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反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肆义 书名:散修逆天录
    看着肖扬愤恨的样子,云峰脸上露出一副快意的表,得意的说道“事先谁也没说过不准用道符,况且这又不是什么切磋,要怪只能怪你太天真了。”

    肖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着上的伤势直起来,盯着云峰道“既然是这样,那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呢。”

    说罢,扬手便是一道法决向云峰打了过去,同时,肖扬子一躬,如一支利箭一样向云峰冲了过去。

    云峰似乎没想到肖扬还有再战的力气,一时间不由有些大意,在肖扬的法决即将要击中云峰的体的时候,云峰终于反应了过来。

    此时的云峰已经避无可避,要是被这道法决打在上,自己即使不受重伤,也得在上躺上几个月,云峰心中暗道。

    想到这里,云峰也不敢怠慢,从袖子取出一张金刚符,运起真元一指点在金刚符上,瞬间便在云峰的体四周形成了一道金sè的屏障,与此同时,云峰将浑的真元运转到周各处,准备迎接肖扬接下来的攻势,但在云峰的嘴角,却是有一丝yīn谋得逞的笑容。

    这金刚符便是凌云派留给弟子的防之物,每个弟子上都会备有几张,金丹中期以下的攻击这金刚符都可以档下,据说如果用极品的制符材料配合上手法高明的制符大师所制出的极品金刚符,即使是元婴期都难以攻破这乌龟壳。

    在与中年男子缠斗中的任华回头看了一眼肖扬这边的战况,见状不由大声提醒肖扬道“小心!那是金刚符,你的攻击是难以突破这金刚符的防御的,不过那金刚符的效用只能持续几个呼吸。”

    “别忘了,你的对手是我”对面的中年人见任华分心提醒肖扬,淡淡的说道。

    在任华提醒肖扬之时,任华的招式之间不由露出了一丝破绽,中年男子见状,便狠狠的一掌拍在任华的口上,只见任华的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去,狠狠的撞向了后的岩壁。

    砰地一声,任华的体猛地撞在了岩壁之上,被任华击中的岩壁好似被万斤巨力敲打在上面一样,以任华的体为中心,形成了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任华站起子,牙关紧咬,终于是压制不住翻腾的血脉,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看着对面的中年人,任华再不敢分心,暴喝一声冲上前去再次与中年人交战在一起。

    听到任华的提醒,冲向云峰的肖扬不由攻势一顿,催动着法决攻向云峰,而肖扬本人却虚晃一枪,不再攻击云峰,而是在其四周游走起来,酝酿着攻势,只等着金刚符失去效用,便向云峰发出雷霆一击。

    云峰本来打算借助金刚符的优势与肖扬硬碰硬,好将肖扬打成重伤,看那小子的样子,定然不知道金刚符的效果。

    哪知道任华突如其来的提醒让肖扬谨慎起来,不再接近自己,只是游走在自己的边,根本没有再上来攻击自己的意思。

    肖扬的法决打在云峰的金刚符之上,就好像是一粒石子打在了坚实的城墙上一样,只见云峰边的金sè屏障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便将肖扬的攻击轻松化解。

    眼看自己边金刚符形成的屏障就要失去效用,云峰心里不着急起来,这金刚符每个凌云派jīng英弟子也仅有一张而已,凭着自己父亲的关系云峰上却是有两张金刚符。

    另一张却是不到生死危机的时候,万万不能轻易使用的,本想凭金刚符迷惑肖扬与自己硬碰硬将肖扬打得失去再战之力的云峰心里不暗暗恼怒。

    “你就只会像个鼠辈一样躲躲藏藏么”云峰失态地吼道,言罢,却是再也安奈不住,向肖扬攻了过去。

    只见肖扬的体像是一根随风飘的羽毛一般,轻飘飘的的向后飞去,只见肖扬还在漂浮在空中的体似乎是变得虚幻起来,突然,肖扬子猛的一晃,居然变成了三个肖扬。

    云峰见眼前的肖扬猛地一化为三,不由大惊,随后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

    “不过是粗浅的幻术而已,你以为这可笑的手段能瞒过小爷的火眼金睛么”云峰嘲弄地笑道。

    只要是幻术形成的分,低阶的幻术必然是形虚幻,略为高明的幻化之术却是与本人在没有任何两样,但是幻影终究是幻影,缺少人上的勃勃生机,所以云峰不认为眼前这小子掌握的法决有多高明。自己轻易便可以识破。

    仔细向肖扬看去,云峰不由一愣,只见三个肖扬猛地向自己冲来,呈三角之势将自己围在中间,三个体却都有几分虚幻的感觉,但在这三个肖扬的体中,云峰分明感觉到三道生机分别从这三个分中向自己传来。

    云峰哪里知道,肖扬所使用的便是得自冷寒的众多法决之中的一门法,名为万象变,旨在迷惑敌人,在学习这门法的时候,冷寒曾经说过,这门法如果练到顶峰的话,便可以分出上万分,与本体无异,甚至拥有本体一部分的攻击力,这门法即使是冷寒,也不过是达到了一千七百个分而已,而冷寒所对肖扬说的,也不过是冷寒在得到这万象变时的传言。

    看着眼前的三个肖扬,云峰的头不有些懵,一时间却是难以找出肖扬的本体。

    只见三个肖扬同时露出一丝冷笑,三双手同时掐着法决,齐声喝道“烈焰焚天”说罢,便是三道火龙向云峰冲了过来。

    从这三道法决中,云峰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但却难以辨认其中哪一道才是真正的致命一击,云峰不敢怠慢,双袖一挥,低喝一声“冥水劲”,随后便有一道水柱凭空出现在云峰边,将云峰的体环绕在水柱中。

    水与火碰撞在一起,发出了一阵震耳yù聋的轰鸣声,肖扬和云峰都在咬着牙苦苦的僵持着,谁先坚持不住,那后果可不是输了那么简单了。

    随着肖扬的火龙与云峰的水柱的纠缠,两人的四周弥漫着浓郁的水汽,一时间众人都难以看清场中的战况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散修逆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