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苍云楚楚

    李素素拿着委任部开出的委任文书以及相关资料和绝对嚣张一起离开帝都朝西边驰去,绝对秒杀一路随行。直到西江省的黑风岭驿站才分道扬镳,李素素等人折向西南。虽然她已易容,不太招人注目,但材依然窈窕。各驿站见她柔弱女官,特给百花马当坐骑,绝对嚣张看的很不爽,但也没发作,以她的体重,若是也乘骑百花马恐怕要耽误行程。每到一处,当地驿站还派了一百名精锐的圣华卫队随行护送。直到下一个驿站便返回。下一个驿站帮她们换马之后再派人护送,以此类推,环环相扣。这倒不是李素素的特殊待遇,圣华新官上任或者官吏未带随从来往各地都是这样。红内,李婷婷失魂落魄。早知要离别,倒不如不相聚。人走茶凉,冷冷清清。罢了,还是去该呆的地方吧。领着四名侍卫走向骂政广场。圣华长街,一白衣女子骑马疾驰而来。长发飘飘,材窈窕。腰悬灵秀的百花宝剑。一看便知是位百花使者。帝都的民众自然是见过百花使者的,没有其他地方的人敏感,除了纷纷行注目礼之外,也没发生什么动。却不知谁喊了一声“楚楚,她是楚楚。”这下便炸开了锅,很多人都开始高呼“楚楚”的名字并围拢过来。白衣女子无奈,只得下马拱手对周遭行礼道:“百花城使者苍云楚楚拜见帝都各位父老乡亲!”话说这位苍云楚楚不仅武功高绝、人品极佳,容貌更是比其他百花使者还要好看,材也更人。堪称当世最优秀的百花使者。最难得的是:她侠义、勤奋,所到之处恶徒无不束手,每每救孤苦于危难。连飘渺圣城也要顾忌她几分。因此即便不是素颜仙子却有济世仙子之美称。甚至有江湖贼匪扬言:“若是栽在苍云楚楚手里,老子也算不枉此生了。”还有人说,她武功其实并不高,靠的是用美色将对手迷个半死,方才轻易获胜。此宝贝不仅能解救危机、伸张正气,更能让人大饱眼福,秀色可餐。难怪有这么多人为之痴狂!当然了,飘渺圣城怕她却并非因为她武功高。而是因为她实在太出色,非常被李艳看重。若是欺负她如同向百花城宣战,而且帝国百姓也不会答应。他们可不愿意为了这个女子把帝国上下全部得罪。而这位楚楚圣使又不知道见风使舵,为了避免冲突,飘渺圣城就只能让自己人离这位济世仙子远一点了。一位老者喊道:“大伙这不是为难济世仙子吗?害的她还要下马行礼,耽误行程我等愧疚啊。”“楚楚,你忙自己的去吧。不要理我们!”“是呀,你去吧,孩子,我们都知道你辛苦。”......苍云楚楚再施一礼:“如此,楚楚谢过大家!”说完翻上马,轻拍马背。百花马被主人温柔一击,快步向前。人们不再跟她招呼,纷纷退避让道。苍云楚楚心中一暖,泪水打湿了她长长的睫毛。赶忙俯下子用衣袖遮掩。她知道自己有多辛苦,但她更知道这父老乡亲有多可!感激和委屈各种滋味杂陈心间,但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她也有哭的毛病,只是不能随意哭。李长风永远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此刻正倚在桌子旁边,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佳肴。一堆公文全塞在长桌的另一头,看都不看一眼。材魁梧,国字脸,浓眉大眼,三缕长须长嘴边。倒也是一位美男子。只是须发灰白稍显有些苍老。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虽**,但是处理朝政一点都不含糊!”这倒也是,除了让李婷婷当皇帝遭人非议之外,能让人挑毛病的地方的确不多。而事实证明,李婷婷也并非啥事都不懂的黄毛丫头。略经点拨还是有模有样的皇帝。他似乎也没看走眼。当然了,一切如斯,他的自我感觉更会超乎实际,得意之色常常溢于言表。他料想,大事弄好了,生活作风即便有那么一点点问题,百花城也不会拿他怎样。果然,尽管他“名扬天下”百花城却不闻不问。两旁的四个坐席空空如也:担任辅政大臣的四个老顽固都被他放假。没他们絮絮叨叨,今天好容易耳根清净,自由自在。只是,好像太无聊了一点吧,要是来几个美女......我不碰、就看看,看看也好啊!不行啊,我若是此刻去依人馆,这国政大岂不空无一人了吗?会误事的!改明儿一定要弄几个靓妞来这当侍卫。最好来自百花城!色艺双绝!唉,也不行啊!能否吃到先不说,天天在这跟她们鬼混也不成体统嘛。那些老顽固要说我、百花城会找我麻烦,甚至连婷婷那丫头都会......李长风正在心里嘀咕着,忽然眼前一亮,兴奋地对边的侍卫言道:“小五啊,你说说,谁来了?”小五:“没人啊。”

    李长风:“我闻到香味了,一定是位美女。”小五忙竖大拇指:“大人,您真是神了!”因为就在此时,苍云楚楚骑马来至前。依人馆虽然不乏美女,但哪比得上百花使者这般清纯、美貌。何况这来的还是最美百花使者!李长风明知道这是李艳的手上明珠,也不由得不动心:管他呢,能吃就先吃了再说。猥琐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皇后大人有些把持不住了!视线盯在苍云楚楚高耸的脯上一刻也未曾离开:好大啊,不知道弹如何,真想摸一把试试!真想啊!他**的美名早已传遍天下,为百花使者不可能不知。但仗着百花城各位仙子撑腰,苍云楚楚还是有胆量来见他一面。但此刻,面对皇后大人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架势,她胆怯了,只得低头走向前。“百花城使者苍云楚楚见过皇后大人!”她俏脸微红,体有些颤抖,心里在寻思着如何应对突发况。李长风就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看到美女怕自己的样子。哈哈,这济世仙子不知道制服过多少恶人败类,却单单怕我皇后大人。看来本官还是小有威名嘛。一会我要吓她一吓,看她如何应对。对,李长风就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之心从未消减。不过他还算有点良心:不会随便毁人清白。猥琐、乱摸、过把手瘾。但从不逾越底线。也正因如此,苍云楚楚才怕他。若他大大恶,倒也好办,拔剑挑了便是。在圣华,有李艳护着,她不用怕任何人!但李长风不是,不能随便对他动刀剑。如何应对他那不知何时会袭来的咸猪手,还真愁坏这位美女圣使。“大人,这是我们城主写给您的亲笔信!”苍云楚楚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呈上。李长风接过,却不急着看,而是放在鼻子前面慢慢闻:“好香啊!圣使,你知道吗?我闻到你的体香了,哈哈!”苍云楚楚:“大人请自重!”李长风:“怎么了?我又没碰你体,脱你衣服。这也不行呀?既如此你又何必把书信放在那个地方呢?这不明摆着**我吗?”苍云楚楚哭道:“你无耻!”转便要走。李长风急道:“圣使且慢!”苍云楚楚:“大人还有何事?”李长风:“圣使一路劳顿,我本不该如此戏弄你。还请圣使到偏暂时歇息,待我看完书信,写了回信,再烦请圣使带回如何?”苍云楚楚拱手道:“谨遵皇后大人吩咐”说完便走向偏。李长风笑道:“这才乖嘛。”暗道:“这丫头不好惹啊,吃不到怎么办?”打开书信,上面便是紫清素云关于百花城和皇城联手悄悄对飘渺圣城进行调查的提议。也就是评估一下他们的实力,若是与朝廷撕破脸,朝廷有多少胜算。他当即将书信撕掉,只回了四个字:“此事不妥!”当前局势异常复杂,绝没有百花城主想象的那么好调查。一个不慎走漏风声,只怕要连累各位使者和卫队成员白白丧命,何苦来哉?“圣使辛苦了,回信我已经写好,请拿去。”苍云楚楚刚伸出手去接,却冷不防右腕被李长风抓住。以她的手,若是左手拔剑还能反攻。可对方是皇后,她不好贸然伤他。稍有犹豫上几处道被制,有劲都使不出来,很快就被李长风搂在怀里,没法挣脱。李长风:“乖,不要闹,不要哭,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迫不及待地伸出他的咸猪手朝苍云楚楚的俏脸摸去。苍云楚楚哭道:“大人不要。看在我为帝国奔走四方的份上放过我好吗?”李长风:“你是在求我吗?”苍云楚楚:“是。”李长风抱起她,走向对面的桌子:“这么漂亮,若是不吃,岂不可惜?”苍云楚楚:“你,你畜生!”李长风依然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楚楚,你这就不对了。为圣使,怎么可以骂人呢?再说了,本官要不是提早让位,现在还是皇帝呢。古代的皇帝,哪个不是三宫六院,妻妾成群的?本官只是玩玩而已,又不要你命,没什么大不了,你舒服,我也舒服嘛。哈哈。”苍云楚楚:“你放手!不然我去告你状!快放手呀......”各种委屈一齐涌上心头,泪如雨下。李长风:“不要哭、不要哭,本官摸够了就放手。你还是清白之,不会影响以后嫁人的。”苍云楚楚哭道:“我到底是什么命呀,千辛万苦把书信送到帝都,却被你如此羞辱!”李长风:“好了,算本官有罪。一会完了向你请罪如何?乖,别闹了。这个时候你是闹不过我的。嗓子哭哑了,如何回去交差?”小五、小江两名侍卫看的面红心跳:他们虽然都去过依人馆,但这圣使受辱的场景第一次见到,竟然陶醉其中。李长风终于玩够了,苍云楚楚头发凌乱、满脸泪痕,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这样子好像更美了!真想再亲她几下,但他还是克制住了:适可而止吧,不能再伤害她了!李长风慢慢地帮她梳理着秀发:“好了,你依然是清白的,不会有任何的痕迹。别伤心了,今之事我们绝不会说出去。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你将来的夫君更不可能知道。宽心啊!”回头对两名侍卫厉声道:“今之事切勿外传,明白不?”侍卫们齐声应道:“是!”李长风:“我要解开你道了,一会你不要做傻事。若是恨我,大可以杀了我以泄愤。但切勿做傻事!”说完伸手解开苍云楚楚的道。苍云楚楚翻起来,哭着冲向墙角。李长风急忙拦住她:“圣使不可!你且停下,我还你公道!”说完从侍卫上拔出长剑,剑柄递向苍云楚楚:“若是恨我,拿此剑刺我。就算刺死也没事。我李长风早就臭名远扬,回头你说我强暴你,你拔剑自卫没人不信的,别怕!”苍云楚楚接过长剑,疑惑地看了看李长风,右腕缓缓将剑锋往前送。李长风微闭双眼,暗道:“她真会刺来吗?罢了,人固有一死,能死在美人剑下也算是不枉此生了。”侍卫小五急忙上前道:“圣使住手,请不要伤害皇后。”小江也上前跪下替李长风求饶。李长风怒道:“你们做什么?滚出去!休要再阻拦!”两名侍卫一见李长风表严肃,不敢不从,起退开。李长风:“别怕,圣使请继续。只要能解你心头之恨,怎么做都成!”苍云楚楚忽然把剑一扔:“大人,你好虚伪!”李长风:“为何这么说?”苍云楚楚:“就凭这一点,就拿剑伤你,你明知道我做不到。”李长风顿时松了一口气,暗道:“还好,到底是圣使,方寸没乱。摆平了,总算摆平了。今天这个便宜算是占到了。”方才的景也着实让他惊出一冷汗: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伤在圣使剑下,就怕把这个帝国最优秀的百花使者死。自己迟早要死的,老命没了就没了。若是死圣使,那就是千古罪人,死一万次都难赎其罪。李长风:“你这......好了,好了。圣使宽宏大度、善良、识大体。本官见识了!天色不早,不如圣使就先去红城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如何?”苍云楚楚急忙整理自己凌乱的头发:“大人,若要让我原谅你,不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对待其他百花使者以及红城护卫!”李长风:“孩子,你真让我感动。都这个时候了,还能替别人着想。好吧,叔叔答应你,这种**不如的事,我以后绝不再做!”骂政广场,依然是几个老顽固在吵吵嚷嚷,亭内,李婷婷充耳不闻。忽然,后小城门打开,洪月华走了出来。她凑在李婷婷耳边小声道:“圣使楚楚来了,你快去见她一下吧。”李婷婷心里一颤:“楚楚?”急忙起朝那帮吵闹的人躬道:“诸位,我有事先走了,到此为止吧!”“又要走了?”“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们说话?”.......那些人依然是不依不饶,喋喋不休。洪月华对他们拱手道:“各位,你们所言,朝廷已知,皇上已知。再说无益,何苦呢?”“你算什么东西?”“皇帝一不解决问题,我们就一不放弃!”......众人怒骂!李婷婷回头道:“月姨,这些人惹不得,您还是算了吧。”洪月华:“好,这些人属下不惹便是。”跟在李婷婷后,走入红城。城门一关,亭内再无一人。众怒骂者无奈,只得罢休。红内,苍云楚楚伏在桌子上哭的一塌糊涂。在江湖上,她没空哭,因人在旅途,隔墙有耳,放不下。在百花城,她不敢哭,生怕众位姐妹为她担忧。唯独在这红城之内,可以彻底放松一回。李婷婷急忙上前扶着她的肩膀:“我的好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苍云楚楚急忙抬头,起,向李婷婷行礼:“百花城使者......”李婷婷将她按下:“姐姐请坐。我们见过的,是吗?你是楚楚姐姐!”苍云楚楚点了点头。李婷婷马上跪拜道:“姐姐为帝国不辞辛苦,请受我一拜!”苍云楚楚措手不及,连忙起将她扶起:“皇上,使不得、使不得呀!”李婷婷:“若是论姐妹份,倒不需要这么跪拜。若是把我当皇上,这就定然使得。你为帝国做了那么多,我真应该代表国家感激你。因为我是皇帝!”苍云楚楚:“皇上之言,楚楚感激!只是楚楚所为也是百花使者分内事,皇上和各位父老乡亲如此对我,楚楚愧疚!”李婷婷:“好了,好了,你也不必谦虚了。对了,刚才.......刚才是不是我爹欺负你了?”苍云楚楚:“没事,算了。”李婷婷:“不行,他欺负别人倒也罢了,竟然欺负到圣使上来了。我这就将他治罪。小红,立即召集红城护卫,要男的!”小红领命而出。苍云楚楚:“皇上,你要干嘛!”李婷婷:“抓我爹,将他治罪。”苍云楚楚:“不必了,他方才已经跟我认过罪了。”李婷婷:“又是拿剑让你刺他,这种把戏吧?”苍云楚楚:“他以前也这样做过?”李婷婷:“上次他欺负小红,就这么干的。姐,他明知道女孩子心软,不会拿他怎么样,才故意这么做的。你也信?”苍云楚楚:“可是......”李婷婷:“好了,你什么也别说了。我乃堂堂圣华皇帝,若不能为圣使主持公道。那算什么?”国政内,李长风正坐在桌前回味着刚才的一切:美人已去,余香犹在,他冒大风险换来的片刻温不能随便让它从脑海中流逝。一定要重温,再重温,再再重温。李婷婷忽然带着十名男红城护卫闯入。李长风:“婷婷,你来做啥?”李婷婷跪拜道:“爹,请恕女儿不孝!”对侍卫一挥手:“给我绑了!”众红城护卫有些犹豫,小五上前道:“皇上,他可是你爹啊。你怎能这样做?”李婷婷:“闪开,不然拿你一并治罪!你们还不快动手?”李长风:“小五你们退下。”站起来,将女儿扶起,走向红城护卫,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他有点好奇,他那宝贝女儿,当今皇上究竟想如何治她爹的罪?红内,李长风被一众侍卫押着,来至苍云楚楚面前。李婷婷:“跪下!”李长风:“你让我给她下跪?我的年纪都可以做她叔叔了,不合适吧?”李婷婷:“您欺负她的时候,有没有把自己当长辈?跪下!您,您毕竟是我爹,女儿陪您跪,女儿先跪好了。但您必须跪,不然我让侍卫帮您!”说完率先跪在苍云楚楚面前,苍云楚楚正要起扶起她,被洪月华按住:“楚楚,你别管!”李长风:“好了,好了,我跪便是。但你是皇帝,不能跪!快起来!”李婷婷:“爹爹有错,女儿愿意陪着认罪,我不起!更何况,我跪的不是别人,是为帝国奔走劳累的圣使,这合适。爹,您还不跟人家道歉?”李长风:“什么,跪下还不算,还要道歉?”李婷婷:“少废话!”李长风:“好,我道歉便是。”对苍云楚楚略一躬:“圣使,我对不起你,请你海涵。”但他那双眼眸,看向苍云楚楚的时候,依然是那么的猥琐。这道歉好似又是一次**。女儿不依不饶,旁人不能说话。在这内,能对他网开一面的倒是这位圣使。他就要摆出一副口服心不服的样子,倒要看看这位小美人会让此事如何收场?苍云楚楚知道他并无诚意,但也无奈:“大人无需如此,楚楚愧不敢当。”李婷婷:“小红,拿鞭子来!”李长风:“丫头,你要做什么?打你爹爹?”李婷婷:“欺负圣使,鞭刑侍候,符合帝国律法吧?皇后大人?”李长风:“你......”李婷婷:“好了,好了,大不了等明天我这皇帝不干了,大不了,回头您再治我不孝之罪!”李长风笑道:“你,何罪之有啊?当皇帝能这样,爹也放心了。哈哈。”李婷婷从小红手里接过皮鞭递给苍云楚楚:“打他!直到你解恨为止!”苍云楚楚:“算了吧,我已不恨!”李婷婷:“知道你心软。”拿回鞭子,递给小红:“你们谁来执行,五十鞭!”小红:“我,我不敢。”众侍卫也纷纷回避,都不敢来拿鞭子。李长风毕竟曾经是皇帝,现在虽然让位,在帝都他的威信依然不减。除非百花城来人,否则真没人敢拿他治罪,这可是头一回。李婷婷站起:“你们,非得让我亲自动手打我爹吗?罢了,不孝就不孝吧。拉出去!”见侍卫们不肯动手,李婷婷一把扯住李长风:“爹,出来领罪!”李长风倒也配合,跟着女儿走出红,跪在广场上。他这么老实是有由的:第一当然是为了女儿的威信。连她爹爹,当今皇后都能俯首认罪,谁还敢不听命于女皇?第二便是他气走了三个契约妻子,使得李婷婷没有母亲关照,而且还得当皇帝挑重担,于心有愧。第三嘛,他更想知道这位圣使美人会不会出手阻止。李婷婷高举皮鞭:“爹,女儿不孝!”“皇上且慢!”一位红城侍卫男子走出。他须发灰白,约四五十岁光景。李婷婷:“魏叔叔,你来吗?”魏明:“我虽不忍对皇后下手。但更不忍看到女儿打爹爹这样的事在红城发生。”李婷婷把鞭子递给魏明:“那就有劳魏叔叔了,您下手要重点,不必留。要不然对圣使不公平。明白吗?完事之后我自己会领不孝之罪!”魏明:“这......”李婷婷:“若是你敷衍了事,我就自己来!”魏明:“好吧,皇上。属下一定秉公处理!”李婷婷:“有劳了!”退至李长风边也跪下。魏明把皮鞭举起:“皇后大人,得罪了。”李长风轻轻点头。皮鞭落下,啪地一声,李长风高大的躯颤抖了一下。魏明再次举鞭,却被人夺去。苍云楚楚把鞭子扔了,将李长风扶起:“大人请起!”她再也提不起恨,只怪自己倒霉。若是李长风不配合,李婷婷再怎么折腾,只怕也治不了他的罪。看来这皇后大人,还真是.......真是让她猜不透。李婷婷:“他已经不是什么大人!”苍云楚楚:“你要罢了他的官?”李婷婷:“如此欺负人,还能当皇后吗?”苍云楚楚:“据我所知,大人对国家大事还是处理得很妥当的。若是换人恐怕不好。请皇上不要这样!”李婷婷一把将她抱住:“你真是我的好姐姐!”苍云楚楚:“你真是我的好皇上。”李长风笑道:“圣使如此忧国忧民,本官佩服!哪天我女儿要是不干了,这圣华皇帝你来做!”苍云楚楚:“皇后大人说笑了。楚楚不是皇族,不适合当皇帝。”李婷婷:“那就先封你为准皇族,然后再继位如何?”苍云楚楚:“不了,楚楚是个粗人,不习惯居宫,不习惯批公文。”李婷婷放开苍云楚楚,跪拜在李长风面前:“请爹爹治女儿不孝之罪!”李长风连忙将她扶起:“我儿秉公执法何罪之有?更何况,你是皇帝,我只是你的臣子,如何治你的罪?够不着啊,哈哈!”洪月华:“好了,此事就此为止。圣使大度,皆大欢喜。不过,皇后大人,恕属下直言,你是该注意点了,闹成这样,丢人不?”李长风笑道:“还好,还好。老夫脸皮厚,不在乎。倒是委屈了我们的美女圣使了。”唉,这德,真是死不悔改。这也使得,苍云楚楚回到百花城还是忍不住告他一状。她自己倒没什么,怕其他姐妹后会再被欺负。能让李长风惧怕的,恐怕还只有圣花仙子李艳。李婷婷:“楚楚你的衣服布料怎么这么粗呀?我马上叫人给你做一新的。保证一模一样,只是布料会很好,穿着舒服!”堂堂帝国之花,百花圣使穿的竟然如此寒酸,怎叫女皇不心疼?苍云楚楚:“多谢皇上。但此事万万不可。百花城都如此,我不能特殊!”李婷婷:“百花使者毕竟不多,我可以给你们每人都做一!”苍云楚楚:“百花城有自己的营生,不劳皇上费心,好意楚楚感激不尽!”第二天,苍云楚楚就告别李婷婷离开帝都再次踏上那漫漫江湖路。和她形影相随的便只有那温顺乖巧的百花马了。虽然她还有两名武艺高强的搭档,但她们的活动范围太广,彼此之间极少碰面。这跟涯小一组完全不同。同时,李婷婷在圣华上朝,在文武百官面前做出了权力下放各分区的决定。从此,各分区都督在证据确凿的况下,可先斩后奏。帝国太大,若是大小事务统统报给皇帝再做处置,确实误时误事。只是此举却为李素素以后面临的生死危机埋下了隐患。待续:素妆白马倩影翩翩,青丝灵剑美貌如仙。风雨天涯痴心无悔,壮志柔肠牵绊万千。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