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言归正传

    凡事一旦说到了飘渺圣城上面,就会不了了之。因为谁也没辙,即便是圣花仙子和圣华皇帝也是如此。涯小上马在前面带路,苍云博龙驾着马车跟着出发,向东边驶去。走出二十里,刚好另外两名百花使者迎面而来。百花使者巡游一般是三人一组,相互照应。但相互之间会保持相当远的距离。涯小这一组中就她是新手,所以另外两名使者不放心,看她走远了就沿着驿道寻来,终于会面。如果说一名百花使者还不算什么的话,三名圣使在一起,就没人敢小视了。除了她们各自的武功都非常强悍之外,她们在一起还可以形成攻防兼备的小型剑阵,更具威力。因此,即便那帮黑衣人不死心,那也不会再敢造次了。千百年来,百花城在百花使者安全方面也是想尽办法,做足功夫。毕竟美女巡游不同于普通人。惦记她们的人太多,而且还不容易藏匿行踪。只能用无懈可击的防御手段,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死心。更何况还曾有过一名素颜仙子失踪的先例。几百年以来,那名失踪的素颜仙子依然音信全无,李艳几次想在青山区大搜索,但又不敢:要藏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而如果把飘渺圣城惹毛了,还不一定能收拾好摊子。只能让这事成为百花城永远的痛。涯小估计对方是飘渺圣城的人,也不敢大意,一路上更加小心提防,三名圣使寸步不离。阻止飘渺圣城作恶是可以的,但是等他们做了坏事再去追究就难了。经过风景如画的大清江北岸,穿过宏伟壮观的帝都街区。终于来到丛林茂密的百花省。在百花小城,四名着白色束衣的美女接待了苍云博龙等人。涯小留下引荐,而另外两名百花使者则很快不见。在路上,苍云博龙面对三名百花使者就已经很不自在。而现在,百花小城的美女更多,他自然头都不敢抬,生怕一眼看去又收不回自己的视线,闹得失态可不好。当然了,像他这么英俊的男子,在百花小城也是众美女不敢对视的。所以,她们没事就躲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看多了徒添烦恼,恐怕再也耐不住百花城的寂寞。饭菜上桌,虽然都是些素菜,但做得很精致,色香味俱佳。一桌四人,涯小和另一名百花城美女相陪。“你们好,我叫杨柳琴。”百花城女子几乎一样的打扮、一样的瓜子脸黑长发。若不自我介绍,还真不好区分。涯小:“确切地说,该叫你杨柳仙子。”她生怕苍云博龙不知道,现在陪他们吃饭的乃是一名素颜仙子。既是素颜仙子年龄肯定不会小,虽然容貌看起来不过十**岁,实际年纪恐怕有一百岁以上。邵敏起道:“紫云山弟子邵敏见过杨柳仙子。”苍云博龙也急忙自报姓名。他终于反应过来,眼下陪自己吃饭的乃是一名修为极高的前辈。杨柳琴笑道:“两位不必客气。哦,对了,这饭菜还习惯吗?若是不习惯素菜,晚上我让她们去买点鱼来。”邵敏:“这饭菜很好吃呀。其实我们在紫云山也经常吃素的。”杨柳琴:“这样也好,你若想留在百花城,要吃荤菜是有点难哦。”邵敏:“百花城有很多仙子吗?”杨柳琴:“没有很多。”邵敏:“那,我一来就遇到了杨柳仙子你。真是荣幸之至!”杨柳琴笑道:“这就是我们的姐妹缘分嘛。”邵敏心中一暖:看来她想留在百花城已经有八成希望了。她当然不知,这杨柳仙子本来就是常驻百花小城的。一来是百花小城来访人员较多,万一有人闹事,要有高人镇得住场子。二来嘛,杨柳琴还负责给新来的人把关。只有她同意,才能进百花城。按百花城的惯例,防卫岗位都是一明一暗,在百花小城的素颜仙子也自然是至少两名,只有杨柳仙子一人露面。杨柳琴:“妹妹,欢迎你来到百花城。不过有些话,我还得说在前头。”邵敏放下筷子:“这么说来,你是同意我加入百花城了?”杨柳琴:“算是吧,至少我同意了。其实这百花城也许并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他若你师兄回转,千里迢迢,再要反悔离开可就麻烦了。”邵敏:“那,百花城有哪些不好,请说来听听。”杨柳琴:“虽然我们不止吃荤,但在百花城要想吃鱼吃,实在太难。常年吃素你可习惯?”邵敏:“这,我,我习惯。”杨柳琴:“其实,这百花江内有大鱼,百花山上有野兔。然而百花城却只吃素菜。你可知这是为何?”邵敏:“我明白,这是生灵保护区。”杨柳琴:“不止是这样。众生之命也是命,众生之死也痛苦。将心比心方有心。呆在百花城不仅要容貌美,更要心灵美。不可用众生之苦换一己之乐!百花仙子云‘小亲人,大众生’‘善对人为小善,善待万物才是大善’你可同意?”邵敏拱手道:“邵敏明白,邵敏受教!”杨柳琴:“一旦进入百花城,除非成为百花使者,否则不能随意出城,更没法回乡省亲,你能否忍受思念之苦?”邵敏:“我若是偷跑出城便当如何?”这吃素还好说,若是永远不回去见自己的亲人,还真难办到。虽然说她现在是无脸见人,但也可以乔装打扮,悄悄地溜回紫云山看看爹娘嘛。杨柳琴:“你若是偷跑出城,我们必定派出使者将你擒回。”邵敏:“那然后呢?然后怎么责罚我?”杨柳琴:“没有责罚,在百花城,只要你的过错没有伤天害理就不会有责罚!”她说的没错,所以涯小才可以在百花城为所为。百花城对于不守规矩的成员只会竭力劝阻,却没有事后惩罚的先例。而恶作剧自然不算伤天害理,也就不能上纲上线加以处罚。然而,恶作剧也只有事后才会被人知晓。因此无法事先制止。这才让小辣椒每每的手,却让人无可奈何。邵敏:“这一点,倒是不用紧张。还有呢?”杨柳琴:“百花城很穷,所以大家都要劳动赚钱,自力更生。”邵敏扫视了一眼装饰的精致整洁的房间:“百花城很穷?”杨柳琴:“是呀,百花区是帝国有名的穷人区。有限的税收只够给官员发放俸禄。百花城分文未取。我们这些值守在小城的,衣服还算光鲜,但也是粗布面料。若是百花城内,穿破旧衣服的都很普遍。美之心人皆有之,若是让你把衣服缝缝补补反复穿,可否愿意?”说着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她那果真是粗布衣裳,连一般的穷人女子都不如!只是,通常,人们都被百花城女子的美貌和迷人气质所吸引,没有细看她们的衣裳布料罢了。若是细看,定然觉得太寒酸。邵敏:“那,百花使者的衣服是百花城最好的了?”杨柳琴:“这是自然。好一点的新衣服都让百花使者穿了,然后才给其他人穿。”邵敏:“我听说百花城各种手工制品,尤其是百花绣闻名天下,随便都能赚钱呀。为何会这样?”杨柳琴:“没错,我们是能够赚钱。但我们更需要修真。不能把时间都用于刺绣。还有,我们还得救济穷人,保护生灵,这些开支都是百花城额外的负担。百花生灵保护区,千里林海,我们需要雇卫队帮忙巡查,这些人的开支有一部分是百花城出的。因为百花区的税收根本不够用。”邵敏:“那,可以向国家要一点嘛。生灵保护又不是百花城的分内事,为什么国家不管?”杨柳琴叹道:“唉,帝国也穷。民部的开销太大。”邵敏:“我不信:偌大一个国家,经历千年盛世,还说穷?我去过一次帝都,那气派,有半点没钱的样子?”杨柳琴:“就是当初帝国想把飘渺圣城比下去才大兴土木铺张建设。结果造成国库空虚。历年来还要减税济民。难着呢。”见众人已经吃完,有两名百花城女子走进收拾桌子。杨柳琴对邵敏言道:“妹妹,请随我来,我带你去见另一位素颜仙子,今后也许就把你留在她边了。”邵敏心中一颤:“这百花城到底有多少素颜仙子呀,怎么随便又是一位呢?”远处是雄伟的白色城墙,高耸的白色双塔式城堡,城墙两边郁郁葱葱的丛林里白色楼宇若隐若现。难怪百花城被称为琼城,一眼看去便只能用琼楼玉宇来形容这里的所见了。百花山一带盛产白玉石,所以百花城的建设可以就地取材全用白玉石来修建,这是连帝都也没法相比的。世人不知的是:百花仙子之所以选择在这里修炼,一方面是百花山的花草美,另一方面也是发现了这洁白无瑕的白玉石。以此为榜样修心最合适不过,人心也要如同这白玉石般虽出自污泥却一尘不染洁白刚正!近一点,树木逐渐消失,便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土地,三名女子正在地里劳作。这里是百花城外城,也就是百花城外中内秘圣总共五层的最外一层。这三名女子也自然是材窈窕、貌美如仙,只是她们的头发已不是百花城常见的披肩发型,而是盘在头顶。破旧的带有补丁的粗布白衣上面满是尘土显得肮脏不堪。“白菜仙子!”若不是杨柳琴开口喊话,邵敏根本想不到眼前这三名穿着如同乞丐的美女里面竟然也有素颜仙子。最左边的女子,抱了一把鲜嫩的白菜,站直子走了过来,而其他两位虽然也好奇的看向这边,却没有跟过来。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虽然是一脏,但尘土掩盖不了青丝下面的绝世容颜,这白菜仙子论容貌和姿竟然比之前见到的那几位百花城美女更迷人!想必是,城主尽量不把最惹火的美女派往百花城小城,怕来访者看着受不了。白菜仙子:“杨柳,你找我有事呀?”她虽步履轻盈,但却是一步步走过来的,而不是飞,根本看不出有世外高人的样子。只是俏脸上的肌肤嫩白而有光泽似乎比其他美女多一种非凡的气质。邵敏再回头看看同为素颜仙子的杨柳琴,不由在心中暗叹道:“原来,素颜仙子不仅青常在,肌肤还能这般美呀!”她之前没有细看杨柳琴,但见到这白菜仙子,怎么也难相信她居然也是素颜仙子,所以才仔细看了对方容貌,这才发现素颜仙子在肤色上的过人之处。猛然想起,那遇到的那白衣男子,上也隐约泛着白光,他的修为大概和素颜仙子差不多吧?“她们的肌肤已经没法更美了,这多出来的气质一定是光泽所致。”邵敏心中暗道。杨柳琴指着邵敏言道:“新手,想让她到这里来帮你。唉,你衣服也该洗洗了,那么脏。”白菜仙子:“嗯,也对。”放下白菜,美眸微闭似在凝神,玉手轻抬,朝自己上衣服拂去。所到之处,衣服洁净如初,她双手轻舞,尘土掉了一地,而她上却已经一尘不染。这样洗衣服,邵敏还是头一回看到,真是匪夷所思。她果真是素颜仙子!杨柳琴:“你真该勤洗衣服嘛,非要弄成那样吗?”白菜仙子抬手理了理鬓边垂落的几缕青丝:“农忙时节,我没多少时间修炼,怕常用仙法会让修为倒退。何况,何况衣服肮脏也是虚幻。我们修真之人何须讲究这些呢?”杨柳琴:“所以我就找她来给你打下手帮忙。”白菜仙子:“这本是男人的活,她会做的习惯吗?”杨柳琴:“咱这里没有男人,总的有人做嘛。”白菜仙子:“但我们从不勉强任何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杨柳琴拉了邵敏一下:“她说的对,你可以不做这又脏又累的农活。且不会影响你继续留在百花城。我带你来只是想让你看清楚这里的环境,再做决定。口头上说不清楚。”邵敏:“啊,我,我愿意。”人家素颜仙子都能做,自己容貌不佳,能留下就不错了还能挑三拣四吗?杨柳琴:“好了,你先跟我回小城休息两天,陪陪你师兄,三天后再正式开始新生活。有需要可以跟任何一个姐妹说,她们会知道如何帮你的。”白菜仙子弯腰把地上的白菜拾起:“杨柳,你把这些带回去吧。”邵敏抢道:“我也来拿点吧。”回转路上,邵敏终于忍不住问道:“为何叫她白菜仙子”白菜仙子,这名号也太那个了吧?杨柳琴:“她原本是清江省一菜农之女,从小就跟父亲一起下地劳作,与男孩无异。有一次碰巧让一名路过的百花使者看到。百花使者看她容貌非凡却能不怕脏不怕累,颇感惊讶,所以就跟她聊了起来。谁知她竟然真的不是平凡女子。她说‘生命之花如此美,何忍让她凋零’‘红颜弹指老,我不想像世人那样相夫教子,碌碌一生’。有不俗的言辞和观念必是非凡的人!于是百花使者便将她引荐到百花城。后来她果真修炼成了素颜仙子。百花城的素颜仙子越多、百花城就越安全、国家也越安全。但只有非凡的人才有毅力克服百花城的清苦寂寞最终修炼到素颜仙子。普通人只能呆个三年五载。虽然百花城都吃素,她却最喜欢吃白菜。所以就被称为白菜仙子,名字是难听了一点点,但她却一点都不在乎。算起来,她已经在百花城种了将近两百年的菜了。大家都很感激她。有空的时候,包括圣花仙子和百花城主都会亲自下地帮她。但孟青霞不会去,她永远是那么懒!”邵敏:“那,我以后真的多跟白菜仙子学学。”杨柳琴:“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先带你来见她。主要是想告诉你:在百花城,大家都平等而且没有拘束。若是自愿即便是素颜仙子、百花城主都可以去种菜。若是不愿意,哪怕是新来的也可以不做事。”邵敏:“那若是我不劳动,我吃什么?”杨柳琴:“只要你好意思不劳动。那姐妹们也不会介意分一份吃的给你。”邵敏:“那,岂不是惯坏了懒人?”杨柳琴:“不会的,每个人都有过人之处。孟青霞虽然懒,但她别出蹊径,梦幻修仙帮助了很多姐妹。懒,不代表人品有问题。在百花城大家都是美女,若想更美,那就只有修心了。心灵美才是真正美!”邵敏留在了百花城。苍云博龙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虽然百花城并没有下逐客令,但这里终究不是男子该留的地方。第二天他便与邵敏告别离开,从此浪迹天涯。但他后来又为何跟徐文一样沦为阶下囚呢?这得从头说起。话说那李素素被白雪飞英等人挟持,很快就到了仙子教在西平省的驻地,舞阳山仙子庙。所谓的仙子庙跟我们一般印象中的庙宇有所不同:仙子庙是一个建筑群,包括主、厢房、庭院等等。相当于一个寺院的规模。足够仙子教百十号人驻扎。庭院中有百花仙子塑像,主中的墙壁上刻有《治世纲要》的部分内容。也有刻百花仙子生平事迹浮雕的。仙子庙的初衷就是除了供人们敬奉百花仙子之外,还有一个功能就是供需要的人暂时借宿用。后来就顺理成章成了仙子教现成的驻地。白雪飞英翻下马:“到了,就这是我们的家,喜欢吗?”眼前,白玉石雕成的百花仙子双手合十,婷婷而立。与我们常见的观音菩萨有几分相似。她这是在为天下苍生祈福吗?百花仙子足下却不是观音像下面的莲花宝座而是重重叠叠的花草。她的长发、姿、容貌和李素素简直是完全一样。李素素楞了一下,也赶紧下马:“哦,我喜欢这里。谢谢!”“带来了吗?”右边厢房内传出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白雪飞英拱手道:“启禀教皇,下一任教皇李素素带到。”“什么?她叫李素素?而且还跟百花妖女长得像?”白雪飞英:“是的,教皇。不过,据说她并非皇族而且也不是帝国子民。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什么?”话音未落,白影一晃,一个白衣老妇手持一把拂尘出现在庭院中。这位妇人鹤发童颜,除了那满头白发之外,上倒是看不出一丝衰老的迹象。穿着一白色镶着金色花纹的紧衣,竟然还显得材窈窕,真是不服老!她就是仙子教现任教皇无双芳容。无双芳容上下打量了李素素一眼:“抬起头来!”在众人火辣辣的眼光注视下,李素素鼓起勇气抬头看向无双教皇,表很不自在。无双芳容:“像,真是太像了。跟雕塑上的百花妖女简直就是同一人!哦,你叫李素素?”李素素:“是的。”无双芳容:“你愿意当我们的教皇?”李素素:“不愿意!”白雪飞英:“你,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无双芳容白了白雪飞英一眼:“退下。”回头看向李素素:“为什么?既然不愿意为何还要来?”李素素撇嘴道:“不是你们强迫我来的吗?”无双芳容:“可他们并没有绑着你来啊?刚才还听某人在说‘喜欢这里,谢谢’。不正好说明你是自愿的吗?”李素素:“我本来是不愿意的,可你们,你们......既然斗不过,还不如老实点,免得吃尽苦头。”无双芳容哈哈大笑:“有点意思。你这丫头还算识时务,不过我这教皇还没当够,暂时还不想让位呢。”白雪飞英:“什么?您这是?”无双芳容正色道:“你对我这老婆子不服?”白雪飞英:“属下不敢。只是属下照您的吩咐好容易把她弄来,您居然......”无双芳容:“我原本就不信竟有长得这么像百花妖女的人,所以打算让你们去一探究竟。既然被你们轻松掳来,想必此人与百花城一点关系都没有。”白雪飞英:“那也未必,可能是百花城派来的卧底。”无双芳容:“既如此,那就留她不得。”长平英武急道:“据说第一任教皇就是一位百花使者,而且我们与百花城从来都没有冲突,百花城不可能派卧底潜伏在我们这里的,她绝不是......”无双芳容:“休要多言,这丫头不能留!”白雪飞英嗖地一声拔出宝剑:“属下这就杀了她!”无双芳容:“仙子教从不滥杀无辜,明白吗?”胖子长平英武这才放下心来,这么美的一位姑娘要是被教主杀了,岂不太可惜。即便得不到她,留着养眼也不错嘛。无双芳容瞥了他们一眼:“你看看他们那副德。留着这丫头在,他们岂不成天神魂颠倒,这样还如何将本教发扬光大?”白雪飞英暗道:“这倒也是,若是让雄哥见到她,还不知道会不会被迷惑呢?他,他敢?!唉.......不行,我不能冒这个险,这丫头还是不留为好!”长平英武:“教皇,属下保证不会有非分之想,请您把她留下,将来可以做我们的教皇。不是说我们的教皇一定要跟百花妖女相像吗?”无双芳容:“是要相像,但只需六七分像就行了。可她......这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飘渺圣城若是知道我们有这么个宝贝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呢?”长平英武:“飘渺圣城?您是说他们.......”无双芳容:“事实上,天下最恨百花妖女的人都在飘渺圣城。若是知道现如今有这么个替,他们还不设法掳去?”虽然圣飘渺只是昙花一现,但飘渺国存在几千年未曾亡国,这倒好百花仙子竟带圣华军灭了自己的故国,这叫飘渺圣城如何不恨?长平英武吞了一下口水:“那把她交给我,属下一定将她藏好。”无双芳容:“混账!谁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回头对白雪飞英道:“小雪呀,这丫头本来是往何方的?”白雪飞英:“她本来是......”李素素:“我本来是前往帝都,想找女皇要个官职的!”赤壁之战之前,她当过仁义帮帮主,可根本没有做出任何有意义的事。看来真想做点什么,还是得当个朝廷命官才行。无双芳容:“这圣华的官职有那么容易得到吗?”白雪飞英:“教皇,以她的容貌,若是皇族只怕已经是女皇了吧?”男皇不说,女皇哪个不是倾国倾城?圣华在女官方面以貌取人还真有传统。她的言下之意,以李素素的容貌,纵然不是皇族也能轻易获得个一官半职。无双芳容叹道:“这倒也是,只是她过得了李长风那一关吗?”“好吧,我们就如你所愿,送你去帝都。”长平英武:“教皇,万万不可。李长风会欺负她的。实在不行还是送她到百花城比较妥当。”看来这李长风**,世人皆知啊!无双芳容:“你又想去百花城惹事?放心吧,有百花城那几个老巫婆在,李长风不敢太过分。”回头对李素素言道:“丫头,你对李长风的为人知晓吗?”李素素:“知道一点点,我去帝都并不会见他,只见女皇。”无双芳容:“这就好,想必那李婷婷会知道怎么保护你。三个母亲都被气跑了,她应该知道她爹是什么东西!”第二天,在仙子教众人的护送下,李素素又重新回到了前往帝都的官道。谁也不知道她这番前往会有怎样的前途。所以,仙子教众人对她还算照顾。仙子教虽然明里和朝廷以及百花城划清界限,暗中却不得不依赖朝廷和百花城的关照,才能在江湖上长盛不衰。李素素如果与帝国有缘,他们以后或多或少还得仰仗她的帮助。为了确保安全,李素素在白雪飞英的帮助下易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惹火了。白雪飞英和长平英武等十来名仙子教高手骑马跟随护送她。对此李素素很是感激,只是那死胖子的眼睛盯得她很不自在。还好,这家伙也就用眼睛猥琐一下而已,并没动手动脚。时间久了倒也不怕。帝都骂政广场,高达十多米的白玉石柱子林立在空旷的麻石广场上,足有上百根之多。上面刻着《治世纲要》文字,或是圣华历代名人浮雕以及俗话和名言。每根石柱上面的内容各不相同。甚至这正方形石柱每一个面都有不同的内容。如果你是来参观的,一天都看不完这些做工精美的浮雕和文字。每根石柱下面都有长方形白玉石桌子以及三四条石凳子。上面都刻着精美花纹图案,极为精致整齐。在相邻的桌子之间有宽约两三米的过道。供人们通行。在广场的尽头,便是高达数十米的麻石城墙,城墙的南边有块白玉石巨龙浮雕,北边有块巨大的白玉石凤凰浮雕。北边人山人海,南边却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在巨凤浮雕前面,有座碧瓦红柱的长亭。亭内红色木案后面端坐一位红衣少女,眉清目秀,长发披肩,一个红玉簪子束住了大部分青丝,使她的头发看起来很整齐。红底的衣裳上有着金色的凤凰图案,布料上乘。两旁各立着两名着红色束锦缎衣裳的美女侍卫,秀发高盘,腰悬红色长剑,材曼妙很是人。竟是四位材、容貌和打扮都近似的绝色美女,双胞胎姐妹也不过如此吧。想来这李长风还果真**到家了,连女皇的贴侍卫都那么讲究。不过,话说回来,还没有关于李长风**女皇侍卫的传闻。看来,对于她们,皇后大人只需看看便好。看看养眼嘛。这些宝贝往圣华这么一站,文武百官还不个个精神抖擞?皇后大人真是煞费苦心,世人误解也。话说这亭中之人自然便是当今女皇李婷婷。看来,她现在对那些叫骂不迭的人已经习惯了,神态自若。只是人群里总有那么一些**老用色眯眯的眼光在女皇及其侍卫的上扫。这倒让她们有些不自在。“喂,丫头,我跟你说了好几次了,青山区的事,你管还是不管?”人群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对着李婷婷喊道,他挤在最前面,想来是议政最积极的人。李婷婷:“老伯,我不是告诉过您吗?这事我们在想办法,但需要从长计议!”老者:“你每次都是这句话。要是不敢就滚下去,别占着这个位子又不为百姓办事!”李婷婷:“我倒是想让位,但谁来做都一样。千百年来,有哪个皇帝敢拿青山区开刀?为何非要我去做?”“老伯,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吧。都知道女人当皇帝靠不住。李长风这家伙自己又不出面,谁能有什么办法呢?”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吼道。“是啊是啊,这姓李的就这副德,欺软怕硬。对寻常百姓动不动就酷刑,对飘渺圣城就是不闻不问。”“女皇就是花瓶,中看不中用,滚下台去!”“女皇滚下去,黄毛丫头懂个事!”“滚下去,滚下去!”群激奋,骂声不绝!而台上的李婷婷只是微低着头充耳不闻,全然不当回事。反正她也管不了,每天准时来挨阵骂权当是赎罪吧。这样的言论她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她也曾与爹爹反应过。但李长风没有任何的批示。飘渺圣城当然知道每天都有人在骂政广场说他们的坏话。但他们乐见如此:如果在这些人的迫下,朝廷依然没有下决心对青山区采取行动,这就意味着他们还可以继续低调下去、装下去。“唉,朝廷越来越软弱了,看来这帝国命不久矣。哈哈哈......”人群中有人幸灾乐祸地大声笑道。“这倒未必,朝廷虽然软弱,但某些人想翻天,那也太难!”李婷婷:“秒杀哥哥,是你来了吗?”绝对秒杀从人群中挤出:“是的,皇上是在下来了。”李婷婷美眸中脉脉含。绝对秒杀不由得心头一颤:我拒绝她会不会是个错误呢?女皇的倾心,天下多少少年梦寐以求,而他居然不要,是不是太......还有那个李素素,他至今忘不了她玉体横陈的样子。“唉,我们兄妹也真是太胡闹了,今后一定得好好补偿她。”每当想起此事,绝对秒杀总是愧疚不已。其实,这也难怪,他不自被李素素的美貌吸引,却又要忠于苍云风华不能越轨,所以就只能靠借妹妹的手对李素素进行一下猥琐了。不过,静心想起来,他就知错了:绝对家族堂堂君子,岂能有如此不堪的行径?这也证明,即便他对苍云风华悔婚,也没有她李婷婷什么事。只能是对不起她了。李婷婷站起来向着众人拱手道:“诸位,我今天有事,不能再听政了,你们请回吧!”“呸,这是什么态度?丢下国家大事不管,却只顾着儿女私,这算什么皇帝?”在那个老者的煽动下,叫骂声再起**。不过他们再怎么愤怒倒也不敢冲过来。女皇侍卫可不是什么花瓶,中看更中用,不好惹!据说她们每一位的手都不亚于百花使者!何况,城墙上面还有大批红城护卫在警戒随时可以救驾。绝对秒杀拱手对众人言道:“诸位,请息怒,请息怒。唉,你们说的对,女皇,她就是一只花瓶,是摆着看的,不是用来管事的。有事找她爹说去!”他后跟着走出一个材高大的女子,就是绝对嚣张无疑。“谁让她是皇帝呢?我们不找皇帝找谁?”“是呀,圣华政事从来都是找皇帝,什么时候轮到皇后管事了?”绝对秒杀:“好了诸位。我跟女皇从小认识,所以这次来帝都顺便看看她。没别的意思。还有你们提的那些问题,我也早跟她说过。但是朝廷也无能无力啊。要怪就怪百花仙子去吧。若是她当初狠心一点,不让青山区自治,对那些复国党加以严处又何至于有今之患。李长风也好,李婷婷也罢,若真听你们的采取行动的话,只怕天下要大乱了哦。”说话间,侍卫小红已开启长亭后面的小门,李婷婷以及绝对秒杀兄妹在四名侍卫的保护下从容离去。进了这道门,里面的一切建筑都是朱红色,并且刻着精致的花纹。既宏伟壮观,又精致典雅。这里便是女皇城。也称作红城。女皇城侍卫也统一着红装,称为红城护卫。另外,男皇城主要色调为金色,称为金城。男皇城侍卫也统一着金装,称为金城护卫。帝王城包括圣华,主要色调为白色,称为白城,帝王城护卫穿白色衣服,称为白城护卫。百花城主要色调也是白色,却称为琼城。但这个称号却用的少,也没有琼城护卫一说。男子皇帝着金色的龙袍,女子皇帝着红色的凤裳。女皇的凤裳其实跟她的侍卫们的着装没有太多的不同。区别在于,衣裳上有金色的凤凰图案。其他方面包括布料都与红城护卫一样。款式束尽显女曲线美。和百花城的寒酸相比,皇城自有皇城的奢华,侍卫们的着装都要比百花使者好太多。圣华没有太监,因此这红城护卫多半是女,只是容貌年龄不限,忠心有本事就行。坐怀不乱的正经男子也可担任红城护卫,倘若发现他们对女皇及其侍卫有非分之想必会遭解雇。李婷婷:“秒杀哥哥,好久不见,还好吗?”绝对秒杀:“你每天都要跟这些胡搅蛮缠的人面对面吗?”李婷婷:“那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是皇帝嘛。”绝对秒杀叹道:“也是。据我所知,在圣华以前,皇帝可是莫大的殊荣,只有有实力征服整个大陆的霸主才敢自称皇帝。”李婷婷撇嘴道:“秒杀哥,你就别取笑我了。都知道圣华皇帝就是苦差,要不然也轮不到我头上了。”绝对秒杀:“唉,也真是难为你了。”李婷婷:“我想请你和你父亲回帝都任职,你可愿意?”绝对秒杀:“你父亲会同意吗?”李婷婷:“现在我是皇上,干嘛要他同意呀?”绝对嚣张:“你真能做主?”李婷婷:“这是自然,不然我这皇帝岂不白当了。”绝对秒杀不由得走近一步轻抚她的肩膀:“哎呀呀,了不得,这才两年没见,我们的女皇长大了?不哭鼻子了?”李婷婷撇嘴道:“谁哭鼻子了?你看到了?说真的,多亏了月姨,是她让我想明白很多事。”绝对秒杀:“月姨?”李婷婷:“是侍卫小红的母亲,翠屏山月华女侠。她看到我老被人欺负,所以进宫当了红城护卫,顺便做了我的老师。”说话间,已然走人女皇皇宫。高大巍峨的宫虽然没有城外圣华的气势但也不比中原长安或洛阳的皇宫差。十二根红漆的柱子足有绝对秒杀这样的材粗。里面,走道两旁都是漆成鲜红色的桌椅,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图案。正面便是雕着凤凰图案的女皇宝座,宝座自然是镶满金银珠宝,极为奢华。女皇宝座后面的墙壁全是黄金打造,上面两旁刻着凤凰图案,用宝石填充眼睛等关键部位,栩栩如生。中央便是仙子临江图。不过,中间只有百花仙子的雕塑,其他人等统统用背景的百花图案取代。皇宫两旁的墙壁也都是镶满黄金珠宝,刻着《治世纲要》的内容,不过已经艺术化,文字看起来更像图案。有点像隶书作品。绝对秒杀:“哎呀呀,你这皇宫还真够气派的哦。”李婷婷撇嘴道:“我觉得这更像监牢。每天不是累死就是闷死。”说完看都不看皇位一眼,直接走向左边,随便找张椅子坐下,回头对侍卫们道:“几位姐姐,你们辛苦了,随便坐吧。”待续:不护黎民愧为王,根基稳固国运长。居高位空寂寞,有谁知我愁断肠?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