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冤有头、债有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肆义 书名:散修逆天录
    杨统领听了邱绍贤的话确实非常愤怒,连夜将还在群莺苑快活的刘全德叫了过来。在知道了邱绍贤的来意之后,刘全德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称自己最近几天都在群莺苑,绝无可能去谋害那个肖扬。

    邱绍贤看到刘全德现在还在狡辩,脸上带着一股怒sè喝道“刘全德,你当真是死不悔改么,你做的好事都被我的手下看的一清二楚,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

    听着邱绍贤如临其境般讲述着自己等人是如何将肖扬丢进陷仙洞的,刘全德头上不渗出了一大片汗水,顺着刘全德的脸滑落下来。

    看着自己外甥这幅样子,杨统领自然明白邱绍贤所言非虚。在自己三令五申的告诫下还干出了这种混账的事,惹下了如此的祸患。

    “为今之计,只要严厉的处置他,方能给那肖扬背后的修士一个交代,否则我们这小小的萍秋城都要为你的宝贝外甥陪葬,其中的厉害关系不用我就无需多言了吧”邱绍贤话中带着忧虑急切的说道。

    杨统领回道“邱城主你放心,今rì之事容我考虑一下,最迟明rì杨某定会给你、给萍秋城一个交代”。说罢,便回过站在那里,摆出一副送客的样子。

    看杨统领如此,邱绍贤也能理解,毕竟要狠心处置自己的外甥,推己及人,也是够为难的。

    “那邱某就先告辞了,希望杨统领不要太感用事”邱绍贤淡淡的说道。

    邱绍贤刚一离开,刘全德感觉跪在杨统领面前,涕泗横流的哭道“舅舅,这次您可一定要救我啊,我可是咱们家唯一的后人,要是我死了,咱们家就绝后了啊”。

    听了刘全德的话,本就不忍对刘全德下手的杨统领不更犹豫起来,思索了半天,杨统领心下一横,“也许那个肖扬和那修真者并未有多大的关系,姑且就冒一次险”杨统领抱着一丝侥幸自言自语道。

    杨统领起草了一份密函,密函的内容居然是弹劾邱绍贤为城主却玩忽职守,办事不力。并要求上面将邱绍贤撤职查办,并连夜送了出去。

    看着眼前的撤职文书,邱绍贤心里一阵苦涩。邱绍贤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姓杨的给自己所谓的交代么。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可以远离这片是非,这甥舅俩已经无药可救了,只是可怜这萍秋城里的百姓了。

    在邱绍贤离开后,新任的城主也到达了,毫无疑问地新城主自然是杨统领一派系的人。刘全德在两人的包庇下,rì子过得越发滋润起来。

    群莺苑的天字间,刘全德一众人在姑娘们的环绕下惬意的喝着小酒,杯筹交错间,大家都略微有了些醉意,只见瘦猴大着舌头说道“我瘦猴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就是跟了刘爷您老人家,要不是跟了您,我瘦猴可能现在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sè呢”。

    瘦猴的马功夫在这几年倒是进步了不少,凭着这一手功夫,猴子成功的成了刘全德的左膀右臂,跟着刘全德一切为非作歹。自然也是臭名远扬,但瘦猴却以此为荣,还拿来当做吹嘘的资本。

    “那是,跟了我刘全德的人,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亏待你们”刘全德结结巴巴的说道。刘全德又喝了一口酒说道“跟我刘全德作对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就像当年那个什么肖扬,呸,狗的修真者!老子就把那小子弄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看到那所谓的修真者跳出来把我怎么样”。

    “那是,跟刘爷您作对,那是那小子自己不长眼,活该被弄死”瘦猴恭维道。

    “是么?”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明明是三伏天,在座的众人却感到了丝丝的寒意,浑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什么人!有种的就站出来,不要藏头露尾,别像个鼠辈一样在那装神弄鬼”刘全德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恐惧大声说道。

    砰地一声,随着声音传入耳中,只见天字间的窗户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一样,猛地爆裂开来,无数的木屑四处飞溅,狠狠地打在了天字间众人的上。

    刘全德和瘦猴等人似乎是对此毫无知觉,几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窗外。

    刘全德细细的打量着这个从窗外飘进来的青年,眼前的青年穿着一黑sè的长袍,一头及腰的长发用一条缎带随意的束在脑后,两条剑眉斜飞入鬓,眉间带着些许不满,似乎是对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很不满意。

    尤其是这青年那白的过分的脸上,略薄的嘴唇轻抿着,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眼中带着一股嘲弄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认识眼前这青年,但刘全德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青年的这幅表让刘全德非常不爽,但想到眼前这青年的神秘莫测,刘全德不由压下心头的怒气,强笑道“这位小兄弟看起来面生的很啊,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误会?哼!刘全德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年你是怎么把我扔进那地里的,不会给忘了吧!”肖扬冷声说道。

    乍闻此言,刘全德只感觉全的毛发都倒立起来,惊声说道“你是肖扬,你怎么会还活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没有人能从陷仙洞里出来的”。

    “这还是拜你所赐,在那里我多次徘徊在生死之间,那种滋味简直是永生难忘啊,现在这笔账是该好好算算的时候了”肖扬咬牙切齿地说道。

    肖扬说罢,右手凌空一抓,刘全德只感觉自己的体不受控制的向肖扬飞去,被肖扬扼住脖子。

    刘全德不由被这骇人的手段惊呆了,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传来的大力,刘全德一点都不怀疑只要肖扬一用力,自己的脖子就会被掐断。

    随着肖扬手上力道的加大,刘全德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艰难的说道“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死”。

    “放过你?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当年你怎么不想想放过我啊,现在知道求我了,你不觉得太晚了吗!”肖扬已经出离的愤怒了,自己要不是碰到了师傅,早就已经化为枯骨了,这个刘全德居然拿自己没死来当保命的借口,当年这恶棍可是没半点放过自己的意思。

    想到这里,随着肖扬真元的运转,肖扬的心也暴戾起来,一股强横的真元冲进刘全德的体,狂暴的真元带着九幽寒煞,将刘全德体内撕得粉碎。

    刘全德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头一歪便死去了,看着被扔在地上的刘全德嘴角涌出的鲜血,众人噤若寒蝉,这时,肖扬的视线转向了瘦猴等人,眼中带着一丝疯狂而嗜血的光芒。

    “现在,该你们了”

重要声明:小说《散修逆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