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隐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四节

    夜幕降临,黑暗将荆山上下笼罩。此时,众弟子皆严令呆在房中不得外出。是夜无月,丹华学院之中,人声消迹,只有间或的夜风吹过树木叶子哗哗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又似平静中yīn伏着什么。

    韩星看了看肃寂黑夜,叹了一口气,关上窗子,转看了看屋中之人,无奈摇了摇头。

    此时南院这个平常的屋中一时之间除了石不明不在外,四院首座皆聚在了此处。

    当下见韩星摇头不语,岳阳天脸上焦急之sè更甚。一旁坐着的南院首座于玉缘看了看静静坐在一旁也不知在想什么的、自己平素最钟的弟子一眼,此时按捺怒气道:“韩师兄,那萧逝到底怎么了?他又和清若到底有什么关系?”

    韩星看了一眼颜清若,摇头道:“这我也不是很清楚。”

    于玉缘显然对这个敷衍的话很是生气,当下脸露怒sè,道:“韩师兄,当rì的选择竟也不能让你信任我们吗?”

    韩星有些头疼地看了看岳阳天,摇头道:“这我真的不知道。连当事人都不清楚的事我又怎么能知道?”他走到颜清若面前,问道:“清若,你在此之前从没见过萧逝吧?”

    颜清若点了点头。

    韩星看了看其余两人一眼,其意已明了:我所说不假。

    于玉缘只得坐下。倒是岳阳天又问道:“师兄,萧逝他……”他看了一眼颜清若,止住话头。

    韩星知他有所顾虑,摇头道:“但说无妨。清若有权知道。”

    岳阳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萧逝体内咒印却是为何又发作了?”

    韩星看了他一眼,疑道:“楚靖之难道没跟你说吗?”想了想,他又道:“萧逝是为心魔所累,单是武恺之事必不至如此,其中必定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存在。”

    魔龙咒,黑龙一族邪术,令龙族中咒者神智不清,陷入癫狂,坠入魔道。

    但它最可怕残忍之处却是令中咒者杀掉对自己最为重要之人,从而令中咒者痛苦至极,彻底坠入魔道,永世不脱。

    想到这,韩星抬眼看了下颜清若,眉头微皱:颜清若,你和萧逝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突然韩星脑中一亮,猛然站起,惊呼道:“不好!”

    其余三人被他突的一声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什么不好?”

    韩星顾不上解释,急急吩咐道:“阳天,你速速去找掌院师兄,告知他萧逝已经没事,让他回后院休息去。”

    岳阳天不解:“萧逝不是……”

    “快去!”韩星喝了一声。

    岳阳天一头雾水,但他素知韩星绝不会无缘无故行此空来风之事,点了点头便御剑而去。

    韩星看了于玉缘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已经没事了,那我也就告辞了。”

    于玉缘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没有阻拦他离去。

    韩星出了南院,当下御空向迷雾谷而去来到一个古洞前。韩星看了看洞口前的古碑,上边字迹早已模糊不清,他正想向洞中走去,黑暗中却突然闪过一个黑影,一举他后退数步。

    韩星抬头看了一眼黑暗中那个影,笑了笑道:“秦麟。”

    黑暗中一道笑声响起,古洞之中亮起数道光芒,当先立着一人,一紫衣,在他的后却又分别立着四人。

    韩星扫了他们一眼,问道:“秦师兄是何时脱困的?”

    秦麟先是笑了笑,然后面sè一转,道:“谁是你师兄,本王是魔帝座下第四魔君!”

    韩星扶了扶额,无奈道:“行,行,那魔君阁下是何时脱困的?”

    秦麟冷笑一声,面带屑sè道:“嘿嘿,韩星,丹华真是越来越不济了,竟连我是何时脱困的都不知道?实话告诉你,老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秦麟赶紧咳了一声掩饰过去,继续说道,“本王自两年前便已脱了。而你丹华至今都没发觉,真是枉顾丹华千年之名。”

    韩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青光乍起,刺破黑幕,朝着秦麟疾驰而去。

    秦麟吃了一惊,向后连退数步,同时手中结印,印还未结完,便听韩星冷笑道:“别装了,你已经露馅了,青魁!”

    青魁手中不停,嘴中说道:“韩星,你既知是我,那便也应当知道今rì我是断不会让你过去的。”话毕,他手中已然结了一个法印,以他为中心黒雾扩散,弥漫整个洞府。

    韩星看了看一直现在青魁后的其他四人,他们此时已站至青魁两侧,摆开一个严防的姿势。

    韩星看了看青魁,笑道:“青魁,你们是拦不住我的。”

    话音陡落,他便沿直线疾shè出去,途中更是连拍数掌。那掌飞出,越变越大,片刻之间,已化作丈大。只见数十只巨大手掌朝着青魁等印去。

    青魁没有动,他旁四人早已挡在他前,合力发出一道炫目的蓝光挡下那数只巨掌。巨掌拍落,发出轰地一声,余势卷起洞中碎石,在空中缓缓汇聚成团。

    韩星手形一变,朝天清啸一声,平静的地面开始剧烈颤动起来,连带周遭洞石壁也开始震动。洞之上,发出巨响之后,无数石块碎屑开始坠落。

    轰隆声中,乱象四起,黒雾越发弥漫。那些掉落的石块却在落至半空时硬生生停住浮在半空,那一刻好似时光静止流水不逝。片刻之后,隆声四起,所有的石块碎屑汇聚成一条规模巨大的洪流,似山洪从高山之上奔腾而下、隆隆向着前方奔涌而去。那洪流声势惊人,一路之上,排山倒海,更是无一物可以阻拦。

    青魁前方,四人脸sè变了变,同时大喝一声,四道不同颜sè的光芒同时升起,在四人前方汇作一道光幕挡住那奔涌而来的洪流。

    韩星冷笑一声,手形再变,便见那洪流好似活了一般,顺着那道弧形光幕向上攀去。同时那洪流之中却是突出几处,逐渐形成几个人形之物。

    四人不敢小觑,当下有一人向后退了一步,朝天大啸一声,化作一双翼凶兽,头生麟角,看那样子却有些像麒麟。那兽朝天怒吼一声,雷声轰鸣,数道闪电劈落在它的上,它却浑然未觉。四蹄之下,电光闪动,噼啪作响。要是萧逝在此,必然认出这凶兽乃是雷兽雷凌是也。

    只见雷兽背上双翼扇动,劲风突起,雷兽踏空而上,四蹄之下紫电轰鸣,那雷兽竟似踏雷而上。

    韩星扫了前边四人一眼,冷哼一声,手中青光大盛。几道青光朝着上方雷兽疾shè而去,发出破空之声。同时,那条洪流中的人形之物却是突然跳脱洪流,朝着剩下三人打去。

    上方雷兽大吼一声,数道闪电汇聚在他的周,他扇动双翼,那数十道紫sè粗壮闪电便尽数击向韩星。

    韩星见那闪电向自己打来,不惧反笑,形一动,却是朝着青魁处掠去。青魁此时正在布阵,自然无法自顾。那三人见韩星向青魁掠去,暗呼不好,顾不得眼前之敌赶紧回去救青魁。

    但韩星如何让他们如愿,他在疾驰之中,手中结印,cāo控那以土汇聚而成的洪流向三人奔涌而去。那数具人形傀儡也是形暴涨,转眼间便已升至丈高。

    三人无奈,无法救得青魁。

    轰隆声响彻洞中,向洞中未知的深处传去,渐行渐远。闪电劈落在地,待到尘土灰烟消散,坚硬的石地之上只留下数道黑sè裂痕,这紫雷的威势可见一斑。

    韩星悠悠然站在一旁,看了看浑上下一片焦黑的青魁,笑了笑道:“青魁,我先走了。”说完,形一动,转眼间便消失在转弯之处。

    半空中的雷兽正想要追击,却看青魁白了他一眼,怒斥道:“你想让这个洞不在存在?”他此时浑上下一片焦黑,此时又一翻眼,样子着实滑稽。

    雷兽落地,化为人形,看了看青魁,强忍笑意。青魁没好气地狠狠白了他一眼,斥道:“笑什么笑,还不去帮忙!”

    那洪流和人形傀儡本是由韩星cāo控,此时韩星离去,早已没了威力。不消片刻,四人就将其彻底清绝。

    青魁看了看四人,心中气愤难平:“老子只消片刻便可将那阵法完成,到时定叫那韩星吃不了兜着走!”

    那四人对视一眼,一人问道:“青魁大人,此番吾等未能守住洞门,让那韩星进入洞府,现在应当如何是好?”

    青魁瞪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担心什么?司空和秦麟想必早已完事了,韩星过去,于事无补。”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