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半个朋友”?

    云若枫当初进了新秀卫视综艺部之后,与‘猴子’,‘粽子’很聊得来,被称为综艺三剑客。但当时综艺部有一外号‘傻爷’的大胖子总是参合在他们三人之间。

    其实‘傻爷’本xìng并不坏,只是可能小时候高烧没有护理好,导致轻度脑膜炎,智力有些受损。

    本来这也没什么,毕竟出富豪之家,一声衣食无忧,所以或许也能够傻人有傻福。只是可惜这种最纯洁的天xìng,也是最容易被误导的。

    ‘傻爷’的父母有着商人的刻薄和艰险,所以他们当然不放心让傻儿子就这么傻人傻福的过一生。于是他们从小就教自己的儿子如何避免吃亏和斤斤计较。本来这些在一个聪明人使来有些圆滑的手腕,在‘傻爷’使来,就有些痴人的执拗。

    ‘傻爷’的父母把他安排进综艺部之后,傻爷就经常黏在综艺三剑客之间,而他也经常成为他们一桌麻将的第四人。

    只是因为从小的教育,他对计算并不算长,却万分执拗,怎么也不肯吃一丁点的亏。总是笨拙的占一些小便宜。但他偏偏又顶着弱智人的份,让云若枫几人又不能和他较真。

    他虽然不够聪明变通,但毕竟不是傻子,而且以他的xìng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只会按自己说的去jǐng局说一下,而以他家族的份,jǐng局的人也不好置之不理,然后他就抽事外,这就是云若枫的期望了。

    云若枫打通了‘傻爷’的电话。果然,傻爷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在许诺了一个月的免费啤酒之后,傻爷总算答应去jǐng署复述云若枫的话。但是因为云若枫‘吝啬’的不肯多支付半个月酒钱,所以傻爷申明只是去jǐng署传话,而不会继续‘帮助’他们。

    云若枫就是希望边的人统统置事外,才不至于被连累。

    挂了傻爷的电话,云若枫总算放下心来,他和jǐng方约定的时间是今夜凌晨时分在尖东的一个山顶停车场接人,那里四通八达,而且居高视野好,云若枫有见势不对,立马远遁的事件。

    从他早晨九点多去接肖玉玲,到如今十点半,他还必须要单独和那群人周旋十三个小时。

    本来这里是繁华的九龙区,而且九龙塘更是鱼龙混杂,只要他们二人扮作侣,完全可以与对方周旋许久。可是肖玉玲今早突遭变故,刚才又遭遇撞车,虽然没有重伤,但还是应该让她休息一下,不应该带着她四处跑。

    大白天的,开旅馆房间?即使是偷专用房也容易引人怀疑。而且开着这么一辆高档的雪弗莱,但是车子一侧却被撞个稀烂,这两怪异的车在繁华的九龙城本就极为扎眼,到时候对方只问一下路人,就能找到他们二人。

    此时,云若枫就是在大脑记忆中搜索人丁旺却又让对方极难想到的地方,最好是就近。

    在大脑里一番思索,总算确定了地点,应该没人能想到那里吧!云若枫露出快意地微笑。

    云若枫将车驶向香港博物馆。

    香港博物馆位于九龙尖沙咀海防道九龙公园内S61~S62座。其前为“香港博物美术馆”,后分为“香港艺术馆”和“香港博物馆”,博物馆于1975年对外开放。

    当肖玉玲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雪弗莱已经驶进了人海如cháo的九龙公园。她想到两人隐藏在如此多的游客之间,未尝不是个好方法。

    只是她却见到云若枫将车停到了一个废弃荷花池遮蔽的角落,就拉着她下车,没有引入人海,而是尽量往人少的地方隐藏。

    随后,她就和云若枫来到了九龙公园里比较不景气的一处地方—博物馆。

    只是今天,由于是小朋友的暑假,一些父母还是希望小孩子从小受一些有教育意义的影响,所以来参观的游客还是有一些的。而且香港博物馆在本地人里,人气不高,但是香港百年,几经风雨,这在西方游客的心里,还是很有些探求的yu望的。所以来参观的外籍人士较多。

    香港博物馆节假rì以外的开馆时间是早十点半,到下午五点半。而云若枫带着肖玉玲来到博物馆时,已经是十点二十七分。

    诚者没有开门,云若枫带着肖玉玲从一个比较低矮的围墙潜了进去。因为博物馆并没有什么的顶级文物,也没有一些孩子顽皮的逃票只为了瞻仰前辈的光辉,所以此处的围墙并不很高,jǐng戒也不强。

    以云若枫的手,加上肖玉玲休息了一阵,jīng神已经明显好转,两人轻松的进入了博物馆内部。

    根据云若枫的记忆,他将肖玉玲带到了七八十年代展厅。这个展厅相当的大,毕竟要囊括香港那二十年,政治经济文化所有有代表意义的资讯。

    在这个展厅里,最引人注目的展品莫过于一个小房间一样庞大的一款老式坦克。这款坦克已经退役许久,在1982年,香港本土社工首次工cháo的时候,jǐng方弹压不住,只能申请英国驻军戒严,驻军当然不会大规模出动,但还是出动了几辆坦克维持秩序,起震慑作用。

    九七之后,这辆坦克被拆除了其中的军事成分,留下一个壳子,以让香港民众记住,当时英军出动坦克对阵社工的不理智行径。

    云若枫跳上履带,打开老式坦克上的舱盖,抱起还有些发呆的肖玉玲,把她放入舱盖旁的小梯,然后下到坦克的内腹之中。

    肖玉玲已经下去后,他自己也跳了进去,合上舱盖,与肖玉玲陷入一片黑暗。

    此时,博物馆开馆的时间总算到了,观展的人群蜂拥而入。没有人想得到,在70—80展厅的大坦克里,隐藏着一对亡命鸳鸯。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一键还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