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 压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二十六节压制

    周围弟子不由大怒,如此指手画脚,人家摆明了是要欺负咱啊!

    一名弟子伸手指了指萧逝,被萧逝冷眸一照,突然想起刚刚那名弟子的下场,赶紧将手收回,大声道:“你,你别太嚣张!我们虽然打不过你,但杜宇、林青一定会好好收拾你的,为北院出气!”

    周围弟子也纷纷附和。

    萧逝冷哼一声,嗤道:“愚蠢!若是要叫他们来那就快点去叫!”

    那名弟子断断续续道:“你、你等着……等我去叫杜宇、林青两位师兄去!”说完,便向里跑去。

    来到一个幽静庭院,那名弟子看了看正在院中舞剑的人,对站在一旁观看的一名蓝衣少年道:“林师兄,那个萧逝来北院了!”

    蓝衣少年正是北院弟子所说的林青,至于舞剑的那位,却是杜宇。

    林青皱了皱眉,问道:“他来北院作甚?”

    那名弟子摇了摇头:“不知道,但他实在太嚣张了,丝毫不把我们北院放在眼中,刚来就折断了赵节的手腕。”

    林青听闻此言,吃了一惊,想了想问道:“那名弟子没什么大碍吧?”

    那名弟子见他首先关心的却是同门的安危,不由更加钦佩林青,摇了摇头,说道:“多谢师兄关心,赵节他并无大碍。”

    林青点头道:“那就好。”他看了一眼这名弟子,问道:“那你来此是有什么事吗?”

    那名弟子忿忿道:“那萧逝不知天高地厚,非要见你和杜师兄!”

    林青面上闪过一丝忧sè,问道:“他指明了是叫我们俩?”

    那名弟子摇了摇头,道:“是众师兄弟想让师兄出手教训他一番,为丹华出气。”

    林青正要说话,却听一道声音响起:“那个叫萧逝的真来北院了?”却是杜宇。

    那名弟子点了点头。

    杜宇大笑道:“好,够胆!你先去,告诉他我一会就去会会他!”

    那名弟子点了点头,向回跑去。

    杜宇转走进屋中,不一会抱着一团东西出来,走到林青跟前,略带神秘的问道:“师兄猜我怀中抱的是什么?”

    林青摇了摇头。杜宇笑了笑,凑近他,将上边所覆丝布掀开一角。

    林青看了看,吃了一惊,低呼道:“龙?”看了看四周,他压低声音问道:“你从何处寻的?”

    “这师兄就不用管了,师兄只管收下这只幼龙就行了。”杜宇说道。

    林青沉吟道:“龙族已经有数百年不再显迹世间,现在,”,他看了看昏睡的小龙,道,”难道说龙族就要要重新出世了吗?”

    杜宇将小龙塞入林青怀中,道:“师兄就不要多想了,这条龙对你只会有利无弊。”

    林青还想再说什么,但杜宇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师兄,我要先去前院,教训教训那萧逝!”说完迈步就走。

    林青拉住他,低声道:“那件事的确是我们做过了……”

    没等他说完,杜宇打断他道:“那完全是他萧逝咎由自取!师兄莫要多说,不给他几分颜sè看看,他是不知道我们北院的厉害!”说罢,甩开林青的手,快步向外走去。

    林青看着他的背影,跺了跺脚,心想萧逝既能在迷雾谷中化险为夷,平安脱,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又岂能轻视?想了想,又怕杜宇吃亏,索xìng就跟了上去。

    前院,萧逝因担心小龙,又久等不见林青杜宇,越发不耐烦了。他抬步就向里走去。周围弟子见他有所动作,围了上来,拦住萧逝。看了看那些弟子,萧逝冷声道:“让开。”

    那几名弟子感受到他话语中带有的凛凛寒意,打了个冷颤,心中虽有畏惧,却仍是不让。毕竟这里乃是北院,前阵被他闯了山门,已经让北院丢尽颜面,威名扫地。若今个在让他在自己家里欺负了,传出去只怕北院就此沦为其他各院的笑谈了。

    萧逝被他们阻拦,心中微怒,正想出手清理,又想到自己以后就是北院弟子了,这些弟子也是职责所在,若是出手伤了他们,于理不合。他看了看那些弟子,走到一旁松树下,用掌风吹干净树下石凳,坐了下来。

    周围弟子:……

    杜宇来到时,看到就是这样一幅景象:松树下,一人优雅坐着,以他为中心一丈外站着一群弟子。微风吹过,松涛连连,松针洒落,却没有一丝一毫落到那坐着的人上。

    杜宇来到萧逝面前,看了看眼前面无表,浑散发寒气的少年,道:“若要打就快点!”

    萧逝抬了抬眼睑,略带轻视地看了他一眼,道:“小龙呢?”

    杜宇见他如此轻视自己,不由大怒,冷笑道:“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话音刚落下,一道黑影掠过,杜宇还没反应过来,脖上就架上一把剑。周围弟子惊呼连连,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萧逝冷冷说道:“他在哪?”

    杜宇略微动了动,剑刃便切进脖子一分。“他在哪?”萧逝继续问道。

    杜宇笑了笑,道:“萧逝是吧,我果然小看了你。不过——”话音一转,周突然弹起一股劲力,将萧逝震开。

    杜宇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手指摸到一片黏。看了看手指上的鲜血,对萧逝道:“那么,现在,萧逝,轮到我了!”

    萧逝不以为意,继续问道:“他在哪?”

    杜宇狂笑道:“萧逝,若想知道那条龙的下落,那就先有本事打赢我再说!”

    萧逝冷笑一声,手中适才从杜宇处夺得之剑随意一挥,指向杜宇,也不废话,只冷冷地看着杜宇。

    那一刻,一人一剑如松般立着,散发出一股冲天凛然威势,人心间,令人从心中感到颤栗畏惧。

    杜宇收了收心神,看了看萧逝手中自己的剑,不由脸上无光,迈步想向一旁弟子借把剑。谁知他刚迈开步子,脚还没落下,就感觉脖中一凉,剑已经架在脖上。

    他笑了笑,道:“这招你已经用过了。”

    萧逝冷哼一声,不待他有所动作,在他上连点几下,封住他的位。向后退了一步,萧逝冷眼扫向周围围观弟子,对着一处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