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空中情醉『上』

    云若枫的手被那空姐拿在手里,还是很不适应,第一次与女子进行这么亲密的接触还是让他有些羞赧。

    在前世的时候,家世普通,一味渴望用读书来改变命运的他很少参与同学交际啊,认识女生之类的其他活动。

    他实在没什么和美女体接触的经验。虽然重生时立志收尽天下美女,但那也还是脑中的YY。

    他现在的体虽然是27岁,但灵魂还是个17岁的高中毕业生。

    所以第一次被这样的极品美女拉着手呵护,让云若枫有点局促。

    不得不说,他182公分的高让他显得很有担当,而远比年龄年轻的脸,配上他现在羞赧的神sè,则又有着一些童稚的惑,让那空姐都不自觉有点迷醉。

    那空姐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有些吃惊。这个男人不但很细心,而且经历的女人恐怕也少之有少啊!

    其实她一直都很反感姐妹们与一些VIP客人进行联谊和交往,她也一直只用非常礼貌而又疏离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当然,这也和她自己与众不同的世有关。

    但云若枫给她的感觉显然不同,虽然融合了一些记忆,但他的感官还是存在,这毕竟是重生前的他第一次坐豪华舱。所以他的表现就是一只嫩鸟。

    她似乎也醒悟了过来,觉得这么多人面前拉着云若枫的手不是很好。

    看到他自己包扎的乱七八糟的纱布上的饮料,立刻解开了他的安全带。

    “跟我来,我帮你重新消毒包扎一下吧。”说着用手轻轻托着他的手,似乎很怕弄伤了他。云若枫这时也恢复正常了,老子立志要搞定诸多美女,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出息呢?想到这里,他的脸sè自然了许多。

    他开玩笑的道:“我看起来不像这么孱弱吧。怎么感觉妳在扶着一个老爹爹颤巍巍的过马路呢?”

    她居然嗔了云若枫一眼,笑道:“你们这些男人就是粗心,手受伤了也不好好处理一下。”说到这里,她突然打住了,毕竟这可不是空乘人员和客人该有的语气,但她只是看了云若枫一眼,见他完全没有怪责的意思,有些高兴,毕竟这样谈话比张口‘你好客人’闭口‘请问我还有什么能够帮您的’这样的对话要轻松得多。

    她接着笑道:“不过我刚刚摸了一下,骨头应该没事。”

    云若枫感兴趣的道:“哦?那你还是个中医咯,还会跌打骨科啊。”

    她笑道:“我可是治疗过很多流浪的小猫小狗的,一摸就了解了。”她低眉浅笑,神sè很有些俏皮。

    不是吧,我就和小猫小狗一样待遇?云若枫笑道:“那我这只迷途的流浪小猫就多亏你照顾了。”说着话,他们已经来到了空乘人员的茶水间外面。

    她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独自进去拿出了飞机上专用的简易医疗箱,然后出来领他到VIP的洗手间。

    毕竟飞机上空间有限,所以即使是VIP的洗手间,空间还是相当狭窄的,他们进去后,把门一关,里面的氛围就有些暧mei了起来。

    她的脸微微泛红,根据空乘条例,空乘人员要尽量避免乘客过久的处在没有安全带保护的状态。但是洗手间里,只有一个马桶是有安全措施的,她想让他坐上去,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呼吸有些急促的道:“要不,我们还是去茶水间吧。”

    这时,云若枫通过对过往记忆的了解,知道了飞机上的规则。航空公司为了避免VIP乘客与空乘小姐之间的‘不正常来往’,明令止空乘人员带乘客到茶水间。否则,该空姐将被处罚。这也是她一开始带他到茶水间时犹豫的原因。

    云若枫主动走到马桶那里,坐上去,自己把安全带扣上。笑着说道:“你好心帮我,我怎么好连累你呢?”

    她显然对他的体谅很是感激,毕竟要他这个‘富家公子’(她以为的)被绑在马桶上疗伤,对于一般的纨袴子弟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她走过来,把医疗箱放在旁边的洗手台上,轻柔的为他解开手上的纱布。

    云若枫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取笑的说道:“你这样轻手轻脚的,要弄到何时呢?要是外面的人等着用洗手间怎么办?”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初公司规定了乘务员不许带客人到茶水间后,就有些大胆的姐们儿就这么在卫生间里与人做了起来。

    而且毕竟公司的规定是要对外公布的,总不能加一条‘空乘人员不许与男乘客单独在卫生间独处,以满足对方的需求’这样的规定吧。所以公司也就对这样的况睁只眼闭只眼了。

    ‘自己以往对于那些随便和有钱男人进卫生间的很是鄙夷,但现在自己却带了个男人进来。’她越想,思绪漂得越远,反而很快的就把纱布都解了下来。

    因为外貌上的优势,以及平时的清高表现,那些姿sè不如她但比较放浪的空姐就总有意无意的逗她,像她们就总对她说,在卫生间里,空间小,地方新,而且担心随时有人来敲门,所以感觉特别灵敏,很容易就能高cháo……

    看到她的脸sè越来越红,呼吸也急促起来,他再看了看自己那有些红肿的伤口。以为是自己的伤口吓到了她。

    云若枫从她的工作牌上知道她叫杨婷雨,就说道:“杨小姐,你没什么吧,其实我没什么事,你随便包扎一下就行了。”到了嘴边的‘婷雨’收了回来,毕竟刚知道名字,还不想太过亲昵。

    云若枫的声音把她从臆想中惊醒。

    ‘唉,我在想些什么呢?尽是些乌七八糟的,不过也不知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呸,不知羞。’可暧mei的遐想却是越想停越停不下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一键还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