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冲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萧愚 书名:龙轶志
    第三节冲突

    早晨的荆山却又有一番别样的景致,宁静而清新。一路之上,但听山鸟啼鸣唤醒沉睡中的荆山;朝露晶莹,沾湿裤脚衣袖;茂密的山林中不是掠过被脚步声惊起的动物影。

    将近中午,二人才到达苍龙顶。在武彻的带领下,二人穿林跃涧,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找到丹华学院。对此,萧逝没有说什么,因为如果是自己,恐怕是天黑也未必找得到地方。当看到一块丈高的石头上刻着“丹华学院”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时,武彻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果不其然,向前行了百余步,道路一转果见到被树木遮掩的建筑一角。

    武彻看了萧逝一眼,快步上前,对着大门恭谨地拜了三拜,然后又对门口的守门弟子行了一礼,道:“在下武彻,久闻丹华盛名,今rì特来拜师学艺。”

    四个守门弟子扫了他一眼,一名弟子开口道:“我院已于昨rì招收完毕,你且请回吧。”

    萧逝没有理会他,走上前道:“我找韩星。”

    “大胆!韩师叔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再者说了,韩师叔又岂是你说见就见的?”一名弟子大声呵斥道。

    武彻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萧逝上发出,令人从心底发寒。那一刻,立在那的仿佛不是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

    四名弟子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刚刚呵斥萧逝的那名弟子要开口说话,却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赶紧强定心神,大声喝道:“你想干甚……”他一个“么”字还没出口,萧逝已经来到他的跟前,迅速拍出一掌,那名弟子瞬间倒地不起。便在此时,其他三名弟子才反应过来,一起拔剑攻向萧逝。武彻惊呼一声,叫道:“小心!”只见萧逝影一动,三名弟子已经倒地。武彻甚至都没看清楚萧逝究竟是怎么击倒三名弟子的。

    萧逝看也不看,抬脚向前走去,体不为人察地滞了一下,眉宇间闪过一丝痛楚。停了一会,萧逝这才想起武彻,没有转,他问道:“你不进去?”

    “进、进,当然得进!”听到他问话,武彻这才从刚刚的事件中回过神来。但心中却震惊无比,这四名弟子担任守门职责修为必定不低,可转眼间却被萧逝打倒,那萧逝的修为又有多高?想到此处,由不得又多看了几眼,却见萧逝已经走出几步远,武彻赶紧跟上。

    院中弟子见有生人闯入,便yù盘问,谁料萧逝二话不说就动起手来,拦路弟子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其他十几弟子见状,纷纷拔剑怒目相向。萧逝冷哼一声,从一名弟子手中夺过一把剑来,院中顷刻间便陷入一场混战。

    后边跟上来的武彻目瞪口呆,但随即反应过来,大声呼道:“萧逝,不要伤人xìng命!”他不喊还好,他这一喊,立马就有弟子注意到他。武彻暗道不好,急忙摆手道:“误会,误会。”那些弟子哪相信他的话,举剑便砍过来。武彻侧想躲过攻击,不了脚下一滑,摔倒在地,狼狈不堪。那名弟子没想到武彻竟是如此不堪一击,愣了片刻,随后以剑指着武彻。武彻干笑了一声,很自觉地抱头蹲下。

    那名弟子见他配合,便放松了对他的jǐng惕,看了看不远处的战斗,又看了看武彻,那名弟子问道:“你们为何擅闯我丹华学院?”

    武彻连忙摆手,道:“误会误会。”但接下来他就语塞了,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总不能说为了找人却遭拦截,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吧?这么说来好像是己方理亏。算了,与其说了越描越黑,还不如不说。这样想着,武彻便闭口不言。

    那名弟子见他不说,心中料定二人必定是不怀好意。便在此时,不远处的弟子虽是围攻萧逝,却渐落下风。不再理会武彻,这名弟子赶紧跑去通知掌院。

    跑着跑着,这名弟子一拍脑壳,暗骂自己不长记xìng,同时赶紧转变方向。不多久,来到一处僻静之处。但见一个拱门旁立着一块巨石,上书“耆缘”二个苍劲字,下边还有两行小字“后院重地,闲人莫入”。这名弟子赶紧停下,望了望拱门,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正在踌躇间,却见一蓝衣少年从后院走来。这名弟子赶紧叫道:“凌师兄,劳烦禀告掌院师伯,有人闯入我丹华学院!”

    蓝衣少年道:“这位师弟,有话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名弟子赶紧解释道:“有一个,哦不,两个人,打昏了守门弟子,闯入院中,与巡院弟子发生冲突,现在正打着呢。”

    蓝衣少年“哦”了一声道:“却不知现在况如何?”

    那名弟子摇了摇头,面露难sè道:“现在不知,只是我来的那会似乎是我院弟子处于劣势。”

    注意到他的表,蓝衣少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道:“这么说,那二人手定然不凡了?”

    那名弟子摇了摇头道:“穿黑衣的少年手很好,一个人独斗十几名弟子却还稍胜一筹;而穿蓝衣的少年,却是个常人。”

    蓝衣少年“哦”了一声,笑道:“如此,我便去会会那黑衣少年。”说罢,飞向前院赶去。

    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这名弟子苦不堪言。这后院是地,寻常弟子未经师长许皆不得入内。这名弟子急得团团转,却也无可奈何。他正来回走动,却猛地听见一声断喝:“后院重地,你在这干什么?”

    这名弟子吓了一跳,转看去,赶紧躬行礼道:“弟子见过李师叔。”

    那名被唤作李师叔的中年人问道:“你在这干什么呢?”

    “回师叔话,”那名弟子恭声道,“前院有两名少年擅闯我丹华学院,现正与我院弟子交战,弟子特来禀明掌院师伯。因为不敢擅入后院,故而在此徘徊。”

    李师叔冷哼道:“这等小事也拿来劳烦师兄,你们北院难道不能解决吗?”

    “那两位少年中有一位少年手不凡,而林青、杜宇等师兄又不在现场。”语气颇有不服,那名弟子争辩道。

    李师叔瞪了他一眼,哼道:“岳师兄当真教了一些好弟子呀,竟敢顶撞师长。”

    那名弟子行了一礼道:“弟子不敢。”

    李师叔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那名弟子看了看他离去的背影,小声嘟囔了几句。

    前院。

    战斗仍在进行着。学院弟子纷纷聚集而来,但碍于面子,只是十几个一起上了。即便如此,仍难以拦住萧逝。正在此时,一道蓝影却突然掠过,向萧逝发起攻击,萧逝迎击而上,两人对上掌,蓝影后退。萧逝抬眼望去,却是一少年,眉清目秀却又不少一丝刚毅。这少年正是后院那凌姓少年。周遭弟子在看到这名少年时便小声议论起来。

    蓝衣少年抬头看向萧逝,却是一愣,没想到闯山的竟是一个孩子,不由得又多看了萧逝几眼。

    倒是萧逝,被他这般看着,甚是不悦,冷哼道:“你是何人?”

    收回目光,蓝衣少年笑道:“在下丹华弟子凌钰,”

    听到这个名字,原来小声议论的人群一时间躁动起来,惊呼连连。

    武彻看了看周围,拉过来一个弟子问道:“凌钰是什么人?”

    弟子甲白了他一眼道:“孤陋寡闻,竟然连凌师兄都不知道。话说你是丹华弟子?”

    武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新来的。”

    弟子甲露出一个理解的表,然后一脸自豪地说道:“凌师兄是丹华弟子中的第一人,连掌院师伯都称赞他是一块好料,rì后必能发扬丹华。更为重要的是,凌师兄修行未满五年便去参加三院会武,并且差点取得第一。你问凌师兄修行未满五年怎么能赶上十年一届的三院会武?”弟子甲说到这,更是一脸崇拜,连连赞道:“那便是凌师兄更为传奇的一点了。他入院时不是丹华招收弟子的时候,众位师长念他心诚,便给他一次机会,只要他通过迷雾谷外域就收他为丹华弟子……”

    正说到兴头上,武彻突然插话道:“这么简单?”

    弟子甲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武彻,半晌才道:“这要简单,天下就没有难事了。迷雾谷里是什么,是妖兽啊,个个凶残无比,吃人不吐骨头。这还不算,要知道迷雾谷里可是毒瘴弥漫,修为再好的人也不能长久呆在其中。这样你还敢说简单?”

    武彻连忙摇了摇头道:“不敢不敢,但那凌师兄是怎么通过的呢?”

    弟子甲发干的嘴唇说道:“这才是凌师兄的不凡之处。话说凌师兄进了迷雾谷,所遇妖兽个个退避三舍,便是那毒瘴之气也没能伤他分毫,直把随行的师长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了。”说到这,弟子甲也不管武彻意犹未尽的表,把目光投向场中。

    凌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抬眼望向萧逝却见萧逝一脸茫然。似是觉察到他的目光,萧逝抬头望向凌钰。凌钰被他眸子一照,怔了一下,不由问道:“我们以前见过?”

    萧逝茫然地摇了摇头。凌钰偏头想了想,问道:“可否报上姓名?”

    萧逝没有回答,只怔怔地思索着。

    凌钰心中登时有些不悦,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更何况自己还是倍受师长关注弟子仰慕的丹华第一弟子。但抬眼看见萧逝怔怔思索的样子,心中的怒气却突然平息了。凌钰又望了望萧逝一眼,总觉得他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见过他一般。

    周围弟子见凌钰迟迟未出手教训那个胆敢擅闯丹华的少年,顿时不乐意了,纷纷叫喧道:“凌师兄,你跟他在这耗什么,赶紧教训教训他!”

    凌钰突然被打断思绪,心中烦躁,回头便喝道:“闭嘴!”一时间鸦雀无声。

    听到他这一声断喝,萧逝收回思绪,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说道:“在下萧逝,来此只为找一个人。”

    凌钰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开口,愣了一下。还不待他有所反应,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既然是来此找人,那又为何出手伤我丹华弟子?”只见一名灰衣老者从分开的人群中走出。

    萧逝冷哼道:“他们挡了我的路。”

    灰衣老者怒道:“你竟如此嚣张,莫不是欺我丹华无人?凌钰,你且将他拿下,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丹华不是好惹的。”

    凌钰迟疑道:“柳师叔,这……”

    “把他拿下。”灰衣老者叫道。

    凌钰不再迟疑,飞而起,凌空向萧逝发出一击。只见他五指弯曲成爪,前方便出现一龙爪幻影向萧逝袭去。

    萧逝惊呼道:“龙擒手?!”连忙在前结界防御。

    龙爪带着一股风向萧逝袭去,重重击在萧逝临时布下的防御结界上。萧逝闷哼一声,鲜血缓缓从嘴角流下。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萧逝冷漠地看向四周,周散发凌厉之气。

    凌钰看着萧逝,想了想,发出第二招。但萧逝仿佛傻了一般立着不动,凌钰心中狐疑,但手上功夫不停。眼见这一记龙擒手又要击中萧逝,萧逝眼中jīng光一闪,下一刻,他却突然从原地消失了。凌钰一击落空,心中大骇。而萧逝此时却正处在凌钰背后,觉察有异,凌钰赶紧回。匆匆一瞥,萧逝的影又诡异的消失。

    观战众人甚是不解,只有那位柳师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凌钰心中虽是迷惑,却也一刻不放松,在周布下结界防御,仔细审查着四周。然而四周却没有萧逝的一点踪影。

    正在疑惑间,突听灰衣老者大呼道:“左边!”凌钰眼角一瞥,迅速向右边闪避。谁知,萧逝在听到灰衣老者的话时却已硬硬转变方向迎上凌钰,一掌拍在凌钰上,震散周防御。凌钰倒退数步,抬头迎向萧逝目光,却见对方眼中流露一丝惊讶和欣赏。但那丝绪转瞬即逝,凌钰甚至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重要声明:小说《龙轶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