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飞花遁影

    十八年后。岭南的一条驿道上。一队人马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名英姿飒爽的红衣少女。云鬓高盘,腰悬长剑,骑着白马。在她们的后,有一辆装着红sè布帘车厢的马车,拉车的是一匹白马。车厢的边缘,还绣着盛开的桃花,显得十分的jīng美。驾车的是一位红衣美妇,唇红肤白,气质不凡。打扮和前面两位相同,就是年纪较大,约三十多岁光景。

    接下来便是三辆各载着几口大铁皮箱子的马车,驾车的都是着白sè劲装的英俊少年。马车上各插着一面红底黑字的三角形旗子,上书:“挑花镖局”。

    车队后面便是四个骑着黑sè骏马、穿蓝sè劲装的汉子。其中一个背着黑sè巨剑、留着几缕长须,表严肃的正是赵广。

    前面驾车的那个中年美妇正是杨慧。走在最前面的两位少女则是陈英的双胞胎女儿陈仙儿、陈思容姐妹。三名驾车的少年分别是陈英的儿子陈思恩,杨鸣的儿子杨承志,吴仲的儿子吴永友。其他几名汉子则是原仁义帮的普通成员。

    此时正是秋季,碧蓝的天空,白花花的阳光,给人一种天清地宁,乾坤朗朗的感觉。陈仙儿两姐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东张西望,尽的欣赏着这一路上的山水风光。

    忽然,前面山坳里响起一阵马蹄声,冲出两队人马。为首的是一个一脸横、目露凶光的独臂老人。在他后便是拿着各种长短兵器、材各异的黑衣人,大约有一百来骑。

    他们来至镖队前面大约几十米的地方停下、散开,将前面的道路挡的严严实实。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珠子不怀好意地看向陈仙儿姐妹。

    陈仙儿一勒马缰:“你,你们想做什么?”

    独臂老人:“老子江龙,特来劫镖。想活命就束手就擒。”

    陈仙儿:“呸!大胆恶贼。连挑花镖局也敢抢,不要命了吗?”

    江龙:“老子劫的就是桃花镖局!”

    陈思容:“有挑花仙子坐阵,由不得你们胡来!”

    江龙仰天大笑:“好极好极,老子正要找她算算帐。”

    杨慧:“好狂妄的家伙!想挑战桃花仙子,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仙儿你们退下。”

    陈仙儿姐妹掉转马头退到马车旁边。江龙后的黑衣人纷纷围上来,好似要亲眼目睹他们的jīng彩对决。

    杨慧缓缓拔出兰花宝剑,正要给对方来个下马威,忽听马车里发出一声喝:“且慢!”车厢的帘布一晃,一个红衣少女仗剑飞出,很快就到了江龙面前。她红纱蒙面,黑发披肩,材窈窕。右手长剑寒光闪闪,左手剑鞘鲜红夺目。

    杨慧:“素素你,你要小心!”

    红衣少女:“知道!”说完舞动宝剑朝江龙上猛刺。她如鬼魅,剑似狂风,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江龙拔剑招架,暗道:“她真是桃花妖女?怎么十多年没见,她的武功反而不如从前了呢?哈哈,也许是我自己进步太大了。”

    红衣少女进攻虽猛,怎奈江龙反应极快、老谋深算,十数招下来,竟然对他没产生明显威胁。

    江龙在漫天剑影中从容游走,很快就摸清了她的出招规律:“挑花妖女,十八年前,你断了老子一条右臂。今天我会让你好好偿还!”

    说完,左臂一振,举剑反刺。他虽然没有舞出凌厉剑花,但出招刁钻狠辣、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更难缠的是:他剑锋所指还夹着一股霸道的劲风,显然是内力已经登峰造极。

    红衣少女反应机敏、法灵活,要避开他的剑招原本也不难。但要躲开他的剑气就没那么容易了。她不得不大幅度闪避、跳跃,疲于奔命,根本无暇再反击,明显落于下风。

    杨慧、赵广看的心急,先后拔剑冲出。杨慧:“素素闪开!”

    一个黑衣壮汉拍马上前,长矛一直指杨慧的咽喉,喝道:“妖妇,要动手,爷陪你!”

    赵广也被一个持双刀的壮汉截住厮杀。其他黑衣人则纷纷杀向陈仙儿等剩下的人。

    这些黑衣人个个武功不俗,远非一般贼匪可比。好在赵广这边也都非等闲之辈,一时间刀光剑影,杀得难解难分。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响彻山谷。

    江龙长剑一挑,直削红衣少女的面纱。红衣少女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竟然没能避过。红纱飘落,露出一张略带稚气的瓜子脸。她眉清目秀,美丽水灵,长的八分像杨慧!

    江龙:“你果然是个冒牌货!真正的桃花妖女早就死了。”

    她的确不是真正的桃花仙子,而是杨慧之女赵素素。

    赵素素本以为,江龙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匪头子。因此想以桃花仙子的份出手收拾他。毕竟桃花镖局自成立以来还未曾遇到过特别难缠的对手呢。何况这些年,她勤修苦练,武功进步神速,足以对付当今的一流高手。不露一手,心里还特痒痒呢。

    然而,事没她想象的那么好玩:这个独臂的江龙竟有一绝世武功!她凭借魅影法的绝妙和白莲剑法的严密才勉强守住自,此刻已经惊得汗湿重衣。

    赵素素趁着他攻势暂缓,终于找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我虽然不是桃花仙子本人,却是她的徒弟。你等着受死,我师父很快就来!”

    江龙哈哈大笑:“来得好!老子正好将你们师徒一块收拾!”

    另一边,赵广、杨慧被六七个黑衣人分开围住,缠斗在一起,根本没法脱。只不过,已有好几个黑衣人上挂彩。赵广夫妻这些年在练武方面没少下功夫,若非一流高手,很难与他们匹敌。

    陈仙儿姐妹被一对中年夫妇和一胖一瘦两个老翁四人联手围攻,略显被动。不过,这些人武功远不及江龙,她们倒没有太大的惊险。只是对方人多势众,没法摆脱纠缠。

    陈思恩、杨承志、吴永友各自倚仗马车做屏障施展开凌厉的剑法,挑翻了数个黑衣人,地上首先洒下敌人的鲜血。

    这三名少年胆大机敏、临危不乱,再加上江龙这边的人也良莠不齐,并非全都那么厉害。终于让他们杀开血路,向陈仙儿那边驰援。

    另外三名镖师,有两名手臂、背部等多处轻伤,另一个则是腿上吃了一枪,血流如注。他忍住疼痛,高大的躯猛地向左,右手举刀猛劈,将那个刺伤他的黑衣人砍翻,在伙伴们的支援下,撑住了局面。

    赵素素趁着江龙说话之时,突然使出一招“寒梅傲雪”:三道剑影同时刺向他的咽喉、腹部和膝盖。江龙大惊,忙撤剑回防,同时子一侧想避过对方锋芒顺手反击。岂料,这三道剑影竟全是幻象!等他反应过来,赵素素已经闪电般朝旁边山上飞掠而去。

    原来,她知道再打下去一定会吃亏。所以才不得不使出新学的飞花剑法来打掩护,好让自己脱。这飞花剑法虽然厉害,但极难学成。招数有虚有实,她仅仅学会了包括“寒梅傲雪”在内的三记虚招,吓吓敌人尚可,却没有杀伤威力。

    江龙:“臭丫头,别跑!”他的话还没说完,早有黑衣人向赵素素逃跑的方向追杀而去。赵素素轻如燕,红sè的倩影很快就掠到半山腰的树梢上。把那些黑衣人远远地甩在后。只可惜,她的父母、朋友都在和黑衣人恶斗,没法脱,她也不好自顾自地逃走。再说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镖车,也不能一走了之。稍一犹豫,被江龙追上。不过她凭借绝妙的轻功在树梢上窜来窜去,时不时使出那三招“飞花剑法”反击。江龙被那诡异的多重剑影困扰,惊疑不定,一时间竟拿她没办法。

    但他终究是老狐狸,很快就看出:她那两下子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暗道:“她若有杀招,早该用出来了”。他不动声sè,暗中运功,忽地仗剑横扫,一波霸道的剑气席卷而去。

    赵素素眼见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忍不住想试用飞花剑法第四招“chūn暖花开”。这一招如果用的好,可以立即取人xìng命,是看似虚幻的实招。刚好她用了很多次虚招了,再来一招实在的,对方一定没有防备。只是这一招,她尝试过无数次,成功率不到十分之一,算是还没有学会。

    她这一分神,对江龙发起的攻击反应稍微迟钝了一点。脚上被他的剑气卷到,一个跟斗栽倒在树梢上,小腿处疼痛难忍,再也使不上劲。只得丢掉宝剑,用双手死死抱住树枝,才没有掉落下去。

    江龙狂笑道:“哈哈,只听说过瓮中捉鳖,没想到还可以树上捉人……”但他的表很快就凝固了,暗道:“好快的法,难道那妖女没死?”

    他不再理会赵素素,站稳子,举目四顾:“出来,别装神弄鬼!”

    一阵微风拂过,他对面十米远的地方,竟然一下子冒出来一个红衣女子。这可不是通过隐遁术来自远方的,而是用极快的法从他边的某一处飞到他眼前的。在她飞掠的时候,他根本没法看清她的影,只有她子路过时所带起的一阵轻风能让他觉察到。这该是多么惊世骇俗的武功啊!

    来人红纱遮面,看不清容貌。她腰间悬着一柄红sè宝剑,材凹凸有致,极富惑。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背上,额头上的肌肤白嫩饱满,分明是一位材绝美的少女。

    赵素素:“师父,您快杀了那个独臂老贼,他厉害得很!”

    蒙面女子:“你不要紧?”话音未落,她人已不见。下一刻,她已搂住赵素素纵飞起,掠过树梢,轻轻飘落在一块突兀的巨石上:“素素你稍等,为师去去就来。”说完,她的影又消失了。

    江龙心里直打鼓:“想不到这些年不见,这妖女的武功越发玄乎了。难道她真的可以幻化成鬼魂不成?”

    他武功再高,也要找的到目标才行啊。眼前这蒙面女子,根本就是神出鬼没,他实在没有和她决战的信心。趁着她在救人,他纵一跃,飞掠向山下:“撤!”

    有一部分处于戒备状态的黑衣人最先反应过来,闻言,纷纷向后面山坳逃窜。江龙顾不上其他人,翻上马,狠狠一鞭。

    黑马受痛,朝山坳那边狂奔。

    就在这时,前面响起一声喝:“哪里跑?”蒙面女子红sè的倩影鬼魅般悬停在他们前面几十米处的空中。但一瞬之后,她的影便又凭空消失。

    无数道淡淡的寒光旋风般卷过,跑在最前面的黑衣人纷纷落马。人已成尸,马却毫无损伤,继续奔跑。

    江龙急忙勒住马缰,双腿一缩,竟然站在马背上。然后纵一跃,准备朝山上逃走。只有借助山上的树林和灌木作为掩护,他才有一线生机!

    他的确手不凡,所有的动作都是瞬间完成。但即便如此,他刚跃起就感到正前方仿佛有两缕寒风袭来。奈何他人在半空不方便闪避,只得仗剑格挡。

    一阵清脆的金属相碰之声过后,他总算逃过一劫。蒙面女子的武功虽然玄乎,手上的宝剑却也寻常,竟然被他挡了一招。

    很快,他体左侧又出现三缕寒风,江龙急忙舞剑护住自己上中下三路。又是一阵激烈的碰撞,他再次成功化解对方的玄招。

    看来,蒙面女子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可怕!江龙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他很快就要回到丛林茂密、灌木成堆的山上。

    到了那时,他就可以凭借地形掩护,嘿嘿,谁算计谁还不一定呢。想起当初在山林戏谑李素素的那一晚,他就觉得痛快!也正因为这一点,他才发奋练武,决心报仇。他深信,那些好管闲事、令他憎恨的所谓好人并非不可战胜:心狠一点、手段多一点,一定更有胜算。

    但他很快就傻眼了:就在他快要落到树梢上的时候,只觉无数道寒芒从四面八方袭来,好似是大群的剑术高手同时举剑刺向他周一般,令他避无可避。他脚尖已经落到树梢,借力一跃,蹿高两丈,试图避过这漫天的剑影。却忽然感到一阵寒风正悄悄拂向他的咽喉,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已首异处,血狂喷。

    蒙面女子使出的这一招正是飞花剑法的第十招“漫天花雨”。此招虚实结合,那四面寒芒是假,凌空下手才是真。江龙不动还好,一动就正中她的伏击。

    剩下的黑衣人逐渐知道了况的不妙,纷纷退出战斗,四散逃窜。赵广、杨慧乘胜追击,剑锋所指,黑衣人纷纷栽倒。

    蒙面女子诛杀江龙以后,影又消失了。随即,急于逃命的黑衣人成片倒下,鲜血四溅,哀嚎连连。飞花剑法的威力当真匪夷所思!

    战斗结束,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十具黑衣人的尸体。只有少部分黑衣人侥幸逃离。那还是蒙面女子故意放走的。

    桃花镖局每次遇到劫匪,总会放走少量活口,以便借他们之口,壮大镖局的声威。

    陈仙儿姐妹刚出道不久,未曾见过如此血腥可怕的场面,很是不适应。此刻正蹲在马车旁边低头回避,不忍目睹。

    杨慧:“素素怎么了?她没事?”

    蒙面女子抱着赵素素轻轻落到驿道上:“她没大碍,脚上受了点伤而已。好好调理,很快就能痊愈。”

    她将赵素素交到杨慧手里,缓缓摘下面纱,她竟然就是李青莲。

    李青莲走向马车:“仙儿、思容你们两个这样可不行。出门在外,怕见血就要吃亏。过去把那些尸体拖到路边,待会再设法处理。”

    陈仙儿:“是,师父。”拉着妹妹的手极不愿地站起来,怯生生地朝那成片的尸体走去。

    陈思恩等三名少年见过师父李青莲之后,也走过去帮忙收拾......

    赤壁之战一年以后,吴志远与刘超群用仁义帮原班人马组建了仁义镖局。按照李素素的意愿终于走上自食其力的道路。但他们很快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李素素已经失踪多时了。他们很是不安,所以决定到侠义庄探寻一下况。

    没想到,杨谦等人对她的况也毫不知,甚至还以为她依然和龙啸天在一起呢。吴志远便把李素素杀了龙啸天之后打算跟徐文一起隐居修炼的事跟众人说了。

    大家的看法是:也许是事变得太离谱,她不好意思面对朋友,所以才不肯露面。当时刘兰、陈芳临盆在即,刘超群等人也不好过多打扰,只得匆匆返回仁义镖局。

    可是又过了两年,依然没有李素素的消息。她曾经有言“有生之年一定会去看望”吴志远。因此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他这个做义父的。他再次邀请刘超群、姚小宝夫妇一起来到狭义庄寻找对策。

    在杨夫人的建议下,狭义庄众人加入仁义镖局,同时改名叫桃花镖局,以纪念桃花仙子李素素。由刘超群出任总镖头。仁义帮原来在各地的分堂负责处理各地事务。狭义庄则负责荆州、交州一带。后来,大家还联络到了襄阳陈英,请他一起查探李素素的下落。

    不久以后,杨夫人、陈芳、赵广、刘超群、吴志远等十多人长途跋涉来至昆仑山。在rì月教总部,他们见到了李青莲。可李青莲也正在为李素素失踪而伤神,根本不能提供具体的信息。不过她告诉大家:李素素应该没有死,只不过,她也许已经不在这个世界。

    赵广:“没有死又不在这个世界。难不成她修炼成仙去了天界吗?”

    李青莲:“根据天书上提供的一些信息。我猜想,在整个宇宙中,像我们这样的人间世界远不止一两个。但这些世界相互之间并不畅通。除非修炼达到非常高的境界,否则无法开启玄妙之门到达另外的世界。”

    赵广:“以她的修为能达到这个境界吗?”

    李青莲:“不太可能,但也说不好。或许碰巧可以。”

    赵广:“那,您说她还活着,可有依据?”

    李青莲:“没有,凭我的感觉判断。我的感觉通常不会错。”

    众人大失所望,但也无可奈何。其实李青莲又何尝不为此事而心痛呢?她其实也不太清楚李素素是死是活。但毫无疑问,她肯定遇到了不可抗拒的意外。

    然而,往事已矣,再多的不舍也于事无补。为了保护好她现在的徒弟以及李素素的朋友。李青莲开始钻研《上古玄章》里面最厉害的武功“飞花遁影”。

    这实际上是两武功方法:飞花剑法与遁影法的结合。她之所以没有推荐给李素素,甚至自己都没去修炼。是因为这功法实在太难修炼。而且当时,她对书中的某些地方,还没有完全看懂。

    飞花遁影不仅方法异常繁杂,而且对修炼者自要求极高:必须一心多用,必须具备很好的定力和明察秋毫的判断力,另外还要反应机敏、善于掌握时机。不过,一旦练成,则可出神入化,远远超越其他武功的威力。

    在钻研飞花遁影的同时,李青莲还收了赵素素、陈仙儿姐妹等李素素朋友的子女为徒弟。每年都会多次登门指导他们修炼。

    几年以后,李青莲的千里传音功法练成。她指导徒弟们通过修炼达成心灵沟通的条件。这样,只要她的徒弟在危急关头默默呼救。她即便远在天涯海角,也能立即隐遁前往营救。

    后来,她的女弟子纷纷假扮桃花仙子参与押镖,使原本就实力不俗的桃花镖局更多了几分神秘sè彩。为了帮他们立威,李青莲自己也扮成桃花仙子,准备在紧急关头帮他们解围。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此役之后,桃花镖局的声威更甚。江湖传言,桃花仙子早已成仙,分各处,护卫着整个镖局。不仅江湖人从此不敢挑衅镖局,甚至连魏蜀吴三国官府也不敢为难他们。

    待续:缘来缘去最伤神,愁煞多少痴心人。

    当初一刻温存后,从此消失在烟尘。

    本卷完:柔顺青丝罩红妆,窈窕材赛群芳。

    唇红肤白眸如水,美丽容颜世无双。

    凡尘琐事千般累,除暴安良践雪霜。

    乱世风云人命,天道沉沦责上苍。

    恩怨仇看不破,生离死别亦心伤。

    善者亲友恶者仇,谦卑过后也嚣张。

    光yīn已去不复返,数载寒暑历沧桑。

    聚散到头空惆怅,曾经知己在何方?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