦麟指了指黄泉剑道:“但我认得黄泉。”

    萧逝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慢慢将凌钰背起。

    秦麟见状,赶忙迎上去,想托住凌钰,不想萧逝脚步一转,却是避开了他。秦麟伸出的的手僵在在半空。

    秦麟笑了笑,收回手道:“那个,我想主上应该也发现了苍、嗯,是叫凌钰吧?嗯,凌钰上的不寻常了吧?”

    萧逝看了他一眼,冷冷问道:“你一直都在跟踪我们吧?”

    秦麟笑了笑,显然承认了。他略带担忧地看了看萧逝背上的凌钰道:“主上也必定发觉那只山魁的异样了吧?”

    萧逝冷笑道:“不正好如你们所愿?”

    秦麟嘿嘿笑了两声,道:“不错。那只山魁是司空为了今rì而特地培养出来。而你也不负众望果然最后还是以血开启了黄泉。不过……”秦麟看了看凌钰继续说道,“主上虽不惜用龙魂jīng血去救凌钰,但主上显然太过小看山魁了,毕竟山魁的体内还混入了魔血。”

    萧逝吃了一惊,怒道:“混蛋!”

    秦麟摇了摇头,淡淡道:“主上怪我们自是应该的。不过,凌钰暂时应该没有危险。”他看了萧逝一眼,话锋一转道:“当然其关键还是在主上。”

    萧逝沉默了一会,低声说道:“我么?你们究竟有什么企图?”

    秦麟看了看他,将头别到一旁,许久才说道:“萧逝,我们需要你去复活一个对我们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的人?”萧逝冷笑,猛然看向秦麟,“所以就该让我去死?!”

    他这声大喊吓了秦麟一跳,秦麟有些愧意地看向他,却见凌钰已被萧逝放在地上。而萧逝正痛苦地蹲在地上,双手紧握,手上青筋暴起。

    秦麟赶紧上前,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萧逝冷冷推开他伸过来的手,咬着牙忍着疼痛冷冷说道:“放心,我还死不了!”

    秦麟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将手覆上萧逝因疼痛而不断颤抖的后背上,将麒麟之力缓缓注入萧逝体内。

    萧逝挣扎,却听秦麟猛然怒喝道:“萧逝,你难道想就这样被魔龙咒侵蚀内心,杀掉你最重要的人?”

    萧逝停止挣扎,默默接受。

    许久,秦麟收回手,看了看萧逝,嘱咐道:“萧逝,以后只要注意好自己的绪,应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为什么?”萧逝突然抬头看向秦麟,问道:“为什么你们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师父是,凌钰是,韩星他们也是!你们每个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

    秦麟沉默,许久才缓缓地、沧桑地说道:“也许这就是命吧?”

    “命?”萧逝冷笑连连,“呵呵,命啊?”

    秦麟转过,向远处看去,在这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荆山模糊的轮廓。

    “萧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萧逝看向他。

    秦麟笑了笑,弯腰将凌钰抱起背在背上道:“不过可不是在这讲。”————————————————————————————————

    迷雾谷。

    萧逝看了看四周,见两边山壁岩石随着一步步的深入颜sè渐渐变红,直到皆如火炭般通红向深处绵延。空气中也显得有些燥,这种燥感也是越往深处走便越是强烈。

    直到再无路可走来到一个圆形地底岩

    岩洞中到处都是炽通红的岩浆,汇聚形成了一个焦的湖面。湖面之上,不时有浪气泡冒起,然后迸裂四溅开去。更有汹涌处,炽的岩浆喷shè而起至半空。岩浆发出的红sè焰,把这个巨大的岩洞照成了红sè的世界。

    秦麟将凌钰交给萧逝,然后手中结印,便见自他前发出数道红光,朝着四周飞去,没入四周岩壁之中。

    然后便听四周岩壁轻轻颤抖,发出闷闷的如闷雷般的轰鸣声。从四周岩壁之中缓缓向外延伸出数道石梁,在炽的岩浆湖zhōng yāng会成一个圆形石台,搭成数条通道,分别通向不同的方位。

    秦麟解释道:“这是历代火麒麟所居之地,属至阳之地,于凌钰与你都有好处。”说着,他迈步向前走去,引萧逝来到正前方的那条道路通到的石洞。

    洞中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张石,通体通红,散发着炽人气。

    秦麟将凌钰放到那上后,又出了洞门,在那岩浆湖周围采了一些红sè药草喂凌钰服下,而后将剩余的递给萧逝。

    萧逝淡淡扫了一眼问道:“火芒草?”随即又补了一句道:“对我是没用的。”

    秦麟笑了笑道:“普通火芒草自是对你无用。但你仔细看看,这些火芒草可是普通之物?”

    萧逝如言仔细看了看,默默接过火芒草服下。

    秦麟走到一旁坐下,又拍了拍旁边示意萧逝也坐下,见萧逝有意坐到凌钰跟前,也不在意,继续解释道:“此处火芒草得麒麟之力滋养灵力药效较之他处自是强上许多。”

    萧逝抬头看向他道:“你要讲的故事。”

    秦麟看了看躺在上的凌钰,目光移向萧逝,然后环视一下石洞,悠悠开口道:“我与他的第一次相遇就在此处,第一次相遇,亲眼目睹母亲死在他手上,而我却无能为力。”他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那时的我是多么弱小啊。弱到他仅用一招便轻而易举将我打倒。但他却没有杀我,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打趴下,直到我再也站不起来。那之后我便跟在了他边,跟他一起修行。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敌人来看待,没有一点我会为了报仇而杀掉他的自觉!”说到这,秦麟笑了笑,“很傻吧。不杀掉我反而毫无戒备毫无保留地许我留在他边,悉心教导我。”

    萧逝没有说话。

    秦麟也不在意,继续讲道:“那时的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支撑着,那就是杀掉他为母亲报仇!这个信念支撑着我一步步提升,一步步变强,可尽管我进步神速,我还是无法超越他,甚至连他的脚步都追不上。”

    秦麟看了看萧逝,继续说道,“我一直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能杀掉他的机会。而这个机会也让我等到了。然后我背叛了他,没想到我没能置他于死地却将他推入更深的命运的漩涡。后来就如同所有的典藉记载那样他成了魔帝,为祸人间,最后被天界诛杀。”

    萧逝默默等待着下文。但显然并没有下文了。秦麟站起走到凌钰旁,仔细查看了一番,道:“你想必也知道他的真实份,于他来说,魔血应该是有益无弊。但他现在毕竟还是**凡胎,恐怕一时之间还无法融合魔血。这就需要你来帮他了。”

    萧逝看向凌钰,见他此时一脸安详,静静地睡着,萧逝将他背起向外走去。只是走到洞门,萧逝突然转头,补上一句道:“故事讲的实在不怎么样。”

    秦麟嘴角抽搐,无语。

    萧逝带着凌钰回到丹华,刚送凌钰回到住处便看见韩星正在屋中等着。见他进来,韩星起点起蜡烛笑了笑,待看到萧逝背上昏迷不醒的凌钰,韩星脸sè变了变,急问道:“凌钰怎么了?”

    萧逝看了他一眼,轻轻皱了下眉头,将事对韩星讲了讲。不过在讲述中自然会省略掉一些东西。

    听萧逝讲完,韩星沉思片刻,对萧逝道:“你先回去吧。至于凌钰,就交给我吧。”

    萧逝没有任何犹豫就转离去。

    韩星望着他的背影,忽然心生一股悲凉。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