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谋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五节

    韩星进入洞中,一路之上,再无阻拦。转过一道弯,前方传来一片亮光。韩星迅速向那石室赶去。

    这个石室占地极大,却是空阔无比,并无过多的摆放,也就只有几尊大鼎、数盏半人高的青铜古灯以及中间的一张白玉。石室被暗黄的古灯灯光映成一片昏黄,灯光跃动,黑暗隐匿其中蠢蠢yù动。空气中却有一丝燥,隐隐有一股血腥味,淡淡的虚无缥缈在这燥的空气中。

    此时,白玉前正立着一青一紫两道影,似乎有所察觉,那两道影同时转,看向洞口。见韩星进来,两人相视一笑,秦麟道:“老龙,我说的不错吧,那几人哪里能拦住韩星。”

    司空隆点了点头,看向隐有怒sè的韩星道:“韩星,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们并没有对那孩子做什么。”

    此时韩星已经注意到白玉上躺着的正是萧逝,他脸sè变了变,怒道:“没做什么?没做什么他会如此?”

    秦麟笑了笑道:“韩星,你似乎太过关心他了吧?”

    韩星冷笑道:“也总好过你们!”

    秦麟摇头叹气道:“韩星,我们之间似乎存在误会。莫不是你以为这孩子体内的魔龙咒是我们种下的?”

    韩星看了看躺在白玉上的萧逝,又看了看司空隆,道:“我原本的确以为是司空隆为了控制胁迫萧逝而种下的,可后来我才知道萧逝上的魔龙咒绝不会是司空隆或者是你所为。你们即使不在乎萧逝咒发时会杀掉平rì里与他最为亲近的司空墨,也要考虑司空墨若是死了,与他有同命咒相连的司马轩。”

    听到这话,司空隆有些不大乐意:“我的儿子我怎么就不在乎了?”

    韩星看了他一眼,略带夷sè道:“那么若是让你在司空墨和司马轩中选择保一个的话,你会选谁?”

    司空隆默然。

    秦麟笑了笑,道:“韩星,那萧逝上魔龙咒又是何人种下的?”

    韩星深深看了秦麟一眼道:“是谁中下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秦麟大笑道:“韩星,你若是如此认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要知道我们是不会让萧逝被杀死的。”他顿了顿,目光一寒,“可对他中下魔龙咒的那位可是对萧逝有着深仇大恨乃至要让萧逝杀掉最重要的人而生不如死!。”

    韩星点了点头道:“不错。所以我要问的第二点,萧逝和颜清若是什么关系?”

    秦麟看了看司空隆似笑非笑道:“这你可就得问司空了。”

    司空隆哼了一声道:“他魔龙咒发作的契机是那个女子这不就已经很明白了吗?”

    韩星想了想道:“所以说到底还是你是始作俑者?”

    司空隆哼了一声,承认此事。

    韩星又问道:“那么现在你们手中又有可以要挟萧逝的筹码了?”

    司空隆、秦麟点了点头,秦麟笑道:“韩星,你很早就知道萧逝不是我们能轻易驾驭的了的吧?”

    韩星低头看了一眼萧逝,眼中充满了赞许欣赏之sè,他点头:“不错,以他的天赋,假以时rì,必成大器!”

    秦麟默然良久,才勉强笑道:“天赋可以与主上媲美的人,若是没有可以控制他的缰绳,那就无异于养虎为患!所以……”秦麟顿了顿,冷笑道,“我们自然要有所准备让他能按照我们设定的轨迹走下去!”

    韩星冷笑连连,却不多说,因为时间会证明一切,证明秦麟他们的自负。

    韩星看了看二人一眼,伸手将萧逝从上背起来。秦麟他们并不阻拦,只是在韩星走出几步之后突然说道:“以后只要他能控制好自己的绪,魔龙咒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韩星的子略一停滞,他缓缓回头,深深看了秦麟一眼带着萧逝离开。

    见韩星离开,司空隆问道:“韩星他们究竟是站在哪边?”

    秦麟笑了笑道:“与我们一样,只不过方式不同罢了。”我们要让主上复活,而他们,是在坚守主上的意愿。这些话秦麟却没有说出口。

    司空隆看了看秦麟,见他脸sè有些苍白,关心地问道:“你现在感觉还好吧?”

    秦麟摇了摇头:“没事,只是用纯阳之力封住萧逝体内魔龙咒时被萧逝体内的一股力量反噬了。”

    司空隆问道:“什么力量竟能伤了你?”

    秦麟摇头道:“不知道。但除了那股力量萧逝体内却还有一股属于龙戬的力量。我想萧逝之所以能在十年间能成长如此,这股力量的作用不容忽视。”

    司空隆先是有些惊讶,后是默然,缓缓点了点头,道:“十年间,按道理来说,萧逝仍是人类少年形态。而现在他却达到青年状态,龙戬留在他体内的力量固然发挥了作用,但更可怕却还是萧逝自。”

    秦麟点了点头,面上一片晦sè,他想了想道:“光是能在十年间几乎完全吸收龙戬的那股力量,就让我们不能小视他。”

    司空隆叹了一口气道:“萧逝的上存在太多的秘密了。”

    一时之间,两人都陷入沉默,空气中只有灯焰细微的燃烧声。

    “老龙?”秦麟打破沉默。

    “嗯?”司空隆应了一声,不知道秦麟要说什么。

    秦麟看着他,许久才缓缓说道:“你当年是怨着我的吧?”

    “嗯?你是说主上的事吗?如果是,那就应该是吧。”司空隆答道。

    秦麟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啊,你明明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事。”

    司空隆苦笑一声,问道:“秦麟,我们现在如此做,以主上的xìng格以后会怪我们的吧?”

    秦麟点了点头。

    “那么你会后悔你的所作所为吗?”

    秦麟看了一眼司空隆,笑道:“不会!”

    “那么我也是不会的。”

    ————————————————————

    ————————————————————

    萧逝做了个梦,很长却又很短。长到跨过千年,短到只有一夕。在梦中,只有模糊不清的一个男子背影,虽是陌生,萧逝却觉得他很熟悉。

    萧逝醒来,看了看趴在一旁桌上睡着的凌钰,摇了摇头,想要喝水却不忍叫醒凌钰。

    若说这十年间,有谁勉强能算上萧逝的朋友的话,那就只有凌钰了。十年来,凌钰始终如一地坚强地接近关怀着萧逝,虽受打击,却始终不放弃,让萧逝最后都不得不默认了他的存在。

    也许,自己已经默认他为朋友了吧。萧逝有时会这样想。但是,每当他想到此处,往往就会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曾经的背叛,提醒自己曾经真心真意地对待的朋友又对自己做了什么。

    萧逝,似乎永远都活在不信任中,活在过去的痛苦中,无法自拔。

    曾经的龙竍,现如今的萧逝,作为龙族三王之一的擎御王第十子,从小锦衣玉食,无忧无虑,上有父母疼有加,下有哥哥宠溺。按这样的况发展下去,龙竍势必会成为一个飞扬跋扈之龙。事实上,龙竍前期也的确如此,蛮横霸道无理。

    但很快他便变了,因为两条龙,一个是他的师父龙戬,另一个是——龙溟。

    龙戬是神秘的,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他仿佛是在某天突然凭空出现在维龙谷似的。就连龙戬这个名字也是他在临死前才告诉萧逝的。而就在他凭空出现在维龙谷之后他又传奇地成为桀骜不驯的龙竍的第九十九任师父。

    而龙溟是光芒四shè的。在维龙谷,大到活了万年老掉牙的龙,小到刚出生还没长牙的幼龙没有龙不知道龙溟的。但凡提到龙溟的老龙无不点头称赞龙溟势必会成为龙族的一颗明星;与龙溟同辈年龄相当的则无不是羡慕嫉妒恨。

    而那时候的龙竍的名字总是会和龙溟一同出现的。龙溟长龙竍五百多岁,五百岁大致相当人类的五岁。那时候的龙竍的名字之所以会和龙溟的名字一同出现,并不是他的修为可以和龙溟相较。而是龙竍虽为王族却拥有几乎只在少数皇族中才会有的纯血统,而且他的天赋极高,高到他一出生,龙族筮师龙巫就为他预言他会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只是他的天赋虽高,但他却是生xìng不羁,xìng格叛逆,蔑视礼纪,荒废修行。所以每个提到龙溟的龙都会在最后喟然一叹,十下若是能……唉!

    而作为当事人的龙竍却没有任何自觉,仍是我行我素该干嘛还干嘛。

    直至龙溟再也看不下去他这样浪费自己的天赋而狠狠揍了他一顿,龙竍才在一气之下受激拜龙戬为师,从此为了应付每rì差事勉强修行一些功法。

    这样的rì子直至那一天的到来。在那一天属于龙竍的一切都破灭了,不复存在了。想到这,萧逝不由握紧拳头。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