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 禁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三十一节

    杜寻鹤出了密道,看了看正在大厅中焦急等待的四人,又将目光移向正在舐伤口的麒麟,叹了一口气道:“混沌启动了混沌之阵,秦麟暂时被困。”

    听到这话,本在一旁舐上伤口的麒麟停了下来,看了他们一眼,转向密道中走去。杜寻鹤没有拦他,也不让韩星等人阻止。

    待麒麟影消失在密道尽头,杜寻鹤手抵地面,法阵重启,地面渐渐恢复与平常无异。

    韩星无奈地看向杜寻鹤,说道:“高明!”

    杜寻鹤笑了笑,问道:“萧逝怎么样了?”

    四人皆摇了摇头。

    杜寻鹤想了想说道:“韩师弟去看看他去。至于你们随我去加固一下各院阵法。”

    四人点了点头,岳阳天三人随杜寻鹤向外走去,韩星看着杜寻鹤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转向后走去。

    七rì后。

    当萧逝睁开双目时,就看见韩星斜坐在前的一张椅子上,无聊地把玩着桌子上的水杯。听见动静,韩星只偏头瞟了一眼,便将目光继续放到那只杯子上。

    萧逝也不说话,艰难地将头移正,目光注视着上边天花板,也不知在想什么。

    两人就这样一直僵持下去了。直到凌钰进门,看到萧逝醒来,不由喜从心来:“萧逝,你终于醒了!”

    萧逝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移开。

    凌钰见他神冷漠,也不再多说,看了看韩星,凌钰推了推他:“师叔,萧逝都醒了,你还干坐着干什么?赶紧再给他看看啊?”

    但任凭凌钰又推又搡韩星仍旧坐着不动,只是摆弄着手中的水杯,最后凌钰实在无法,丧气地说道:“师叔,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韩星看了看他,眼中充满笑意,摇了摇头,“啪”地一下将杯子重重地放到桌子上,韩星站起,懒懒地伸了伸腰后,缓缓向萧逝处走去,从被中取出萧逝的手,为他按了按脉,将他的手放回被中。韩星看向萧逝,皱眉不语。半晌,他重重叹了一口气,偏头对一直在旁边凝神等待结果的凌钰道:“你先出去。”

    凌钰虽然有些不大愿意,但看了看萧逝还是点了点头,缓缓向外走去,并为他们带上房门。

    韩星走到桌旁,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拿在手中却是不喝。许久,他看着杯中的水,上方已经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晃了晃杯子将冰晃碎,手上渐渐腾起寒气,水杯中的水瞬间凝结成冰,然后晃碎,再继续凝结成冰,如此再三,杯中的水只剩下半杯。韩星看了看目光一直注视自己的萧逝,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两粒青sè药丸在杯中,药丸入水即刻融化。

    韩星端着杯子走到萧逝边,笑问道:“喝还是不喝?”见萧逝皱了皱眉,韩星不由笑道:“哦,我忘了你现在浑上下都动弹不得,问了也白问啊。”说着他伸手捏着萧逝的下巴将杯中之物强行灌下。

    拍了拍手,他也不管萧逝如刀子般的眼神,径直走到桌边坐下,默默地看着萧逝。

    萧逝只觉体内升腾起一股气瞬间游遍全上下,他这才发觉先前自己体的不对劲之处,自己全上下竟是冰凉至极,毫无知觉。

    萧逝浑上下寒雾腾腾,他的眉上、头发上渐渐凝结上一层白霜。

    韩星站起,走到他旁,伸出手抵在他的前,运转真气,真气顺着他的手缓缓注入萧逝体内,为其清理体内寒毒。

    萧逝只觉一股量传入心,游遍四肢,所过之处,阵阵剧痛,他忍不住哼出声来。

    韩星低头看了他一眼,很是无奈地说道:“痛就叫出来嘛,干嘛一定要忍住?”

    萧逝没有理会韩星,也无暇理会他。萧逝的上此时一片滚烫,额头之上布满密密的汗珠,上衣物也早已被汗浸透。

    许久之后,韩星缓缓将手移开,拭了拭额上的汗,韩星长出一口气。而萧逝整个人就像虚脱一般,有气无力地躺在上喘着粗气。

    韩星等萧逝喘息渐平后,突然开口问道:“萧逝,你可知噬神的来历?”

    萧逝没有回答,并不是他不愿回答,而是他已经没法回答,因为现在他的喉咙处一片火辣,已经难以张口吐出一个字。

    韩星似乎也知道他无法开口,所以也没等他有所表示便自顾自地开始讲道:“所谓噬神者,便是取屠神灭仙之意。它为千年前魔界至尊魔帝司马林风所创,共分七式,至于是哪七式,你也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但对于他的创造者司马林风,却还有另外一个份、另一个名字——”他停住,走到窗边,打开窗子,一阵劲风立马灌了进来,外边早已乌云密布,大风四起。韩星抬头看向天边,望着那不断翻涌的黑云,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然后他对着天空缓缓开口道:“龙战,他另一个名字叫龙战!”一声惊雷骤然响起,沉闷的乌云不再沉默,风卷残云,电闪雷鸣!

    萧逝震惊,他不顾疼痛,偏头看向窗边的韩星,闪电划过,照出窗边韩星的影。韩星缓缓偏过头,对着萧逝重复道:“他的本名叫龙战!”

    一道闪电劈上屋顶,碎片四溅。韩星冷哼一声,手中结印,便见一道青光自他手中发出,飞向天际,化作一道光幕将劈向房屋的闪电惊雷尽皆拦下。

    韩星看向萧逝,指了指天边,道:“现在你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了吧?萧逝,前边等待你的重重艰难险阻,你只有变强才能活下去!”

    萧逝目光与他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只有变强,才能为师父报仇,只有变强,自己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一味地依靠别人,永远都不会变强,永远只能任人宰割。

    韩星将窗子关上,将喧扰隔绝于外,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问道:“萧逝,噬神牵连甚大,我很不理解你为何要将它交授给武彻?”他看向萧逝,目光如炬。

    萧逝微微动了下子,目光微移,看向窗户。

    韩星会意,将窗户打开,对着窗外喊道:“既然来了,还请出来一见!”

    风声肆虐,闪电裂空,惊雷震耳,天地间一片肃杀!

    却是无人应声。

    韩星偏头看向萧逝,见萧逝轻轻摇了摇头,想了想便又大声喊道:“宵小鼠辈,有鼠量来我丹华,却无鼠量出来一见!”

    他话音刚落下,便听一骂声响起:“韩星,你爷爷的,老子如何胆小如鼠了?老子那是谨慎入微!”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