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云峰之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肆义 书名:散修逆天录
    将手中的寒冰珠子猛地向刘云峰shè了过去,肖扬的体就像是失去了支点一样,口中吐出了一大血后,子便如推金山倒玉柱般向后倒去。

    躺在地上的肖扬此刻只感觉气血翻腾,丹田处传来的阵阵剧痛不断地刺激着肖扬的神经,现在的肖扬浑上下没有一点真元。

    “这次恐怕是难逃一死了!”肖扬心道。

    这“极冰陨灭”是冷寒传授给肖扬的众多法决之一,本是到金丹中期才能勉强施展出来,如今肖扬以筑基中期的修为强行使用这一招,能施展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肖扬只知道自己的体内很糟糕,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所受的伤势到底是多么严重,在法决的反噬下,肖扬的体内已经是满目疮痍。

    “能在死前拉上一个恶人垫背!值了!”肖扬想到这里,自我安慰着。看也没看云峰一眼,因为肖扬知道,这一招即使是那个中年男子,也未必抵挡的住,所以肖扬连看一眼云峰那边的状况的意思都没有。事实上即使肖扬想看,他也没有抬起头的力气了。

    即使刚才中年男子的没有提醒,刘云峰在看到这寒冰珠子的时候,面sè一下变得煞白,从中寒冰珠子中,云峰察觉到一股的危机感带着一股凛冽的杀气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自知难以硬抗这一下的刘云峰惊惧之下便要闪离寒冰珠子的攻击范围。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只见离开肖扬手心的寒冰珠子就像是瞬移一般,以惊雷般的速度出现在刘云峰的面前,狠狠的向刘云峰撞去。

    寒冰珠子的动作是在是太快,即使中年男子想拦住这寒冰珠子的攻势,也是力有未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冰珠向云峰撞去。

    刘玉峰见状,顿时吓得亡魂皆冒,毫不犹豫的将最后一张金刚符扔了出去,同时将浑的真元灌注于横着前的佩剑之上,希望能抵挡住肖扬这必杀的一击。

    寒冰珠子与刘云峰的防御乍一接触,金刚符所形成的护盾便泛起了丝丝涟漪,只是眨眼之间,便突破了金刚符的防御,与云峰的佩剑狠狠的撞在一起。

    “咔嚓”一声脆响,刘云峰的佩剑化为了碎片四处飞溅,甚至有的碎片毫不留的刺入了云峰的体。

    寒冰珠子以摧枯拉朽的之势,击碎了刘云峰的重重防御,击中了刘云峰,随后寒冰珠子猛地爆裂开来,将刘云峰的体笼罩在一团冰雾之中。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冰雾便消散开来,一具晶莹剔透的冰雕映入众人的眼中,透过外面的冰层,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云峰脸上那种恐惧中透着绝望的神sè。

    中年男子子微微颤抖着,眼中带着一丝希冀,看向冰雕,在将封在冰雕中的刘云峰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中年男子绝望的发现刘云峰的体中已经没有了一点生机,毫无疑问地,刘云峰已经彻底的死了。

    中年男子的手不由轻轻的摸向冰雕,咋一接触冰雕,冰雕便像是受到重击一般,一道道裂痕在冰雕的表面蔓延开来。

    “砰”的一声,冰雕猛地爆裂开来,化为雪花一样的碎片,在阳光的照shè下透着丝丝的晶莹,转眼间便化为一团水汽消失不见了。

    其中的冰封的刘云峰,也随着化为冰晶的雕像粉碎了,在这世上消失的干干净净。

    “云峰!”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一股疯狂嘶吼道。猛地转过头来,中年男子盯着肖扬咬牙切齿地说道“竖子尔敢杀我门人,今天我便要你血债血偿,以告慰我师侄的在天之灵!”

    话音还没落下,便是全力一掌向躺在地上的肖扬隔空拍去,只见一道巨大的掌印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意向肖扬飞去,看样子是想将肖扬击毙当场。

    此行门中让刘云峰等人随着自己出来,便是要历练一下他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战斗的小辈子,这就是为什么在刚才刘云峰与肖扬的战斗中,中年男子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之一。

    起初中年男子看肖扬的修为与云峰也不过是半斤八两,冒失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这修真界生存已久的人,能跟一个散修混在一起,明显不是什么名门之后,更不可能有什么高深的法决,可以说中年男子是考虑了很多,才让云峰放手去与肖扬战斗,以锻炼一下刘云峰。

    中年男子是此行的领导者,同时也肩负着保护这几个后辈的重任,这几人全都是门中的后起之秀,rì后肯定是凌云派的栋梁。

    别人死了还好说,可是为什么偏偏死得是刘云峰,刘云峰可是门中长老堂二长老刘远山的子,老来得子的刘远山对这个儿子可谓是护有加,如今死在了这里,以刘远山残暴的xìng格,自己回去的下场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眼中的恨意更浓,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心意,掌印突然散发出一股更加狂暴的力量,冲向肖扬。

    任华此时早已受重伤,见中年男子突下杀手,不由大急,此刻的肖扬可谓是没有一点反抗能力,如果被掌印击中,肯定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任华没有丝毫犹豫,一个闪便挡在肖扬前,一拳击向掌印,想要化解中年男子的攻势。

    但是,中年男子含怒的必杀一击怎么会是好相与的,乍一接触,任华的与掌印接触的右手就爆了开来,化为漫天的血雾,掌印狠狠的拍在任华的膛之上,将任华的体狠狠的向后推去。

    虽然任华不知道肖扬刚才施展的是什么法决,但如此大威力的法决以肖扬现在的修为施展出来,付出的代价肯定是非常惨重,再加上肖扬之前上那触目惊心的剑伤,如果被掌风的余波碰到,都可能殒命。

    “决不能后退”任华眼中闪过一抹居然之sè心道。左脚向后一撑,竟然是要全受中年男子这一掌的威力。

    只见任华的体控制不住地向后退去,抵住地面的左脚竟然将地面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露出了地面下略微湿润的新鲜泥土。

    “喝”任华爆吼一声,左脚猛地抬起,狠狠地踹在了后的地面上,终于止住了退势,停在了肖扬的边。

重要声明:小说《散修逆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