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良知觉悟

    “娘,快出来呀。”绝对嚣张带着哭腔的声音在绝对家的院子里响起。龙颜芳云急忙走出屋子,顿时一种不祥之兆压在心头:“她怎么了?”

    绝对嚣张浑血迹神木然地抱着李素素。而李素素一副没骨头的样子,脑袋和四肢都无力地垂着。双眼紧闭,嘴角还留着斑斑血迹。

    绝对嚣张:“娘,她死了。”

    龙颜芳云脸se大变: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一定跟嚣张脱不了干系。先不说百花城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惩罚她,这良心上也无法过去呀!

    沉吟片刻:“先把她放到上。等你爹回来了再作交代。”

    绝对嚣张将李素素抱到自己上。然后跪倒在龙颜芳云面前,哭道:“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龙颜芳云不置可否,她心里也是六神无主。好一会,才自语道:“李素素你若在天有灵,请不要责怪嚣张。都只怪我这个做娘的没好好管教她。”说完,竟伏在头小声抽泣。绝对嚣张赶紧扶住她:“娘,不关您的事。这事我自己去找民权部解释清楚。要挨罚,我也认了。”

    母女俩哭成一团。

    县城说大不大,绝对嚣张与人在街头打架的事,早有圣卫队员报告给了绝对布雄。只是鉴于对方是紫云山弟子,他不便直接出面。而是让人继续暗中监视,只要绝对嚣张没吃亏,他宁可装聋作哑。

    在圣华,各大圣地都有相当不俗的实力,因此各方官府不敢轻易得罪他们,免得惹祸上。但前提是:各圣地不玩过头。否则,官府就没法交差了。巡游各地的百花使者、圣华使者会担负监督官府与圣地之间关系的职责。一旦发现猫腻,将会严惩不贷。

    李素素出面为绝对嚣张讨回了公道,让绝对布雄省心不少。既然自己女儿没吃亏,他又何必与紫云山的一些小辈计较呢?但他还是担心女儿的伤势,所以就提早回家了。

    没想到刚一进院子就听到了妻女的哭声。

    绝对布雄以为绝对嚣张打架受伤,所以在她娘面前哭诉,然后就母女一起哭,着他去找紫云山的人算账。作为将门之后,他除了正直之外也不乏勇敢。如果对方确实过分,不管什么来头,他都有胆子和决心找他们麻烦。反过来,若是自己女儿小题大做,他也很反感。忍不住喝斥道:“哭什么?烦死人了。”

    龙颜芳云:“你快来看看。出人命了!”

    出人命了?绝对布雄父子心里一沉,一齐跑上楼。

    龙颜芳云母女满脸泪痕,而李素素则静悄悄的躺在上,嘴角还有血迹。

    绝对秒杀脸se铁青:“她是怎么死的?”

    面对他那咄咄人的眼神,绝对嚣张眼里再次充满泪水:“她抓我头发,所以我就在她肚子上踢了几脚。后来,后来她就吐血了。她武功那么高,谁想到那么不经打?”

    绝对秒杀:“你练过拳脚的,你的一脚下去有多重,你知不知道?你踢哪里不好,踢人家肚子做什么?”

    绝对嚣张:“事都发生了,你再埋怨有什么用?祸是我闯的,要杀要剐随你们!”

    绝对布雄叹道:“儿女都是父母心头,我们怎么舍得让你死呢?可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能怎么办?”

    龙颜芳云:“说到底,我们都有错。从一开始我们就纵容她折磨李素素。终于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你去跟民权部的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我代替嚣张受罚?”

    绝对嚣张:“爹、娘,您们的养育之恩来世再报!”说完抢过绝对秒杀边的佩剑,朝自己脖子抹去。

    绝对布雄闪电般扣住她的手腕:“你干什么?”长剑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绝对嚣张哭道:“反正我活着也不快乐,何不让我为李素素偿命?生前我亏欠她的地方,死后加倍补偿她!”

    绝对布雄:“混账东西,老子养你这么大,不指望你给我送终。难道要做父母的倒过来给你送终不成?”

    绝对嚣张:“那怎么办?事已至此,没法挽回啊。”

    绝对秒杀:“算了,我去挖个深坑把她埋了就是。反正她来历不明,我们不说谁会知道?”

    龙颜芳云叹道:“是呀。这也不能全怪嚣张。她自己也太蠢了。受不了不会跑吗?武功那么高,居然被活活打死。”

    绝对嚣张:“我们赶快把她送往百花城找圣花仙子想办法。她长的那么像李素,李艳不可能不管的。不是说过吗?她曾被一剑穿心都活过来了,她师父还没李艳那么高的修为呢。”

    绝对秒杀:“荒唐,这里到百花城路上就得几个月。到时候,她就只剩下一堆骨头了。”

    绝对嚣张:“不救活她,我也不想活了。”

    龙颜芳云:“离咱们这里最近的雪山有多远?我们不妨把她的尸体先用高山上的冰雪保存起来再通知百花城想办法。”

    尽管起死回生希望渺茫,但逝者已矣,不能让自己女儿再搭上xing命。希望时间可以抚平她心中的愧疚。李素素挨打的时候是自愿的,嚣张只能算是过失杀人。在圣华,过失犯罪都是从轻处罚的,嚣张很可能无需抵命!

    绝对秒杀:“这里到摩天山骑马ri夜兼程大约半个月能赶到。”

    绝对嚣张:“那,她的尸体能存放半个月吗?”

    绝对布雄叹道:“只怕不能。即便没烂掉,也早就失去生机了,回天乏术。”

    他也不想断绝女儿的最后一丝希望。但旅途遥远,万一李素素的尸体在半路腐烂,嚣张会有怎样的举动?与其这样,不如就地深埋,大不了好好看管嚣张一段时间。等她心里的yin霾消去一些,再找民权部自首,寻找此事的善后方案。非常时期,把儿女留在边才更加放心。

    绝对嚣张哭道:“那怎么办呀?”

    绝对秒杀:“事已至此,哭有什么用?我立即去准备马车,咱们马上出发赶往摩天山。就算她的尸体在半路烂掉了,我们也至少能减少一些愧疚。”说完闪电般冲下楼。

    绝对嚣张:“娘,我们帮她洗洗子。这是她的最后时刻了,不要穿的那么老土。”说完抱起李素素走下楼,来至洗澡间。

    母女俩一起帮她脱掉衣服。她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顿时出现在眼前。

    绝对嚣张用湿毛巾擦拭着李素素的脸颊,易容膏褪去,露出雪白的肌肤。

    龙颜芳云叹道:“好美的一个女孩,如花的年纪,竟然被你打死,实在可惜了。”

    绝对嚣张:“她若是能活过来,我发誓不再打她。不仅如此,我还要好好补偿她。”

    一直以来,绝对嚣张无法理解李素素心中所想。以为她的忍让必是有所图谋:她虽然长的和百花仙子一样。但根本不了解这个国家和这个世界。所以,她需要绝对家的人将她引荐给朝廷或者百花城。这样她才可以凭借容貌获得光辉前程。

    于是,绝对嚣张就找到了继续折磨和奴役她的正当理由。要得到,就得先付出代价,这很公平!

    然而,她竟然没获得任何回报就死了。长的再好,命没了一切都完了。绝对嚣张开始同她。

    帮她穿上洁白的衣裳和黑亮的高跟鞋。绝对嚣张又亲手将她的长发梳理得一丝不乱。

    两匹健壮的乌云盖雪拉着一辆崭新的马车疾驰而来,在院子外面停下。

    绝对秒杀冲进院子喊道:“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绝对嚣张赶忙搂起李素素走出屋子:李素素的脑袋无力的后仰着,长长的秀发黑瀑布般垂下。脸上的肌肤依然洁白而水灵。雪白衣裳包裹的酥显得更加的丰满、坚,纯美而充满惑。

    只可惜,长的再美,一旦失去生命,后果是不堪想象的。只需半个月,再遇到她,就只怕唯恐避之不及了。

    如此一个美人香消玉殒,绝对是令人痛惜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表凝重。绝对布雄夫妇木然地跟着他们走向马车,甚至都忘了需要叮嘱些什么。

    他们纵容女儿虐待李素素并不代表他们从未把她当人看。只不过,她的容貌太像百花仙子,因此他们希望她将来能在帝国有一番作为。但相应的,她也必须经得起他们的考验。否则,绝对布雄是不可能将她举荐给朝廷的。他讨厌像李婷婷那样什么都不懂、就会在骂政广场哭脸的花瓶皇帝。

    其实他对李婷婷的看法有很大误解:李婷婷年龄小并不代表见识短。实际上,李长风也是因为发现女儿颇有见解才让她登基的。只怪她有一个强势的爹爹担任皇后要职。于于理她都没法忤逆爹爹的意思。事实上,若不是李婷婷知道绝对家世代忠良,以李长风的脾气,他甚至连县长都没得当。

    绝对布雄只想告诉李素素一个道理:逆来顺受是不可能获得尊重的。要自己强势才行。以她的容貌,只要出现在李长风的视野中,绝对有位高权重的前景。但是,他不能容忍她沦为李长风cao纵下的傀儡。他只能举荐一个有个xing、敢反抗的李素素给朝廷。

    李长风好se是出了名的。听说他甚至调戏过百花使者,若不是怕李艳找他麻烦,他恐怕有更多丑闻。所以,李素素越美、越温顺,绝对布雄就越不敢把她交给朝廷。这也是绝对秒杀为何一定要将她藏起来的原因。

    出发点是好的,但cao作起来,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偏差:他们甚至很喜欢看李素素被虐待时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没想到一不小心玩过头了,把她的小命都玩没了。

    这才幡然醒悟,可惜悔之晚矣!

    马车的轿厢早就布置好了:竖放着两张小上铺着蓝se的单和被褥。虽然se调单一,但十分干净整洁,触手可及软绵绵的。这倒不是专为李素素准备的,而是给那些来往各地的圣华使者准备的。圣华使者和百花使者完全不同:他们不一定会武功,常常低调出巡。所以,准备马车是很有必要的。事实上,他们就相当于钦差大臣。而百花使者更像是游侠。

    绝对嚣张将李素素摆在靠右边的小上,盖好被子。自己则在左边的小上坐下。绝对秒杀将两个蓝布包裹丢进马车:“你好好休息。咱们轮流驾车赶往摩天山。”一声吆喝,驾着马车朝村外赶去。

    绝对布雄夫妇倚在门口,呆呆地看着马车离去,谁也不愿开口说话。

    乡间小路两旁都有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地,是以马车能够得以通行。

    圣华的城市、建筑、道路旁边一般都预留草地或森林,便于城市的扩充,建筑的增加或者临时通行大型马车。

    闲置出来的土地一定要盖上植被,哪怕是种植杂草都行,不能直接露。不用说,这又是百花仙子的主意。她的理由是:“人类已经占了太多的土地,应该尽可能地给其他生命留点空间。用不着的就不要浪费。如果修路不留余地,万一以后需要拓宽,又得破坏两旁的生态环境,导致无数生灵伤亡。”

    马车飞奔在平坦的驿道上,绝对嚣张却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匆忙中,她忘了处理自己上的伤口,现在才觉得到处不舒服,尤其是左腿膝盖部位更是疼痛难忍。

    而且她边还陪着一具冷冰冰的死尸。她甚至可以感觉到李素素上发出的阵阵寒意。这与以往在她怀里轻微颤抖的那个火躯截然相反。

    李素素真的死了,这不是梦!

    绝对嚣张虽然材彪悍,内心却很脆弱。泪水滚过脸颊,也不知道是悔恨还是伤心,也或者是绝望和委屈。

    她被唤醒的时候,窗外已经一片漆黑。绝对秒杀举着一盏灯笼,掀开布帘喊道:“快吃点东西。”

    绝对嚣张揉揉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瞥见了静躺一旁的李素素,心一下就凉了。

    睡着了真好!可以忘记一切。

    可一旦醒来,冰冷的现实还是要面对。她从包裹中摸出一张烤饼,啃了一口,掀开帘布走出车厢。

    绝对秒杀:“没关系,你吃完东西再替我。”

    绝对嚣张挤到座驾上,抢过马缰:“啰嗦!快去休息,要是你也累坏了,那我就更惨了。”

    绝对秒杀:“遇到驿站就换马。如果他们问起,就说是碧海十一县运一个枉死的人去摩天山雪域保存,等候百花城的调查。这是介绍的公函,以及通行令牌。”将一个蓝se布袋递给绝对嚣张。闪掠进轿厢。

    满天星斗,夜se朦胧,实在是很难看清路上状况。好在这一带也是辽阔的碧海草原一部分,闭着眼都不会撞上什么障碍。为了不离开驿道,绝对嚣张还是不敢跑太快。一旦偏离了道路,不仅方向难以把握,更有可能错过驿站。

    晨曦初现,四周的原野笼罩在一层薄雾中。

    前面房屋成群,好像到了一个小镇。

    一堵高墙围住几栋排列整齐的屋宇。宽阔的院门上面的牌匾写着“碧云乡驿站”几个大字。朱漆的大门紧闭,四下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太平盛世,ziyou国度的偏远驿站从来就不需要因任何事得罪人。因此戒备也很松弛。自然没人早起的。

    绝对嚣张大喊道:“有人吗?快开门!”

    “谁啊?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绝对嚣张:“大哥,我们是十一县的圣卫队员,要赶往摩天山办事,麻烦你帮我换两匹最快的马。”

    大门打开,一胖一瘦两名圣卫队员牵着两匹乌云盖雪走了出来。绝对嚣张递过公函,亮出通行令牌。

    胖子眯着小眼睛看罢公函,随手塞进信封,还给绝对嚣张:“你们还有别的需要吗?唉,真晦气,一大早的拖个死人来。”

    瘦子:“这马车上运的是死人?”

    胖子:“公函上是这么说的。还说要等百花城派人来调查呢。”

    瘦子略一沉吟:“要百花城进行调查,莫非死的是一位年轻美女?”

    绝对嚣张没好气地道:“谁说百花城只管美女了?只要是案复杂她们都可以调查。”

    胖子:“是呀。老弟你想多了。不过,可能很快就会有百花使者来咱们碧海了。”

    貌美心善、武功卓绝的百花使者绝对是大部分男人心里渴盼遇见的女神!

    绝对嚣张:“是呀,很可能还不止一两个呢。说不定,圣花仙子都会亲自前来。你们就等着亮瞎你们的狗眼。”

    胖子:“值得百花城劳师动众千里迢迢赶来的人一定不简单。我倒想看看他到底是何等模样,莫非是皇族?”说完就要来掀布帘,绝对嚣张赶忙抓住他的手腕:“快换马,耽误行程你负责不起。”

    瘦子:“你也犯傻了?就算他是皇族,你能认得出来?”

    胖子:“也许你说的对:车上死的应该是年轻美女。否则的话,何必一定要百花城出面?必定是圣华使者不方便处理。”

    瘦子:“既然如此,兄弟们就一定要看看了。”抢上前就去掀布帘。

    绝对嚣张怒喝着伸手拦住:“不许看!”

    好se得连死人都不放过,实在可恶!

    她越是不让,他们就越想看。事实上,并非全是因为好se。所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他们只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而已。

    绝对嚣张跳下马车,一手一个将他们直接摔倒在地。她用魁梧的材、彪悍的手明确告诉他们: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可这两个家伙也是牛脾气,爬起来扯住马缰大喊道:“快来人,有人捣乱了!”

    里面立即冲出一些圣卫队员将马车团团围住。别看他们平常一副懒散的模样,真正有事,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

    只是,他们上的宝剑都没有出鞘。刚才,他们一直躲在门后面观察况,将绝对嚣张与胖子的争持听的一清二楚。既然都是自己人,自然不需要兵戎相见。

    在圣华,务实的观点早已深入人心。表现在圣卫队也是如此:你不需要接受魔鬼训练。但你必须明白自己的价值,知道自己该处在何种状态。所以,碧云乡虽然偏远、清闲。但这里的圣卫队员却并非一盘散沙。而且他们当中材彪悍的也不乏其人。

    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绝对嚣张想亲自换好马匹,驾车离开已经不可能。

    一个容貌英俊,材高大的青年走上来喝道:“怎么回事?”

    胖子:“他们车上装了一个很重要的死人,要赶往摩天山。我很想看看,可是她不让。我估计此事可疑,所以最好查个究竟。”

    青年拱手对绝对嚣张言道:“在下秋水白,本驿站站长兼圣卫队长。你知道的,检查过往车辆是我们的职责。还请姑娘理解。”

    绝对嚣张:“这个……”都是自己人,再怎么着也不能拼个你死我活?

    “什么事这么吵?”绝对秒杀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

    “哥,他们硬是要看马车里死的是什么人?”

    绝对秒杀:“你把她抱出去,让他们看个够。吓死他们几个。”

    “可是,可是……”

    “我会跟他们解释一切的。”

    绝对嚣张只好走入轿厢,把李素素抱出来。

    所有在场的圣卫队员都惊呆了,有人失声道:“她是?”

    胖子虽然早猜到是个美女,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的美艳绝伦。死了都如此迷人,要是活着,岂不真要颠倒众生了。

    绝对秒杀:“如果我说她是悄悄出巡的芳华仙子,你们相不相信?”

    “相信。”“当然相信。”

    是呀,除了百花仙子的亲女儿,谁会长的跟她一样?

    大家对百花仙子的容貌认知都来自雕像和画卷,没有见过活着的。所以,见到李素素的时候,有好多人没有立即联想到百花仙子。只是惊叹她的美艳,并为此感到惋惜。经绝对秒杀一番提醒,才恍然大悟。

    绝对嚣张转走入轿厢,放下李素素:“所以我说案复杂,你们偏不信。芳华仙子出事了,百花城能不重视吗?”

    秋水白:“那,现在怎么办?”

    绝对嚣张:“芳华仙子何等本事,如果不是遭人毒手,怎会平白无故死去。能杀得了她的人,对付我们只怕比踩死一只蚂蚁更容易。所以,你们必须守口如瓶,说出去了随时都可能有杀之祸。”

    胖子竟然忍不住掉下几滴眼泪来:“连芳华仙子都被杀了,我们圣华难道要完了吗?”

    作为百花仙子的女儿,不仅有着惊世骇俗的容貌,更是有着长达千年的修为。在人们的心目中,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神被诛杀,意味着恶魔出世,这如何不让人伤心恐惧?

    绝对嚣张走出轿厢坐回座驾:“你紧张什么?他们要对付的是百花城与皇城。你只要装作什么都不懂,就什么事都没有。”

    胖子:“我对帝国有感,对百花城也有感,怎么忍心……”

    圣华的制度大家有目共睹,只要是良心好点的人都会心服。百花城的人在民间自然有不少粉丝。因为她们美丽而低调,强悍而简朴。

    说话间,秋水白亲自动手协助胖子帮绝对嚣张换了马匹,又命人送上一些干粮和水。绝对嚣张一声吆喝,驾着马车疾驰而去。

    那些圣卫队员一个个表凝重,呆在原地半响没反应。绝对秒杀这个谎言实在过于吓人:如果没有帝国、没有百花城,这个世界还有救吗?

    芳华仙子的死只怕是世界末ri的前兆。

    待续:失去方知人可贵,珍惜眼前总不会。

    待到yin阳两隔时,哭干眼泪难消愧。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