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玄妙之门

    本来不想再坚强,难敌世风凉。

    岂料转瞬天地变,往事恍若梦一场。

    帝国奇缘渊源远,注定此生路还长。

    红颜不必空愁怨,亦可临朝称帝王!

    碧海草原宽似海,清江水阔众帆扬。

    苍远湖畔丛林茂,大雪山巅北风狂。

    飞虎峰上真好汉,百花城中美娘。

    紫云圣地英才聚,翠屏山庄虎龙藏。

    地灵人杰数不尽,求真务实铸辉煌。

    骂政广场听民意,巡游圣使探端详。本卷始:

    且说赤壁之战那天,李素素为了拯救大火中的曹军将士。施展请师功法,开启了与神灵的沟通。最终和徐文以及很多曹军士兵一起陷入一个诡异的蓝sè空间。

    正当徐文感叹说大家都解脱了的时候。李素素尝试着朝前面走两步。她发现自己体毫无重量,就跟平常施展仙法悬停在空中的感觉差不多。但脚下找不到借力点,也就根本走不动。前后左右都有很多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只好朝脚底下和头顶上看。

    上下两个方向都是深蓝sè,颜sè明显要比四周的蓝sè更深。两种不同深浅的蓝sè区域交界的地方形成一条明显的弧线,这弧线围绕四周构成一个巨大的圆盘,差不多遮住了大部分天空。

    实际上,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了。姑且习惯xìng的把头顶区域当作天空,脚底区域当作地下。

    天上一个圆盘,地下也有一个,但地下的要小很多。按照她的推测,也许那两个圆盘都一样大,只不过脚下那个离得远一点。

    李素素:“我们好像处在一个巨大的蓝sè圆筒里面。”

    徐文:“恩,是有点像。你是修真者,能不能解释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素素:“这里也许是通往其他世界的玄妙之门。”

    徐文:“玄妙之门?”

    李素素:“天书上只用了只言片语提到过有这么个东西存在。通过玄妙之门,可以往来于不同的世界。但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也无法去想象。因为,有能力开启玄妙之门的人,几乎可以算是神仙了。”

    说话间,天上的圆盘在继续变大,开始吞并四周区域。圆盘zhōng yāng的蓝sè逐渐变浅,同时又冒出了无数个脸盆大小、颜sè较深的小圆盘出来。整个上方成了蜂窝状。而脚底下的那个圆盘则越来越小,颜sè也越来越深。

    李素素:“我们好像在动,在朝一个未知世界飞去。”

    徐文:“根据你的推测,我感觉我们是被人从一个水桶中倒出来,然后装进另外一个水桶中去。头上那无数个圆盘,不正像摆得整齐的无数个水桶吗?”

    李素素:“你的想象力太有限了。你不觉得那更像通往无数个世界的门吗?”

    徐文:“那个是门?”

    李素素:“就跟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一样,那一定也是一个圆筒形的东西。我们正离开这个圆筒,飞往另一个圆筒。说不定,在圆筒的底部就是另一个世界。”

    徐文:“刚才我们明明在船上,怎么会一下子跑到圆筒里来的呢?”

    李素素:“我哪知道?”她揉了揉脖子,继续仰头看向上方。

    这时,天上那个圆盘已经覆盖整个天际,只有在没有曹军将士体阻隔的一小块区域才能看见那个圆盘的一小段边界。那个位置跟平常见过的海天交接的地方差不多了。头顶的正上方有一个小圆盘正在迅速变大,其他的小圆盘则几乎没有变化。

    那个圆盘不断膨胀,逐渐吞并之前那个大圆盘释放出来的蜂窝状区域。而圆盘的正zhōng yāng则冒出了一个黑点。这个黑点逐渐长大变为比周围区域颜sè更深的蓝sè圆盘并继续变大。

    整个过程有点像平静的湖面被丢进一颗石子,一圈圈的涟漪不断向四周扩散。

    所有的圆盘都是蓝sè,越小颜sè越深。圆盘区别于周围区域的唯一依据也是明显的颜sè深浅变化。

    终于,天上的圆盘吞并了一切蜂窝状区域,就像天空一样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而圆盘zhōng yāng那个小圆盘也逐渐变大,大有将之前的圆盘取代的趋势。同时,相反的况正发生在她的脚底:先前在地下的那个圆盘早就缩小之后消失。然后四周的蓝sè区域逐渐收缩成圆盘,并迅速变小。周围空出来的地方变成蜂窝状:出现无数小圆盘。

    李素素:“我们被倒进另一个圆筒,很快就要揭开谜底了。”

    天上最后冒出的小圆盘终于覆盖了整个天际,上方出现了均匀的蓝sè,再也没有新的圆盘冒出。

    与此同时,脚底下的蜂窝状区域已收缩成一个巨大圆盘:圆盘内是蜂窝状,圆盘外是蓝sè区域。蜂窝状圆盘里面的小圆盘逐渐变得模糊,最后完全消失。同时这个圆盘自也迅速变小,边界变淡。圆盘外的蓝sè区域又收缩出一个巨大的圆盘。这个圆盘也和它的前任一样迅速变小逐渐消失。它周围出现的蓝sè区域,因为颜sè深浅完全一致与天空融为一体。当它变得只有脚盆大小的时候,边界就已经模糊得几乎看不见了。

    随着脚下最后一个圆盘的消失,周围又恢复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蓝sè区域。所有地方都是一样的深蓝sè,分不清上下前后左右。就跟他们刚从船上陷进这个空间时一个样。

    李素素:“空间汇,玄妙之门!”

    徐文:“你脑抽风了?”

    李素素有些不悦:“你,为何这么说我?”

    徐文:“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李素素:“我心里忽然有了这么个念头,忍不住就说了出来,谁知道一出口就被你骂。”

    徐文:“我也是想都没想就开口了。对不起!是我太过分了。”

    李素素:“没事,一句玩笑话而已,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徐文:“你不计较,怎么会说我骂你呢?”

    李素素:“这你就不懂了:我不说出来不痛快,说出来就没事了。”

    徐文:“其实,该认错就得认,不承认也不痛快。”

    说话间,周围的蓝sè逐渐变浅,好像变成了一层浓雾。

    确实是无边的浓雾!已经有了天明地暗的区别,脚下虽然是软绵绵的,但不再是空无一物。只是没有谁知道这诡异的转变是从何时开始的。

    雾气逐渐变淡,慢慢散去。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嫩绿的青草刚好没过脚背。头上是蓝天白云,温暖的太阳。据此推测,应该是上午时分。

    李素素:“我就说了嘛,我们会来至另一个世界,刚才那一定是玄妙之门!”

    徐文一把抓起她粉嫩的小手,使劲捏了捏:“痛吗?”

    李素素:“痛死了,快放手!”

    徐文:“那我们不是在做梦。”转指着李素素对那些曹军将士喊道:“大家稍安勿躁,是这位仙女救了我们。等会我们要听她的安排。”

    本来嘛,以李素素的容貌配“仙女”这个称号一点不过分。不过现在,她上还有大片的血迹,再加上与徐文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混在一起,自然就大跌份。

    众位曹军将士虽然还算安分,但看向她的无数双眼睛充满疑惑。

    李素素对他们拱手道:“各位军士大哥:对不起!我朋友跟大家开了个不好的玩笑。其实,我并不是什么仙女,不过却会点仙法。是我请天神帮忙把大家送到这里来的,我会继续对各位负责,但也需要各位积极配合。请各位军官都找到自己的属下集合清点好人数。找不到自己领头人的就加入到有军官带领的队伍中。”

    她那甜美的声音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楚明白,人群开始涌动。有些军官已经跨上战马,来回奔跑,组织士兵。这对他们来说无异于轻车熟路,比李素素自己亲力亲为要强太多。

    李素素又吩咐徐文去引导他们完成集结和就地休整待命。而她自己却坐到草地上,陷入沉思:这应该有几万人。把他们弄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来,要是找不到吃的该怎么办?

    虽然草原上也许有野生动物,这里还有一些战马。但她不愿意让无辜的生灵充当牺牲品,更何况,那也维持不了多久。

    不行!必须尽快找到水源和食物!如果这个世界有人存在,应该尽快找到他们请求帮助。一念及此,掐了定神诀,体离地。她还能飞起来!

    她暗下决心:“太好了!我这就去探查况。”徐徐飞起,停在半空,对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喊道:“各位请在此稍候,我去给大家寻找附近的村落或者水源和食物。”

    “她居然能飞在空中?”有人小声议论道。

    “就算不是仙女,那也相差不远了。”

    “就是,听她的准没错。何况也是她救了我们大伙。”

    这倒不是李素素想故意卖弄,只是这些人都是当兵的,谁知道人品怎样。若不能镇住他们,只怕要出乱子。好容易才将他们从火海救出,不管是好是坏,都不能再让他们冒风险了。

    下,不论朝哪边看去,都是一望无垠的绿草。她平卧在空中,实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飞。“实在不行就只有吃草了,到时候我得带个头。先赌一把,朝有太阳的方向飞。”她拿定主意,掐诀朝前飞去。

    她飞得并不高,主要是想寻找地面上一切有价值的目标。哪怕是人走过的足迹都行。成群的白sè野羊被她吓到,四散逃窜。这些可的家伙跑的并不太快而且数量还真不少,看来这一带根本没有豺狼虎豹等猛兽。她不忍心看到野羊被猎杀,继续往前飞。

    所到之处,草丛中时不时飞出一群鸟儿。有的肥大如大雁,有的细小如麻雀。

    在赤壁之战李素素已劳心劳力,现在被好奇心驱使,更是心猿意马难以自制。终于难以维持飞行所需要的境界,感觉体老往下坠。

    “反正飞着弄不好还要吓到别人,倒不如直接走路。”心念一松,子马上坠落在地。幸好飞得低,摔得轻,加之下面又是软绵绵的绿草,这才没受伤。

    阳光温暖,青chūn芬芳,要是在这里幕天席地好好睡上一觉,该多么舒服呀!可是不行!还有几万人没安顿好呢。她轻叹一口气,无奈地爬起来,理了理额头上凌乱的青丝,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

    前面很远的地方好像有一队人马冲了过来。终于找到人了!她有些激动:这可是另外世界的人哦。是否长的跟我们相似呢?

    她坐下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队越来越近的人马,盘算着如何与对方沟通。

    来的一共有十二骑,但那些人却没有一直走来。而是在她眼前不远处,勒住马缰折向右前方。

    这些人一样是黄皮肤黑头发,和她平常见过的人并无任何的不同。

    这是十二名材高大健壮、容貌英俊的少年。穿着崭新的蓝sè劲装,左绣着一个鸡蛋大的标志。那是人的双手十指相对围成的心形图案,在心形图案的里面,绣着一朵正面朝上的莲花。莲花zhōng yāng仿佛还站着一个材窈窕的女子。里面的图案因为太小而没办法看得很清楚。心形图案是金sè的,里面的莲花和人都是白sè的。填充区域是浅蓝sè,与他们深蓝sè的衣服颜sè略有不同。

    他们黑sè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背上,右手握着一把jīng致的蓝sè长弓,背上的箭壶里插满了羽箭。腰间悬着一柄长剑,别着两把匕首一样的短刀。黑sè宽阔的腰带,黑sèjīng致的马靴使他们显得更加jīng神抖擞。他们的马有些特别:通体黑毛,但马蹄处的皮毛却呈银白sè,马蹄也是银白sè。

    当然,李素素暂时是无法看到所有细节的。她与他们之间隔着几堆长的特别茂盛的茅草。这大概也是他们没有发现她的原因。

    少年们各自抽出一支羽箭扣在弦上,长弓一横,悄悄地朝一群野羊围了过去。

    李素素忍不住站起来朝他们追去。边跑边喊:“住手!你们不能这样!”

    少年们纷纷转过头来,一脸惊诧地看向她。最先向她走来的那个少年有点特别:他左的心形标志下面还绣着一行白sè小字:“圣卫队长”。

    他上下打量了李素素一番:“你,来自百花城?”

    “队长,她长的好像……”他后一名少年忍不住道。

    圣卫队长:“嘘,别乱说。”

    李素素:“这些野羊太可了。我求求你们,不要杀它们好吗?”

    圣卫队长:“这里可不是生灵保护区,而是辽阔的碧海草原,正是我们这些狩猎者的天堂。你们百花城管不着!”

    李素素:“什么百花城?我不懂。”

    圣卫队长:“你不是百花城来的?”

    “队长,她上没有百花城的标志啊。”

    圣卫队长:“你个猪脑子!我们脱掉制服就不是圣华卫队成员了吗?除了百花使者,谁还会对我们指手画脚?”

    “哈哈,兄弟们当了这么多年护花队员,今天总算见到花了。”

    李素素:“我真不知道什么叫百花城,也不是你们所说的百花使者。”

    圣卫队长微笑道:“你该不会告诉我们,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李素素:“那也差不多,我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有要事想请你们帮忙。”她猛然想起,自己只来到这个世界,好像包囊和凤舞剑全不见了,不由的心里一凉:“这下惨了,我的凤霞衣再也找不回来了。早知道他根本不用,真不该换下来的。”

    其实,物品算得了什么?再也无法与朋友们相见、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恩师和义父,那才更加难受呢。但转念一想,只要自己努力修真,就有可能重启玄妙之门返回过去,她心里又释然了许多。

    圣卫队长见她神sè不对,yù言又止。呆了一小会才正sè道:“不说笑了。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绝对秒杀是西方区碧海省碧海第十一县第三乡的圣华卫队队长。”

    李素素:“绝对秒杀?”

    绝对秒杀:“对,这正是我的名字。”

    李素素:“好奇怪的名字!我叫李素素。”

    绝对秒杀瞪目结舌,好像大白天见到鬼似的:“你,你不觉得你的名字多了一个字吗?”

    李素素:“多一个字?我该叫李素?不好,哪有叫这名字的,还是叫素素好听一点。”

    绝对秒杀:“你没听说过白雪公主李素?”

    李素素:“都说了,我来自别的世界,怎么可能认识你们的公主呢?”

    绝对秒杀好像有些失望:“她是百花仙子的小女儿,据史料记载,离世已经一千年了。”

    李素素:“我的名字与你们世界一千年前的公主近似就值得你大惊小怪?”

    绝对秒杀:“问题是:你还有和她一样的容貌!”

    李素素:“你几百岁了?千年前的古人你见过?”

    绝对秒杀:“唉,跟你说不清。回头自己查史书去。”

    李素素:“我们的世界正处在战乱中。我请仙师帮我开启了玄妙之门,把几万溃兵带到了这个世界。就落在这个草原里面。可是,人生地不熟,这么多人要吃要喝,我实在没有办法,只有请几位帮忙。”

    绝对秒杀将信将疑:“好说,那就带路。”

    李素素:“你们的马好特别,很好看。”转走在众人前面。

    绝对秒杀:“这叫乌云盖雪。它跑的快、力气也大,但不算好看。专供百花城使用的百花马那才好看呢。”

    李素素:“你们多次提到百花城,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呀?”

    绝对秒杀:“那里是最大的圣地,也是一个权力中心。百花城城主可以与圣华皇帝平起平坐。巡视各地的百花使者差不多比得上各部都司。”

    李素素:“都司是什么?”

    绝对秒杀:“看好你前面的路。”

    李素素:“错不了的。我是正对着太阳来的,背对着太阳就是回去的路。再说几万人,目标很大,老远就看的见。”

    绝对秒杀:“那就行。”

    李素素:“你还没告诉我都司是什么。”

    绝对秒杀:“除了皇帝、皇后以及辅政大臣之外,最大的官就是都司。管理各部的,其实我觉得也许叫部长更为直观。”

    李素素:“皇后也是官?皇后不就是皇帝的妻子吗?在我们那个世界,女人是不能掌权的哦。”

    绝对秒杀闻言,笑的差点摔下马来:“皇后是皇帝的妻子?你真行!当今皇帝李婷婷才十八岁,皇后是她爹爹。按你的逻辑,这荒唐不荒唐?”

    李素素:“你们才荒唐呢。我们那边真是这样的,骗你不是人。”

    绝对秒杀正sè道:“十八岁的少女能懂什么?她能治理好一个国家吗?所以,真正管事的是皇后以及各位辅政大臣。皇帝只是天天去广场挨骂罢了。”

    李素素:“那,皇帝只是个摆设啰?”

    绝对秒杀:“那倒未必。权力的大小要看你能力的大小。你有本事,不需要劳烦皇后以及辅政大臣分担,你就可以掌管一切。百花仙子在位期间,一切都是她说了算,不仅如此,她制定的律法到今天都继续有效。”

    少女当皇帝,仙子制定律法。皇帝要挨骂。皇后不是皇帝的夫人而是相当于丞相的角sè。这一切的一切太新奇了。她心cháo澎湃,不再问话,慢慢朝前走。

    绝对秒杀:“圣卫都司掌管全国的军队,在执行治安任务的那部分也叫圣华卫队,实际上是一回事。圣卫都司下来,便是各区元帅。比如我们西方区的元帅叫苍穹志超。元帅下面便是各省的将军。我们碧海省的将军是飘渺凌风。接下来便是各县的总兵,我们县的总兵是秋水经云。总兵下来才是像我一样的队长。队长是军队最小官职,队长以下没有国家认可的官职,但我们可以根据需要自己任命一些更小的官。”

    李素素:“好像都是双字姓哦。”

    绝对秒杀:“废话,圣华单字姓很少。却偏偏皇族姓李。”

    李素素:“我也姓李,可惜不是皇族。”

    绝对秒杀:“你有冒充皇族的资本。”

    待续:几十几重天,谁人能看穿?

    若知穿越术,个个似神仙。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