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刮骨疗伤笑云长【下】

    其实所起吸毒,一般的人都是随便吸食,这样的快感是最普通的。有一些借助火来进行烘烤,快感强劲许多。在他们看来,直接注shè毒品当然是最爽的。其实这只是因为他们是低层次的毒民。

    真正的最强的吸毒方法是静脉注shè,这样直接作用于血液,快感度最快最强,但显然这种方式需要一定的医学知识和控制手段,因为一旦量控制的不好,最容易致命。

    如今那老板见云若枫买了静脉注shè的材料,就本能的认定他是个资深毒民。

    云若枫付了两千元现金,没拿找零的就离开了。在这种停电状态下,老板不会刷卡,也不会打开收银机,防止被人抢钱就跑,所以多付钱是免不了的。但是老板收大价钱的卖工具给毒民,所以她也会对这笔买卖讳莫如深。

    云若枫拿了一包的药品回到车上,就把车沿路口开入了一个小道。

    要说在香港,夜晚的小旅馆二人房,最多的当然是九龙塘,不过名声大,盯着的人也就够多。相比较而言,屯门的人更本位主义,更乱,更肆无忌惮,无所顾忌,所以雇佣兵在这个区里,难以找到自己的土壤,jǐng方的势力也被削弱许多。

    而他们雇佣兵制作的通缉令虽然可以骗过巡街的小jǐng员,但是如果惊动了高层,那就立马穿帮了。

    云若枫在小老板有些暧mei的眼光中,带肖玉玲进入了一间单间。

    这房子还不算过于简陋,虽然没有大厅卧室的隔开,但是门边和卧室之间还是有一个小隔间。云若枫搬个椅子,就坐在门边,再摆了个小几到面前。

    他今天中的一枪,子弹穿过了手臂,并没有伤筋动骨。所以它只需要止血,然后缝合就可以了。当然,他不是关云长刮骨疗毒。也不是电影里的刘德华,包扎一下就没事。他需要缝合之后,打一针消炎针,来抑制伤口的炎症,还需要补充生理盐水和葡萄糖。当然,还要补充生血的药品。

    本来一切他都估计到了。可偏偏再缝合伤口的时候,才发现,枪伤穿越手臂,要缝合两面,他手臂外侧的伤口是自己的左手绝对够不到的。于是只能把求助的眼神看向肖玉玲。

    肖玉玲虽然不像大部分城市女那样见血就尖叫晕倒,但是要她缝合伤口,心里难免发憷。只是今天一天,云若枫在她的心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为了就自己而受伤,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

    云若枫很没有幽默细胞的说道:“你只需要象家务一样的缝好就行了。为了防备万一对方找上门来,他还可以清醒对敌,所以就没有用任何麻醉功能的药品。不过他能尽量的让自己的右手失去痛觉,所以到不是肖玉玲所想的那么凄惨。

    肖玉玲一边谨小慎微的为他缝合伤口,一边观察他的神sè,一旦他疼痛难忍,立马就停手。结果她发现云若枫只是偶尔皱眉,并无一声痛哼发憷,不由更加佩服他的硬气。

    两个伤口的缝合一共耗费了二十多分钟。缝合完成之后,肖玉玲反而有一种虚脱的感觉。这儿十多分钟,对于两个人而言,都是一场挑战极限的战争,他要克服痛楚,她要克服恐惧。

    缝合之后,云若枫让肖玉玲用皮筋绑住他的左手血管,然后擦酒jīng,自己用有些麻木,又有些撕心裂肺的右手缓缓将静脉的吊针插入左手背的血管里。

    最后,肖玉玲额角的汗滴垂下,滴在了手背的胶带纸上。云若枫体贴的说道:“去休息一下吧。你也累了!“肖玉玲说:”我出去把这些带血的脚布之类的处理一下,我会小心,然后洗完手就回来。“

    云若枫嘱托她出去不要离开走廊范围,有事就大叫,然后就让她出去了。

    云若枫看着药液随着滴管流入血管,缓缓闭上眼睛,他今天不但超潜力的运用能力,而且失血过多,还和整个蝮蛇雇佣兵智斗。可以说是从体,到心里,到异能,统统都处在极端疲惫虚弱的状态。

    但他为了自己和肖玉玲的安全,还是勉强放出了思感,虽然范围不广,但至少不至于对方杀到门口还一无所觉。

    过了不久,肖玉玲打开房门进来,云若枫虚弱的不想睁眼,也就点点头示意她进房里休息。肖玉玲似乎有话和他说,但看到他如此疲惫,又认为不是很要紧,就没有说,而是进了房里。

    躺在上,肖玉玲可能是生病的缘故,居然极为疲惫,却完全睡不着。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云若枫醒了过来,他原本用的就是大号针头,又滴得较快,所以很快就打完针,消炎针的效果也已经初步呈现。这也是为什么静脉注shè的成效速度都优于肌注shè的原因。

    云若枫进房之后,本就睡不着的肖玉玲昏昏沉沉的坐了起来。云若枫拿出感冒的药物,说道:“你今天已经受凉了,去喝杯水,吃药,然后洗个水澡,再来睡吧。上的血腥味彻底除尽之后,就睡得着了。

    肖玉玲顺从的点了点头,就进了浴室,她整个子进去后,又回头说道:“我刚才用走道那头的电话给孙姨打了个电话,放心,我知道的,我没说我的地点,之让她不用担心。我用的是公用电话,我看jǐng匪片里说,这样是找不到我们位置的。”说完,就虚弱的关上了门。

    肖玉玲的语气柔柔的,此时还带有一丝重病后的孱弱。但她的话却无异于晴天霹雳。不过看到她最后关上门时那虚弱的眼神,云若枫又怎么开口怪她?她也只是相当于打电话报了个平安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一键还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