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 出人意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二十五节出人意料

    丹华后院大,东院、西院、北院三院首座皆到,唯有南院首座于玉缘未至。只因南院只收女弟子,来此也无甚用处。

    此事三院首座皆将目光投向中的萧逝、武彻,眼中尽是欣赏之sè,但更多的却是一股切。

    萧逝对这些审视的目光视若不见,但武彻却觉得很不自在,这种感觉就像被贼惦记上一样。武彻偏头看了一下萧逝,心中沉闷。

    过不一会,杜寻鹤从后室缓缓走出,后跟着凌钰,见到武彻,凌钰做了个鬼脸。杜寻鹤似乎有所察觉,回头看了凌钰一眼,目光严厉。

    凌钰赶紧摆出一副谦恭的样子,束手垂首。

    底下三院首座似乎对此久见不怪,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有看见。

    杜寻鹤坐下,看了看下边的首座,目光又转向萧逝武彻二人,在萧逝上略作停留,杜寻鹤收回目光,问道:“如各位师弟所见,萧逝武彻二人已经从迷雾谷出来,并带回了幽绝草。现在各师弟对收他二人于门下可还有异议?”

    三人皆道:“并无异议。”

    杜寻鹤点了点头,笑问道:“那么哪位师弟愿收两人于门下?”

    此言一出,东院首座石不明当即站起道:“师弟愿意!”

    他旁边的北院首座看了看对面的韩星,微微一笑,也站起来:“师弟以为因征求一下他二人的意见,以彰我丹华学院的平明。”

    杜寻鹤点了点头,道:“嗯,师弟此言有理。”他看了看二人,问道:“那么你二人就在这三院中挑一个属意的吧,”

    此言一出,岳阳天、石不明大惊,丹华何时招收弟子却让各人来挑选院别?就是岳阳天刚刚的提议也只是征求一下二人意见罢了。

    当下二人也不好出口驳了杜寻鹤面子,只好坐下。反观韩星似乎早已知道一般,当下笑吟吟地看着岳阳天,隐约有些幸灾乐祸。

    杜寻鹤站在上面,下边况一清二楚,当即轻咳一声,开口道:“萧逝、武彻你们属意哪院,尽管说出来。”

    武彻看了萧逝一眼,思索片刻,向前迈出一步,道:“我愿到西院。”

    杜寻鹤点了点头,目光转向萧逝,问道:“那你呢,萧逝?”

    三院首座连带武彻也将目光投向萧逝,即便希望渺然。萧逝环顾四周,目光扫过韩星,见其脸上似笑非笑,当即说道:“北院。”

    短短两个字不带任何语气,却震惊全场,他不是来找韩星的吗?

    甭管别院首座如何震惊,岳阳天是反应过来后,当即笑得嘴都快咧到后边了。他对面的韩星却是一笑置之,似乎早已知道这个结局。

    上凌钰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当即转头看向武彻,见他并无异样,松了一口气。

    杜寻鹤偏头看了凌钰一眼,对着下边众人道:“既然如此,那就尊重他二人的意愿吧。”他看了看韩星,笑道:“韩师弟,自今天起,武彻便入你门下,你可要悉心教导他啊。”

    韩星站起道:“既然入我门下,拜我为师,那么教导他自是我的职责。”

    杜寻鹤点了点头,又对岳阳天道:“岳师弟,那萧逝就交给你了。”

    岳阳天敛起笑容,正言道:“师兄尽管放心。”

    杜寻鹤笑了笑,挥手道:“如此,各位师弟如果没有别的事就各自散了吧。”

    众人纷纷起离去。

    萧逝跟随岳阳天离去,临走之前,他看了看仍旧坐着的韩星,又看了看他旁恭立的武彻,转离去。

    武彻在他转之后,抬头默默看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

    韩星站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他这样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武彻摇头不语。

    出了大,行至路口,萧逝突然想起小龙还在客房,便叫住岳阳天道:“前辈,小龙还在房中,我要回去将他带来。”

    岳阳天昨rì听韩星说起过小龙,是以并不惊奇,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这个自然。”

    萧逝微微点头致意,转向旁边侧道走去。却又听岳阳天道:“萧逝,从今之后你便是我北院弟子了,于我是不是要改个称呼?”

    萧逝形一僵,缓缓转过头来:“萧逝早已经有师父了,在萧逝心中也只有那一位师父。”

    岳阳天愣了愣,随即笑道:“也罢,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好了,你去吧。”

    萧逝看了他一眼,离去。

    行了大约一刻钟,萧逝出了所谓后院,向住处走去。推开房门,萧逝走至前,伸手掀开被子:“小龙……”

    被子之下空无一物。

    萧逝僵住,脑中一片空白,只余下一个念头:小龙。

    萧逝突然转,向外跑去,大声呼喊道:“小龙,小龙……”却久久没有回应。萧逝心中不由焦急万分,他转回屋中,四处查视一番,见窗子微开,他皱了皱眉,走到窗前,缓缓打开窗户,窗后并无其他。

    萧逝转,向外走去,出了庭院,远远便看到常仁向这边走来。萧逝快步迎上去,急声问道:“常仁,你今天见着小龙没?”那还有一丝平时的淡定?

    常仁初见这样的萧逝,愣了愣说道:“啊,怎么了?”停了一会,他反应过来,不等萧逝发问,他答道:“哦,小龙啊,他不久前被北院的一个师兄抱走了。”

    萧逝猛然抓住他的手臂,问道:“北院弟子?”

    常仁手臂被他抓的生疼,却也挣不开,只好说道:“萧逝,你先松手。”

    萧逝松手,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常仁揉了揉发痛的胳膊,道:“今天北院的一个师兄说是有事找你,而那时你正好出去了。他见你不在,便说要等你回来,我就留他在这等你,后来等了许久也不见你回来,这位师兄坐不住了,便起告辞。只是……”常仁怯怯地瞟了一眼浑充满寒意的萧逝,打了个冷颤赶紧说道:“他就将小龙抱走了,说等你回来后让你去北院找他。”

    萧逝目光一片yīn鸷,冷声道:“北院……”说完,他足尖轻点,快速向北院赶去。只是他出了数十步,又突然转回来:“北院怎么走?”

    常仁:“……”

    顺着常仁指的路,萧逝一路来到北院,进入北院,萧逝冷冷扫视了一眼院中弟子,径直向内走去。

    院中弟子大多数都或多或少地了解一些萧逝当初闯丹华的事,胆小的不敢阻拦,但偏有些弟子仗着人多有恃无恐,将萧逝围了起来。

    萧逝冷冷看了看周围弟子,冷冷吐道:“滚开!”

    一名微胖的弟子看了看周围的师兄弟,壮了壮胆,用手指着萧逝道:“你,赶紧滚出北院,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萧逝目光一凝,形陡动,周围弟子还没反应过来,萧逝已经反手将那名弟子伸出的手折断,退回原处。

    直到此时,那名弟子才反应过来,疼得捂着手哇哇直叫。

    萧逝冷眼一扫,道:“去叫你们北院最厉害的那两名弟子来!”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