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话说回头

    因为同是重罪犯。那位新来的仁兄被关在徐文的隔壁。平常下地干活也离得很近。此人虽然头发如野草般又脏又乱,上的衣衫也是破烂不堪。眉宇间却依然透着一股英气。若非来此之前已经饱受折磨,应该是一位非常英俊的小子。不知道是一年的寂寞已经让徐文难以忍受(他自小在襄阳长大,边不乏小伙伴。从未有过长时间不与人交流的经历。),还是与此人特有缘。他看此人居然特别顺眼,感觉他跟自己一样,很可能也是被冤枉的。监管的圣卫队员也懒得动手折磨他们两个,只要他们干活不偷懒就行。反正处罚酷刑犯又不是此地圣卫队的职责。如果把他们弄死了反而不好交差。这就使得徐文与新来的那位有了交流的机会。白天在地里相互看到对方时,会轻微地点下头,算是打招呼,但不敢交谈。要是耽误干活,在一旁监管的圣卫队员手里的皮鞭绝不容。只有憋到晚上,才可以在楼道里面碰个面。徐文:“看兄弟一表人才,为何落到如此地步,难道也是被冤枉的?”“我确实曾劫狱、杀人,犯有重罪。一点都不冤枉。”徐文:“我看你不像坏人!”对方苦笑,抬头看天,长叹一声道:“犯罪的未必都是坏人,当官的也未必都是好人。”夜色茫茫,看不清他刚毅的脸庞上写着怎样的表。语气中满是无奈。徐文:“你后悔了?有道是‘早知如此悔不当初’”对方大笑:“我为什么要后悔?纵然是现在让我千刀万剐酷刑致死,我也没曾后悔。我的所作所为是值得的!”停了一停,又道:“只要她好就行,她好就行......”声音变得低沉,仿佛是自言自语。徐文心中一动,他又想起了李素素。今之罪虽非因她而受。但若是有朝一能够为她牺牲自己,当真是最乐意不过。难怪眼前这位仁兄一副甘愿受罚的平和心态。两人各自沉思了片刻,徐文道:“难道兄台是为了救自己的心上人才犯下重罪吗?”“朋友而已,不敢有非分之想。她已经心有所属,我也不便一厢愿。她是好人,必须救她!”语气中更是无奈。徐文:“若对方心有所属,自然是不便一厢愿。但若对方心无所属,是不是就可以......即便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人家,也要积极争取呢?”“兄弟若有什么难以抉择的,不妨详细道来,在下我看能否帮你分析一下。”徐文:“这个......还是等以后慢慢说给你听吧。”他与李素素之间的事,又岂是三言两语说的清楚的。徐文:“莫非也是百花城的人对兄台你下不了手,才被弄到此处受活罪的吗?”“不关百花城的事。是她施加影响,所以暂时没有被处死。”徐文:“她是谁?竟然比百花城还管用?”“她叫李素素,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样,应该没事了。要不然,我就应该死在罚恶山了。朝廷对劫狱杀圣卫队员的罪犯一向都是重罚!”徐文心中一震,百感交集,半响说不出话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也认识李素素?”“没错,我正是为了帮她才犯罪的,而现在,她可能也在设法救我,所以我才没被处死。”停了一停,又道:“难道兄弟你念念不忘之人也是她?”徐文:“在下真的惭愧。明知道配不上她,却偏偏没法不去想她。”“她心里已经有你,所以装不下别人......”对方语气有些忧郁。徐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她是一个仙女,需要修炼,所以才不能接受一些世俗的感。”“哦,是吗?是这样的吗。”对方喃喃道。徐文:“对了,兄台的尊姓大名还没请教呢。”“在下苍云博龙,兄弟你呢?”“你们俩,大半夜的说些什么?还不回去睡觉!明早要是起不来,有你们好受!”随着一声恶狠狠的吆喝,两名巡夜的圣卫队员腰悬长剑,提着灯笼走过来。徐文不敢怠慢,赶忙逃回房间,苍云博龙也只好闪进屋,躺倒在那铺着茅草的地上。这就是他的了。一整天高强度的田间劳作,已经让他累的骨头都散架,浑酸痛。可是躺下以后,却半天都睡不着,往事历历浮现心头。若不是遇到李素素,他又怎会落到这个地步呢?这一生遇到她,究竟是福还是祸,是缘还是冤?那次,在碧海县城,唐明志被李素素狠狠地教训了以后,就一直呆在酒馆喝闷酒。这种折损紫云山弟子威信的事若是传回圣地,不仅他再也无法获得师傅和长辈们的信任。甚至有可能会被逐出圣地。紫云山对弟子的要求极严。历届风云会、英雄会上,争斗得最顽强的就是紫云山和翠屏庄弟子。“宁死不输!”这就是他们的信念。这倒好,唐明志为紫云弟子,竟被一个卑的丫鬟当街打败、教训。以后又怎么让世人再相信紫云山弟子呢?若是人们不再把那些保镖、护院的事务托付给紫云山。圣地的收入只怕要大打折扣了。唐明志越想越不安。偏偏他自小就在圣地长大,离开圣地只怕再无容之地。再说,师妹乃是师父西凌峰峰主邵云天之女。没有什么都行,绝不能没有她!他喜欢师妹,所以才拼命习武,希望师父能成全他俩。若是这次被逐出圣地,或者勉强留下却再也得不到信任,多年来的心血岂不白费?他本是西海城芬芳服务站依人(**)唐明芳的私生子。唐明芳怕自己的份给儿子蒙羞。所以,不辞辛苦将他送往紫云山。这种无家可归的孩子,向来都是圣地欢迎的。因为他们才可以了无牵挂地为圣地所用。潜心修炼。应唐明芳要求,邵云天对唐明志说的是:他自小父母双亡,是个孤儿。是邵云天在路过时救起的。唐明志对此深信不疑。也知自己离开圣地就举目无亲。但邵云天脾气暴躁,为人严苛。唐明志自小就怕他。他们这次奉命押送货物去圣华区,在路上原本已经耽误了一些时。还竟然犯下如此让紫云山威信扫地的事,真不知道邵云天师父在震怒之下,会有何种举动。唐明志为了得到师父的赏识,师妹的倾心。很是花了不少功夫。所以,他在圣地的言行举止都十分得体、十分上进。是自己太轻狂,也是长期的练武忽略了真正的品行修养。也或许是因为长期的压抑,离开圣地以后,就仿佛小鸟离开了牢笼。十分的放松。加之自恃圣地弟子边又有师妹这个美人相伴,难免气盛高傲,终于惹出出言不逊,自食苦果的事来。然而,事已经发生。纵然是懊悔莫及,也完全于事无补。杨柳盈盈鄙夷的话音犹在耳畔。他不由得用力攥紧了空杯子:都怪她多管闲事!丫头,早晚跟她算清这笔账!噼啪一声,瓷杯被他捏的粉碎。药能医假病,酒不解真愁!唐明志一筹莫展,却是越喝越愁。另一边,苍云博龙在房内也是剑眉深锁,寻思对策。此事虽然不是他惹出来的,但他作为师兄,有责任寻找妥善的解决办法。再说,他也设处地地想为师弟好。这么多年,他看得出师弟对师妹用很深,所以才故意疏远邵敏。唐明志才有机会和她走在一起。苍云博龙虽然也有理想、有追求。但他不想与人争,如果自己要的,也是别人要的。那么他宁可让一步,好让自己心安。所以,他每次都以圣地任务为由,推掉了去风云会和英雄会崭露头角的机会。凡争斗必有输赢,赢的自是痛快,输的苦不堪言。既然如此,又何必争斗?倒不如大家都好,来的强!也正因如此,邵云天难免嫌他不思进取。只是他的人品,倒是让人大为放心。苍云博龙却不知,在邵敏心里。他自己才是她意中人。邵敏跟他一样,也无意争名逐利,只希望平平安安过一生,有个温馨的家,有个照顾自己的人。但她不能无视唐明志对自己的关心。所以把他当亲哥哥一样看待。苍云博龙郁郁寡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对那个杨柳盈盈颇为牵挂。也不知道是因为同她的遭遇、佩服她卓越的武功和谦逊品格。还是因为自己边,凡美女都有主,如果不争就没有追求目标了。杨柳盈盈相对较丑,大概没有其他兄弟惦记吧?美也好、丑也好。只要她能接受自己的真心付出便好!当然了,他若是知道杨柳盈盈便是超级美女李素素故意丑化而成的话,或许该另有想法吧。既然两个大男人都没了主张。邵敏不得不亲自出马,好说歹说去劝唐明志。好歹先回去再说吧。愣在酒馆喝酒只会越喝越糟糕。紫云山虽然没有酒的规定。但沉溺于酒色中不能自拔,肯定是不容许的。“师兄,过失犯错,尚可从轻处理。若是一错再错,只怕会越弄越糟!”邵敏急的快掉眼泪了。她虽然是邵云天的亲女儿,从小到大却很少看到过父亲的笑容。对女儿尚且如此,对其他弟子,可想而知。她深恐,他们再这样耽搁时,回去时,父亲震怒,更不好收拾。岂料已有几分醉意的唐明志,非但不听劝告。反而一把将她抱住,伸手在她上乱摸。他早已对师妹想入非非,此刻更是有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之前,一直想撑到成婚那天,所以尽力克制自己。现在看来,也许永远等不来那一天了。今后要获得师父的认同只怕绝无可能。与其如此,又何必再等?虽然千百年来,百花仙子主张的契约婚姻,已经基本普及。但终大事父母做主,这一传统,却几乎没什么改变。包括当初白雪公主李素、清平公主飘渺婷婷的婚事不都是因为百花仙子没法报答某些大臣的赫赫战功而做出的为国牺牲之举吗?百花仙子不反对这一传统的理由是:“年轻人,尤其是在恋中的少女。往往看不清世态人心。做出的决定不一定会理智。不如经验老道的父母看的准。并不是父母非要用自己儿女的婚事来换取利益。”(语自《治世刚要》之《家乃国之基础》篇)所以,在传统圣地紫云山,如果邵云天不同意,唐明志与邵敏就更不可能结为夫妇!邵敏何曾被如此轻薄过?急忙挣开,羞红着脸,跑回房间。唐明志也不去追她,继续喝酒。在紫云山那样严苛的环境下长大,即便借着酒劲也不敢太放肆。酒杯碎了,顺手拿酒壶。他刚一伸手就感觉右臂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混账!喝酒能解决问题吗?”对方如此出言不逊,要换做平常,出一流圣地的唐明志一定会立即还以颜色。但此刻,他心里已经一片茫然,竟然忍住没发作。抬头一看,站在眼前的是一个三十来岁,材魁梧,背长剑的汉子。此人着蓝色束衣服,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普通剑客。唐明志:“我的事,你别管!”“如果我有办法帮你,你听不听?”唐明志:“就凭你?”“少废话,我在门外树林等你,想解决目前麻烦就来。”随后的几天内,唐明志的绪很快恢复正常。邵敏也就放下心来。离圣地还有很长路要走,不能再耽搁了。根据她对父亲的了解,只要尽快赶回家。跟他好好的认个错,事或许并不太糟。可她哪里知道,更糟的事正在悄悄地到来:这天,他们一如既往,天黑就投宿客栈。她只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房歇息了。或许是连旅途劳顿,她很快就睡着,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醒来。她刚睡醒就发觉浑不对:她竟然发现自己赤**躺在上。下还隐隐作痛......急忙看时,手臂上那伴随自己多年的守宫砂居然不见了。一时间,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哭的天昏地暗。虽然说自圣华建国以来,好多传统观念都被改变。但是婚前失节依然是被世人所不容。尤其是在紫云山这样的老牌圣地。她的哭泣惊动了住在隔壁的苍云博龙。昨晚他也是稀里糊涂睡着,直到此刻才醒。对面的上只剩一张薄薄的被褥。师弟?他人呢?苍云博龙大惊!他没想到自己竟然睡得这么死,连师弟什么时候离开了房间也不曾发现。这要是遇上坏人,焉能有好?他急忙冲出房间,走向隔壁,敲响邵敏房间的门。他知道邵敏与唐明志深,她哭泣,准是师弟出事了。半响,邵敏才衣衫不整地蹒跚着打开房门。她哭红的眼睛,早已没了往的神彩。苍云博龙:“师妹,发生了什么事?师弟他人呢?”邵敏掩面转坐回上,低垂着头,眼泪依然不住地往下滴。这里毕竟是旅馆,隔墙有耳,她绪稍微缓和些就不那么大声哭了。但是羞辱与绝望又只能用眼泪来宣泄。从小到大,苍云博龙眼里的小师妹一直都是快乐公主,从未如此伤心过。因此,他更加料定师弟出事无疑。转就要出去查看究竟。“师兄,你别走.....”后,邵敏哭喊着。他是她此刻唯一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求生的本能迫使她留住他!在圣地,她最信赖的人就是爹爹和大师兄。但爹爹严肃让她怕,唯有苍云博龙是她最好的保护神。她不是没有暗示,但苍云博龙却总以为那是师兄妹之间的正常感,没当一回事。正是他的粗枝大叶和谦让,使得落花有意流水无,邵敏也只好把感憋在心里,不便表露。此刻,他竟然不知如何安抚悲痛绝的师妹。真可谓“言谈举止间,难倒英雄汉!”“文武殊途岂可并论?”(皆是圣华俗话)总算,他瞥见了她凌乱不堪的铺,这才发现别有内。倒不是他粗心到如此地步,而是他实在太担心师弟的安危,所以才没及时察言观色。幸好邵敏的心扉对他是敞开的,他听她含泪述说了发生的一切。师弟无故失踪,师妹被人玷污。宛如晴天霹雳,苍云博龙的绪半响才缓和下来。若是知道是谁干的,他一定会立即找他算账。哪怕不敌对方也要拼个鱼死网破!虽然他一向与世无争,但若是朋友亲人受辱,他也会变得血!不过,敢欺负到紫云山弟子上来的人,一定不是泛泛之辈。苍云博龙不敢怠慢,在无法得知师弟去向的况下,不得不带着邵敏赶回紫云山以求帮助。紫云山圣地分为北屏岭、逍遥岭;东凌峰、西凌峰、摩天峰、紫云峰;紫云镇、太极镇、圣武镇;云腾谷、隐仙谷、玄妙谷。两岭四峰三镇三谷。本来还有一个王者镇、将军镇、恩义谷的。当年,紫云山所在的紫烟国被圣华军所灭。紫云山山主烟天雄就决定取消以上两镇一谷的编制,相关人员并入其他单位。这就意味着紫云山不再有紫烟国王室背景,也不参与天下纷争。当然,这种相当于见风使舵的做法,很难让人心服。怎奈烟天雄当时在圣地内部是一等一的铁腕强权,众人敢怒不敢言。时间久了,便一切都成了事实。以上三地,逐渐衰落,成为圣地与外界的缓冲地带。“登高凌云,于心不惊”。紫云山山势险要。其中又以四峰最为险峻,高耸入云。紫云山弟子常年在这峭壁悬崖边上练功,不仅武功卓绝更是胆识过人,深的世人敬佩。西域第一圣地,果真实力非凡!作为圣地的小头目西凌峰峰主,邵云天自然也是真材实料。独创西绝剑法已经被圣地收录为秘籍。也正因如此才得以在十年前就坐上了峰主的宝座。他本打算趁这次送镖之行检验一下弟子的品行。好早点把自己的绝学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在以后的风云会上大展手。谁知道,这次圣华区之行,他们竟然如此不成器。还使得邵敏失节......此刻,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的震怒!!!女邵敏与苍云博龙在他面前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他依然一言不发!他走出大门,走上那通向另一座山峰的铁素桥。足下是深不见底的山谷。云海茫茫,没有足够的胆子,谁敢在这上面行走?人生也如同这崖边漫步,一不留神就可能坠入万丈深渊!邵云天虽然常犯险境,却从不失足。强劲的山风吹着他那灰白的须发,显得更加的刚毅、威严。他,自问凡事无愧于心,怎么教出这样的徒弟来了?还好,他们刚一回来,他就发现况不对。急忙把西凌峰上的其他弟子支开,然后才询问由。“你,从明天起,去百花城修炼。好好跟人家学学!”在西凌内,邵云天终于做出决定,指着邵敏吼道。与其让她留在圣地遭人议论,倒不于打发她去百花城,最好是能加入隐修,再也别回来。以她的容貌,进百花城也许不难。以她的基础,要修炼成青常驻,留在百花城也是有希望的。他再怎么恨她不争气,但她终究是自己的女儿。他又能怎样?只要她不在圣地,这样的丑事就不容易被人知道。以后他随便编一段关于女儿与百花使者结识、相知并受到邀请前往百花城的故事掩人耳目就行了。而只有百花城才可以让她以另一种方式好好地活下去,并且不会给他老脸蒙羞。至于那两个孽徒,最好是死的死,逃的逃。眼不见心不烦!“你,从即起,去把那畜生找回来。办不到就永远不用回来了!”邵云天指着苍云博龙怒号道。作为大师兄,竟然没管好自己的师弟、师妹,实在是罪无可恕!为了消除影响,在外人面前,邵云天会装成什么事也没发生。所以,护送邵敏去百花城的重任依然落在苍云博龙上。若是让其他人护送,或许更容易把这丑事传扬出去。他虽然恨苍云博龙不成器。但对他的人品还算信得过。加上紫云山圣地的金字招牌还没过时,也不用担心会遇到大的麻烦。数百年来,紫云山弟子送镖、访友,参加各地举办的风云会、英雄会。走遍大江南北,雪岭东西。(大雪山南北走向,将圣华北方大致分成东西两个部分,而大清江则自中游起东西走向,将圣华分成南北两部分。其走向和长江非常近似,水量却大得多)路上很少遇到劫匪之类的狂徒。一流圣地威名远播,果不其然!邵敏的闺房内,邵云天的妻子烟若曦正在含泪与女儿告别。这位曾以百折不饶的精神在风云会上两次战胜翠屏山劲敌,赢得比武冠军的女汉子,虽然算不得天姿国色。但一点都不显老:青丝抚背,红妆束,明眸似水,肤如凝脂。美女该有的她都有,美女没有的她也有——就是下巴上面有一个黑痣。用风韵犹存来形容她都不恰当,根本就是青犹在!坐在邵敏边活像两姐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一般的百花城修女也不过如此吧。她武功不比邵云天差,但凡事都以夫君马首是瞻。女汉子嫁人之后,温顺的不靠谱,简直就是脱胎换骨。这次,她心痛女儿,很想亲自护送她去百花城。但邵云天不同意。她也只得依着。邵云天虽然仗义、豪爽。但大男子主义十分严重。在他眼里,失节的女儿和男孩没什么不同,无需特别保护。事实上,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并没有因为圣华帝国的新制度而完全改变。在很多地方,大男子主义依然很有市场。这就是女皇登基总有人反对,百花使者出巡也有人为难的原因。烟若曦语重心长:“孩子,这次去百花城是你新的开始。过去的一切都必须放下,好好修炼。知道吗?”她那少女般的容貌与这老道的语气完全不配。邵敏泪眼汪汪:“娘。您说过,百花城城深似海。女儿这一去,万水千山,只怕再也难得见到爹娘。孩儿恐怕难熬思念之苦!”烟若曦轻抚她的秀发:“傻孩子,有道是,父母难保百年期。生离死别本是人生难免。你也要学着长大。在百花城,有众多仙子般的姐妹帮助你、保护你。比留在这里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呢。”邵敏:“那,您当初为什么不让我去?还说百花城那样不好、这样不好.....”都知道百花城的风光,但要下定决心终在那里修炼,还真要勇气和毅力。清苦、孤寂,漫漫仙子路并不好走!万世的青,千年的寂寞。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明白。烟若曦叹道:“此一时彼一时嘛。当初你还小,娘不放心。而如今你已经长大,正需要学会**生活。”邵敏:“娘,您就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已经无脸见人。若留在家里只会让父母蒙羞。所以,就应该躲在百花城,最好是一辈子不要回来!”母女俩相拥痛哭。好希望这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恶梦。可是,这终究不是梦!一切已经无力挽回。生活往往就这样:美梦总是虚幻,而恶梦却在不经意间已成现实。悲催的人生!苍云博龙带着邵敏含泪离开紫云山,再次踏上前往圣华区的旅途。与前几次意气风发的执行任务不同,这一次他俩各怀忧虑,表茫然。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去百花城是此事最好的解决方式。但从此以后,邵敏只怕再也无法见到苍云博龙。她平常并未太多流露对他的慕之,是因为他常在自己边。如今,只怕后会无期了,怎能不难过?她原本乐观开朗、满怀。所以,她比任何人都害怕寂寞!她很希望自己能放下发生的一切,继续开开心心地过下去。可是她不能!若是不把这耻辱的一切当回事,那么人家就会认为她不知羞耻。她决不能这样!即便心里已经放下,也得装的耿耿于怀。在苍云博龙看来,邵敏的伤心落泪全都是因为这次的遭遇造成的。他虽然心里特别愧疚,但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他只希望早点把她送到百花城。让那些善解人意的百花城美女帮她解开心中的郁结。他并不了解百花城是怎么回事。只是偶尔听人说起百花使者如何厉害云云。刻意打探美女圣地的详不是别有企图便是花痴。他堂堂七尺男儿,圣地弟子,岂能如此?那本在民间流传的描述百花城女子感生活的书《孤寂红颜》,苍云博龙是不可能去看的。否则他就不会不懂邵敏之心了。当然,该书纯粹是捕风捉影、夸大其词,甚至是抹黑百花城。只不过圣华是言论自由的王朝,根本不顾问这些书的流行。苍云博龙根本不知道,离百花城越近,师妹的心就越慌。只顾着催马赶路。只是,一旦此事了结,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处何从?又该到哪里去查探师弟的下落。死神山,山高林密。当年,圣华西征大军在此受到西方强国青原国主力的伏击。损失惨重。百花仙子用兵生涯中最重大的一次失误。虽然圣华军兵精将猛,最终反败为胜。但也是惨胜。山上、山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百花仙子含泪在战场上为双方战死人员做法超度。但她的法术来自飘渺圣城的典籍。而飘渺圣城隶属远古太极教流派。此派素来认为女为不净。“未婚女子做法,效果减半,已婚女子做法,完全无效。”虽然飘渺霜儿不信这一,但她的做法能否真的超度亡灵,恐怕不得而知了,只是表达自己心中的愧疚而已吧。后来,她很少自己领兵,而是设法寻找高明的军师。终于请得了“妙算神仙”秋水明月出山相助。那次惨烈的战役之后,根据百花仙子提出的殡葬新制度。所有战死的人都被深埋于山上,再在坟上种树恢复植被。只在林间建立石碑,刻上可以找得到的战死者的名字,以作纪念。坟上种树,这种做法完全违背了传统理念!据说这里从此以后就冤魂出没,森可怖。胆小的人不敢夜间通过此地。死神山因此而得名。百花仙子在推行新制度时,丝毫不心软,就像她发动征战也丝毫不在乎生灵涂炭一样。因为她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只有一统天下才能永息干戈,造福更多的生命!苍云博龙当然不是胆小之人,何况现在也是青天白,朗朗乾坤!反而是到了死神山意味着已经踏入圣华区。他松了一口气,百花城应该不算太遥远了。只是好像有点不对劲:两旁山上的树林里,仿佛有人影穿梭。杀气!他感到了森的杀气!从来没有在圣华区遇到过歹人的他,根本想不到会有强敌到来。倒在心中暗嘀咕:莫非真的有鬼不成?就在他转念间,前面路旁树林中闪出一帮黑衣人来。来人黑巾蒙面,材魁梧,手持刀剑。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这要是换做别的国度、别的份,倒是不足为奇。偏远道路,遇到强盗在所难免。但这是在圣华帝国,而且是治安相对很好的圣华区。而且苍云博龙又驾着有着紫云山圣地标志的马车。再遇到这种状况就很费解了。马车不得不停下。苍云博龙:“你们,想干什么?”“女的留下,男的滚蛋!”为首的一名汉子喝道。苍云博龙暗道:“师妹坐在车中,未曾露面,他们怎么知道?难道是早有预谋?”不由得攥紧了剑柄,准备迎敌。只是,他武功虽好,这么多年的太平经历反而使他缺乏实战经验。对面的黑衣人冷哼一声,一起围上,摆出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他们显然也知道,紫云山弟子不会轻易就范。眼见对方百十号人,苍云博龙倒也不怕。跃下座驾,喝道:“各位闪开!若要为难,休怪在下不客气!”“哈哈,如何个不客气法?”黑衣人中一位瘦高个冷笑道。话未说完,右手已动,雪亮的剑锋直刺苍云博龙前要害。出手之快,并非一般强盗可比。显然是哪个圣地弟子乔装改扮而成。明地里,各大圣地都和平共处,谁也不敢挑衅谁。但暗地里为了各自目的,勾心斗角也是在所难免。苍云博龙只得舞动紫云剑法招架。与此同时,其他黑衣人但凡插得上手的也一并出招围攻苍云博龙。邵敏在车中一听况不妙,赶忙抓起紫霞宝剑冲出轿厢,相助师兄。很快就陷入刀光剑影中。苍云博龙师兄妹虽然手不凡,但奈何对方人多势众,又个个都是高手。他俩很快就落了下风。上多处挂彩。好在对方似乎想活捉他们,攻要害的招数多半是虚张声势。这才使得苍云博龙没有被重创。这可如何是好?他自己死不足惜,若让师妹落入歹人手中,岂不让她的遭遇雪上加霜?他这次护送邵敏进百花城只想将功赎罪,却想不到会罪上加罪。汗水混合着血水很快沁湿了苍云博龙那满是尘土的衣衫,显得更加肮脏不堪。此刻,除了死战到底之外,他已经别无选择。但他的紧张与顾虑影响了武功的正常发挥,反应稍显迟钝。倒是邵敏,早就是心中一片空白:死也好,生也罢,什么都无所谓了。反而招招巧妙,刺伤了三个黑衣人,吸引了不少火力。就在苍云博龙逐渐招架不住的时候,黑衣人一声厉喝反而一起退开。为首的那名汉子拱手道:“我看你二人手不凡,人才难得。与其枉死此地,不如跟我们走一趟。”苍云博龙:“等我把师妹送到百花城再归顺你们,行吗?”为了保全邵敏,那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狂言,他可不敢说。“哈哈”对方又是一阵狂笑:“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不识趣呢?你要是乖乖交出那位姑娘,我等兄弟才可以考虑放你一马。没想到你居然本未倒置,该留的不留?”苍云博龙暗道:罢了,若是照顾不周,再让师妹受辱,又有何脸面苟活世上?把心一横,言道:“那就放马过来吧,紫云弟子,可杀不可辱!”待续:轻车熟路万水千山,旅途有你不会孤单。唯恐他分开之后,千言万语郁积心间。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