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键还原功能的女式项链

    “若枫,清华的通知书是不是到了?我听老班说这次我们班可是有两个清华的,在学校也算露了脸啊。”文逸高中本就是豪门巨子聚集之地,何况凌优夜家境非比寻常,所以老班一定是会经常照顾的。

    “恩,收到了,新闻专业。另一个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啊!”云若枫轻松的说道。其实在běi jīng城区,考清华北大要容易许多,但文逸高中毕竟是纨袴子聚集的出了名的低升学率的学校,所以一个班两个清华的,已经让老班大大的显摆了一把。

    “其实妳的分数也是达到的,只是估计你不会填。”云若枫有些惋惜的接着说道。

    “恩,我爸非着我填zhōng yāng政法学院。”凌优夜的父亲位居高位,看来已经开始为女儿的未来谋划了。

    “我觉得如果在大学志愿上妥协一下,以后说到一些问题时,老爸会宽容体谅一些的。”其实这话的意思是暗示云若枫,我在大学问题上听了老爸的,以后再涉及到个人感,老爸就不好因为贫富差异再次干涉了。

    对于凌优夜的暗示,云若枫虽然心跳加快,但显然不准备用电话来谈。他说道:“今天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找我庆祝一下?”

    凌优夜说:“今天晚饭的时候,我爸帮我摆谢师宴,好多同学老师要来的。我爸的一些好朋友也会来,上次介绍你给我爸认识后,他对你印象不错,你今天好好表现啊。”

    挂了凌优夜的电话,云若枫倒是没有要见到老丈人的紧张。其实他和凌优夜相处高中三年,两人的暧mei一直没有捅破,甚至单独相处的机会都蛮少。平时都是和其它朋友一起玩,只是不时的表现出一丝默契和亲昵而已。

    毕竟他等着一流名校来改变命运,凌优夜家里家教也很传统保守,所以对于两人而言,高中恋有些奢侈。

    今天两人都拿到大学通知书,似乎就像是解脱了两人关系的封印一样。今晚多喝几杯之后,是不是应该把她拿下呢?云若枫开始YY起来。

    中午,云若枫一家自然是欢天喜地,其乐融融。下午,云若枫出去理了个发,正所谓从头开始嘛!然后沐浴更衣,上穿一淡蓝sè的薄休闲衫,下是一条银sè的休闲裤,裤线笔直。

    这样显得坚多了啊!云若枫对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下午五点多,在约定的地方苦等良久的凌优夜总算等到了姗姗来迟的云若枫。她见到云若枫蓝白搭配的一休闲装,没有刻意的弄得正式庄重,显得格外清爽。

    她就是喜欢云若枫万事随意,淡定从容的xìng子。

    她伸出纤纤玉指,牵起云若枫的衣袖,拉着他加快步伐,嘴里说道:“我就是恨你这不紧不慢的xìng子,好像什么都不值得你在乎,不值得你重视一样。”

    云若枫好笑的说道:“上次你老爸不是还说我这是有大将之风吗?”

    凌优夜没好气的说:“那是他不知道你平时的死样儿!”

    其实凌优夜对他是格外暸解的。家境普通的云若枫没什么豪奢的xìng子。

    也没花什么大力气,成绩自然不错。

    没怎么花心思泡妞,凌优夜对他依然很好。

    其实他虽然想考清华,可那只是贫苦人翻改变命运的意念,却谈不上追求之类。

    他也发现自己活了十七年,似乎没什么是自己格外在乎,拼去xìng命守护,燃烧追求的。他当然不会像保尔。柯察金一样去感悟生命的意义,只是他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刻在他灵魂深处,他愿意用一生去追去去守护的东西。

    人,在什么况下才能认清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在云若枫脑子里思绪杂乱无章的时候。由于谢师宴开席时间已经临近,所以凌优夜已经带着他穿入一条窄巷,准备抄近路赶到香格里拉。

    突然间,窄巷的暗影里闪出一个穿灰sè雨衣的怪人。在八月的盛夏,一个人在晴天的夕阳下穿厚厚的雨衣,已经很怪了。但从他拿着匕首的手部的皮肤来看,他应该很年轻,但整个体却又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头一样佝偻着,显得越发的古怪。

    因为他缩着子,所以垂下的雨衣帽沿让人看不清他的脸目。

    凌优夜一看到这个怪异的影子,立马尖叫一声。她的尖叫立刻让云若枫从杂乱思绪里醒转过来。他连忙一个跨步,把凌优夜护在后。

    “哥们,拿点钱救急吧?”那雨衣怪客可能并不经常作这方面勾当,这话说的一点威胁的狠辣味道都没有。

    “我们有事,你快滚。”云若枫冷着脸吼道。不过可能他长得过于俊俏的原故,这一个冷面大侠的角sè也扮演的不好。

    既然宰钱的不像宰钱的,侠客不像侠客,双方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那雨衣怪客挥舞着匕首扑了过来。

    云若枫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坚持不懈的练习散打。

    在如今的中国,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散打腿上功夫及不上跆拳道;只论拳头,又比不上西洋拳击;寸劲短打不如咏chūn;关节运用不及泰拳;贴扭打又不如柔道。所以如今的散打已经是众多武学中的鸡肋。

    如今几乎所有的健中心都开设韩国梆子的跆拳道。中国几千年武学格斗技凝练成的中国散打却无人问津。

    但云若枫却是没有间断的练了七年的散打。他一个切腕,就轻松的击飞了那人的匕首。但那人近格斗的伎俩似乎也有两下子。很快两人就扭作一团。

    最后还是云若枫掰住了他的双手,把他压到窄巷的墙壁上。

    云若枫看到自己占了绝对优势,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说两句场面话,却看到那雨衣帽沿下露出的嘴角弯起一丝冷笑。

    他刚觉得一丝不妥,那人yīn寒诡异的声音传来:“你知道一键还原的感受吗?”

    那怪人被云若枫锁住的左手却不可思议的一折,在前露出的一条诡异的女式项链上一个菱形的按键按了一下,云若枫顿时有一种被巨大吸力抽出体的感觉。

    那感觉是那么清晰,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处在生死一线的边缘。

    在这个瞬间,他突然明白了许多东西。

    他感到了对凌优夜的强烈不舍。那些平时隐藏在一个个宽慰的微笑,疼惜的眼神中的浓浓眷恋,在生命垂危的瞬间,终于从心灵深埋的角落里狂窜而出,不可阻挡。

    “不要!”凌优夜清丽的声音传来,比起往rì,多了一些绝望的嘶哑和落寞。

    云若枫终于感到自己脱离了那个躯体,虽然他极力想扑往旁边的凌优夜,哪怕只是最後的一个拥抱!他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早rì剖白心迹。

    但一股巨大的力量根本不给他挣扎的机会,将他吸到遥远的天际,他在一阵刺痛中,泯灭了最後的意识……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一键还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