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土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肆义 书名:散修逆天录
    任华早就已经自爆而死了,所以凌云派再怎么努力,也再也注定是查不到什么线索的,但为了那三千的上品灵石,依然有很多人在执着的调查任华的下落。

    此刻的肖扬正在一处山洞中闭目打坐着,双手放在两膝之上,凝神运气,恢复着上的伤势。

    当时的肖扬自知与自己的伤势有多么严重,但肖扬不知道的是,因为三sè灵芝的关系,及时的恢复了肖扬一定的元气,在肖扬才吸收了一半蕴含在体中的药力之时,任华便为了保护肖扬自爆了,肖扬只得停了下来。

    幸好三sè灵芝属于比较温和的灵药,这株灵药的年份也不是很高,所以即使不及时吸收,也无甚大碍,要是换成别的提升修为的药草的话,恐怕肖扬就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有些灵药如果不及时消化的话,便会给体带来永久的伤害,甚至有的还需要旁人在一边协助,才能将灵药的药力化解,如若不然,轻则真气逆行,走火入魔,导致修为尽废,重则直接被狂暴的药力冲击得爆体而亡。

    在灵药的帮助下,肖扬上的伤势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仅仅几天的时间,肖扬体便恢复如初了,体内由于强行施展“极冰陨灭”而被反噬造成的伤害也已经痊愈。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口,肖扬不由感叹修真的神奇之处,只见肖扬的口一片光滑,肌肤间透着一抹女人看了都要为之疯狂嫉妒的如玉一般的光彩。别说疤痕了,连受过伤的痕迹都没有。

    缓缓的站起子,伸展了下有些僵硬的体,一拳打在空气中,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之声,感受着体中蕴含的力量,肖扬满意的笑了笑。

    肖扬有了一个颇为振奋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居然因祸得福,一举冲进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境界,浑的经脉中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真气,雄浑的真元在经脉中缓缓的流动,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让肖扬十分舒服。

    随着境界的突破,到现在肖扬确是没有发现自己所修炼的生死决有什么过人之处,这生死决不属与五行之中的任何一种,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便是自己总感觉真元中蕴含着一股狂暴的力量,想到冷寒提到生死决之时脸上那自傲的表,肖扬对这生死决不由充满期待起来。

    肖扬却不知,肖扬真元中蕴含的那股力量,并不是生死决本的属xìng,而是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的力量。

    在冷寒留下的众多法决中,肖扬挑了几个自己以自己现在的修为阶段能运用的练习了几次,在能自如地施展出来后,肖扬决定出去走走。

    以肖扬现在的修为程度肯定是难以向凌云派讨回这笔血债,不过,收点利息还是可以的。

    至于利息怎么收!血债!当然就要用血来偿还!

    悠闲的走在山路上,肖扬两眼不时地打量着四周秀美的景sè,虽说着仓木星不是什么灵气浓郁的修真星,此刻走在这山间,听着四周的虫鸣鸟唱,享受着微风拂过脸颊的感觉,肖扬却是感到十分惬意。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悠闲的边走边看风景了,上次还是和虎子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吧”肖扬喃喃自语道。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们”肖扬心道。想起赵虎,肖扬不想起了赵家村的村民们,本来放松下来的心不由有些沉闷。

    “小子!你给我站住,识相的把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这时候,一道粗糙的声音传入肖扬的耳中,肖扬的眉头不微微皱起。

    这个世上从来不缺一种人,那就是在别人不爽的时候非要往枪口上送的人,而且还不是自己所能惹得起的。眼前这几人,无疑就是这样的了。

    肖扬眉间拧成一团,带着一抹不耐向对面看去,六个着粗布衣衫的大汉映入肖扬的眼中,每人手中拎着一把厚背长刀,刀柄处清一sè的用虎皮包裹着,流露出一丝凶悍的气息,分明是一群山贼。

    赵家村不远的地方就有一股土匪盘踞在山上,这些经常土匪打劫县城外官道上路过的商客,偶尔也会来赵家村抢些粮食,好在没有伤人xìng命,但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就这样被抢走了,村民们自然是心有不甘,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看什么看!爷爷们只求发点小财,要是你不配合的话,当心你的小命”对面一个像是是头头的大汉对肖扬的眼神似乎是非常的不满,喷子吐沫骂道。

    这伙山贼的老窝就在这山上,平时很少有人来到这坐山上。最近老大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严兄弟们出去活动,今天这几个大汉实在是在山寨中呆不住了,才出来散散心。

    乍一看到肖扬,几人看肖扬体瘦弱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再加上肖扬那白的过分的肤sè,然几人以为肖扬只不过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家公子,不由将肖扬当成了一只待宰的肥羊。

    肖扬看了看几人,发现这几个大汉没有一丝修为,不过是一群普通人而已,看到这里,知道对方伤不了自己,肖扬也没有了伤这几个大汉xìng命的念头,相反,还起了一丝戏谑之心。

    “诸位好汉,我上实在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千万不要杀我啊”肖扬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弱弱的说道,好像真的是一个文弱的世家公子一样。

    看到肖扬这副样子,几个大汉的脸上一副鄙夷之sè毫不掩饰,斜着眼看向肖扬。

    “没钱?像你这种份的人出门怎么会不带金银!给我搜,我就不信你上真的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带头的大汉吐了口吐沫狠狠的说道。

    两个大汉听言赶紧跑向肖扬,其中一人将手中的长刀对着肖扬,双眼带着威胁之意狠狠的盯着肖扬,似乎肖扬敢动一下,大汉手中的长刀就会朝肖扬劈下来。而另一人将手中的长刀别在腰间,在肖扬的上摸索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散修逆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