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刺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肆义 书名:散修逆天录
    伴着一阵呼啸的风声,方文山将手中折扇猛地一合,子一晃便向肖扬冲去“受死吧!我要你为这些死在你手下的人陪葬”方文山吼道。

    嗅着场中浓烈的血腥味,肖扬居然有种兴奋的感觉,浑的血液似乎都隐隐有些躁动。

    肖扬眼中红光一闪而过“你要战,那便战”肖扬冷哼一声,毫不示弱地狠狠一拳向方文山迎了过去,拳风中带着一股在杀戮之后缠绕在肖扬上的强烈杀气。

    肖扬在方文山出现之时,便看穿了方文山的修为境界,虽然不了解为什么一个修士会和一群普通人在这里占山为王,但眼下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

    既然看穿了方文山的修为在自己之下,肖扬自然是没有了退缩的理由,而且以肖扬现在的状态,即使方文山的修为要高于自己,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与方文山硬对这一下。

    修为的差距是不可避免的,“砰”的一声,只见方文山的子像被撞飞的皮球一样,顺着自己冲过来的方向飞了回去,带着一缕血迹,在空中划过了一条弧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不自量力!”肖扬瞥了方文山一眼,右手在空中虚抓一下,三当家便感觉一股巨力包裹这自己,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向那个杀神一般的年轻人飞去。

    一把扭断了三当家的脖子,肖扬眼中红光更盛,在看到肖扬眼中的血红之后,方文山只感觉心下一惊,子不由颤抖了起来,一股冷汗顺着后背便流了下来。

    “这是什么眼神!为什么如此可怕”方文山心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方文山声嘶力竭的喊道,从颤抖得变了调的声音中,便可以看出方文山此时那难以抑制的恐惧。

    随手将三当家的尸体扔在地上,肖扬一步一步向方文山“我是什么人你到了下面自然会知道的,呵呵!”肖扬一边走一边说道。

    方文山脑中灵光一闪,惊道“你是魔修!你一定是修魔者!我跟你拼了!”。方文山在说完便有些后悔,要知道即使自己识破了对方的份,但对方没有发现的话,自己还有一线生机,此时自己一口便道破了对方的份。要知道修魔者没有一个是善良之辈,能在这里出现的修魔者,更不可能是善类,为了保证份不会泄露出去,必会将自己杀人灭口。自知必死的方文山不由起了一丝拼死之心,爬起来便再次向肖扬冲了过去。

    肖扬见方文山误认自己是魔修,并没有出声为自己辩解,此时的方文山在肖扬的眼中就是一个死人,对一个死人还有辩解的必要么。

    看着方文山向自己冲过来的影,肖扬袖子轻挥一下,便是一道凝实的真元猛地向方文山袭去,只见肖扬的真元气流如一条蛟龙一般,翻滚间狠狠的撞在了方文山的口之上。

    “噗”方文山被肖扬的真元击中,自的防御就像纸片一样被瞬间击碎,一股和击中自己的真元完全不同的yīn冷气息带着狂暴的力量冲进了自己的体,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鲜红sè的血,体再次倒飞出去,撞在了大厅中的一根粗壮的柱子上。

    方文山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口中不时吐出一口鲜血,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惊惧之sè盯着缓缓接近的肖扬。

    一脚踩在方文山的脖子上,随着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方文山无力的挣扎了几下,便彻底不动了。

    “你们快点离开这里吧!”肖扬看向四海商会的众人,声音中没有一丝感冷冰冰的说道。

    四海商会的众人看着眼前这个屠戮了上百人如同杀神一般的青年,脚下一阵发软,看到那个浑沾满了血渍的青年看向这边,顿时一惊,见这个年轻人要放过自己,众人如蒙大赦,纷纷向山寨外面跑去,连被山贼带进山寨的货物都顾及不上了。

    笑话!这时候谁还有心管那些货物,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

    绿衫女子早已被肖扬所掀起的血腥屠杀给惊呆了,如此大家闺秀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在肖扬一眼看向这边的时候,顿时坐在了地上,双目无神的看着肖扬,连肖扬让自己等人离开的话都仿若未闻。

    “小姐!小姐!您快起来啊,咱们没事了”那名挡在绿衫女子边的中年男子见自家小姐这幅样子,慌忙上前晃着绿衫女子的肩膀急声喊道。生怕肖扬改变了主意。

    晃了半天,中年汉子见自己家小姐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低声道“失礼了”,随后一把将绿衫女子扛在肩上,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山寨。

    此时的肖扬正在苦苦的挣扎着,脑海中充斥着疯狂的杀意,只有透着一抹诡异地红sè的眼中不时闪过一丝清明,趁着这丝清明,肖扬赶紧让被山贼抓住的那群人赶紧离开,要不然自己不知道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在四海商会的人离开之后,四周再也没有一个活人的存在,只有遍地的尸体在诉说着方才的鲜血淋漓。

    肖扬盘坐在地上,赶紧凝神静气,运起生死决调息起来,更重要的是为了压制体中那不受控制的杀意。

    在平静下来之后,肖扬脑海中的杀意竟然以惊人的速度退去,好似退cháo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肖扬也慢慢的进入修炼状态中,静静的恢复着方才的消耗。

    在打坐了几个时辰之后,肖扬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那血腥的场景。这时的肖扬完全没有了方才那种疯狂,看到满地的血、残肢、内脏和泥土混合在一起,嗅着空气中浓烈而刺鼻的血腥味,肖扬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

    在与刘云峰的战斗中,虽然战况十分激烈,但还不至于到眼前这种程度,简直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肖扬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场景,自然是难以忍受。

    看着遍地躺在血泊中的残肢断臂,肖扬不由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双手之上,难以自信地自言自语道“这是我做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散修逆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