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 封魔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二十八节封魔棺

    林青抬头看了看疾行而去渐渐消失的那道赤芒,怔怔不语。半晌,他转头看了看或多或少都受到波及的弟子,目光搜寻,寻到站在人群外的杜宇,低低叹息一声,他收回目光,对着在场弟子说道:“今天我和杜宇之事影响到了大家,我在此向大家道歉!”说着,弯下要对着周围弟子郑重地鞠了几个躬。

    周围弟子纷纷阻拦,叫嚷道:“今rì之事怎么会是林师兄之过?分明是那萧逝欺我北院,林师兄为我北院出头何错之有?”周围弟子也纷纷附嚣。

    对此,林青只有无奈苦笑。

    却说岳阳天抱着萧逝驭剑来到后山大,仆一落地,他便赶紧抱着萧逝风急火赶的进入大,便跑边叫人。

    凌钰从后走出,有些不满地抱怨道:“岳师叔,你叫什么啊,扰人……”突然他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岳阳天怀中抱的萧逝。

    岳阳天见他半天不动,喊道:“愣着干嘛啊,赶紧去叫师兄去啊?”

    凌钰没有动,只是盯着岳阳天怀中的萧逝看。岳阳天也觉察到凌钰有些不寻常,他看了看凌钰,连叫了凌钰几声,凌钰皆没有反应。他大喝一声,凌钰猛然惊醒,茫然地看向岳阳天道:“什么事,岳师叔?”

    岳阳天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叫师兄来!”

    凌钰看了看他怀中的萧逝,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转向后跑去叫杜寻鹤。

    黑云密布,不见天rì,风声肆虐,鬼哭连连,漫天血雨,血流成河,一人执剑而立,浑霸势直冲云霄,傲视苍穹。他的脚下、前、后,无数尸体,黑发飘动,却难以看清他的面容,只看到一双满是威严今人不敢直视的寒瞳……

    “他怎么样了?”有人低低问道。

    没有回答,只有重重地叹息声,然后额上一凉,有人惊呼:“师兄,他似乎发烧了!”

    自己竟然会发烧?

    脚步声迅速接近,有人将手指搭上自己的右腕,没有说话,只是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有人掰开他的嘴,向里边倒入数粒药丸,药丸顺着喉管划下,喉咙却是干疼,火辣辣的疼。他忍不住痛苦地哼了一声。

    似乎有人贴近,他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眼前之人,却发现眼皮似铁般沉重,怎么也无法睁开。喉间的干渴感越来越厉害,如火烧般疼痛,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有人俯,头发拂过他的脸。他用嘶哑而轻微的声音叫了一声:“水……”

    拂在脸上的头发突然离去,有人呼道:“水,快拿水来,他要喝水!”

    脚步匆匆跑动,须臾之后,似乎有人跑来,一个冰凉的手将他的头小心扶起,一样碗沿似的东西贴上他干渴的嘴唇。清凉的水顺着干辣的喉咙滋润而下,如旱地突逢甘霖,立刻缓解了那火燎般的疼痛。

    他心松一口气,再度失去意识。

    杜寻鹤看了看昏睡中的萧逝,叹息一声,对一旁的韩星、岳阳天道:“去前,他们已经在那等着了。”

    韩星、岳阳天点了点头,韩星对凌钰道:“凌钰,你要寸步不离地照顾他,不要让任何人接近他。”凌钰点了点头。

    韩星看了他一眼,随二人离去。

    前之中,石不明、于玉缘早已等待多时,此时见三人一起来,不由心生疑惑。石不明站起,向杜寻鹤行了一礼,急声问道:“师兄,到底发生什么事?竟令青龙之阵有所震动?”

    杜寻鹤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上走去,他摸索片刻,手抵一处施法,一个暗道出现在地面上。他看了看四人,当先向下走去。其余四人对望一眼,神sè复杂,随后而下。

    密道之中,一片黑暗,杜寻鹤默念法诀,便见两边石壁上突然亮起,却是一排排壁灯。

    他边走边道:“大家想必都有所察觉,近来发生的所有事似乎都指向一件事——千年预言!”

    石不明、于玉缘大惊,石不明更是忍不住问道:“师兄,难道他已经回来了?”

    杜寻鹤摇了摇头,道:“没有,但也已经不远了。”

    众人愣了愣,看了看前方的杜寻鹤,一时之间,暗道之中只余下轻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一行五人,一路无话,来到一个圆形大厅似的地方,整个地方空旷无比,只有周围圆壁上有五个出口,分别通向丹华四院以及后院大

    杜寻鹤看了看其他四人,当先zhōng yāng走去,他站在正zhōng yāng,抬头看了看上空,缓缓说道:“千年之前,我丹华受命锢他的遗躯,千年之中,我们也一直坚守职责,竭力对抗yù要夺回他遗躯的魔族。只是……”他笑了笑,“他们却从没信任过我们啊!”他陡然大喝,周腾起万丈白芒,腾空而上,便见周围石壁之上浮现无数法阵,法阵启动,一同朝着杜寻鹤打去。

    其余几人惊呼几声,急忙飞而起。杜寻鹤却突然收回功法,便见四周法阵随之消失。

    他向四人走来,笑了笑,道:“劳烦四位协同我一同打开封魔棺。”

    四人脸sè变了变,皆道:“师兄,不可!”

    杜寻鹤沉默一会,开口道:“不打开封魔棺又如何知道真相?”

    韩星想了想道:“师兄若是执意如此,那我韩星便与你同做此事!”他看了看其他几人,道:“诸位莫不是还怕他诈尸不成?”

    虽是玩笑,却没人敢笑,反而使三人脸sè更加凝重。

    于玉缘看了看石不明、岳阳天,又看了看韩星、杜寻鹤,在杜寻鹤上停留片刻,轻移莲步,站到杜寻鹤后。

    石不明、岳阳天相顾一视,岳阳天摇了摇头,道:“我也想知道我们千年之来到底在做什么。”说完,他走到韩星旁,给了韩星一拳:“师兄在的地方没有我怎么能行啊?”韩星笑了笑。

    四人皆把目光移向石不明,石不明被他们目光看得发毛,跺了跺脚,道:“既是师兄弟,要死就一起死吧!”

    岳阳天啐了他一口:“胡说什么呢?要死你死,我还没活够呢!”

    杜寻鹤笑了笑,盘腿坐下,其他几人也都盘腿坐下。五人围坐一圈,手搭着手,看了看其余四人,杜寻鹤上腾起一道白光,其他四人也分别腾起青光、赤光、金光、紫光,五道光芒汇做一团,放出万丈彩光,如rì般渐渐升起。

    周围石壁之上,法阵渐渐浮起,一同朝着五人打去,五人大呼一声,同时松手,咬破手指,各自在前地面上画下一个阵图。画完之后,五人转换位置,上方腾起一道光幕,抵挡住石壁上的法阵。

    五人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尽无犹豫之sè,一同念道:“傲天者,是为罪;蔑地者,是为恶;无天无地,是为罪大恶极,当屠之!封魔棺,封魔者,以血封,以血启!”

    话毕,前所画阵图浮现数道血光,朝着四周法阵打去。而正zhōng yāng处石板下陷,逐渐浮起一个玄棺,上下漆黑,以玄链缚之,玄链之上,又加无数封印!

    五人看着封魔棺,一时无言。杜寻鹤走到跟前,伸手想触碰,便见玄棺之上,浮现数道金芒,一举将杜寻鹤震退数步。玄棺之上,腾起四道金光,化作四只神兽,分别为天界神兽麒麟兽、三青鸟、辟邪,另外一只乃是神族收服的上古凶兽混沌。封魔棺中所封之物的干系重大可见一斑。

    注:麒麟:麟,麋,马足,牛尾,黄毛,圆蹄,角端有。传说中麒麟xìng格温良,不履生虫,不折生草,头上有角,角上生,是有德行的仁兽。三青鸟:《山海经?西次三经》,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是山也,广员百里。赤首黑目,一名大鵹,一名少鵹,一名曰青鸟。

    辟邪: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兽,龙头、马、麟脚,形状似狮子,毛sè灰白,会飞。貔貅凶猛威武,它在天上负责巡视工作,阻止妖魔鬼怪、瘟疫疾病扰乱天庭。古时候人们也常用貔貅来作为军队的称呼。它有嘴无门,能吞万物而从不泻,可招财聚宝,只进不出,神通特异。

    混沌:《山海经·西次三经》,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为帝江(江读作鸿)也。《神异经》中云:“昆仑西有兽焉,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罴(音皮)而无爪,有目而不见,行不开,有两耳而不闻,有人知xìng,有腹无五藏,有肠直而不旋,食径过。人有德行而往抵触之,有凶德则往依凭之。名为混沌。空居无为,常咋其尾,回旋仰天而笑。”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