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紫云弟子

    他的容貌还算英俊,只是一脸傲慢的神态让人觉得很不爽。他左手挽着一位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也背着长剑,材修长,黑发披肩,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眉清目秀、唇红肤白长的十分的标志。他们竟像是一对侣,真让人看不惯。他们衣服的袖口上都绣着一团紫se的云纹图案。图案下面有三座突兀的山峰。

    绝对嚣张气不打一处来,喝道:“小子,敢再叫一遍?”她并不反感帅哥,但傲慢的除外!

    白衣青年:“噢,听你的嗓音倒像一位姑娘。只是你这也太吓人了?”

    旁边的白衣女子拉了他一下,小声道:“师兄,咱们走。”

    绝对嚣张对着那白衣青年就是一拳砸去:“臭小子,你找死!”

    白衣青年:“哟,发飙了?”形一闪,拔剑在手。

    旁边的摊主是一个穿着红衣的中年女子,一看势不妙赶忙喊道:“各位有话好说。可别砸了我们摊子呀。”

    李素素赶忙扯住绝对嚣张,小声道:“此地不宜动手,我们走。”

    绝对嚣张一把将她推开:“少管我。否则有你好看!”

    李素素被推得连退数步,撞在一个穿黄se衣裳的女青年上,引发一声尖叫。李素素赶忙道歉:“对不起!”

    旁边一个穿着蓝se长衫的中年男子就是一脚踢来:“你眼睛瞎了!”

    李素素被他踢中右腿,借势跃回绝对嚣张边。表面上看,她是被踢开的,实际上,力道已经被她巧妙化解,几乎没有损伤。

    绝对嚣张已和白衣青年打得闹。白衣青年长剑舞动,神出鬼没。绝对嚣张虽然手不错,但还没到空手入白刃的地步。现在明显处于劣势,双臂都已挂彩。

    她就像一头暴怒的雌狮,掀翻摊位,举起桌凳猛砸。可这木头怎么敌得过宝剑?哗啦啦一声响,全被白衣青年劈碎。人们惊叫着闪避一旁。那些崭新的衣服、鞋子掉的满地都是,被随意践踏。

    绝对嚣张:“你还不帮我吗?”

    李素素怕绝对嚣张吃亏,也心痛摊主的损失。闪向前,一把揪住绝对嚣张的头发就往后拽。

    绝对嚣张怒喝:“你做什么?不帮我反帮他?”

    李素素:“主人,先出去再说。”

    李素素一反常态,不再理会绝对嚣张的喝喊。扯住她的头发,在人群中健步如飞。

    绝对嚣张头发被抓,只得顺从地跟去。当然,她要是顺势给李素素来个熊抱,自然可以掌控主动。以她彪悍的力气,将李素素举起来都不是办不到的。但那又如何?她终究是敌不过白衣青年,倒不如半推半就借机下台。白衣青年衣服上的袖标,李素素不认识,绝对嚣张怎会不认识?

    那可是圣地紫云山的标志。俗话说“紫云山上jing英聚。”紫云山弟子绝非浪得虚名之辈。若不是对方留了余地,只怕绝对嚣张早就倒下了。

    在白衣女子的劝阻下,白衣青年并没有追来。他不屑地冷哼一声还剑入鞘,拉住白衣女子的手:“我们走。”剩下那些摊主们苦恼地忙着收拾现场。

    李素素直到将绝对嚣张带至长街才放手:“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必跟那种人计较呢?”

    绝对嚣张怒喝道:“退你个头!”长这么大,她何曾吃过这样的亏?被白衣青年刺出几处伤口,血水汗水交融在一起,火辣辣的痛。还居然被卑的李素素拽着头发当众拖了这么远。这口恶气要是不出了,她的名字就不叫嚣张!

    接下来,李素素虽然没被打得满地找牙但也相差不远。在绝对嚣张拳脚交加之下,她只有蜷缩着子,抱着脑袋,浑抽搐的份。

    这次她没有哭:摸了老虎股,挨打并不冤枉。可她并不完全了解绝对嚣张的xing格:她不掉眼泪,绝对嚣张就认为自己的惩罚没收到效果,心里更气。打起来更没完。

    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围观。很快就变得人山人海,比看马戏还闹。之前的那对白衣男女也出现在人群中。

    绝对嚣张拽着李素素黑亮的长发,将她拖来拖去,同时抬脚猛踢她腹部。李素素不敢反抗,也没法闪避,只得暗运仙气护体。即便如此,还是忍不住吐出几口鲜血。

    “住手!再打要出人命了!”人群中闪出一位白衣男子。但他显然不是刚才挑衅绝对嚣张的那一位。尽管穿着同样的白se劲装。袖标也同样是紫云山的标志。但材明显比刚才那位更魁梧。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下巴上长着浓密黑亮的短须。

    绝对嚣张回头瞪了他一眼:“老娘教训下人,你管的着吗?”尽管面对紫云山的人,她有点心虚,但绝对家的血统绝非怕事之辈。人家欺负到自己头上来,就算是凭着一死也要咬他一口。

    不过那男子说的也有道理:再这样打下去,只怕李素素真的xing命堪忧了。绝对嚣张可不知道李素素在暗中运功保护自己。只看到她在地上吐了一滩鲜血。因此借说话之机,绝对嚣张的手脚也停了下来。

    李素素趁绝对嚣张松手之际,瘫坐在地上,悄悄地运功调息。她低垂着头,任凭凌乱的长发盖住自己的脸颊,流露出几分凄美。

    白衣男子:“下人也是人。圣华人人平等,容不得你任意毒打!”

    绝对嚣张:“她是自愿的,不信你问她自己!”说完退至旁边。绝对嚣张并不是惧怕白衣男子,而是想知道李素素对她有多忠心。

    白衣男子走到李素素前:“姑娘,请抬起头来。”

    李素素缓缓抬起头。白衣男子俯下子,伸手将她脸上的乱发拨开:蜡黄而且布满雀斑的脸上竟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稍微向上翘,美到极致!她的唇边还留着殷红的血迹,让人不心生怜悯。

    他表诚恳,眼眸中英气勃发,显得十分的刚毅。结实的手臂、宽阔的肩膀看上去是那么的健美!阳刚也是美!就像书法:字迹灵秀是美,苍劲有力也是美。

    如果能伏在他的肩膀上大哭一场,一定是很痛快的事

    她知道自己此时的容貌有多难看,份有多卑。然而,白衣男子却依然那么尊重她,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所谓真

    她心里一颤,赶紧低头看向地面:她心里只有徐文,绝不能再对他动心,绝不可以!

    在李素素心chao起伏的同时,白衣男子也愣住了,暗道:“我怎么了?难道她就凭一双眼眸也能勾魂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他的人品、容貌都不比之前挑衅绝对嚣张的那个差,却反而孑然一。应该是,能令他动心的女子实属罕见。

    他有些拘谨地站直了子,半响没话。

    在她脸上没有看到泪痕。一个女子被当街毒打,居然没有哭。如果不是自愿,那也太坚强了一点。

    白衣男子表有些不自然,明显没刚才大方:“姑娘,请你看清楚了:大家都一样,没什么差别。你不需要低声下气地做人。我叫苍云博龙,来自紫云山。希望能与你交个朋友。”

    绝对嚣张:“喂,你别太过分了!她是我的人,你别想打主意!”

    苍云博龙:“你才过分呢。我只是想跟她交个朋友,打什么主意啊。”

    李素素:“苍云哥,这事请你别管。我确实是她的家奴。挨打、挨骂都是自愿的,并非被迫!”

    苍云博龙目瞪口呆:“这,这是为什么啊?”

    李素素:“没什么,请你别管。”她心里对苍云博龙越是有好感,就越对他冷淡,这样才可以确保自己不辜负徐文。

    苍云博龙叹息道:“既然如此,请问姑娘芳名,以后见面也好招呼一声。”

    李素素:“区区名不说也罢,份卑微无脸见人。”

    绝对嚣张:“看到没,人家都不理你,识趣的快滚!”

    苍云博龙脸se微红,退至一旁。众目睽睽之下,碰一鼻子灰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但他并不生气,反而觉得李素素心里有郁结,他必须替她解开。只是,一时半会,他也不知道怎样引导她开口。

    倒是之前挑衅绝对嚣张的那个白衣青年看不下去了:同门吃瘪,损及自,岂能不管?何况有心的小师妹在边,好歹也要表现一番。而且对手只不过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丑女而已。这世道,美女才可怕,指不定就是百花城来的。紫云山再怎么样,也不能与百花城抗衡。眼前这两朵奇葩想进百花城只怕要等下辈子。

    白衣青年:“你这丫头懂不懂礼啊?我师兄愿意跟你交朋友是你的荣幸,你却连名字都不肯说吗?”

    绝对嚣张:“好哇,我们的帐还没算完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白衣青年不屑地道:“你打算怎么算啊?”

    绝对嚣张气的脸se通红,攥紧拳头就想冲过去和他拼命。李素素一看形势不对,赶忙站起来拉住她,小声道:“我替你出头好吗?”

    绝对嚣张:“老娘今天没带武器。有种报上名来,来ri定当上紫云山找你!”

    白衣青年:“我叫唐明志。没武器是?我师妹邵敏的宝剑可以借你一用。”

    邵敏扯了扯唐明志的手,小声道:“师兄,我们不要惹事,你给她认个错。”

    唐明志:“不可。像她这样的女汉子,只有武力解决才能让她心服。你就把宝剑借她一用。”

    邵敏这才取下佩剑,双手托着递给绝对嚣张:“对不起,今天的事我替我师哥向你道歉!如果你们一定要打,就请用我的剑。”

    这是一把剑鞘和剑柄都呈浅蓝se、看上去十分轻盈清秀的剑。剑鞘上有着细腻的花草图案,剑柄上则是jing致的云纹图案。三个隶书的小字:紫霞剑。这是紫云山女弟子常用的佩剑。虽然普通,但做的jing巧、坚韧锋利,也算是一柄宝剑。

    唐明志与苍云博龙的剑则要明显大气得多,呈深紫se。剑鞘上是jing致的云纹图案:在云海中盘绕着一条张牙舞爪、栩栩如生的龙。剑柄是水波图案,隶书小字:紫云剑。

    有诗云:西域第一山,崖高不可攀。

    紫雾腾幽谷,玉宇隐云端。

    又云:圣地紫云山,山在白云间。

    临危一声喊,惊动天上仙。

    他们的宝剑可能取意于当地奇美的风景:花草藏云间,蛟龙临深渊。

    也寓意:紫云山既有佳人容颜如玉,也有英雄武功盖世!不像百花城与飞虎山,寡女孤男天各一方。真是:自做孽,空寂寞!假正经,无可救!

    绝对嚣张接过紫霞剑,喝道:“滚开!”

    邵敏可没李素素那么善忍,跑开的时候,美眸中已经充满泪水。

    唐明志怒道:“妈的,这么嚣张,叫什么名字?”

    绝对嚣张:“老娘就叫绝对嚣张。怎么了,不服气动手啊。”

    唐明志楞了一下,冷笑道:“名字霸气,人也彪悍,就不知道武功怎么样。看剑!”紫云剑出鞘,寒光闪烁。他手腕一抖,淡青se剑影扫向绝对嚣张,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可怜绝对嚣张的武功杂七杂八,剑法不jing,又如何能抵挡正宗的紫云剑法呢?

    只接了十多招,绝对嚣张便明显处于劣势。李素素在一旁冷眼旁观,暗中替她捏了把汗。

    李素素:“点到为止,不许伤人!”

    唐明志剑锋一偏,直刺绝对嚣张咽喉。趁她回剑防御,手腕急转,剑锋绕过她的宝剑削向她的肋下。

    绝对嚣张大怒,宝剑一沉架住紫云剑,同时右腿一抬朝唐明志的腹部猛踢。唐明志剑势不变,子一转避开她的右脚。同时他自己的右脚朝她的左膝一扫。

    他的动作太快,绝对嚣张右脚尚未收回,左脚膝关节下面被他用力一勾,站立不稳。摔了个面朝天。

    这下丢人丢大了!绝对嚣张的脸红的发紫,挥动宝剑正要砍向唐明志的双脚。却只觉手腕一麻,紫霞剑脱手,同时唐明志的剑锋已经抵到她前。

    原来,唐明志一脚绊翻她以后并未暂缓。左脚闪电般踢向她的右腕。绝对嚣张羞怒已极,只想着如何报复,却是自乱分寸,连剑都被踢飞。

    唐明志脸上掠过一丝不屑的微笑:“还……”他本想说:“还需要打吗?”却只说了一个字就无暇继续了,表凝固,变得无比的惊诧。

    原来是紫霞剑并没有掉落在地,而是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再折回来,飞向唐明志的右臂。

    邵敏、苍云博龙几乎是齐声惊叹:“御剑术?”

    紫云山弟子到底是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来了。

    绝对嚣张惊呆了,唐明志疲于应付,李素素掐诀凝神,端坐原地。

    唐明志脸se越来越难看:紫霞剑在他前后左右闪电般穿梭,而他竟然毫无办法。当然了,凭借他那jing纯的紫云剑法,防住自绰绰有余。问题是,只有防御之能,没有还手之力,如同被人当猴耍。这样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绝对嚣张拍手道:“好呀。快刺死他!”她慢慢地爬起来,蹒跚着走到一边,却并不趁火打劫:首先,她左脚伤的不轻,斗志锐减。唐明志剑下留余地是做给别人看的,脚下却yin得很。其次,如果她趁机出手,就算赢了也不光彩,何况还有其他紫云山弟子在,终归有所顾忌。再者,她也想看看李素素到底有多大能耐。

    绝对嚣张的话等于告诉别人,这宝剑并不是她在cao控。那么,毫无疑问是李素素在捣鬼了。

    御剑术虽然玄乎,但紫云山弟子亦非等闲。李素素烦烦他容易,想遥控宝剑刺伤他就太难。何况她也没打算重创他,只是想挫挫他的傲气。唐明志虽然傲慢,但并非大jian大恶。

    御剑术如果结合彩虹剑一定威力大增,让人防不胜防。但一旦得手,对方很可能受到重创甚至丧命,而且还可能误伤旁人。这是李素素最不愿意看到的。

    有所顾忌地使用御剑术给唐明志造成的压力不够大。他有足够的闲暇冷静思考。他一边闪避凌空飞舞的紫霞剑,一边悄悄地朝李素素边靠拢。李素素成竹在,端坐如常。

    紫云剑忽地一伸,宛若毒蛇吐信。

    一缕寒风直奔她的咽喉,快如闪电。李素素急忙翻,双腿一伸,整个人竟然仰卧在空中。

    微风拂过脸颊,带来丝丝凉意。好险!好毒的招式!倘若她反应慢了那么一点点,只怕就要被刺穿脖子了。

    苍云博龙:“唐师弟,切勿伤人xing命!”

    紫霞剑闪电般飞到李素素手中。没了宝剑的困扰唐明志如释重负,剑锋一转朝李素素腰部斩去。他本来无意取人xing命,不过李素素彻底激怒了他,哪里还能忍得住?

    她这样平卧空中,看上去虽然玄乎。实则无异于送给人家砍,唐明志岂会错过如此良机?

    李素素右臂一抬,手中宝剑将紫云剑开。同时借力转动子,双腿一缩,由仰卧变成蹲着。只是她的脚依然没有接触地面。她知道唐志明的脚上功法绝不简单,所以干脆悬在空中,看他怎么打。

    她岂会不知道自己那样躺着有多危险?所以早就做好了换位的准备,只等着对方变招。

    此刻,唐明志傲气全消,全力打出紫云剑法,幻出一团淡青se剑影,朝李素素上卷去。李素**在空中,习惯xing地打出凤舞剑法回击。

    凤舞剑法刁钻毒辣,唐明志又是识货的主,自然不敢大意。小心闪避,却耽误了反击良机,很快就只有防守的份了。

    绝对嚣张看的过瘾,兴奋地喊道:“快,用你的劈柴剑法打败他!”

    苍云博龙:“劈柴剑法?”

    绝对嚣张:“就是。劈柴剑法,劈的就是你们紫云山的废柴。”

    苍云博龙:“她是哪个圣地出来的?”

    绝对嚣张:“你以为高手都属于圣地吗?民间多的是高人呢。”

    李素素终究不想伤及他的xing命,凤舞剑法变招的时候总有几分犹豫,以至于没法发挥极限威力。但她想帮绝对嚣张解气,打算在唐明志上留下点伤痕。而唐明志反应机敏,让她很难得手。李素素不得不落下子使出魅影法寻找机会。

    魅影法加白莲剑法一旦施展开。只看见漫天剑影,根本看不清李素素的影。这对紫云山弟子虽然不算什么,但绝对嚣张可是看呆了。

    其实,紫云剑法跟白莲剑法有异曲同工之妙:都以疾快、善变见长。不同的是:紫云剑法偏向于以攻代守压制对方,直到获胜。而白莲剑法则反之,在积极防御中寻找反击的机会。

    苍云博龙:“这就是劈柴剑法?”

    绝对嚣张:“不对,劈柴剑法有红光。这个好像什么也看不到。”

    她还有一剑法没使出?她前一剑法主攻,这一剑法主守,第三只怕是攻守兼备了?苍云博龙暗自琢磨着。

    邵敏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担忧,急道:“师兄,你快使出紫云妙步呀。”

    唐明志的法也变得飘忽不定起来。紫云剑法一旦与紫云妙步结合,就更类似白莲剑法了。出招之时,形反退,完全是舞起剑影以图自保。

    对手忙于防御,李素素就更没什么压力了。左手掐诀,凝神于眉心。逐渐放开对手脚的管束,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淡去。心里目的却无比清晰:那就是要刺中唐明志的肩膀、双臂和膝盖。每处都只造成轻伤。

    她成功进入了梦幻功境界。在元神的引导下,每一招都秒到极致。唐明志那些虚虚实实的影顿时无所遁形。李素素的宝剑后发先至,一剑刺中他的左肩。虽然伤的不重,但鲜血依然染红了他一大片衣衫。

    邵敏:“住手,都住手不要再打了!”

    待续:傲骨成圣贤,傲气惹人嫌。

    分寸自把握,内方外需圆。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