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交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二十节交易

    迷雾谷未知处,山洞之中,昏黄火光下,四名男子跪在地,躯颤抖不已。

    过了许久,只听从他们前方不远处一个黑sè圆台中传出一道威严的声音,隐带怒火:“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底下跪在地的男子躯更是如抖糠般的颤抖,皆不敢答。

    “说!”声音再次响起。

    一名男子咬了咬牙,俯下子,将头埋在地上,道:“君上,伤他的是我。君上若要责罚,还请责罚雷凌一个!”

    “君上明鉴,他虽为雷凌所伤,但雷凌实乃为救我们而为之。君上若要责罚,便责罚我等吧!”其他男子纷纷说道。

    上方却久久没有回应,底下跪着的男子也不敢出声。偌大的大里,只不时响起几声嘤宁。

    过了许久,那道声音响起:“你们所受之伤皆是被他所伤?”

    跪着的几人缓缓点了点头。

    上方突然传出一阵大笑:“不错!能伤你们如此当真不错!”

    跪着的人皆汗颜。

    笑声停止,语气一转:“你们几个为他疗伤,记住,若他无事,你们便无事;若是他有何差池,你们几个虽万死也不足以弥罪!”

    几人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赶紧行动起来。疗伤的疗伤,找药的找药,一时忙活开来。

    萧逝醒来,便见几个男子切地看着自己。他皱了皱眉,问道:“这是哪里?”

    几人赶忙回答:“迷雾谷。”

    萧逝看了他们一眼,注意到一名男子脸上的雷纹,大惊,果断向那名男子发起攻击。雷凌正想反击,但思及刚刚君上所言,只得收手,硬受了这一击。

    萧逝虽然疑惑,但手下攻击不停。雷凌几个还手不得,只能被动防守。

    边听此时,一个声音响起:“雷凌,你们下去!”

    雷凌等人如蒙大赦,赶紧退下。

    萧逝没有阻拦,只默默地打量这大

    只见离自己不远处,是一个台阶,台阶上却是一个黑sè圆台,似祭台一般。圆台周围又连着数条铁索,铁索另一端连在四周石壁上。

    低低的龙吟声从石台中传出,声音隐带有一股期切、激动。

    萧逝吃了一惊,看了圆台一眼,向后退了两步。

    龙吟继续低低响吟,声音中带有一丝悲伤。萧逝默默地注视着圆台,只觉心神被龙吟声感染,淡淡忧伤在心中流过。

    便在此时,他口之处却传来异样,玄青sè在口腾起。萧逝取出龙符,便见龙符散发出玄青sè光芒,上面蝇头大小的金字隐隐浮现。

    萧逝不解的看向圆台。此时,淡淡金光自圆台之中发出,圆台周围的铁索摇晃不已,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铁索之上也渐渐浮现出金sè符咒,四周石壁之上、地面之上皆画满了符咒。

    细数之下,正是整整九根铁索。正是九龙索。九龙索,取千年玄铁淬地心之火而成九根,每一根铁索的每一环都画满符咒,用以囚罪大恶极者。

    九龙索剧烈摇晃,龙吟阵阵,黑sè圆台发出耀眼的金光。

    圆台正中像水一般波光粼粼,从中慢慢浮现一个龙首,缓缓睁开双眼,看向萧逝,道:“你终于来了!”

    “你在等我?”萧逝问道。

    “不错,一千年了,我等了你整整一千年。”龙首微微颤抖。

    萧逝抬头看了看圆台中的龙首,问道:“为什么要等我?”

    龙首微笑:“我等你自然有我要等你的道理,只是我却不能对你说。”

    萧逝冷哼一声,问道:“那你呢?”

    龙首低头环视圆台,笑道:“我嘛,你不是看到了吗?一条被幽的老龙罢了!”

    萧逝抬头看了看四周石壁上的符咒,冷笑道:“能让人费如此功夫只为幽你,当真是大手笔!”

    龙首打量他一眼,眼中jīng光一闪而过,默然许久,他沉声道:“知道太多有时未必是件好事!”

    萧逝反讥道:“知道的太少必定不是件好事!”知道的太少,到时连自己是怎样死的都不会知道。

    龙首皱了皱眉,思索片刻,笑道:“好,那我告诉你,你的命运从你出生的那一刻便已决定。你注定只为一个人而活,亦为那个人而死!”

    萧逝冷冷扫了一眼上方龙首,冷声道:“我只为自己而活!”

    小十,记住,从今以后,只为你自己而活,无关己的通通不要理会,只为自己而活!师父临终的话在耳边响起。

    萧逝抬头紧盯着龙首,一字一句地重复道:“我只为自己而活!”

    他说这话时,双眼发出慑人的威势,竟令龙首心中产生些许畏惧。

    强压下心中的些许畏惧之,龙首有些烦躁,微怒道:“那只是你认为的罢了,你无权左右你的宿命!”

    萧逝冷冷看了龙首一眼,转向外走去。

    见他离去,龙首挣扎了一下,却招致上方一道闪电,龙首低声咒骂了几声,冲萧逝喊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谁?”

    萧逝没有转,也没有回头,甚至连停都没停一下,只听他冰冷的声音传来:“你是谁关我何事?”

    龙首愣了愣,大喊道:”雷凌,拦下他!”

    雷凌从旁边闪现,挡在萧逝面前,施礼道:“还请阁下回去,听君上把话说完。”

    萧逝冷哼一声,转向回走去。

    龙首见他回来,态度有些缓和,缓缓说道:“姓司空名隆,我现在的名字。至于以前的名字,好像是叫龙睿吧。”

    听到这个名字,萧逝猛地抬头看向龙首,也就是司空隆,脱口道:“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司空隆重复了一遍,又笑道:“现在的龙睿应该是龙族三王之一,风光无限,威风八面,又怎么会是你眼前这个被幽的老龙?”说完之后,他仰天大笑,声音充满悲哀心痛。

    萧逝难以置信地看着司空隆,如果他才是,那……

    司空隆看了看萧逝,道:“你是他的儿子吧,他果然没令我们失望。”

    闻言,萧逝看向司空隆,缓声问道:“他……与你们有什么交易?”

    司空隆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还是你已经不敢面对事实?”

    萧逝脸上一片痛苦,他惨然一笑:“原来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是被利用的工具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什么亲全是欺骗!”

    司空隆看着他,突然想起一个人,当初他也是这样吧,这样的痛苦。这样想着,司空隆将目光转向萧逝,道:“我如今被困于此,自忖还无法脱,但我还有一事未了,希望你能相助。当然作为回报,我会放了与你同来的少年,并赠你们此行所求之物,另加灵药数颗、灵草数株以及仙果数枚。”

    萧逝冷笑道:“青光戒之下,妖兽退避,你认为我会信你?”

    司空隆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了,笑了笑,道:“那你便自己来看!”

    萧逝抬头向上方望去,之间上方一个圆桌大小的圆形镜子似的东西,里面浮现的场景正是武彻正被蛮兽包围,勉强抵抗。

    司空隆笑了笑,景象消失,他问道:“如何?”

    萧逝低头看了看司空隆,问道:“无视王者威严,当咎何罪?”

    司空隆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大笑道:“王者威严,仅凭一个戒指?太妄想了!”

    萧逝默思片刻,道:“你要我帮你什么?”

    司空隆笑了笑,道:“很简单,帮我看看孩子。”

    萧逝:“……”

    司空隆不甚在意,继续说道:“他千年前被一个混蛋强行封印,到现在才苏醒过来,而我肯定不能照顾他,雷凌他们嘛,智商太低、行为粗鄙,长期相处不利于孩子成长!”

    恭候在外边的雷凌等人无语望天,无奈在这山腹之中,也只有默默仰视顶上石纹发出长叹:君上,我们就那么不堪么?

    萧逝想了想,淡淡道:“可以。”

    司空隆连连说道:“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他话锋一转,又叮咛道:“我知道丹华伙食不好,所以你记得要时时给他改善下伙食啊!还有,他不好好修行的时候你可以处罚他但不可以体罚啊!每天不要给他布置太多任务,不要老是批评他,要……”

    萧逝扶了扶发痛的额头,果断转离开,外边雷凌几个出奇地不再拦着他。只是萧逝在接过他们递来的装有看孩子报酬的包裹的时候,出奇地露出一个同的表

    雷凌几个抱作一团,终于有人理解他们的苦楚了啊!

    兀自喋喋不休地司空隆发现萧逝不见了,愣住了,下一刻,雷凌等人被遣去追萧逝,只为传达司空隆最最最重要的一句话:不要忘了常带他回来看看我啊!

    雷凌自白:虽然君上很强,办正事时也很果断,但他平时能不能不要这么啰嗦啊?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