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山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天空中,乌云移开,月光铺洒,在地上投出蛮兽巨大的yīn影。那蛮兽也逐渐露出真面目来。只见那蛮兽一丈多高,青面獠牙,面目狰狞,浑上下被棕sè长毛覆盖,再看下边却是独脚。

    凌钰面露屑sè,偏头对萧逝笑道:“我还当这蛮兽是多么难以对付,原来只是区区……”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从萧逝的眼中看出了久违的凝重。

    萧逝压低声音,声音凝重地说道:“虽是最为常见的山魁,但这只却是修为上千年的山魁之jīng,绝对不能小视!”话音刚落,他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拔出背上黄泉。光华暗淡,月亮又被乌云遮挡住。

    山魁见平地突然跃出一人,低吼一声,声音如雷,半空中萧逝的形晃了晃重新稳定,而在地面上的凌钰事先没有任何防备,此时只觉耳边一颗炸雷想起,心神震。但凌钰毕竟不是常人,他只消片刻便稳定心神,祭出玄天盏来。玄天盏金光大盛,穿破黑暗向着山魁打去。“咣”的一声,山魁巨大的躯与金光相撞,玄天盏摇晃两下趋于平静,只是金光却暗淡了几分。

    而这些都发生在片刻之间。萧逝在山魁硬抗玄天盏时手中黄泉便发出数道剑气向着山魁斜斩而去。

    山魁被玄天盏金光退一步,见那黄泉剑气向自己而来,不由大怒,双目陡然睁大,便见它的周围陡然出现一道无形的屏障,阻住剑气。

    萧逝眼中jīng光一闪,对凌钰喊道:“用青光戒攻击。”

    凌钰点了点头,举起右手,手指屈伸,便见他的手中发出数道青光向着黄泉剑飞去。

    萧逝挥舞黄泉剑,那数道青光皆被黄泉吸噬,之间黄泉黑sè剑刃上浮现淡淡青光,在这漆黑的夜中格外耀眼。

    那山魁始见青光戒,眼中畏惧之sè一闪而过,随即双目红光暴涨却是陷入狂暴状态。

    萧逝目光一凝,饶是他xìng格冷淡,此时也忍不住低声咒骂起司空隆来。

    原来司空隆为防止山魁忌讳青光戒的王者威势,特地使山魁在青光戒出现后陷入狂暴状态,从而摆脱对青光戒的畏惧,并且还大大增加了山魁实力。

    其实萧逝这样想着实是误会了司空隆。司空隆压根就没想到凌钰会和萧逝一同。他所顾忌的另有他物。

    萧逝走到凌钰旁,低声道:“一会自己保护好自己,别的不要多管。”说完,他举起手中黄泉,手引法诀,黄泉剑上登时黑气腾腾,黑气逐渐将萧逝全笼罩,在他的上形成一层护甲。

    他大喝一声,黄泉剑黑气暴涨;他足尖一点,整个人便如离弦之箭般朝着山魁飞冲了过去。

    山魁怒吼一声,一跃而起,巨大粗壮的单脚重重落在街道上砸出一个深坑。它单足发力,朝着萧逝冲撞过去,带着无比的威势。

    那一刻,天地突暗,万物皆静,只余山魁撞上了黄泉剑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串血珠在这黑暗中划过一道弧线洒落在地,留下斑斑点点的血迹。

    灰sè的云渐渐移动,月光重新照下来。月光之下,萧逝执剑傲然而立,黄泉剑整个没入山魁体内。血液喷涌而出,像洪流一般流向黄泉,被黄泉尽皆吞噬!

    山魁感觉到血液甚至体内力量的大量流失,仰天怒吼一声,猛然挣脱黄泉,巨大的躯朝着萧逝撞了过去。

    萧逝子向后倒飞而去,中间洒过一串血珠。萧逝硬生生止住子后退之势,手拄黄泉半跪在地上。嘴角的鲜血缓缓滴落在黄泉之上,又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逝!”一旁的凌钰急叫一声,奔到萧逝旁。

    萧逝看了凌钰一眼,缓缓站起,目光转向山魁,他缓声道;“你用玄天盏协助我。”

    凌钰点了点头,祭出玄天盏。玄天盏旋转着飞到山魁面前,浮在半空,金光流转,阻住山魁去路。

    山魁去路被阻,不由大怒,巨大的躯直直朝着玄天盏撞去。玄天盏在它一撞之下摇晃了几下重新稳定,金光却暗淡了几分。凌钰也不好受,嘴角渗出血丝。

    而萧逝已趁着这空当跃到山魁上方,剑光一闪,黄泉向着山魁斜斩过去。山魁正想迎上而上,却被玄天盏硬硬压制下来。山魁不甘地嘶吼一声,声音低沉,似是从九幽之地发出一般。

    黄泉剑也不甘示弱,在萧逝的催持下,黑气大盛,发出声声剑鸣,声动四野,在这个黑寂的深夜里发出yīn厉的声音。刹那间,天地为之一暗,yīn风怒号,鬼声四起,无尽的戾气充斥着这一方天地,其间更是夹杂着无数殒命于黄泉剑下的神魔悲声。

    山魁血sè双瞳中飘过一丝畏惧,然后又在无尽的心中愤怒迷失。它仰天怒吼一声,声音如雷,回在天地之间;它猛然发力,一跃而起,撞破玄天盏的锢向着那把黑sè的有些妖异的剑冲了过去。

    时间仿佛放慢了一般。只见黄泉剑缓缓没入山魁体内,缓缓将其贯穿,没有任何阻碍停顿,就那样将其从头到底彻底贯穿。

    在这个夜间,天突然下起了血雨,纷纷点点,滴落在大地之上,滴落在凌钰脸上。

    凌钰抬起头,看向那只山魁,看着那纷纷落下的血雨,心中莫名的出现一丝悲伤。

    山魁扭了扭头,用红sè的双目看向那于半空中手持黄泉凌然而立的黑衣少年,喉间滚动,大块粘稠的血块从嘴角滚出。然后它的躯缓缓向下坠落,轰然落在地上,发出巨大的一声,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凌钰退后一步,避开飞溅的碎石,抬头看向半空中的萧逝,目光复杂。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萧逝是如此的陌生又熟悉,却令他从心底里不敢直视。

    半空中的萧逝剧烈咳嗽了一声,咳出一口鲜血,子摇晃了两下从半空中直直地掉了下去。

    凌钰赶紧飞上前接住萧逝。低头看了看萧逝,凌钰苦笑一声。只是他的笑容却突然向被冻住一般凝固在脸上。他猛然转头,看向山魁掉落的那个深坑之处,脸sè凝重。

    风静静吹过,带有着浓重的血腥味。除此之外,一切显得那么正常。

    凌钰紧紧盯着山魁的尸体,凝神屏气。

    夜风吹过,刮动山魁上的棕sè长毛,那些长毛竟随风缓缓脱落。黑暗中,莫名的声音响起,“呲”的一声,似乎是皮分离的声音;“咔咔”的声音响起,似乎是骨骼断折的声音。

    凌钰静静聆听着从山魁尸体处发出的这些怪异的响声,额上渗出细密的冷汗。他催动玄天盏到山魁上方,淡淡金光照shè到山魁上。只听这时,从山魁体内却突然发出一声闷闷的低吼。凌钰吃了一惊,催动玄天盏毫不犹豫地打向山魁的尸体。尸体在他一击之下向前移了移,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事发生,甚至连那诡异的声音也消失了。

    这一刻,这一片天地似乎又重新归于平静。

    凌钰想了想,将萧逝安置在一旁后,慢慢向山魁尸体处走去。他的神sè在玄天盏金sè光辉映照下格外凝重。

    就在凌钰将要走到尸体前时,异变突起!

    山魁的尸体突然发出咔咔的声音,而尸体内部凸起一块,似乎有一个活物一般不断的游走于尸体内部。然后“噗”的一声,血四溅,一个红sè怪物从中跃出朝着凌钰扑去。

    凌钰吃了一惊,猛然反应过来,急忙向后避去。然而终是晚了。寒光一闪,凌钰脸上留下几道血痕,鲜血从中慢慢渗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