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肖玉玲的彷徨

    他们已经在‘暖仙阁’的包间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可云海岚依然仙踪渺然。看到大叔从门外进来,手上的手机摇了摇,他们就知道还是没有联系上。

    不是吧,我受不了了,今天自己的高烧刚退,而且也没吃东西,我怎么也得弄些菜垫下肚子啊!早晨体刚恢复,没有吃饭的云若枫有些肚饿难忍。

    他说道:“我们还是先开席吧,边吃边等也一样啊。”毕竟看着满桌美味直流口水,但是又不能动筷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云若枫的筷子刚举起来,周围六七双筷子就伸过来,把他的筷子夹得死死的。

    “不是吧,又不是拍武侠片,有必要来这手么?”他有些泄气的放下了筷子。

    看他没有了乱动的举动,一个个又回复了扑克脸状态。

    而就在他们十几人焦急等待的时候,在富丽堂皇的海港大酒店,悠扬的欧洲古典音乐中,云海岚随着赵嘉权穿梭在人群之中,应付自如。而‘宁姑’在这样的场合还是呆在一边的自选区,保持自己一贯的冷调,有些优雅也有些寂寥的品着红酒……

    海港大酒店的宴会散席时已经是接近八点了,云海岚婉拒了一些人送她一程的邀请,直接让台里交通部的车送她到‘暖仙阁’,台里的人为她这样的况下还体贴下属,与下属聚餐而格外赞赏。

    而在暖仙阁中的云若枫却再也忍不住了:人家摆明是和高层混到一起去了,怎么会在意我们这一亩三分地啊。他说道:“既然是迎新会,我也是新来的啊,你们欢迎我也是一样。好了,那我宣布,现在开席了。”

    就在竿子,马脸几个人与我纠缠的时候,包间的门推了开来,云海岚走了进来。大家连忙把她让到首席,本来以云若枫新闻导演的份,怎么也得混个次席的,但因为他的多次不规距,也就被马脸他们压制在了末席,也就是云海岚的正对面。

    正面欣赏云海岚是一件苦乐参半的差事,她今晚显然在其他的聚会上小斟浅酌了几杯,而她的酒量又把那种醉意控制在半梦半醒之间,那陀脸微红的俏让平素冷静果敢的她平添几分媚态。那眼波的流转也就多了几分别样的绪,这是只有正对着她的云若枫才可以独享的。

    同样的,正面对着她,会感到一丝莫名的压力,那并不是鹰一样的凝视,但她淡淡的眼神里,还是含有一些探究的意味。那是一种新闻人的敏感。

    不过我还是应付自如的,嘿嘿,因为不管她怎么探究也发现不了我是个重生的灵魂。她毕竟只是新闻人,又不是传说中的灵媒或者捉鬼天师之类的。想到这里,云若枫有一些微微自得。

    云海岚发现不了他的异样,只能罢休,低头举起了酒杯。

    云若枫知道,第一杯祝酒喝完,就可以狂吃了,于是就瞄准了最大的一只螃蟹。

    云海岚优雅的举起酒杯,大家连忙跟上。

    大叔说道:“希望在云总监的带领下,我们新闻部能够蓬勃发展。”

    云海岚接道:“嗯,好的,那我也祝愿大家,在全新的新闻部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发展空间。”然后抬手将酒一饮而尽。

    大家全都把酒喝干,举筷准备动手时,云海岚说道:“好了,我想今晚就到这里吧,大家现在回台里,每个人打一份未来的发展想法和自我定位,明天我会逐一找你们谈谈,以决定以后新闻部的新的人事安排。好了,就这样吧。”

    晕,大伙只能把伸出去的筷子集体收回来,云若枫看了眼原先被他选中的那只大螃蟹,哀叹自己没口福,不过也避免了被他们猛灌的命运。

    离开‘暖仙阁’,云海岚坐着交通部的车就这么走了,而其他人就要十几个人挤两辆新闻面包车回台里。

    回到台里,大家都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发呆,可能平时出去采访然后写稿大家都很拿手,但涉及到自己未来的定位,以及如何让新闻部发展到更好这些就没什么概念了。

    云若枫则更加郁闷,他们好歹也有个液晶显示器,就只有他的是台式也就算了,居然那屏幕还不停的闪烁。

    他找到肖玉灵,“我说小灵子,拜托,你们液晶都用的爽爽的,没液晶给我我也能忍,但拜托不要弄个总闪屏的折磨我啊。”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由于她对自己成见甚深,所以云若枫有些怕她。但是毕竟她管钱,自然也免不了和她的接触。

    肖玉灵抬起头瞪视着云若枫,显然为他在这时候打断她的思绪甚为不满。

    其实肖玉灵并不是香港人,她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农村,母亲很早就离开到城里打拼,父亲后来也病逝,所以她对城市生活是很厌倦的,但出于对母亲离开家庭的嫉恨,她也远离母亲,独自来到香港,决定自己闯出一片天地。

    可出来社会,才知道谋生不易,十七岁的她在茫无头绪的时候,当时还是综艺部总监的孙静让她进了新秀卫视。

    那时虽然她年纪还小,但孙静却没有留她到综艺部,而是让当时只有十七岁的她进了中年大叔的领地――新闻部。这一晃就是六年,当时自己年纪小,没有专业知识,在新闻部也就是端茶递水,到了后来,人家看她勤快,而且是个实在人,就让她管财务。

    但如今的自己也有二十三岁了,在这里呆了六年,可以说对新闻熟门熟路了,突然被问到自己未来的定位?是做一辈子的‘钱掌柜’?自己有些不甘心,但是做别的,自己连见习记者的资格证都没有,又能做什么呢?

    所以现在的她是很迷茫烦躁的,而偏偏这时那个烦心的家伙硬要找上自己聒噪。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一键还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