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梅花芬芳

    徐文:“那就好,到哪里都可以免费住宿。”

    绝对秒杀:“那可不行。来申请帮助必须在民部备案的。一旦查实你自己有钱却故意占国家的便宜,会被判欺骗罪。”

    民服务站的面前隔着一条约十米宽的街道又是一道六米高的围墙。雪白的墙壁上隔几米就画着一枝栩栩如生、鲜红夺目的梅花。围墙的左边便是一张宽阔的院门,几乎正对着百花服务站。

    院门上方的牌匾白底红字:“芬芳服务站。”门的两边各竖着一块牌匾,看上去有点像对联。左边:“天寒地冻,梅花送芬芳。”右边:“旅途寂寞,有我给温馨。”

    绝对秒杀:“走,进去看看。”

    李素素:“我在外面等你们好吗?”她虽然对芬芳会没有成见,但终究是很不愿意到这种场所来。

    绝对秒杀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往门内拽:“不行!”

    刚进院门,就有一位约三十多岁、打扮妖艳的红衣女子迎了上来:“几位大哥,请问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呢?”她的左竟然也绣着一个圣华的标志。

    绝对秒杀:“我们是来看看的,不需要服务,谢谢你!”说完,拽着李素素绕往左边。

    徐文小声道:“她问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绝对秒杀:“芬芳服务站分为三个院落。分别是艺馆、馆和依馆。艺馆是给客人提供才艺服务:包括戏曲、乐器、武术和舞蹈等等。馆是陪客人散心:包括聊天、吃喝以及一些互动游戏比如下棋等等。而依馆则是给客人提供配偶才有的特殊服务。

    因此芬芳会成员分为艺人、人和依人三种。在圣华帝国成立之前的古代,依人被称作ji女,受尽世人的鄙视。百花仙子觉得不公平,所以就通过律法规定了她们的地位,并且由国家监管。为了给女xing客人提供服务,圣华也许男子加入依人的行列。”

    徐文:“男子也可以做依人?”

    绝对秒杀:“其实,女人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正经。圣华有不少女官都接受依人馆的服务呢。李素素心里的坏主意肯定不会比你少,只不过装的比你深。如果你太规矩了,她就只好偷偷地去找依人提供服务了哦。”

    李素素听得气不过,悄悄地踩了他一脚。

    绝对秒杀笑道:“被我言中了。气急败坏的样子。”

    徐文:“刚才那女子上为何有圣华的标志?”

    绝对秒杀:“不是告诉过你吗?芬芳会归国家管,她便是芬芳服务站的管理员。”

    徐文:“百花服务站正对着芬芳服务站。不怕折损百花城的形象吗?”

    绝对秒杀:“这有什么?当初圣花仙子李艳还曾在didu的芬芳服务站卖艺呢。她se艺双绝,轰动didu,弄得芬芳服务站门庭若市。

    听说她舞剑、舞蹈都好看,还能弹琴。她还曾在人馆陪客人聊天解闷,只是她的棋艺很差,从未赢过。虽然她应该没有做依人,不过民间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已经说的她体无完肤。毕竟她在芬芳服务站呆过是铁的事实。不被人添油加醋才怪。”

    徐文:“她不是掌控着元老会,又是天下第一强者吗?怎么会沦落到要卖艺陪客了呢?”

    绝对秒杀:“是啊,她是第一强者又大权在握,但不代表她有钱啊。百花城是自己养活自己的。她每天呆在圣地修炼,又没有俸禄,哪来的钱啊?自己闯祸赔了飞虎山一万金币,都是拿百花城的公款垫付的。作为圣花仙子肯定不好意思占别人的便宜?所以,她得赚钱还债。

    她为此还请了当时第一艺人秋水明和杨柳菲菲当老师,分别学习弹琴和舞蹈。学费都花了一万多金币。当然也是借的钱。

    能当圣花仙子的老师,实在是莫大的荣幸。但荣幸归荣幸,公事还得公办,他们的学费一分都没少收。秋水明甚至还说李艳基础差、手脚笨,不好教,他好像很吃亏的样子。

    唉,他们这些无耻的家伙,不趁机敲竹杠才怪呢。”

    看到李素素听得认真,他忍不住又道:“我真想让李素素去当依人,那一定比圣花仙子卖艺更火爆!”

    李素素又踩了他一脚表示抗议。

    绝对秒杀:“你总共踩了我两脚了哦。回头我会连本带利找回来的!”

    李素素:“谁让你胡说八道的。”

    绝对秒杀:“说你怎么了?圣华皇didu可以被人当面乱说,我说你一句实话你激动啥?对你客气一点点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徐文连忙转移话题:“为什么这里到处画着梅花?”

    绝对秒杀:“圣祖把芬芳会比作梅花。所以,他们也被称为梅花使者。其实圣祖本是一个很有远见的男人。可惜他的光辉都被百花仙子遮挡。如果他是个平庸之辈,飘渺霜儿也绝不会帮他。

    飘渺霜儿改变了大部分的规则,完全无视传统看法。但却遵循了姓氏规律。她的子孙都姓李而不是姓飘渺。”

    chun风轻轻吹,繁花园中堆。

    旅途常寂寞,何处有家归?

    他们从芬芳服务站的另一张门出去,外面便是一片集市。

    服装市场,挂满了花花绿绿的各式衣服、布匹。有的摊位摆着琳琅满目的鞋子。有各种颜se的马靴、布鞋。也有女子穿的绣花鞋。令李素素倍感新奇的就是那jing致黑亮的高跟鞋。绝对秒杀帮她买了两白se衣裳和两白se内衣以及一双高跟鞋。

    摊主是一位穿着黄se衣衫的肥胖中年妇女。她疑惑地看了看李素素那和她有得一比的子,找了一个布袋把衣服鞋子收拾好,递给李素素。

    绝对秒杀又领着徐文转到男装摊位,替他买了内外各两衣服以及一双黑se马靴。与李素素不同的是,徐文可以当场试穿,因此多耽搁了一会。

    回家路上。

    绝对秒杀:“李素素长的太像百花仙子,平常不要以真面目示人。这世上恨百花仙子的人多的是。他们顾忌百花城的实力才不敢乱来。如果知道碧海省就有这么个活宝,一定会前来寻事的。”

    徐文:“连你也怕他们?”

    绝对秒杀:“表面上看,帝国非常强大。实际上暗流涌动,随时都可能产生动乱。除了百花城、飞虎山之外,全国还有大小二十一个圣地,数十个江湖组织,武林高手多如牛毛。谁都不能托大。若不是有一帮忠臣竭力支撑,这帝国只怕根本撑不到今天。我把李素素藏在这里,她最多受点折磨,生命是安全的。如果让她出现在众人面前,或许能够光辉一时,但想打她主意的绝不是少数。”

    徐文:“以她的容貌,在哪里都会有人打主意。但没有理由要她的命。”

    绝对秒杀:“你们没法想象,某些人有多么恨百花仙子。”

    李素素:“百花仙子的决策并没有伤害任何人,为什么那么恨她?”

    绝对秒杀:“圣华建国以前,王公贵族为所yu为,真比神仙还要快活。生前死后都很风光气派。”

    徐文:“我们那个世界就是如此。”

    绝对秒杀:“圣华不仅限制了贵族的特权。更是不可理喻地划出了很多生灵保护区。连狩猎都可能犯法。人死以后要火化或深埋,坟上要种树。光是这一点就让很多人大为光火。”

    李素素:“本来就该如此呀。”

    绝对秒杀:“那些得到好处的穷人,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充其量去仙子庙烧一炷香表示感激。那些渴望特权、渴望为所yu为的贵族和有钱人却无时不刻在盼望着圣华垮台。百花仙子灭掉了那么多国家,把她的政治主张强加在所有地方。完全无视那些地方的传统习俗。想反叛复国的也大有人在。”

    李素素:“即便如此,这和我有关系吗?”

    绝对秒杀:“你的名字和容貌那么像李素。那些人要么会拿你泄愤,要么会挟持你要挟朝廷。不管怎样,你都绝不会有在我们手里这么好过。”

    徐文:“我直接带她去百花城不就行了吗?”

    绝对秒杀:“这主意不错,可是我不同意。”

    徐文:“你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绝对秒杀:“这也正常啊。男人嘛,谁不好se?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则我真难保证不会毁她清白。

    我妹妹是忠良之后都进不了百花城,凭什么她一个外人坐享其成?”

    回到家里,绝对秒杀就迫不及待地催着李素素去沐浴更衣,换上他替她买的衣服和鞋子。

    虽然她脸上还涂着疗伤药膏,就像一个大花脸。但黑亮的长发、洁白的衣裳充满青chun气息。凹凸有致的完美材加上黑se的高跟鞋,看上去更加迷人。

    绝对嚣张:“哥,你毁了他们的婚姻契约。我要让她嫁给你!”

    绝对秒杀:“不行啊,我不能对不起风华的。”

    绝对嚣张:“那有什么?你又没碰过她的子。再说以风华的品貌,找个比你强的也不难。”

    绝对秒杀:“你看不起你哥哥?”

    绝对嚣张:“哥,你好傻。李素素就在你眼前,你竟然不要。却惦记着那远在百花城的苍云风华?”

    绝对秒杀:“李素素自己也不会同意的。”

    绝对嚣张:“她落在我们手里,由不得她不同意。只要你把生米煮成熟饭,她自然会就范。”

    李素素急道:“如果你们要拆散我和徐哥,我宁可去死!”

    绝对嚣张犹豫片刻:“哥,你不要她,我要她。不是都说我长的像男人吗?我就做回男人试试。你把他们的婚姻契约撕了。我要娶李素素!”

    绝对秒杀:“你疯了?传出去会被别人笑话的。”

    绝对嚣张:“我这个样子反正要被人笑话。倒不如找个人陪我玩。”

    绝对秒杀转看向徐文:“小子,你怎么看?”

    徐文:“只要你们不再折磨她。我和她的婚姻契约可以撕掉。”他心想,绝对嚣张也是女儿,李素素嫁给她大概不会影响修真。虽然很荒诞,但应该不是奴隶份了。

    李素素:“我不同意!”

    绝对嚣张伸手托住她的下巴:“是不是非要让我哥哥把你顺服了,你才老实?”

    李素素无语了:虽然在这里吃尽了苦头,但绝对秒杀父子对她总算毫无侵犯。如果把绝对嚣张惹急了,真着绝对秒杀对她动手,恐怕就不好了。

    绝对秒杀:“李素素,我劝你放聪明一点。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李素素低头道:“好,我愿意嫁给嚣张。”

    绝对嚣张其实是为了她哥哥:毕竟李素素的美貌不是寻常女子能相比的。而且她看得出,绝对秒杀对李素素很有兴趣。绝对嚣张不愿意看到他为了做好人而抱憾终,所以就用自己的荒唐决定困住李素素,使她没法嫁给别人。将来再设法让绝对秒杀改变主意,娶她为妻。

    绝对秒杀也很希望有个让他冷静考虑的缓冲期。此举正合他心意。

    他跑上楼,拿出李素素与徐文的婚姻契约,当众撕毁。领着李素素来至书房,让她亲自写了她与绝对嚣张之间的婚姻契约。大致内容就是:李素素自愿嫁给绝对嚣张为妻,终只忠贞于绝对嚣张一个人。接着,双方都按了手印、签了字。

    绝对嚣张一把搂住李素素,在她上捏了一下:“这才乖嘛。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我不许你和任何人有不正当关系,包括徐文。听明白了吗?”

    李素素只得低头答应。这一刻,绝对嚣张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平生第一次有了伴侣,感觉真的不同!

    她抱着李素素走向自己的房间:“我要即刻和你洞房。”以她那魁梧的材抱一个人,根本是毫无压力。也难怪那些美貌少年一个个都对她敬而远之,这实在是太彪悍了!

    当然了,绝对嚣张并不是嫁不出的那种。但要嫁给她喜欢的人,可就难了。一个只想进百花城的女子,眼光有多高、心有多高,可想而知。

    徐文一脸错愕地看向绝对秒杀:“怎么办?任凭她这么胡闹吗?”

    绝对秒杀:“你不觉得,她胡闹比我胡闹更容易让你接受吗?”

    李素素忐忑不安,想着如何在绝对嚣张的折腾下,尽可能地保全自己。嫁给绝对嚣张只是权宜之计,她迟早还是要兑现对徐文的承诺的。

    忽然,她觉得有水滴到了自己的脸上。定神细看,在昏黄的灯光下,只见绝对嚣张满脸泪痕。这位凶悍的女汉子居然又哭了!看到这场景,李素素也心酸了,暗下决心:不管她怎样对自己,都要设法替她化解心中的结。

    绝对嚣张把李素素放到自己的上,叹道:“想不到我不能嫁为人妻,却能娶百花仙子为妻。真是错乱姻缘呀。”

    绝对嚣张忽地擦干眼泪,面向李素素,正se道:“自己把衣服脱掉,为夫要和你圆房!”

    虽然对方也是女子,但此此景,李素素还是难以为,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绝对嚣张又喝道:“还装正经是吗?等会我一动手,你的衣服只怕都成破布了。看你穿什么见人。”

    李素素小声道:“可以把房门关好吗?”

    绝对嚣张怒道:“哪那么啰嗦,快脱衣!”

    徐文听到里面的对话,赶紧将房门带关,守在门外。

    李素素这才极不愿的解开衣裳。

    她仅剩下内衣,曲线玲珑的材完全展示出来。洁白的肌肤上有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那是被绝对嚣张打的。

    洁白的抹、短裤、黑亮的高跟鞋散发着无穷的惑力。绝对嚣张再也按耐不住,疯狂地扯着她的衣服,直到将她脱的一丝不挂。

    她在李素素上又摸又啃,折腾了约半小时,然后伏在她上痛哭。李素素为了不受她的影响,悄悄的掐了定神诀,意守丹田。

    绝对嚣张哭够了,喃喃道:“你上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说完起,走出了房间。李素素赶忙扯过单盖住自己的子。

    估计绝对嚣张是出去吃晚饭了。有了刚才的教训,李素素干脆懒得穿衣服,就这样赤条条地躲在被单里。

    绝对嚣张吃过饭,回到边,掀开单:“你,你竟然没穿好衣服?”

    李素素:“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绝对嚣张一把搂着她:“算了,睡。”

    第二天早晨,李素素刚醒来就被绝对嚣张抱出房间来到院子zhongyang。刚好绝对秒杀父子都在场。

    她一丝不挂地被扔在地上,羞愤交加,蜷缩着子哭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人呀?”。

    绝对嚣张也不说话,拿起一根早已准备好的皮鞭就朝她上猛抽。绝对嚣张只想借此刺激绝对秒杀,好让他犯错,这样他就必须娶李素素了。

    绝对秒杀父子虽然无心占李素素便宜。但看到这种场面,也一个个像被施加了定法,挪不开脚步。

    徐文愤怒地冲下楼,将自己的衣服包在李素素上。用自己的体挡住绝对嚣张的皮鞭:“我们快走,离开这个鬼地方!”

    李素素:“不,我不能走。”

    徐文替她挨了几下,痛的直咬牙:“这样下去,你会被他们活活整死的。”

    李素素:“死了更好,免得痛苦。”

    徐文哭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李素素:“徐哥,对不起。我欠你的来世再还。”

    绝对秒杀全家,包括龙颜芳云都在一旁冷眼旁观。绝对嚣张手里的皮鞭已经变得血迹斑斑。

    徐文:“你走不走?”

    李素素:“不!”

    徐文:“那你多保重。我现在就去百花城找人救你出火坑。”

    李素素:“你别去了,路途遥远。”她都牺牲这么多了,不想放弃。既然他们把她当李素来解恨,那就继续坚持下去,直到他们满意为止。绝对布雄全家不像是坏人。如果百花城介入,恐怕会加深矛盾。

    徐文完全不理解她的想法:“我可不能跟你一起犯傻。”说完,头也不回地冲出院门。

    李素素哭喊道:“徐哥,你回来!”

    但徐文再也没有回头。此刻,他既心痛她,但也恨她。恨她不可理喻!

    因此,他一定要赶到百花城,把这一切告诉李艳或其他人。如果李艳还在,那么李素就是她的亲妹妹。亲妹妹转世,她一定不会不管的。有李艳帮助,什么事都能够迎刃而解。

    绝对嚣张:“哥,你真的让他去百花城找人吗?”

    绝对秒杀:“没事的。百花城不会拿我们怎样。”

    绝对嚣张:“可是,她们要是把李素素带走了,我玩什么?”

    绝对秒杀:“你放心。百花城不会相信徐文的一面之词的。她们会把他当骗子赶走。”

    绝对嚣张俯下子,看着李素素:“你恨不恨我?”

    李素素摇摇头。

    绝对嚣张:“为啥?我如此折磨你,你都不恨我?”

    李素素:“人活着总要经历各种痛苦磨练的。坦然面对就行了,何必去计较太多?”

    绝对嚣张叹道:“是呀,不计较就不会恨,不恨就不会痛苦。你骗人!不计较,谁能做到?”说完举起皮鞭,喝道:“真不恨就把你的体伸直,让我打个够!”

    李素素应了一声,转过子。盖在她上的衣服掉落一旁,她也不去拣,就这样赤**地迎接绝对嚣张的皮鞭。

    皮鞭挥下,啪地一声,李素素最后的洁白肌肤上顿时多了一道血痕。

    龙颜芳云:“住手!”

    绝对嚣张收起皮鞭,退到一边。

    龙颜芳云回头对李素素道:“去把衣服穿好。该做饭了。”

    李素素赶紧抓起地上徐文的衣服裹住子逃回屋内。

    绝对嚣张不满地道:“哥,你到底怎么了?刚才那么好的机会都不下手。”

    绝对秒杀:“做人不能由着自己的念头来,要有底线。如果我随便毁了人家的清白,那和强盗有什么区别?唉,今天这事要是传扬出去只怕也会遭人唾弃。”

    在圣华,偷窥、轻度暴力都不是重罪。但是xing侵和负心都是重罪。所以,绝对秒杀敢偷看李素素的体,却不敢强暴她。这是根据受害人受伤害程度制定的准则。人生下来就是光着子的,被别人看了不会掉块,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轻度暴力也只造成皮之伤,早晚能康复。而毁人清白和背信弃义造成的伤害可能是终抹不去的yin影。

    绝对嚣张:“你就做好人。我们家世世代代都做好人,到头来得到了什么?”

    绝对秒杀:“我们绝对家的人做事光明磊落,朝中谁人不知?要不然,风华怎么会对我那么好?你让她吃点苦头可以,但别真把人家打残了!”

    龙颜芳云:“孩子,人家上也是,也知道痛。差不多就行了,别太残忍。将心比心,这要是让她的娘知道了,该会有多心疼呀。”

    李素素在房中穿衣,闻言泪如泉涌。刚才挨打的时候反而不觉得,现在听他们对话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委屈!她已经是遍体鳞伤,洁白的衣裳粘在上,很快就变得血迹斑斑。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痛。

    绝对嚣张皮鞭一丢:“好啊,你们都冲我来是?我要是长成她那模样,再怎么挨打也不会吭一声。”说完扑到龙颜芳云上放声大哭。

    待续:良知要回归,谁肯先吃亏?

    责人先责己,自觉不需催。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