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重获新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肆义 书名:散修逆天录
    在肖扬失去意识之后,肖扬的体出现了惊人的异变。

    只见肖扬的体缓缓的飘了起来,好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轻柔的托着他一样。以肖扬的体为中心,四周的灵气像是一群鲨鱼嗅到了鲜血的味道一样,疯狂的涌入了肖扬的体。以肖扬的体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灵气的漩涡。

    肆虐的灵气涌进肖扬的体,因为肖扬经脉破损的关系,暴躁的灵气无处宣泄,像一群蛮牛一样,将肖扬的体破坏殆尽,连骨骼和肌都被冲击的几乎崩溃,肖扬体内仅存的几条完好的经脉也被这狂暴的灵气给撕碎了。

    眼见肖扬的体就要因为无法承受这狂暴的灵气而崩溃了,肖扬的体无意识的颤抖着,周的毛孔中渗出了细密的血丝。五官之中的鲜血就像是不要钱一样涌了出来。

    突然,肖扬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出了一股柔和的紫光,紫sè的光芒以肖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为中心,向肖扬的周蔓延,将肖扬的整个体都轻柔的包裹起来。

    肖扬的体内已经被破坏的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了,就在暴躁的灵气即将冲破肖扬的体的时候,神密的紫光终于蔓延到了肖扬的周各处。

    察觉到肖扬体内肆虐的灵气,神秘的紫光就像看见了天敌一样,不由分说的就冲进了肖扬的体,与肖扬体内的灵气纠缠在一起。似乎是想将这股狂暴的灵气赶出肖扬的体一般。

    肖扬体内那灵气见这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紫光想要侵占自己的领域,本能的与紫sè的光芒缠斗在一起。因为数量上的关系,神秘的紫光不敌肖扬体内的灵气,眼看就要被出肖扬的体了。

    或许是感受到了同伴的无力,肖扬左手上的戒指轻轻颤抖了几下,随之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芒。

    随后紫光突兀的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本来十分轻柔的紫光猛的一顿,随着戒指的颤抖,紫光变得十分刺眼。已经无法看到肖扬的体,就像一个紫sè的太阳一样。

    如果说之前的紫光是一缕清风的话,现在的紫光就是一阵飓风,透着一股子唯我独尊的霸气。

    重整旗鼓的紫光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冲进了肖扬的体,向肖扬体内的灵气冲了过去。肖扬体内的灵气就像是积雪遇到了猛烈的阳光,节节败退,逐渐的被到了肖扬的四肢各处。

    这样的战果显然不是紫sè的光芒想要的,于是乘胜追击。肖扬体内的灵气象征xìng的抵抗了一下,便溃不成军,终于被赶出了肖扬的体。

    终于全面占领了肖扬体的紫光又是一变,重新回到了最初那柔和的样子,游走于肖扬的周,细细的为肖扬修复着之前被那股狂暴的灵气肆虐的满目疮痍的体。并将肖扬体中的杂质一一剔除。

    修复完肖扬的骨骼血之后,紫sè的光芒像是被什么号召一样,向肖扬的丹田集中过去,最后全部聚集在肖扬的丹田中。

    将肖扬丹田上的伤势修复之后,紫sè的光芒开始慢慢扩大,将肖扬的丹田涨得高高鼓起,就像一个气球一样,眼见肖扬的丹田遍布着这丝丝的裂纹,就要爆裂开来,紫光募然一收,又开始细细的为肖扬治疗起丹田上的伤势。

    如此反复了几番,肖扬的丹田已经被扩大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如果此刻的肖扬被修士看到,定会为之震惊。甚至会因其归属引起争斗。

    丹田的大小决定了一个修士在同阶之中的强弱,丹田越大,所能容纳的真元就越多。虽然这些修士进境略显缓慢,但是在同阶甚至超越自己的修为的层次中,丹田容量大的修真者无论是从持久力还是从能调动的天地灵气的比例来说,都占尽优势。

    此刻的肖扬还不知道自己的这番奇遇,昏过去以后,肖扬的识海就陷入了封闭状态。对外面的事完全失去了知觉,整个人都陷入了沉睡当中。

    在将丹田扩大到一定程度之后,紫sè的光芒从丹田中钻了出来。更加震惊的事发生了,只见紫光沿着肖扬的经脉,一寸一寸的在为肖扬重塑着损坏的经脉。肖扬的经脉以眼难以察觉的的速度一点点的被重塑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肖扬的的经脉终于完整了,完成任务的紫光一阵闪烁,在肖扬周经脉中游走了几个周天,似乎是很满意,随后便全部融入到肖扬的经脉之中。

    如果肖扬醒过来的话,定然会发现这紫光的游走路线正是那生死决的行功路线。

    失去了紫光的依托,肖扬漂浮在空中的体猛的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在石质的地面上,此时肖扬的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污垢,完全看不到本来的面目,在这层污秽之物的包裹下,在肖扬的体摔落到地上的同时,四周的天地灵气再次暴躁起来,又纷纷的涌入到肖扬的体之中。

    对于这些涌入到体中迷茫的灵气,与肖扬的经脉融合起来的紫光再次出现,引导着这些灵气按照生死决的行功路线运行起来。运行了一个周天以后,真元开始自行运转,紫光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但是,就连融入肖扬经脉中的紫光也没有发现,在肖扬纳入体的灵气中,居然夹杂着一丝丝的九幽寒煞。所谓九幽寒煞,就是前面肖扬看到的将那些鸟兽撕得粉碎的恐怖黑风。

    紫光并没有察觉到这些混杂在灵气之中的偷渡者。任由这些九幽寒煞与肖扬体内的真元融合起来,悄悄的改变着肖扬的真元。

    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年,肖扬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肖扬昏睡过去之时也不过是十二岁而已,如今因为体长大的关系,肖扬上的那一层污垢外壳已经被肖扬的体撑破,露出了像婴儿一样白嫩的皮肤。

    肖扬的手指动了动,感觉似乎是过去了一段极其漫长的时间,肖扬终于睁开了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肖扬的心中满是疑问,自己不应该是死了么,怎么会还在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散修逆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