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走马上任

    百合省省城,街道宽阔,车水马龙好不闹。“李大人,既然已到省城,想必再无危险,我等先行返回。”随行的圣卫队长对李素素拱手道。李素素躬道:“好吧,各位一路辛苦,素素感激不尽!”百来名圣卫队员匆匆离去,就剩下李素素和绝对嚣张沿着长街继续前行。她此番要去拜访百合省省长秋水云烟大人。街道前面人山人海,吵吵闹闹。李素素有些好奇,也围上去。却只见地上卷缩着一名男子,被另外两名壮汉打的头破血流。被打的满地打滚,打人的还没罢手。“叫你偷,打死你!”旁观者无一人出手制止,甚至有人在喊打得好。李素素:“住手!”两名男子颇感意外,不约而同地看向李素素。高个子:“你?外来的?”李素素:“是的,你们为何打他?”矮个子:“看她容貌不错,尤其是那段,几乎迷死人啦。还带着宝剑。莫不是百花城来的?”李素素的宝剑乃是临走前李婷婷送的。本是给女红城护卫用的。和百花宝剑有些相似之处,轻巧灵秀。高个子:“此处离百花城数千里,圣使能跑那么远吗?再说了,即便圣使到来又当如何,此人偷了我们的东西,不该打吗?”李素素:“他偷了你们东西?”高个子:“是啊。他潜入我家,把好吃的全吃完了。”李素素:“就吃了一点东西,至于把人打成这样吗?”高个子:“偷吃也是贼,谁让他偷?”李素素:“好了好了,他偷的东西值多少钱。我帮他赔你,别再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高个子:“你?为什么?”李素素:“实不相瞒,我来自帝都。想到苍远县去办点事。但人生地不熟,想让他帮我带路。所以愿意帮他赔钱赎,你看如何?”高个子:“你不就差个向导吗?找我兄弟俩也是一样,为何单找他?”李素素:“我可怜他,不行吗?”高个子:“他只是个贼。偷吃的还是小事,要是偷人。让你**了可不好。”围观者大笑不止。李素素虽然气愤,但不敢发作。先不说自己武功才恢复那么一点点,而且这是在圣华,高手如云的国度。她能怎么着。李素素:“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小心我到省长大人面前告你一状。”高个子:“哈哈,我说的可是实话。帝国没有规定不许说实话吧。要放过这小子,可以。拿你贴衣服来换!”众人又是哄然大笑。李素素俏脸通红:“你,别太过分了!”高个子:“不肯就算了,也不勉强。只是这小子偷了我家东西,理当由我处置。你管不着。”李素素:“你已经把人家打成这样,还不够吗?”高个子:“本来是够了,不过既然你想帮他,那自然就不够。我需要有所补偿。”李素素:“都说了,我愿意帮他赔钱。”高个子嬉皮笑脸地道:“哥不稀罕你的臭钱,哥想要的是你的臭衣,哦不,是香衣。给是不给?不给,我继续打!”绝对嚣张:“你们别太过分!”高个子:“哟,块头大的啊。我说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这一说不要紧,绝对嚣张脸色大变,攥紧拳头就要开打。李素素怕惹出麻烦来,立即将她拉住:“妹妹且慢!”离帝都那么远,举目无亲,必须忍一忍。要是出了事端可真不好收拾。李素素:“我愿意跟你们交换!”众人目瞪口呆,高个子喜不自:“好,姑娘果然爽快。请随我来。”李素素:“要去哪里?”高个子:“姑娘该不是想当众宽衣解带吧。若是这样,我也乐于参观。”李素素:“去附近驿馆。”高个子:“驿馆?那可是给官员和来往圣使住的地方,你够资格?”李素素:“我乃苍远县新县长,请问可以住吗?”高个子:“原来你是县长大人?跟你去驿馆不是不可以,只是万一你反目找人抓我怎么办?”李素素:“我答应了就不反悔。再说了,那衣服不值几个钱,既然你喜欢,拿去无妨。”高个子:“那好,我们随你去拿衣服。”李素素:“待我帮这位兄弟包扎好伤口。”高个子:“好吧。”为了尽快让李素素兑现诺言,他们两兄弟一起动手,将那个被打的男子救起,扶着一同赶往省城驿馆。人们颇感好奇,也跟着前往。其实这名男子也就受些皮外伤,并无大碍。高个子两兄弟虽然放肆却也知道轻重,不会造成人命。是李素素一时心软多虑了。省城驿馆,圣卫队长苍云兰也是一名女子,容貌一般,三十岁左右,看完李素素的资料,拱手道:“原来是李大人到来。他们是?”李素素:“我和那两位有交易,待会我给他们东西,他们自会离开。只是这位受伤的兄弟烦请收留。”苍云兰:“他是个小偷,为此被治罪好几次了,屡教不改。你怎么认识他的?”李素素:“看着当众被打,于心不忍,所以就搭救。并不认识。”苍云兰:“大人如此心软可不行啊!”李素素:“他真的是小偷?”她也知道心软不好,可心软就是心软,改不了,能有什么办法呢?那名被救的男子连忙跪在李素素面前:“没错,我是个小偷。但是姑娘的大恩大德已经感化在下,在下以后一定痛改前非。”李素素急忙将他扶起:“请起。我既然救了你就不反悔。我新官上任,正需要帮手,以后你就留在我边,别去做那偷鸡摸狗的事。”苍云兰:“李大人当真要带他在边吗?这若是传出去,大人竟和贼相近,只怕不好吧?”李素素:“若有机会走上正道,他就不是贼了。”高个子:“那李大人还要人手吗?我兄弟俩也想去。”李素素:“我还没去苍远呢,那边的况我不了解。也许一个人都不需要,那边有现成的。”高个子:“没事,我们去了,若是用不上,回来便是。这样可成?”李素素:“那我的衣服......”高个子:“我们是很想要,我们愿意出高价钱购买。李大人,请你出个价。”李素素:“罢了,送你们吧。只是我有条件:第一,以后不许为难穷人。第二,以后不许再有类此非份要求。”高个子:“我们保证做到,请大人放心。今后我们兄弟便是你的死党,任凭差遣!”李素素:“如此,我感激不尽。请稍后,我去去就来。”李素素满脸羞红地将自己的红色肚兜和短裤递给高个子,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如此荒唐之举,新来的县长居然也配合,真是少见。高个子欣喜若狂,急忙收好,猥琐之状,无法形容。好似是八辈子没见过美女似的。他叫百里高,他弟弟叫百里壮,而那个小偷则叫**明。百合省一带就这两姓居多。他们三人从此便成了李素素的跟班。只是一个猥琐,一个手脚不干净,李素素又不得不防着点。不过在这偏远之地有了朋友,也算不错。李素素:“你们三个都想跟我走?”三人齐声道:“我们愿意!”李素素:“那好,你们几个从今往后要冰释前嫌,亲如兄弟。如若违反,我的脾气也不是那么好的哦。”百里高:“李大人你稍后,我们兄弟先回家拿点东西再跟你走。你放心,我家还算富裕,不差钱的。”

    李素素:“你们都走了,你爹娘怎么办?”百里高叹道:“唉,别提了。我十岁那年,爹娘吵架。爹爹动粗杀了我娘,被处死。后来,养大我们。因为爹爹是富商,留有大笔财产。所以我们倒是衣食无忧。只是,前年,连也去世了,我们兄弟再无亲人。”他说的轻巧,李素素不由得想起自己世差点想哭,急忙低下头去。**明:“李大人,你怎么了?他都没事,你听了就想哭?”李素素揉了揉眼睛:“我哪有?你瞎说。那你们没有别的亲戚了吗?”对于他们两个,李素素是真的不敢收的。怕又跟徐文一样,最终弄得纠缠不清。所以,拼命找劝他们不要去的理由。百里高小声道:“我们不是本地人,据说是得罪了飘渺圣城的人才躲到这里来的,我们也不姓百里的。如若不嫌弃,以后李大人你就是我们的亲人!”李素素叹道:“唉,我也是举目无亲。如果你们愿意就把我当亲妹妹看吧。”百里壮:“好嘞好嘞。那是你跟我们姓百里,还是我们跟你姓李呢?”李素素:“这很重要吗?”百里壮:“当然重要,哪有亲兄妹不同姓的。”李素素:“百里素素,这名字也不错哦。只是我这资料却不好改了。”百里壮:“那我叫李壮好了。”李素素笑道:“这可是皇族的姓氏。”百里高:“我们可没打算占便宜。天下姓李的虽然不多,但也未必都是皇族。哦......难道李大人你是?”李素素:“我自然不是。”百里高:“那我叫李高。”**明:“我叫李明。”李素素:“你也?”**明:“姑娘善良美貌,平生仅见。不敢高攀结为夫妻,能做兄妹如愿足矣。”李素素:“那弟弟你可有家人?”李明:“早没了,要不,也不会去偷东西了。每次被人抓到打个半死。”李素素:“那你为何不打工或向民部求助呀?”李明:“我不喜欢被人招来唤去的,看人脸色,还赚不到多少钱。我不打工,民部也不愿意帮我这种懒人。所以就......”李素素:“既然不肯被人使唤,为何跟我。”李明:“你不同。你是平生第一个对我好的人,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美女。我服你!”李高:“妹妹,我们先回家一趟,你在此等我们,如何?”李素素:“你们去吧,我还得去拜访省长大人,来了若是我没回,你们就在驿馆等我。若是我先回,就在驿馆等你们。”李高:“一言为定。”李素素点头,跟苍云兰说了几句,便领着绝对嚣张和李明前往百合省官府片。秋水云烟,一头青丝盘在头顶,露出白皙的前额,柳叶眉,大眼睛。虽已有三十多岁,尽显成**之美,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省长。她虽然出青山区,但在百花城呆过五年。有这个背景,颇为朝廷信任。李素素跪拜堂前:“下官李素素拜见省长大人。”秋水云烟:“起来说话,资料呈上来。”李素素递过资料,秋水云烟随手翻了翻:“李素素?你年方几何呀?”李素素:“我不记得,大概是二十多吧。”秋水云烟厉声道:“混账,连自己年龄都不记得,如何为官?”李素素:“依属下之见,为官只要明辨是非,为民做主就行。自己年龄无需弄清楚。”秋水云烟:“属下之见,属下之见。你这么有主见,为何不留在帝都侍候皇后,来这偏远的百合省作甚?”李素素:“我......”绝对嚣张:“大人,她可是当今女皇钦点的。你这是什么话?你是觉得女皇不会用人吗?”秋水云烟:“你是皇族?”李素素摇头:“不是。”秋水云烟:“那女皇为何看重你?就凭你几分姿色?”李素素无语。秋水云烟:“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在**李长风。女皇不好如何处置你,所以就......”李素素:“不是这样的。”秋水云烟:“那是怎样的?”李素素:“我想当官,但没有见识,没有经验。女皇不能给大官所以就。”秋水云烟:“笑话,帝都、圣华区就没小官了?非要到这蛮荒之地来?”李素素:“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只有这里一个空缺吧。”秋水云烟:“我不管你是不是皇族。总之到了这里就给我老实点。别动不动就属下之见,要做官,就得学会做人。先要懂得服从上司的指令。知道吗?”李素素:“是。”秋水云烟:“去吧。给我小心点,别拿姿色当本钱**男人,小心玩火**。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皇族,要是犯了圣华律法绝不轻饶!”走出大,李明拉了拉李素素的衣袖小声道:“妹妹,恕我直言,你这样可不好。”李素素:“我哪里不好了?”李明:“你来拜见省长大人,空手而来?也不意思意思一下?”李素素:“我只一人,能有什么嘛。再说了我是来报到的,又不是走亲戚。”李明:“唉,你呀你,不和省长搞好关系,以后只怕没那么好混了。”李素素:“我没钱,大人应该可以理解的。”李明:“你姓李,来自帝都。皮肤这么白,一看就是哪位富家之女,谁会觉得你没钱啊。”李素素:“啊,还有这么一说?”李明:“当然了,当官不捞点好处,谁干?”李素素:“我干。我当官就不是为了捞好处。”李明:“那是你傻!”李素素:“难道这里的官都是这样的吗?”李明:“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你自己不捞好处不要紧。切莫挡了别人的财路,否则就死得快!”李素素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暗道:“想不到这当官还有这般惊险的。可我哪知道别人的财路在何处呀?一不小心挡住了,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吗?罢了,但求无愧于心,死就死吧。过去都死过那么多次了,要是命短的话,这条命早没了。”她却不知,在今后救她一命的,恰恰是那位她唯恐躲之不及的**皇后李长风。回到驿馆,李高李壮早已等候多时,歇息一晚第二天便出发赶往苍远县。既然官场凶险,李素素不敢大意,休息时勤练心法,试图尽快恢复全部武功。她不愿意向恶势力低头,若是惹到他们了,就开杀。苍远湖,烟波浩渺,碧水蓝天。在湖边的大山旁边有座小城,这便是苍远县城。虽然地处边陲,但此地是圣华区通往远南区的最近之路。所以南来北往之人甚多,但也正因如此,盗贼群集,时有案件发生。苍远县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叫米雄。个头不高,骨瘦如柴。早几年就向朝廷提交了辞呈,但一直没有结果。大堂之上,李素素跪拜:“下官李素素拜见县长大人!”米雄:“快起来,孩子,你这是?”李素素:“听说大人已经向朝廷提出了辞呈。我这是接替大人而来的。”说着呈上资料。米雄伸过他那双枯瘦的手,接过资料细看。他怎么也想不到,接替自己的竟然是一位如此年轻美貌的女娃子。米雄:“孩子,苍远县官不好当,你要万事小心啊。”李素素:“照大人这么说,哪里的官都不好当。”哪里都有别人的财路啊,要当官又要不挡人家的财路,确实难。米雄:“苍远不比别处。此地离圣华区太远。朝廷管不到。却又是一个生财之地,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稍不留神就要惹**烦啊。”李素素:“大人您别吓我,我胆子很小的。”米雄:“若是怕了就请回吧。捎信给委任都司,让他派个圆滑点的人来。切莫再派姑娘家来冒险了。我这把老骨头,暂时还不会死,就多撑几天吧。”李素素:“大人,我千里迢迢来至此地。您竟然让我返回?我不干!既然来了就留下。”米雄:“你若执意要留下,那就要听老夫一言,凡事不要管的太紧。看得过就算了,别追究到底。给自己找难堪。”李素素:“若是没人欺压百姓,我自然不管。若是有,也绝不轻饶!”米雄:“你,此话说说便可,切不可太认真啦。我这有份名册,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得罪名册上的人,知道吗?”李素素:“我不要。我跟他们又不熟要名册作甚?”米雄:“你呀你,这样很危险的。”李素素:“大人,您就放心吧。实在危险我就跑路。跑回圣华区不就没事了吗?放心吧。”米雄递过一本书卷:“那这名册?”李素素:“老人家若实在不放心,这名册我就收下吧。我会好自为之的。”暗道:“名册上的人,若是好人倒还罢了。若非善类,我一个个收拾,也省的到处找!”米雄:“请大人随我来,我们做好各种交接。”李素素有点不耐烦,没想到当官这么麻烦。当下跟着米雄到处看看,完成各种公文以及库房的交接。她是似懂非懂,有些迷糊,脑海里想的念的都是内功心法,一下子还真适应不过来。倒是李明跟着帮忙记下了不少东西。这米雄虽然不是大贪官,但也并非两袖清风。看来,他是颇懂为官之道、为人之道。难怪能在这是非之地坐镇几十年。装了十几车的东西,家人、家丁数十名。李素素担心他没法安享晚年的想法完全是多虑。将老县长送出城门外,又按惯例派遣一队圣华卫队将他送往下一站。李素素这才返回县衙。她不知道的是:米雄会做官,所以此番回去,黑白两道都不会为难他。她真的不需要为他担心。事实上,她该为自己好好担心一下了。就她那子,想不惹祸都难。可李素素自己不这么想。唉!待续:当官其实不容易,是非对错巧施力。贪官圆滑清官直,随机应变才如意。

    ...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