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阴魂不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肆义 书名:散修逆天录
    刘全德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攥着拳头恨恨的说道“你说前几天咱抓的那个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靠山的人。

    可我舅舅倒好,听了邱绍贤一番鬼话,不仅给那小子放了出来。还送给那小子一大座宅子,据说城主还送给那小子一大堆的金银”。

    说罢又是一大口烈酒灌了下去。“现在倒好了,我舅舅现在整天派人看着我,今天好不容易把几个尾巴给甩开了,才有机会出来消遣一下。

    都他娘的怪那个小子,一定得给那小子点颜sè,让他看看这一亩三分地到底是谁说的算”刘全德喝完酒,红着眼睛说道。

    猴子眼珠一转,低头小声的说道“刘爷,您想教训他还不容易吗,得罪了您老人家,哪里还能让他这么逍遥快活,要不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猴子边说着,手上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放你娘的,你说的好听,怎么杀,尸体怎么办,到时候还不是要查到咱们头上,你小子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刘全德一巴掌给猴子扇了一个趔趄,狠狠的骂道。

    猴子的脸被打的高高肿起,捂着伤处一脸哭丧的说道“刘爷,您先听我说完啊,您知道咱萍秋城的垃圾都扔到哪去了吧,只要是进了陷仙洞,就没谁能活着出来的”。

    刘全德一听猴子的话,眼睛一亮。“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么个地方,只要是把这小子扔进陷仙洞,咱几个口风严点,这事就是永远的秘密了”刘全德拍着手说道。

    随即,猴子的脸又苦了起来,“那小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乖乖钻进陷仙洞呢”。

    刘全德骂道“是那小子傻还是你缺心眼啊,软的不行咱不会来硬的,来来来,咱们就这样...”几个人将头凑到一堆,仔细的听着刘全德的计策。

    几人听完,就有个手下赶紧拍着马“还是刘爷英明啊,简直是诸葛再世啊”刘全德似乎很是受用,无耻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刚才说的都记住了么,迟则生变,瘦猴你赶紧去拿小子家里,把他带过来,至于说辞,就按我说的告诉他”。

    猴子站起,说道“刘爷,您就瞧好吧”说罢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肖扬吃过晚饭,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静静的思索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太过匪夷所思。事转变的都太过突然,想了半天,也没察觉到有什么疑点。

    这时,肖扬的耳边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这么晚了,谁会来找自己呢?打开门,一眼就看到那个叫猴子的官兵站在门外,肖扬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可忘不了眼前这人,要不是他,自己也不至于被关到大牢里受罪。不由冷冷的问道“有什么事么,如果没事的话就请回吧”。

    边说着,就要把门关上。猴子一听急了,赶紧挤进门,用子挡住说道“您等等啊,这次我来是要请您去赴宴的,我们刘爷想就上次的事向您道个歉,您就赏个脸吧”。

    “哼,道歉?他会那么好心么,谁知道你们打得是什么主意”肖扬冷哼一声说道。

    “肖扬小兄弟啊,上次的事全是我鬼迷心窍,刘爷也被他舅舅狠狠的训了一顿,现在请您过去就是想和您化干戈为玉帛,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不是,您相信我,刘爷绝对是真心想化解这段恩怨才请您的”猴子继续劝解道。

    听完猴子的话,肖扬想到,不就是去赴宴么,估计现在的况刘全德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也许他说的是真的呢。

    想罢脸sè一缓说道“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你稍等,我先锁上门”。

    猴子刚离开群莺苑,刘全德就从怀里拿出一包迷药,这东西刘全德刘全德都是经常带着的,以备“不时之需”。

    交给一个手下说道“这东西一会加进那个小子的酒里,至于那小子喝不喝么,那可由不得他了”。

    肖扬跟在猴子后,七拐八拐的穿过好几条街,肖扬不问道“刘全德在哪里,还有多久才能到”。猴子回头说道“快了,快了,您先别着急,就在前面不远,您跟我来就是了”。

    看着眼前的阁楼,门口上方的牌子写着群莺苑三个大字,门口的老鸨子看着刚刚离去的猴子边跟着一个俊俏的少年,凑上前去调笑道“哟,这是谁家的少年啊,生的好生俊俏啊,来让妈妈我好好看看”。

    伸手就要像肖扬的脸上摸去。肖扬惊的向后一退,躲开了老鸨子的魔爪,脸不由的红了起来“哟,还害羞了,哈哈哈”老鸨子看着肖扬的样子,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肖扬眉头一皱,现在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别闹了,这可是刘爷的贵客,要是耽误了刘爷的事,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猴子看肖扬一副害羞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鄙视,随后对老鸨子说道。

    一提到刘全德,老鸨子立马就老实了,乖乖的让两人走了进去。坐在位子上,肖扬看着刘全德,而刘全德也在打量着肖扬,一时间整个天字间陷入了沉寂。

    过了一会,沉不住气的刘全德轻咳了两声说道“小兄弟,上次的事我很抱歉,都是我受jiān人蒙蔽才会让你蒙冤入狱的,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道个歉。

    以后只要你一句话,只要是咱爷们能办到的,在所不辞,你要是相信我,咱就干了这杯酒,以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怎么样,这个面子还是能给我的吧”说罢起举起一杯酒。

    看刘全德一脸真诚的样子,不似作伪。肖扬便说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肖扬也不能给脸不要,这杯酒我喝了,咱们以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说罢仰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第一次喝酒的肖扬呛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不停的咳嗽着。抬头看向刘全德,只见刘全德一脸jiān笑的样子,暗道一声不妙,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昏了过去。

    萍秋城外的陷仙洞,没人知道它存在了多久。之所以叫陷仙洞,是因为在陷仙洞口附近有着一股莫大的吸力,只要是靠近洞口一定的范围,就会被吸进洞里去,从没见有什么东西或者活物能被吸进去还能出来的。

    据说曾经有神仙曾经飞进去过,但是再也没见过那神仙出来。所以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萍秋城倾倒垃圾的地方。

    刘全德让猴子扶着昏睡过去的肖扬,离开了群莺苑,老鸨子对这个清秀害羞的少年印象还是不浅的,此刻看到这少年沉沉的睡着,只当是年少不胜酒力睡过去了。

    看刘全德没什么不满的神sè,目送着刘全德一众人离开,随后就忙着招揽客人去了。

    一群人出了城后,猴子扛起肖扬,众人急匆匆的向陷仙洞的方向赶去。

重要声明:小说《散修逆天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