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韩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八节韩星

    凌钰三人吃了一惊,转看去,却见一白衣中年男子站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他们三个人。

    此人一白衣,剑眉朗目却不失温和,飘然若出世却又引人注目。

    凌钰赶紧行礼道:“见过韩师叔。”

    常仁见凌钰行礼,便也跟着行了一礼。

    韩星笑了笑道:“怎么,关了几rì,倒把你关得多礼起来了?”

    凌钰笑了笑道:“师叔何时出的关?”

    韩星笑了笑:“刚刚出来就听说你小子又犯错被关起来了,师叔我是饭也没吃就来看你,谁知刚来就听你在那说什么谁的儿子。说,你是不是又打伤谁的儿子了?”

    凌钰侧目看了看武彻二人,道:“师叔听错了,刚刚我们在那说我家的祖传之物呢。”

    韩星笑道:“那你怎么又被关了起来?”

    凌钰干咳一声,道:“此事说起来也有师叔的原因。师尊难道没与师叔说明?”

    韩星看了看武彻、常仁,目光在武彻上略作停留,问道:“不知哪位是找我的那位少年?”

    凌钰摇了摇头:“他们俩都不是,他们俩是武彻和常仁。找你的少年姓萧名逝,‘逝去’的‘逝’。现如今正住在前院。”

    韩星重复了一遍,便明白凌钰为何这般介绍名字了,笑了笑道:“那你们带我去见他吧。”

    常仁正要应答,却被凌钰轻轻按住,凌钰浅浅一笑,对韩星说道:“哎呀,师叔,实在不好意思得很,我现在正面壁思过呢,不能带你去呀。”

    韩星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淡淡道:“那就让他俩陪我去吧。”

    凌钰僵笑道:“哪能呢,师叔。要去也得我带你去呀,怎么说我都得给人家道一下歉呀。”

    提到这,韩星面sè一正,问道:“那少年修为当真不下于你?”

    凌钰面sè一红,讪讪道:“怎么可能呀,肯定在我之下,即使一点点也是在我之下。”

    韩星笑道:“关你一个月当真是少了,要不再加两个月?”

    凌钰立马哭丧着脸道:“师叔,你怎能这样。就一个月都把我快闷死了,你再加两个月,那可让我怎么过啊。”

    韩星只是一笑,便转向外走去。凌钰一见,二话不说,拉着武彻常仁就向外跟去。

    一行四个人片刻便来到萧逝所住之处。武彻看了其余三人一眼,率先进屋,其余三人便在院中止住脚步。

    须臾,武彻便出来了,后跟了一个黑衣少年,正是萧逝。

    萧逝看了凌钰一眼,便将目光转向韩星:“你是韩星?”

    韩星点了点头,又打量他几眼,才道:“不知你找我所为何事?”

    萧逝道:“这个问题我当rì已经回答过了。”

    韩星淡淡一笑,盯着他道:“不错。可我既不认识易水寒也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萧逝“哦”了一声,冷声道:“可他却认识你。”

    韩星笑道:“认识我的人有很多,我认识的人却很少。”

    萧逝走到一棵青松下,伸出手揪下几根松针,看了一眼便随手丢掉,口中却道:“世间谁又能真正认识几个人?”

    韩星微怔,随即笑问道:“那你又认识几个?”

    萧逝转过去,背对韩星,半晌才道:“唯有一个。”

    韩星下意识地问道:“谁?”话一出口,便觉唐突了,只得干笑两声以解尴尬之。其他三个人也紧紧注视着萧逝,看他的回答究竟是谁。

    萧逝转过,看了他一眼,道:“我。”

    在场之人皆愣住,武彻眼中失落之sè一闪而过。

    韩星大笑道:“好个‘唯有一人’。说得好,好,好!”他一连呼了三声好。

    萧逝捻了捻手中的松针,没有说话,只冷冷哼一声。

    韩星看他片刻,突道:“不介意与我走走吧?”

    萧逝看了韩星一眼,又看了看其他三人一眼,迈步向外走去。韩星扫了他们三人一眼低声道:“你们先在这等我。”说完便向外走去。

    凌钰看了看两人背影,小声嘀咕道:“装什么神秘呀。”而后看了看武彻一眼道:“小武子——”却被常仁一声大笑打断。

    见武彻瞪了他一眼,凌钰眼珠一转,浅浅一笑,嘴角微翘,眼睛微眯露着笑意,只看得武彻心里发寒。不等他开口,武彻便急忙问道:“什么事?”

    凌钰一笑,低声道:“小武子,怎么着咱俩也是从小玩到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好兄弟吧,怎么说咱俩也患难见过真吧,怎么说……”

    “停,停停停。”武彻赶紧打断他道:“谁跟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啊,你谁啊,你要再胡说,别怪我不客气啊。”说完比了一下拳头。

    凌钰笑得更加灿烂,连忙道:“那你尽管放马过来啊。”

    武彻仔细地想了想道:“好男不跟恶女斗!”一旁的常仁终于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打趣道:“凌师兄,哦不,该叫凌师姐才对。”

    凌钰大声叫道:“放!我是男的!小武子,是你先无那就别怪我无义!”说完,又轻轻一笑。

    “小武子,未来师兄今个就好好教教你怎么尊重师兄。”说罢,捏了捏拳头,直嘎嘣做响。

    武彻大汗,转想跑,却被凌钰一把抓住。常仁想了想,拔腿就向外跑去,边跑边道:“啊,师姐,哦,师兄,我想起师傅找我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武彻在后大骂他端地无义。

    凌钰松开武彻道:“让我看看你这一个月都学了什么?”

    武彻做了个起式,凌钰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两人便你来我往的对打起来。

    一路之上,萧逝韩星皆不言语,只默默地走着。直至韩星打破沉默:“萧逝,那人为何叫你来丹华找我?”

    “不知道。”

    “你以前从未见过他?”

    “没有。”

    “他让你来丹华学艺?”

    “没有。”

    “他只是让你来找我?”

    “对。”

    “他没说你来了要做什么?”

    “没有,他说你知道。”

    “我知道?”韩星笑了笑,手腕一动,便捉向萧逝手腕,萧逝手型一变,便闪了开去。韩星微惊,“咦”了一声,手腕一动,便扣住萧逝右手手腕。萧逝微微挣动,却无法挣脱。正是“龙锁手”。

    萧逝微哼一声,一掌拍向韩星口。韩星不躲不避,任由那掌落上。那掌击在韩星口,便如石进大海。

    萧逝微楞,待回过神来,韩星已松开了,立在旁边,微微皱眉。

    萧逝微怒道:“丹华便是如此行事?”

    韩星丝毫不在意,微微一笑道:“那是我如此行事。”

    萧逝冷哼一声,也不多言。

    静思片刻,韩星问道:“萧逝,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一个孩子为什么jǐng惕xìng这么高?而能让一个孩子如此,那所发生的事又有多残忍?”说着,他双眼紧紧盯住萧逝的眼睛。

    萧逝别过头,冷哼道:“一,我不是孩子;二,我的事与你无关。”

    韩星见他别过头去,又听他话语中隐含怒气,便叹道:“你也的确不是一个孩子,寻常孩童哪有你这般xìng格。”顿了顿,他问道:“萧逝,你愿不愿留在丹华?”

    萧逝不语,只是将目光移到天边那一丝云上,半晌,他道:“我又为何留在这?”

    韩星笑道:“那你又为何来丹华?”

    因萧逝是背对着他,韩星看不到他的神,只觉他的肩膀轻轻颤了颤。韩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既来之,则安之。世间万般事,又岂能个个都有合适的理由?你只用说你愿不愿留在丹华?”

    萧逝低声道:“为何贻期弟子要入迷雾谷?”

    韩星道:“祖师爷留下的规矩。”

    萧逝冷哼一声:“规矩?也终是个吃人的规矩。”

    韩星笑道:“此言差矣。往年贻期之人皆知难而退,有胆量进去的也是寥寥可数。再者,便有要入的也是有人陪同,一是监督,二是护其周全。”

    萧逝又问道:“迷雾谷里有什么?”

    韩星回答道:“毒瘴和妖兽。”

    萧逝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韩星淡淡道:“我不知道。”

    萧逝又问道:“凌钰当初为何能平安出入迷雾谷却不受妖兽攻击毒瘴侵扰?”

    韩星没想到他怎知此事,微微一愣,随即答道:“他天生异体,不受毒物,至于妖兽为什么不攻击他,实不瞒你,却是我暗中动了手脚。”

    萧逝还要再问,却听韩星道:“萧逝,你都问了我这么多问题了,也该我问问你了吧。”

    萧逝没说什么,韩星只当他默许了,看了看天,他低声问道:“你来自哪?”半晌不见萧逝回答,他接着问道:“你师承何处?”萧逝又是不答。韩星笑了笑,又问道:“你叫萧逝?”却听萧逝微哼一声。韩星又笑了笑,道:“萧逝,这可不公平呀。”

    萧逝转过看了他一眼道:“那你要听假话?”

    韩星微怔,随即笑道:“那你什么时候能对我说真话?”

    萧逝道:“我现在就在说真话。”

    韩星点了点头:“那倒是。不过你还是先回答你要不要留在丹华。”

    萧逝想了许久,缓缓道:“那人当rì叫我来找你,我信他,便来了。他说你会带我去我该去的地方,只是我该去的地方又在哪?”

    韩星没想到他一下说了这么多话,微微诧异,继而笑道:“丹华便是一个不错的去处。”

    萧逝向后山处看了看,问道:“为何一定要我来丹华?”

    韩星笑道:“既然有人叫你来寻我,那人也必是故人,故人之托却是不可推脱。再者你天赋异禀,我识人无数,却唯有千、多年前一位故人才可比及你的天赋。”

    萧逝冷哼一声道:“你如何便知我天赋异禀了?”

    韩星道:“看根骨。”

    萧逝冷笑道:“那可知你也只是一介俗人。”

    韩星道:“为何这般说?”

    萧逝道:“世人不是说‘大智若愚’?”

    韩星点头道:“也是,锋芒毕露不是好事。”顿了顿,他道:“龙便是万物之中最为高傲的一种生物,较之神族、魔族的高傲,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逝道:“但高傲如他们却千年不敢在世间显迹。”

    韩星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道:“你如何便知他们不敢在世间显迹而不是已经绝迹?”

    萧逝不语。

    韩星突然感慨道:“想必龙族已经不屑于这世间了。”踱步走到萧逝面前,韩星道:“萧逝,你愿不愿留在丹华?”

    萧逝只是问道:“如果要留在这,是否也要通过迷雾谷?”

    韩星道:“那是必然。”

    萧逝点头道:“那我便留下。”

    韩星大笑道:“如此甚好!那我们也回去吧。”说罢,当先折而返。萧逝亦跟上。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