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有所计较

    可李素素却不肯住手,唐明志的防御全乱,双臂、膝盖先后挂彩。雪白的衣裤顿时变得血迹斑斑。

    包括苍云博龙在内的围观者都是惊诧不已:她前一刻还被打得吐血,后一刻竟然能击败紫云山的高手。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哪像一个卑的下人啊!

    邵敏生恐唐明志吃亏,不顾剑影重重,张开双臂、哭喊着“住手”冲了过来。李素素的攻击戛然而止。有了那次误伤刘超群的经历,她在梦幻功状态下更加多了一分小心。在元神状态下,你只须明确自己的目标,根本不需要考虑能否办得到。她在心里强调了不能误伤别人,就一定不会再出现失误。

    唐明志松了一口气,剑锋一转反朝李素素前刺来。李素素横剑挡住,喝道:“住手!还没打够吗?”

    唐明志这才涨红着脸还剑入鞘。

    邵敏赶忙拿出金疮药替他敷上:“师兄,你没事?”

    唐明志表复杂,小声道:“我没事的,放心。”

    李素素:“好妹妹,你的这位师兄人品不怎么样,你要离他远一点。”

    邵敏:“我师兄好不好,我比你清楚。不过我还是感谢你手下留。希望我们彼此都可以成为朋友。”

    李素素把紫霞剑还给她:“这是你的宝剑,麻烦你收好。如果他敢辜负你,我一定会杀了他!”

    邵敏接过宝剑:“不要,他对我很好的。”

    唐明志怒道:“我没得罪你?把我刺伤还不够,还要在我师妹面前中伤我吗?”

    李素素:“你人品太差,我看不惯!”

    唐明志:“你怎么那么呢?你家主子把你打得死去活来,你不说。倒说起我的人品来了。我人品怎么了?不就是开了个玩笑吗?至于没完没了吗?”

    李素素:“不正当的玩笑会伤人自尊,不懂吗?既然惹了别人就应该忍让,你却反而和我家主子打起来了。人家手无寸铁,你也好意思拔剑?那些做买卖的商人,谁也没招惹你,你却害得他们损失惨重。只图自己痛快,不顾别人感受,这就是你的人品。”

    唐明志:“刚开始,我真的是看走眼了,并不是存心挖苦她。她却对我很嚣张,好像我怕她似的。在这种况下,我又岂能退让?如果我想害她,她怎么可能只受点轻伤?只不过想给她点教训,以后不要那么狂。至于那些商人的损失,全是拜你家主人所赐。摊位都是她拆的。”

    李素素:“我主子穿的是女装,你会看走眼?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你能大度退让,她至于要拆了摊子与你拼命吗?”

    苍云博龙:“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我师弟是有些年少轻狂,所以难免说错话。但从小到大,我看的清楚,他并非没品之人。”

    李素素:“既然苍云哥都这么说。我没话了。对了,我叫杨柳盈盈,如若不嫌弃,愿意与苍云哥哥以及邵敏妹妹交个朋友。只是我份卑微,此番别后,怕是后会无期。”

    缘来缘去好伤神,不想再做痴人。

    虚表心意因敬重,愿无牵挂在风尘。

    多一个朋友多一份牵挂,实在是太累。可是,如果不认朋友,又会伤及人家自尊。于是,她只好以份卑微、后会无期暗示对方以后不要来找她。

    苍云博龙叹道:“你武功不俗,人品也不差。为何沦落到如此地步?如有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必要时,我们还可以回圣地找援手。”

    李素素:“谢谢你的好意。我应该能自己解决。”

    绝对嚣张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左腿喊道:“李,杨柳盈盈,你还不死过来帮我疗伤!哎呦痛死了。”

    李素素赶忙跑过去扶住绝对嚣张,关切地问道:“主人,你没大碍?”

    绝对嚣张指了指手臂上的伤口,没好气地说道:“你的狗眼瞎了?我上多处受伤,左腿都差点被踢断了,你说有没有事呢?”

    李素素:“那,我们回家治疗。”

    绝对嚣张:“在集市你不能及时保护我,让我受伤。后来把我拽到这里,又不知道先替我疗伤,而是说什么让我退一步的废话。你自己说说看,你该不该挨打?”

    李素素:“是奴婢的错,奴婢该打。只是如果您再打下去,我就真的没命了。”

    当时况复杂,她若真的在还没开打之时就把绝对嚣张拉开,只怕也要挨罚。绝对嚣张正在气头上,怎么可能轻易罢休?而且她也不敢直接抢风头,代替绝对嚣张出手。她只犹豫了片刻,就成这样的局面了。尽管不是自己的错,李素素依然在心里自我反省了,觉得自己确实还不够果断和细心。

    绝对嚣张:“你就装。看到你吐血,我还真以为你受重伤了。看你刚才生龙活虎的样子才知道你是装的。”

    李素素:“我没装。只不过是用仙法暂时控制了伤势。”

    唐明志洁白的劲装上到处是血污。堂堂紫云山弟子竟然落得如此狼狈,叫他何以堪?他走过来瞪着李素素冷冷道:“杨柳盈盈是。你给老子记住了。总有一天老子要报仇!”

    李素素不屑地道:“行呀。你回去好好修炼。哪天能打得过我了,我的脑袋送给你当凳子坐。”

    唐明志怒道:“你,你敢不敢和我签下契约。把你刚才的话拿去备案?”

    李素素蹲下子运仙气于掌心,拍在绝对嚣张手臂的伤口上:“行呀,你去准备文房四宝。我这就给你签约。”

    唐明志:“好。算你有种!”说完转就走,被人如此渺视,谁能善罢甘休?

    邵敏一把拉住他:“别闹了,都是气话。”

    李素素:“你让他去,他没机会打赢我的。”

    在高傲者面前,应比他更高傲;在小气者面前,应比他更小气。敬重好人,不便宜小人也算是惩恶扬善。

    邵敏赌气地甩开唐明志的手:“算了,算了,你们两个都这样,我不管啦。”

    唐明志本来只是想嘴巴快活一下给自己挽回点面子。谁知道李素素居然答应了他的提议,而邵敏也没有阻拦到底。他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着头皮走向街边,去购买文房四宝。

    一股暖流从李素素的掌心灌注到绝对嚣张的伤口处。顿时疼痛全消,舒适莫名。

    绝对嚣张:“好舒服,继续!表现好可以既往不咎。”

    李素素:“这只是暂时镇住伤痛。治疗效果不大。”

    绝对嚣张:“我不管,舒服就行。”

    唐明志将笔墨纸砚逐个摆到李素素前:“写契约。”

    绝对嚣张:“你捣什么乱?没看到她正给我疗伤吗?”

    唐明志:“大姐,是她大言不惭的呢。”

    李素素:“主人,请你别管,我自有分寸。”

    绝对嚣张:“行,这次依你。”她也好奇,想看看李素素打算耍什么花样。

    李素素收回双掌,掐诀凝神,引气回丹田。然后,当街铺开白纸:“这契约怎么写?”

    唐明志:“很简单,你杨柳盈盈与我唐明志约战。若是你输了……”

    李素素:“我若是输了,割下脑袋给你当凳子。但若是你输了怎么算?”

    唐明志:“我,我本来就打不过你,输了很正常啊。”

    李素素:“这话不对。你乃堂堂七尺男儿,又是圣地出。怎么会打不过我这样一个卑的丫头呢?”

    唐明志:“谁知道你是什么来头?再说了,本事大小跟份有什么关系?”

    李素素:“你是不是想说,人不可貌相,份不等于本事?”

    唐明志:“就是这样的。”

    李素素:“其实,人格也与份无关,与本事无关。想要别人尊重你,你就得先尊重别人。大家的心都一样。都不能容忍挑衅。唐公子,您说是吗?”

    绝对嚣张小声道:“你说错了,他姓唐明,名志。”

    苍云博龙:“盈盈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居然不知道唐明是姓氏?”他对李素素很是好奇,一直挤在围观的人群中,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李素素很是无语:她本想趁机跟唐明志讲讲做人的道理。谁知道说错一点点就被他们抓住不放,转移了话题。看来这世上,计较的人多,认真的人少。这就难怪矛盾不断了。

    只是,这不能怪苍云博龙:李素素的表现实在是他前所未见,自然很想知道她的来历。正常况下不便相问,眼下她的话语里露了破绽,应该要说出实了。

    李素素:“我……”绝对嚣张用手肘撞了她一下,暗示她不要说出实。李素素接着道:“我自幼跟师父隐居世外,对这世上的很多事都不了解,让你们见笑了。”

    唐明志:“这契约,你写不写?”如果李素素不写,他就等于被她耍了,更是恼火。

    李素素:“如果你输了咋办?”

    唐明志:“我……你说咋办就咋办。”

    李素素提笔写道:“杨柳盈盈自愿与唐明志约战,并立下赌约:如若杨柳盈盈输了,愿意交出自己人头。如若唐明志输了,将不能再找她报仇。”

    李素素:“唐明公子。你看这样写如何?”

    唐明志:“你敢签字画押吗?”他暗道:“有了这个契约,虽然不指望诚信部真把她的头颅判给我。但若是我在打斗过程中将她杀死,应该不会有罪。”

    在圣华,决斗双方存在契约关系。因此,李素素签下的这份契约是有效的,会得到诚信部认可。如果没有写出就按默认契约,默认契约是点到为止、见好就收。如果伤及人命,民权部会追究责任的。

    绝对嚣张:“你疯了。这要负责的。以往在风云会和英雄会上,有些逞强的人就是签下了这种契约被人活活打死在擂台上。而圣华官府完全没法干预。你知道吗?”

    风云会和英雄会都是比武大赛。前者由国家组织,后者由民间圣地组织。都是三年一次。只有包括百花城、芳华城、罚恶山在内的十个圣地属于国有。其他圣地都属于民间。国有圣地不参与组织英雄会,但会参赛。

    李素素楞了一下:虽然她的名字是假的,但笔迹和指纹假不了。刚开始,她觉得诚信部不可能会认可这样荒诞的契约。要是这样也行,他们岂不要整天忙着处理这样或那样的无聊契约?

    她却不知道,契约公证要收费的,而且费用还不低。圣华对任何一种关系都规定了默认契约。默认契约往往是最公平合理的。有了默认契约,就不必担心穷人因为没办法进行契约公证而吃亏了。越是不公平的契约,收费越高。这也难怪,诚信部必须查证双方绝对自愿,没有谁被胁迫。条款完全符合默认契约的文字契约备案公证是免费进行的。

    经绝对嚣张一番提醒,她终于意识到事的严肃xing。但事已至此,她没有理由反悔。暗道:“等他的武功超过我,也不知道还要过多久。何况根据条款,他仅有一次机会。”她没再多想,照抄四份,分别签上杨柳盈盈的名字。又接过唐明志递来的印油盒,按了指印。

    绝对嚣张:“你个猪头。是不是练功时把脑袋炼坏了?”但她终究没有直接阻止李素素。她对李素素有足够信心。

    唐明志在契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你要不要留一份?”

    李素素:“不必了,你都拿走。”说完扶着绝对嚣张:“我们回家好不好?”

    绝对嚣张:“我左脚疼得厉害,你得背我回去。”

    李素素:“我也受伤了,只怕是力不从心。”别说有伤,即便是体正常,就凭绝对嚣张那块头,她也是背不起的。只是她不敢直说,怕又伤了绝对嚣张的自尊。

    绝对嚣张:“我不管,总之就得你背。”她根本不知道仙法和力气是两码事。她认为李素素既然能够打败唐明志,力气也自然不小。

    李素素:“你等等。”她掐诀凝神,试图施展隐遁术。可是内息紊乱,根本不能奏效。

    苍云博龙:“要不,我背你回去如何?”

    绝对嚣张没好气地道:“你死开!别总想着占人家姑娘的便宜。”其实,她一点都不讨厌苍云博龙,甚至还有些喜欢他的阳刚美。可终究是男女授受不亲,她虽然彪悍,在这方面还是很羞涩的。而且,她竟越来越喜欢让李素素侍候她。

    绝对嚣张本就不是同xing恋。但自从李素素跟她签了婚姻契约以后,她就对李素素产生了占有yu。把李素素当成自己的附属品,然后心态也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唐明志冷笑道:“切,你这模样也算得是姑娘?”

    绝对嚣张:“我不是姑娘,我是男人。行了?杨柳盈盈是我妻子。我让我妻子背我回去,碍着你们谁了?”

    李素素:“苍云大哥带着你的师弟离开。后会有期!”

    苍云博龙拱手道:“盈盈姑娘请多保重!”

    邵敏也对李素素拱手道别,然后扯着唐明志走开了。其他人也陆续散去一些。毕竟大家各有各的事要忙。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围观者。

    李素素站起来对苍云博龙和邵敏一一拱手道别。然后回过头来,扶着绝对嚣张:“我搀扶你走回去好不好?”

    绝对嚣张将她紧紧搂住:“不行。你得背我。”

    她的力气实在太大。李素素被搂得喘不过气来,急道:“你轻点好不,我的肋骨都快断了。”

    绝对嚣张换了个姿势,双臂勾住李素素的脖子,然后缩起双腿,硬着她背自己。

    李素素武功不差,却吃了没力气的亏。一旦被别人擒住就很难脱。为此,她也很想改变自己。可是天书上并没有教人锻炼力气的办法,因此她只能自己慢慢去尝试。

    眼下,绝对嚣张已经赖在她背上了,她只得气沉丹田,咬紧牙关。伸手勾住绝对嚣张的双腿,将她背好,蹒跚着往前走去。

    气沉丹田果然能催生不少力量,她居然背着绝对嚣张走出了城门。

    李素素:“歇歇好吗?走不动了。”

    绝对嚣张赶紧从她上滑下:“行。”

    李素素坐到路边,气喘吁吁。她的衣服全被汗水打湿,紧贴着子,上完美的曲线一览无遗。她掐诀凝神,试图平息体内紊乱的气血。

    绝对嚣张:“好了没有呀。我想快点回去包扎伤口呢。”

    李素素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也想快点完成任务,回家好好调息一番。否则根本没办法治愈内伤。

    再次背起绝对嚣张启程的时候,竟然越发难熬。休息的结果竟是更加疲惫不堪,好像绝对嚣张的体重又增加了一倍似的。

    绝对嚣张看她摇摇晃晃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还行不行啊?实在不行就算了,扶着我走。”嘴上这么说,双臂却依然牢牢地勾住李素素的脖子。

    李素素已经无暇回话。但她并不打算放弃。她希望这是自己潜能爆发之前的临界点。她继续将心念死死地定在丹田位置,咬紧牙关苦苦支撑。

    开发人体潜能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挑战极限。或许,她只要再坚持一会就可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修为将有新的突破。

    然而,事与愿违:虽然她苦撑着又走了几里路,离开了驿道。但终于还是双腿一软,栽倒在路边。嘴角和鼻孔里流出殷红的血水,模样很惨。

    绝对嚣张早知道她快不行了,所以反应及时。在她栽倒的时候,已经自己站稳了脚跟,反而是扶了她一把。

    看到李素素的凄惨模样,绝对嚣张也慌了神,掏出手帕将她嘴边的血污拭去:“你个猪头。不行了还硬撑,真是自作自受。”这是绝对嚣张第一次亲手照料李素素,竟然还流露出几分心疼的表

    血水还在不断地从李素素口中流出,白se的手帕已经被完全浸透。绝对嚣张怒道:“你有完没完?”说着伸手去摇李素素的肩膀。对于目前况,她一筹莫展,觉得还是先把李素素弄醒再说。

    但她很快就呆住了:李素素的体正在逐渐变凉,她死了吗?没理由啊,只有被打死、被杀死,哪有被累死的人啊。

    绝对嚣张不安地伸手探了探李素素的鼻息和脉搏。鼻息无,脉搏停,这不是死了是什么?再怎么不相信,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认。

    不安、愧疚甚至有些莫名的悲痛同时涌上心头。绝对嚣张方寸大乱,眼泪夺眶而出。不管怎样,李素素总是被她玩死的。她虽然彪悍、凶狠,但终究是没有杀过人,也没打算把谁谁谁弄死。真的弄出人命来,怎能不慌?

    待续:斤斤计较或可为,洞察人心看细微。

    事不关己莫高搁,善恶不分世风危!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