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戮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十节戮神

    吃罢午饭,武彻便与凌钰分别,回到房间,迟疑着是否给萧逝送些食物,一想到刚刚他那yīn沉的脸,冷冷的话语,心中还是有些悲凉。为什么以往那个活泼快乐的孩子会变成这样。

    迟疑了许久,终是打消了去看萧逝的念头,还是让他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吧。伸手从怀中取出记有残武诀的那几页纸,又仔细的看了看几遍,小心折好,收在枕下,然后走到庭院专心练习起来。直至rì落,武彻都不曾停下。

    月sè下,一个影忘地舞动着,汗珠洒落,在月光的映照下,一闪而落。武彻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因昨夜过多的失血而虚弱的体还没恢复,却又在这卖力练习,终究还是有些勉强。停下来才发现体里有股力量在小心地滋润着劳累的体,只一会儿,体便不觉得那么劳累。

    武彻站起走回房中,也不点灯,就坐到桌边倒了一杯早已凉透的茶水喝了下去。

    一股凉意,直透心间。

    他呆坐了一会,叹了一口气站起来,从枕下将那几页纸并那块黄sè物体取出。转将灯点起,将那黄块分成几小块慢慢碾碎小心加到蜡烛上。那些粉末始一点燃就腾起淡淡青烟,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武彻只觉心神放松,便惬意地闭上眼睛,就在他将要完全沉浸在这香烟中时却猛然想起萧逝的嘱托。转从房中找到一个香炉,武彻先将一些木屑点燃,然后又将那几小块一一碾碎到香炉中,盖好炉盖后置于前后便关上房门,在上打坐坐下,仔细念起心诀。

    青烟逐渐弥漫整个房间。武彻只觉意识一恍惚,便进入到一个无名之处。看样子倒像一个教场。武彻正在疑惑间,却见一个灰衣老者站在不远处。武彻走上前,行了一礼后问道:“敢问老丈这是何处?”

    灰衣老者看了看他道:“你既为戮神所来,又岂能空手而归?但吾有三戒要告知你,若能遵守,便传你戮神,如若不能遵循,还请请回。”

    武彻想了想,问道:“哪三戒?”

    灰衣老者道:“第一戒,不得用其对付江姓之人,可循否?”

    武彻点了点头。

    老者又道:“第二戒,不得用其对付魔族,可循否?”

    武彻听到这条,心里一惊,脱口而出道:“为什么?”

    灰衣老者面sè一寒,厉声道:“可循否?”

    武彻想了想,缓缓点了点头。

    灰衣老者再道:“第三戒,不义不忠必杀之,亦包括江姓之人和魔族。可循否?”

    武彻没有犹豫就点了点头:“不仁不义不忠者人人得而诛之。”

    老者道:“不义不忠,无不仁。”

    武彻想了想,点头道:“小子记住了。”

    老者点了点头道:“如此,你便看好!”说着飞跃到教场zhōng yāng,周气势一变,一股威压扑面而来。

    武彻静静地抵抗着那股压力,看着那名老者的形,暗暗惊心。虽然无法看清他的形,但那种猛虎下山蛟龙出海的雷霆之势,一种舍我其谁,一往无前之势却深深震撼着武彻。

    直至老者停下,武彻还沉浸在内心的澎湃中。灰衣老者看着他道:“戮神共有七式。第一式曰殇。”说着,便给武彻做了下示范。“第一式注重速度,出手要狠绝准确,一击制敌,不给敌人任何出手的机会。”说着,又慢动作演示了一遍。

    武彻默默地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牢牢记在心里。

    “第二式曰寂,主要为防御,但却要在防御的同时随时进攻,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以攻为守抑或以守为攻。”

    “第三式曰破,主要为攻击,忽视防御也要无视敌人的防御,注重气势,必须要有一往无前舍我其谁之势。”

    “第四式曰动,主要是一些法,能让你全而退。”说到这,灰衣老者叹了一口气道:“这一式原本不在戮神中,所以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学,因为它会令你存在侥幸心理,破坏其余几式的气势。”

    “第五式曰独行,其意义自己领会。”将第五式慢动作演示完后,灰衣老者便停了下来,道:“其余两式分别叫做忆和戮神,我无法教你,只能你自己领会。”说着,伸出右掌,他的右掌散发淡淡金光,不等武彻反应过来就抵在他的额头上。

    这一瞬间,武彻只觉天旋地转,有很多“东西”顺着抵在额头上的那只手肆无忌惮如强盗般涌入大脑中,进入到记忆深处……

    这种况持续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才完结。老者的右手始一离开,浑虚汗的武彻便颓然倒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脑子里一片混乱,意识一片模糊,一些残缺不齐的记忆时不时一闪而过。稍微一思考,脑子就剧痛。

    灰衣老者看了看倒在地上武彻道:“我已经将这七式全部刻入你的脑中,你就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今后的人生中好好学习吧。但你也要牢记三戒不可违背。好了,你也该回到现实中了。”

    武彻悠悠醒来,只觉头昏脑胀。他慢慢舒展开子,平躺在上,歪头看了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微亮。武彻躺在上,慢慢整理混乱的大脑,却觉眼皮越发的沉重……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拍了拍昏昏的脑袋,武彻缓缓起,清洗完毕便向院中走去。

    仔细地想了想昨晚的事,武彻心中疑惑不断。

    那名老者究竟是什么人?

    他与萧逝有什么关系?

    萧逝究竟是不是小十?

    如果不是小十那他的真实份又是什么?

    如果他真的是小十,那他又为何变成这样?

    想不清,一个都想不清。既然想不清,武彻便不再想了。摸了摸饥饿的肚子,武彻向外走去。他刚出拱门,就看到了凌钰以及凌钰旁的韩星向这边走来。他只好止住脚步。

    凌钰走过来向他打了一声招呼道:“怎样,待得还行吧?看你怎么一脸疲惫之sè,不会是病了吧?”

    武彻心中一暖,对凌钰笑道:“我没事,就是昨晚睡得太晚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后到的韩星轻轻皱了皱眉头道:“我给你看看吧。”说着给武彻把了把脉,眉头皱得更深了。

    凌钰见他皱眉,便开口问道:“怎么样,师叔?是否有什么不妥之处?”

    韩星轻轻笑了笑道:“没什么大碍,只是休息不足罢了。我们进去说。”

    武彻赶紧将两人请进。韩星始一进入院门,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微微皱眉,又看了武彻几眼。

    武彻倒了两杯水给二人,却发现这是隔夜的凉水,不大为尴尬,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韩星也不在意,微抿一口。倒是凌钰,喝了一口便喷了出来,惊世骇俗地大声叫道:“隔夜的?”

    武彻白了他一眼。

    韩星笑了笑道:“武彻,我今rì来是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一下。”

    武彻道:“只要武彻知道的必不隐瞒。”

    韩星点了点头,道:“你曾经受创不能修行抑或是学习任何要聚气的武技?”

    武彻点了点头道:“不错。在我五岁那年遭到仇家暗算,丹田受损,无法聚气。”

    韩星又道:“你来丹华就是为了要寻求方法来医治的?”

    武彻点了点头。

    韩星笑道:“可从我刚刚给你把脉的况来看你的伤势却已经痊愈了。”

    “痊愈了?!”凌钰、武彻忍不住呼出声来。

    韩星点了点头,又问道:“你昨rì的那武技你可知除了‘残武诀’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武彻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想了想道:“戮神。”

    韩星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不错,确实是叫戮神。”顿了顿,他又问道:“那你可知它的来历?”

    武彻摇了摇头。倒是凌钰忍不住探头问道:“有什么来历?”

    韩星瞪了他一眼道:“它的来历涉及到一个三界的忌,你们现在无权也没有资格知道。但是武彻,我希望你能坦白告诉我,它到底是谁教你的?说着,目光紧紧盯着武彻。

    武彻被他盯得有些心虚,低下了头,想坦白告诉他可这又涉及到萧逝,自己不能对不起萧逝,可又不想撒谎。一时之间他也无法拿定主意。

    韩星见他犹豫不决,便笑问道:“可是萧逝?”

    武彻急忙摇头,手足无措地摆手道:“不,不是……”

    韩星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武彻,你若不转变转变xìng格,rì后必定会为你的xìng格所累。”

    武彻抬头,茫然地看着韩星。

    韩星叹了一口气站起来:“也罢,是福是祸,该来的总会来的,欠下的也一定要还的,躲不过去的。”

    “明rì正午,太阳会达到一年之中最烈时刻,到时迷雾谷的毒瘴之气会减弱,那时正是进谷的最好时刻。所以明rì辰时待他们吃罢饭后凌钰你便领他们去后院大。”嘱托完这些,韩星便向外走去。

    只是在武彻、凌钰二rì离开后,一个人影却悄悄潜入,来到院中的一个角落,看了看草叶上的淡红sè,又伸手从地上捻起一撮泥,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然后露出一个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