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圣使留情

    虽然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面对这种气氛,清阳素素依然很紧张。

    她刚要拔剑,欧阳飞燕按住她的手,指了指左侧:“且慢,用那些!”

    刑台的左侧有一个铁柜。里面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斑斑驳驳的尖刀或匕首以及其他折磨犯人的刑具。不知道那上面是血迹还是铁锈。毕竟被送往罚恶山处死的犯人并不多。

    清阳素素缓步走过去,选了一把稍微干净一点的巴掌长的尖刀。但她却并没有刺向徐文。而是挽起自己左手的衣袖,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

    “呀。好痛!”她竟然往自己左臂上刺了一刀。鲜血涌出的同时,她也忍不住叫出声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百花城新秀对罪犯一时半会下不了手,本是正常的。但象她这样反而拿自己开刀的却真没见到过。

    虽然在百花城内部,她们或许拿自己、拿朋友做过嗜血训练,但那是外人看不到的,而且是不得已的选择。

    清阳素素这么做当然有她自己的理由:罪犯再可恶,也对自己素无亏欠。因此,在惩罚他的同时,也需要尝到和他一样的痛苦。这样才能心安。却没料到,这次居然格外的痛疼。

    欧阳飞燕:“素素,你在做什么?那是处罚恶人的刀子!”

    清阳素素:“这次怎么这么痛呀?”在百花城,她也尝试过用自己的手臂进行嗜血训练,但从未有今天这么痛过。众目睽睽之下,窘的俏脸通红。

    苍穹霸浑浊的声音响起:“为了增加罪犯的痛苦,这里的刀子都沾上了特制的药物:既增加痛苦又能止血,防止罪犯死的太快。”

    好狠毒!

    对恶人足够狠毒才能起到震慑他们的作用,从而达到保护好人的目的!

    对于黑心肠的家伙,指望他良心发现,倒不如挖了他的心去喂狗。杀一儆百,看谁敢狂?

    当然,这酷刑显然不该用在徐文上:他真的是太冤了!

    青兰和一小英一声不吭,连忙上前帮着清阳素素包扎伤口。已经成为百花使者的她们依然不习惯众人火辣辣的目光,只想尽快消除影响,大事化小。

    徐文心里对“素素”这几个字本来就很敏感。此刻,清阳素素心慈手软的样子又跟李素素有七分相似,他甚至忘了自己是一个即将要被残酷处死的罪犯。呆呆地看着清阳素素的一举一动,看她如何来收拾他自己。

    大家对百花城圣女都颇有耐心,并没有人对素素的磨蹭表示不满。因为很明显:越是下不了手就越是心软,越是好人。百花城女子要是表现的杀人不眨眼,那才让人大失所望呢。空有外表,没有内在美,不能代表百花城。

    即便如此,清阳素素自己却不敢太怠慢。终于咬紧牙关,拿着那把尖刀走向徐文。

    徐文:“我是被冤枉的,素素救我!”

    清阳素素一愣:“你,你认识我?”

    徐文:“不,刚好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与你同名。”

    清阳素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被冤枉的?”

    徐文:“我的朋友李素素能证明我的清白!”

    清阳素素:“李,素素?你确定不是叫李素?”

    徐文:“不是。我们本来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清阳素素:“真的吗?那,你说的那个李素素现在在哪里?”

    徐文:“我们遭人陷害。所以就分开了,我正好要到百花城请你们帮忙救她。谁知道半路上发生了很多事,就稀里糊涂被官府抓了。”

    苍穹霸从监督台上站直了子,轻轻一跃,落到了刑台上。他实在不能容忍纯洁的百花城圣使被一个恶贯满盈的罪犯欺骗。

    来自百花城的都自称为百花城使者,但她们却未必都是百花使者。因此百花使者与她们自己口中的百花城使者,以及别人对她们的尊称“圣使”是不同概念。

    清阳素素:“大人,他说的......”

    苍穹霸怒道:“他撒谎!被押送到这里的恶人都知道自己将要被严惩。所以,都会想方设法为自己制造被冤枉的假象。一旦侥幸骗到我们的同,他们就会少受很多痛苦。各种版本的谎话都会出自这些罪犯之口。不过,很明显。他所说的是我听到过的最荒诞不经的话!蝎尾贼果然不是一般的狡猾,连撒谎都不同凡响。”

    清阳素素:“那么,您有他的罪证吗?”

    苍穹霸一脸严肃:“当然有,而且是铁证如山!民权部、圣华使者以及帝都和乌蒙省的两位将军联手办案,难道还会出错?抓捕中还动用了圣华秘密卫队。”

    秘密圣华卫队归元老会掌控,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面。由此可见朝廷对抓捕蝎尾鬼的决心,同时也证明此事得到了百花城的支持。因为,控制元老会的正是圣花仙子李艳。

    苍穹霸当然有徐文的“罪证”:包括徐文打出的暗器,包括受害者对蝎尾鬼的行踪和材描述,以及圣卫队、秘密圣卫队提供的各种线索都被收集整理送到了罚恶山。

    但是作为罚恶山山主,他的份本应该和百花城城主相当。在面对百花城那些小姑娘时,他必须保持长者的威严。以免被旁人看成是花痴。所以,除非有人开口相求,否则他不会主动满足她们的任何要求。包括出示罪犯的罪证。

    清阳素素当然不敢质疑这么多大人的破案能力。没法开口索要徐文的罪证。心里却盘算着:如何不动声色地暗中调查此事。虽然罪犯说的很可能是谎话,可万一是真的怎么办?

    这可是酷刑致死呀。千万错不得!

    她从徐文瘦弱的材、憔悴的面容、忧郁的眼神中完全看不到暴戾。他根本不像坏人嘛!

    但是,该怎么办呢?

    苍穹霸:“怎么了,圣使还是不忍心下手?要不要老夫示范一下?”

    清阳素素:“大人,我有个不之请。”

    苍穹霸:“圣使有何需求,但说无妨。”

    清阳素素:“我想先留着他的命,容以后再做处置。”

    苍穹霸叹道:“哎,百花城圣使的请求,按说应该答应。可这恶贼作恶多端,早就死有余辜。若是容他苟活,怎么对得起那些受害者以及他们的亲属呢?”

    欧阳飞燕:“正是因为他罪大恶极,就不应该让他死的太快。今天留他活命,可以设法让他多受折磨。这样既对得起受害者,又能替素素留着训练目标。”

    苍穹霸颔首道:“恩,这样也好。那就先将他押往罚恶农场。”

    说完,转对观众席拱手道:“诸位,百花城圣使不在状态。今天实在不宜行刑。况且,蝎尾鬼作恶太多,若是容他早死,反而便宜了他。因此,先将蝎尾贼押往罚恶农场,当牛做马,受一段时间的活罪。然后再来这里算总账。具体行刑时间,我会通知各位。”

    除了一部分受害者亲属是真心想看到蝎尾鬼被处死的。其他人,倒是来看百花城美女的居多。对行刑与否漠不关心。

    所以苍穹霸的一番话并没引发多大反感。

    清阳素素赶忙向苍穹霸躬致谢:“多谢大人成全。”

    苍穹霸:“圣使不必客气。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提前通知我们一声。只是,下次就不能半途而废了。毕竟,那些受害者亲属以及观看行刑的百姓,千里迢迢赶过来不容易。”

    清阳素素低头道:“素素明白。”

    欧阳飞燕转对着观众席躬道:“各位父老乡亲,今天因为我们准备不足,导致行刑没能正常进行。实在对不起!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大家回转家乡的盘缠以及此行产生的一切费用均由百花城承担!”

    台下顿时议论纷纷。有感激百花城谦逊,而不要报销盘缠的。有知道百花城穷,想看她如何收场的。想当年,李艳为了几万金币而不得不在帝都卖艺。圣花仙子尚且如此,何况其他人?

    苍穹霸小声道:“圣使何必如此?”

    欧阳飞燕:“不能因为我们的失误而给大家造成太多损失!”

    清阳素素则在一旁不知所措:她只想将行刑缓一缓,以免真的造成无法挽回的冤假错案。未曾想,却因此给百花城增加了如此大的一笔开销。实在是过意不去。

    她很清楚百花城的家底有多么寒酸。这个天下第一圣地,空有一城雄伟不俗的建筑。至于她们的衣着,在外行走时还算光鲜,若是在城内,穿破旧衣服的屡见不鲜。甚至连紫清城主和诸位素颜仙子也不例外。

    欧阳飞燕对苍穹霸言道:“大人,麻烦你做主。给所有来这里观看行刑的人补偿盘缠和开销。回头我到百花城取钱还你。”

    苍穹霸:“这也是我们考虑不周。并非全因你们的原因。钱我可以给他们,但不需要百花城还。”

    其实,百花城主紫清素云还是他暗恋的对象呢。

    这位难得一见的不老红颜曾在三年前到过罚恶山。苍穹霸一时兴起,约她比武。她欣然答应,竟然和他打了三百招,最后以微弱优势获胜。而事实上,苍穹霸自己也知道,作为有几百年修为的她。论武功,恐怕是他难以望其项背的。

    她美貌而谦逊,作为可以和皇帝并肩的百花城城主,说话处事一点都不比其他百花使者高调。令人佩服。

    而她来罚恶山的目的却是为了和他商量调整酷刑处罚的处罚程度问题。紫清素云认为,酷刑存在的目的只是震慑那些穷凶极恶之人,没有必要想方设法增加酷刑处罚时的痛苦。达到震慑目的就行了。再另外建议他谨慎处理关于青龙帮和青山区的问题。她很担心朝廷无法镇服这股暗势力。

    虽然苍穹霸最终未答应她减轻刑罚力度的问题(这与百花仙子“罚恶必严”的说法相违背),但很欣赏她心忧天下的作风。

    欧阳飞燕:“使不得。此事若被紫清城主或圣花仙子知道了,我会要受处罚的。请大人务必成全!若没有做事负责的素质就不配呆在百花城!”

    苍穹霸叹道:“也是。都说百花城圣使内外皆美,果真如此啊!”

    欧阳飞燕低头道:“都是城主和仙子贤明。我,我愧不敢当!”

    苍穹霸:“各位圣使,请下山歇息。补偿观众开销的事,我自会处理好。回头我会找圣使报账。”

    欧阳飞燕本想亲自去处理,转念一想。百花城人手不够,若是参与反而有信不过罚恶山之嫌。所以,索不管。

    清阳素素扯住她的手小声道:“飞燕姐,对不起。我给百花城添麻烦了。”

    欧阳飞燕:“快别这么说。我们的百花绣销路很好,这一点点开销,放在偌大一个百花城,算不了什么的。”

    清阳素素转走向徐文,小声道:“你若是无辜的就好好活着。”

    说完便急忙转走回欧阳飞燕边,甚至都没来得及正眼看徐文一下。四名百花城女子很快走下山坡,消失不见。

    山下的驿馆里,苍穹霸递给欧阳飞燕一个账本:“圣使,补偿这些人一共用了一万金币。这些是明细。”

    欧阳飞燕接过账本随便翻了翻:“大人,可以把这个交由我带回百花城交差吗?”

    苍穹霸:“当然没问题了。只是......”

    欧阳飞燕躬道:“大人辛苦了。我等这就回去取钱。”

    苍穹霸:“不急。圣使下次再来罚恶山顺便带来便是。”

    次上午,欧阳飞燕等人便离开了罚恶山圣地,朝百花城急驰而去。白衣白马,黑发飘飘。百花城女子人马双绝,是驿道上难得一见的最美风景。

    她们的坐骑毛色纯白、银光闪闪,十分温顺。体格虽然没有其他马匹健壮。却长的丰满、圆滑,浑曲线流畅,没有棱角。堪称马匹中的女。这**的速度比其他任何马匹都快,耐力也好而且食量小。只是负重能力较差。所以,不太适合当战马用。因其繁殖比较慢,所以较为珍贵。

    百花马最早产自西域。是被覆霜国带到紫清大陆的,被称为白发马,因其鬃毛长而纯白故。

    当年月华双姐妹在这**中挑选出了自己的战马,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也使得白发马后来被定为百花城的专用坐骑,并改名为百花马。

    覆霜国虽然国小,却并不穷。商业和手工业都非常发达。好东西多的是。月华双使的月华枪是稀铁(实际上是一种合金,质轻而硬)打造而成非常轻。她们的铠甲也是漂亮的轻铠。但防御力却丝毫不差。她俩不仅人俊美,装备也件件都是珍品。若是换做其他男子兵将,自然是不适合用百花马作为坐骑的。

    百花省,林深似海,人烟稀少。

    驿道两边百花争艳,万紫千红。

    雪白的城墙横在驿道前面。城楼和城内建筑都是白玉石建造,刻着整齐的花边浮雕,十分精美。用琼楼玉宇来形容最恰当不过。

    右边不远处,有一座高山从林海中突起,挡住了视野。山势平缓,郁郁葱葱间点缀着各色野花。宛若一道巨大的屏风挡在驿道的南边。

    那就是闻名天下的百花山。老实说,从外表看,百花山并不奇伟,不过就是一座普通的高山而已。但这里地处大清江中游,气候温暖,雨水充沛。又刚好没被森林覆盖。难得的灌木与杂草丛生之地。于是各种野花就有了滋长的机会。

    相传,这座山是天界的一只花瓶掉落凡间化成。所以才只长花草不长树木。这里的野花不仅长的茂盛而且种类繁多,据说有将近一百种。百花山也因此得名。

    当年,飘渺霜儿为了寻找生存的意义和生命的真谛,渡过烟波浩渺的大清江北上。来到繁花似锦的百花山喜不自,于是就住下来修炼。这也省去她的随从诸多担忧。要知道,再过去就是清江国国境了。

    没想到她在这里终于解开了自己的心结,有所感悟:修真只能救自己。而统一四方,征服诸国,并施仁政于人民。才可以拯救天下苍生。这就是生存的意义。也是生命的意义!(语自《治世纲要》)

    她不想相夫教子,碌碌一生。她父王没法成全她,而圣华圣祖李威龙却让她走向了权力巅峰。

    当李威龙为她在百花山下大兴土木的时候,也正是帝国最困难的时期。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劳命伤财,一度让人对李威龙颇有微辞。但李威龙毕竟不同于别的君王,别的君王迷恋女人就是荒无度,终将误国、误天下。而李威龙却开创了世间秩序的新纪元!如此说来,李威龙与飘渺霜儿还果真是绝配!

    百花山本来只是一座长满各种野花的普通山岭。从没被人重视过。要不然早就成为清江国与飘渺国等诸国的争夺之地了。但从圣华建国以来,这里就成为了和帝都并肩的第一圣地。并且连这周围的所有生物都跟着沾了光:百花山生灵保护区广达三十二万平方公里。占百花省的三分之二以及金花省和银花省的西边部分地区。这是帝国第一个、也是最大的生灵保护区。

    看了看这无比亲切、又无比熟悉的百花山。

    欧阳飞燕秀眉舒展:“姐妹们,我们到了!”

    清阳素素:“终于回家了,我得好好睡上半天了。太累了!”

    一小英撇撇小嘴:“是呀,罚恶山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真不知道楚楚她们天天在外巡游怎么受得了?”

    百花使者未必都在执行巡游任务,好多只在百花城附近执行保护和警戒任务。所以,一小英自然无法理解百花使者苍云楚楚的感受。

    欧阳飞燕:“想当百花使者,这点累都受不了吗?”

    清阳素素:“那不一样呀,行侠仗义,大快人心,自然不累!”

    大家说说笑笑,纵马过去,城门口立刻出现两名白衣美女来迎接她们。是的,百花城个个都是美女!用白衣少女来形容她们是不到位的。

    但是,这里并不是百花城。而是被称为百花小城的仙子城。在百花城的西边,离百花城约二十里路。这本是百花城旧址。是当初李威龙下令为百花仙子建造的修炼圣地。如今却成了百花城与外界的缓冲地带。百花城需要的物资从外地购买送到此处,百花城制造的各种手工艺品、刺绣等也是通过这里发给贩卖商人、圣卫队员或者前来购买的顾客。

    大约有二三十名武艺高强的百花城弟子常年在此执勤。当然,她们也会顺便做些手工活,所得收入,除掉常开销。剩下的可以奉献给百花城,也可以自己留着。奉献给百花城的会成为百花城贡献值得以记载,并在需要的时候得到百花城的加倍返还。说白了就等于是买保险。

    百花小城到百花城之间有一条笔直的驿道相连,宽约十米。由刻着花纹图案的白玉石铺成,干净整齐。两边都是刻着花纹浮雕的白玉石栏杆。再往外便是一排姿势各异、比真人略高的栩栩如生的美女雕塑。百花城是艺术之城,她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有可能出现在路旁群雕之中。

    当然,欧阳飞燕对这些景物早就熟视无睹。此刻,她只想快点赶回百花城向城主汇报这趟罚恶山之行的况。虽然紫清城主平易近人,很好说话。但她擅自做主,给百花城平添了这么一大笔费用,还真有些不安。这得多少姐妹辛苦刺绣才能赚的回来呀。

    待续:若非圣使妇人仁,案成定局冤沉。

    律法威严需慎重,罚恶怎能罚好人?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