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相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五节相助

    不知睡了多久,萧逝只觉做了一个梦。梦中,他看见了父亲、母亲以及哥哥们。他们都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当他跑过去的时候,一切却突然消失了,他心中失落,大声呼喊他们。场景一转,下一刻,他却出现在了他一生中的梦魇之处。天,格外的yīn霾,低垂的乌云压得人喘不过气。父亲、母亲、哥哥面无表的看着他。他大声地叫他们,可在他们的眼中,他只看到绝。两个人从旁边将他架起拖走;他挣扎,叫着,哭着,可他们就是无动于衷,任凭他被带走……低沉的乌云不再沉默,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劈落,雷声响彻。大地突然裂开一道深渊,拖着他的人狞笑着将他向深渊推去。他挣扎着被无尽的黑暗吞没。

    萧逝惊叫一声,从上坐起,上冷汗津津。想起刚才的梦,不苦笑。“啪”泪珠滴在手背上,萧逝伸手摸了摸眼角,还是湿润的。擦干眼眶,萧逝环视这间屋子。这是一间朴素的屋子,两扇小窗,几张桌椅上有水杯水壶。

    萧逝穿好衣物,径直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却见窗外是一个庭园,几棵松柏,几丛草木间有几朵小花。一条青石小路通过一个拱门向外延去。阳光透过松枝斜斜照下,柔柔和和。几只鸟儿在枝间欢快的蹦来跳去。

    现在还是早晨。

    此此景,幽静恬适。萧逝不由得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深吸一口气,清新冰冷。萧逝jīng神大振,打开门走向院中。移步到松树下,阳光斑驳的照在脸上、上。萧逝闭上眼,惬意的享受着这一切。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啊,你醒了?”萧逝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转过,却见一年轻弟子提着一水壶向自己走来。萧逝微微颌首,问道:“不知怎么称呼?”

    年轻弟子笑了笑,道:“哦,我是今年新来的弟子常仁,你是叫萧逝吧。”

    萧逝轻轻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常仁见他沉默不语,便提了水壶进屋。静立片刻,萧逝走回房间,屋中却是茶香四溢。萧逝轻轻吸了一口,忍不住叹道:“好茶。”

    常仁笑着为他倒了一杯。萧逝轻轻茗了一口,入口清香,便忍不住又轻茗几口。将茶杯放下,萧逝问道:“不知我昏睡了多久?”

    常仁将一个湿毛巾递给萧逝,回答道:“你可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呢。你那个朋友——”

    萧逝接过毛巾,擦了擦脸,道:“武彻?”

    常仁点了点头,道:“对,武彻,他每天都来看你。这个时候,他差不多也该过来了。”

    听完这些话,萧逝默然许久,才问道:“他的伤可好了?”虽说自己最后又挡在他前,但余波也肯定波及到了他。而他又没有什么修为,想必也伤的不轻。

    常仁看了萧逝一眼,回答道:“好了。掌院师伯拿了他集各种奇材所炼制而成的‘回清丹’为你们疗伤……”说到这,他突然一拍脑袋,失声道:“哎呀,掌院师伯说你一醒来就去叫他的,我怎么把这给忘了!”说罢,便向外跑去,边跑边回头说道:“你先坐着,我……哎哟……”

    萧逝向外看了一眼,却见常仁一股摔倒在地,再往外看还有一个人,却是武彻。

    武彻一手揉头,一手揉股,口中抱怨道:“师兄,你怎么不看路啊?”

    常仁拍了了拍上的泥土,干笑道:“我这不是太着急了么。”又看了武彻一眼,笑道:“对了,萧逝已经醒了,你赶紧进去看看吧。”

    武彻一听,也不揉了,赶紧向屋中跑去。常仁整了整衣服,向外走去。

    武彻跑进屋,正见萧逝坐在桌前喝茶。见他进来,萧逝又给他倒了一杯,示意他坐下。

    武彻坐下,上下打量了萧逝一番,问道:“你都好了?”

    萧逝轻轻点了点头,沉默半晌,开口道:“那rì多谢你了。”

    武彻连忙摆手,不好意思道:“是我不对,自己没本事却还冲出去,连累了你。”

    萧逝摇了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只是我这个人不想欠别人的,所以才又挡在你前。”喝了一口茶,他又道:“但终究还是因我累你受伤,所以我还是欠了你的。这个却是不得不还的。所以,你rì后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力之能及之处,我必不推辞。”话毕,又喝了一口茶。抬头看向武彻时,却见他一脸僵笑。萧逝愣了愣,拿茶的手抖了一抖。

    许久,却听武彻沉声道:“你以为我冲出来就是为了让你rì后报答?”萧逝没有回答,只将目光移向别处。武彻笑了笑,低声道:“我以为我们终究算是朋友的,可没想到在你眼中,我却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他重复了几遍,突然大声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小十?”

    萧逝愣了一下,道:“什么?”

    武彻站起,敛了敛心神,道:“没什么,你好好休息吧。”说完,他转离去。

    萧逝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却不断的重复他最后一句话‘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萧逝’。“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萧逝低声道,然后泪不由自主地流下,心却一阵一阵地痛。

    擦干泪水,萧逝眼中闪现一股刻骨恨意。是因为你们,一切都是因为你们,是你们我的,一切都是你们引起的!

    屋外的杜寻鹤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抚摸了一下右手背上的黑sè印记,又叹了一口气。然后抬步向屋中走去。

    抬头看了看,萧逝站起来。杜寻鹤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然后伸出右手,准备为萧逝诊脉。却见萧逝子一侧,错过他的右手。杜寻鹤愣了一愣,又深深地看了萧逝一眼,然后抬手捉住他的右手,三指搭上手腕之处。

    片刻,他捻须道:“不错,都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他看着萧逝,却没有说下去。

    半晌,他突然问道:“能告诉我你上的伤都是怎么来的吗?”

    萧逝冷哼道:“还不是你丹华弟子所为?”

    杜寻鹤笑着看着他,许久才道:“你好好休养。韩师弟过些rì子才能出关。”说完转离开。

    一连数rì,武彻都没有再来。萧逝终rì在屋中修行。

    这rì,萧逝拿着那块黑sè龙形古玉正在沉思,常仁走进屋来,将饭菜摆好,突然说道:“武彻近rì恳求掌院师伯及众位师长许他拜入丹华学艺,众位师长念他心诚,他只要通过迷雾谷便收他为徒。”话及于此,他抬头看了萧逝一眼,却见后者无动于衷,叹了一声,转离去。

    待他离去,萧逝从上起来,看了桌上的饭菜,缓步走到窗前,仰望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向外走去。

    出了拱门,走过一条青石路,萧逝来到前院中。一路之上,所遇弟子无不对其怒目相视,萧逝也不理会。径直走出山门,萧逝看了看天,不远处的山峰,沿着山道走去。自松林间穿行,上有团团绿荫,如伞如盖,耳畔阵阵松涛,如吟如咏,顿觉心旷神怡,忍不住清啸。清啸之后,只觉中一口浊气吐出,登时轻松许多。

    行至一断崖之处,但见眼前深谷万丈,云雾弥漫,山风呼啸。萧逝望了望眼前万丈沟壑,长啸一声,倚着断崖旁的一棵青松坐下。侧就是万丈深渊,他却毫无畏惧。

    rì渐西行,萧逝望了望万丈深渊站起来向回走去。

    行至院中,不期正好遇到武彻。萧逝停住脚步,武彻亦止步。两人就这般僵住。

    半晌,萧逝开口道:“听常仁说你要进迷雾谷?”

    武彻点了点头。

    萧逝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是在找死。”

    武彻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萧逝又道:“什么时候?”

    武彻想了想,回答道:“一个月后。”

    萧逝叹了一口气,问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么?欠你的,我一定要还。”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递给武彻。

    武彻接过,见是几张纸,不解地看着萧逝。

    萧逝道:“是一种古武技,你也许用得到。”

    武彻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谢谢。”

    萧逝转离去,走出几步,他突然停住,半晌才道:“不明白的,就来问。”

    看着他的背影,武彻将纸张收入怀中,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