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黄泉遗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十节

    黄泉剑锋利的剑刃切开萧逝手心的皮,鲜血顺着剑刃缓缓流出,又缓缓被黄泉吸噬。那一刻,黄泉剑轻轻颤动,带着一丝兴奋。

    萧逝清楚地感觉到黄泉的兴奋,也清楚地感觉到黄泉剑刃在血里游走的冰凉,那种感觉却是如此的熟悉。

    黑气渐渐腾起,将萧逝周笼罩。月光透过云层缝隙照了下来,打在萧逝上,在月光的映照小萧逝整个人如魔神临世一般,冰冷无

    冰冷无的目光扫过血sè怪物,萧逝嘴角上扬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他突然向着那怪物冲过去,就那样直直地如光速般冲过去,举起剑,在血sè怪物还没有过来前,向着它斩去。

    这一剑平淡无比,对血sè怪物似乎没有丝毫损伤。

    萧逝背对着那血sè怪物半跪在地上,腔剧烈起伏,似乎刚刚那一剑耗费了他很多力量。

    血sè怪物“吱吱”叫了两声,摆开攻击的架势,只是它的动作却突然僵硬起来,像被冰冻住一般渐渐静止。血sè怪物的眼中充满惊慌和恐惧。下一刻,它的上缓缓腾起淡淡黑气,然后“噗”地一声,它的子被血雾弥漫。

    萧逝拄着黄泉缓缓站起来,没再多看那血sè怪物一眼,他向着凌钰走去,走的很慢。走到凌钰跟前,萧逝子一软,跌坐在地。

    血,从他口缓缓流出,又被黄泉吸噬。

    黄泉嗜血,果真如此。萧逝苦笑一声。

    就在此时,一股暖流从口传出,如旱地甘霖般滋润着萧逝的五脏六腑。萧逝上疼痛减少了不少。

    休息了片刻,萧逝挣扎着站起来,竭力将凌钰扶起,使其双腿盘起。萧逝双手抵上凌钰双手,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凌钰体内。只是效果甚微。

    萧逝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眉头紧皱。萧逝撤回双手,仔细检查了一番凌钰的伤口,眉头皱得更深了。只见凌钰脸上和后背两处伤口边缘都泛着黑sè,显然是中了毒。

    萧逝看着凌钰,思量许久,然后他坐正子,咬破舌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这血进入空气中却并不消散,而是在萧逝前渐渐凝成一团悬在空中。

    萧逝双手在前结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后,右手拇指、无名指、小拇指弯曲,食指、中指抵在左手小臂上,慢慢向下推去。随着右手的向下移动,萧逝左手中指变得通红,渐渐凝成一滴血珠。

    萧逝手腕微动,那血珠便缓缓浮起,向着凌钰飞去,没入凌钰额心。

    与此同时,萧逝前血雾渐渐化成细丝,将凌钰缠缚住,然后如涓涓细流般缓缓向着凌钰伤口处流去。而凌钰的伤口也缓缓愈合,没有留下任何受伤的痕迹。

    做完这一切,萧逝会心地笑了,然后意识逐渐好了模糊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萧逝只觉得脸上一片冰凉,似乎有什么不断地落在脸上。他缓缓睁开眼睛,细雨绵绵不绝地落下来。

    下雨了。

    萧逝仰面躺在地上,任凭无边细雨落在脸上、上,眼眸中只余下那绵绵雨丝。

    似乎很早以前,自己就曾这么躺着,任凭雨打……

    雨中,满是泥污的地上,一个人静静地躺着,任凭冰冷的雨丝打在他的脸上、上,一片冰凉。而他却只默默地注视着低垂的厚重的乌云。他就这般的仰望着这天,注视着这雨,直到一把伞面上画着墨竹的竹伞遮住上空,挡住了不断落着的雨,也遮蔽了他的视线。

    他有些恼怒地喝道:“滚开!”

    那把伞轻微地晃动了一下,却没有移开。

    他突然发现握着伞柄的手是如此的白皙,如霜如雪的属于女子的纤手。他突然有些激动,有些疑虑,但更多的却是欣喜。他期待地将目光缓缓移向那人……

    一声嘤咛,所有的一切如幻象破灭般都消失不见了。

    是梦吧……

    只是却如此的真实,就如真的存在一样。萧逝甚至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男子的绪,仰望天空的孤寂,以及后边的激动、疑虑、欣喜和期待,仿佛自己就是那名男子一般。

    萧逝慢慢坐起来,看向凌钰,见其眉头紧皱,脸上一片痛苦。

    萧逝正想扶起凌钰时,他霍然转,看向最黑暗的那处,冷喝道:“什么人?”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