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父女情深

    吴志远:“是呀,是该好好想想兄弟们的将来了。对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李素素:“先去交州找我的亲生父母。然后和徐哥一起隐居山林,好好修仙。”

    吴志远叹道:“好一对神仙眷属!只是,今晚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能坐下聊聊吗?”

    李素素:“当然好,前辈请到这边来。”

    说罢,走到驿道边的草地上,坐下。吴志远拴好马,也跟着过去,就在她左侧坐下:“好久没见到你了,最近过的怎么样?”

    李素素叹道:“一言难尽,如若前辈愿意听,我倒是乐意详细说来。”

    吴志远:“愿闻其详。”

    于是,李素素把她到龙啸山庄以后的经历都跟他说了一遍。她把吴志远当知己,只要是方便开口的事,全说了。

    吴志远:“谢谢你替我女儿报了仇,你能铲除那个恶魔真的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李素素:“多亏徐哥在关键时刻帮了我一把,否则我非但杀不了他,还要遭他凌辱。”

    吴志远:“你真不该自己一个人冒险的,有事还是和朋友们商量着处理比较好。”

    李素素:“是呀。我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关键时刻犯糊涂。前辈,如果您想拿龙啸天的首级泄愤的话,我可以施展仙法即刻帮您取来。”

    吴志远:“谢谢你的好意。他得到惩罚就行了。再怎么折腾也换不回我家小雅的命。”他声音哽咽,擦了擦眼睛,接着道:“小雅要是还活着,应该也有你这般年纪了。”

    李素素:“前辈若不嫌弃,素素就是您的女儿。”

    吴志远:“你不是要去交州找亲生父母吗?怎么可以再做别人的女儿呢?”

    李素素:“还不一定找的到呢。再说,认您做义父也没什么不妥呀。”

    吴志远:“你是天边的一只金凤凰,我何德何能……”

    李素素:“前辈是嫌素素愚笨吗?”

    吴志远:“绝无此意。其实自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把你当女儿看待了。只是那时候,你与我们兄弟水火不容。后来,恩怨化解,你却成了帮主。所以我只好把这份感埋藏在心里。总觉得,你我天南地北,相隔太远。虽有缘相见,却无缘相识。

    如今,承蒙你不嫌弃,愿意认我这个老朋友。但我又怎么忍心让你因为我而留下牵挂呢?”

    他没有说出来的一个事实是:李素素挑战聚义帮失败被擒的当晚,他也在设法救她,只不过乔明先他一步。

    李素素忽地起,转向吴志远:“既然如此,爹爹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说完跪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地磕头。

    吴志远赶忙扯起她:“我儿免礼,我儿免礼!”

    李素素:“爹爹您要多保重,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常来看望您。”

    吴志远暗道:“有生之年?难道我死了,她都不肯来我坟前烧一炷香?以她的善良怎会说出如此伤人的话来呢?罢了,她终究是少不更事。既是我女儿,我就应该教她一下。”于是,语重心长地道:“其实,即便我在世,你也无需特意来看我。”

    李素素:“在世?您可能误会我刚才的话了。您福大命大,一定会健康长寿的。有生之年说的是我自己。只要我还活在世上,就一定会来看望您。”

    吴志远:“你这孩子,太阳才出山的年纪,怎能说这样的傻话?”

    李素素:“您有所不知,我这条命是捡来的。这几年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我担心,总有一天,危险来临的时候,我可能不会再那么侥幸。”

    李素素就站在吴志远面前,陪他说话。他下意识地把手伸了出去,很想抱她一下,但很快又理智地缩了回去:她终究不是亲生,纵然有了父女关系,也得注意男女之嫌。

    李素素看出了他的心思,主动扑到他怀里。吴志远轻抚她的秀发:“好孩子,我不许你说这样的傻话。我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不能再失去你!”说完,已是泪盈眶。

    李素素:“爹爹您放心,我会保重自己的。”

    吴志远松开双臂:“你已经长大了。爹可不能随便抱你了。将来生个胖外孙让爹好好抱抱。”

    李素素连忙站直子:“爹,只怕要让您失望了,女儿嫁不出去呢。没人要。”

    吴志远:“哪里话?我儿美丽又善良,要是还嫁不出,全天下就没有哪家的闺女能出嫁了。”

    李素素:“女儿只想嫁给某个人,但他不肯娶。您说怎么办呢?”她羞红着脸说出这些话,目的就是想把吴志远逗乐,免得他去思念死去已久的亲女儿。

    吴志远:“是哪个混小子竟然不识抬举,敢不娶我女儿的?你快说出来,爹替你做主。”

    李素素低垂着头,小声道:“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吴志远转对徐文道:“是你小子敢不娶我女儿的?”

    徐文:“她武功那么高,谁娶谁吃亏啊。”

    吴志远:“你小子找打是不是?”说完抡起袖子就要大打出手。李素素一把拉住他:“爹爹息怒。请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以他那三脚猫功夫,无需爹爹动手,孩儿收拾他绰绰有余。”

    吴志远:“好,既然你护着他。我就不多管了。”

    李素素转走向路边的田野:“爹爹,请跟我来,让孩儿尽一尽孝心。”

    吴志远:“你,要做什么?”

    李素素:“人家的孩子可以给爹爹捶背、捶腿。孩儿好歹学了点仙法,可以用仙气帮爹爹洗涤百脉。”

    徐文:“你忙碌了一整天,现在已经很晚了,体吃得消吗?”

    李素素:“不要你管。累了自己找地方休息去。”

    吴志远:“好孩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别累坏了体。”

    李素素:“爹爹,您不要听他胡说。我jīng神好的很,三天三夜不睡觉都没关系。再说,我在练功中用仙气帮您洗涤百脉的同时,自己也会恢复jīng神。这是白莲功法的特点。”

    吴志远没法拒绝她的好意,只得跟着她朝前走。李素素朝田野中间走了大约两里路,才在一处草地上停下来。

    她盘腿坐好:“爹,请您坐在我前面。意守丹田,尽可能的不要想任何事。”

    吴志远按照她的意思盘腿坐好。李素素伸出双掌拍在他的命门位置,引导体内仙气灌注到掌心劳宫

    她柔声念道:“宇宙间的浩然正气,呈银白sè,已经从您的百会注入,化作甘露从中脉流到丹田。上所有经脉都被洗涤。晶莹透亮,焕发银光。一切邪气统统从涌泉流出,坠入地底深处。”

    随着她的声音提示,吴志远只觉得果然有一股白光从天际落到头顶,然后化成一股温暖的泉水顺着经脉流下,汇集到丹田。所到之处,清凉舒适。他体内原有的一些黑sè的东西,被这股水流冲至脚掌,流出体外,再也见不到。

    李素素:“我的仙气呈粉红sè,从您的命门进入,沿督脉而上百会。也化作甘露,从任脉而下,您需要舌抵上腭搭好鹊桥,以便逆转周天。

    您自己的真气,呈金sè,闪耀着万丈金光,照亮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缕缕甘露沿经脉缓缓流到丹田,与金光凝结成丹。如夜明珠般银光闪闪,洁白无暇。您将内丹放置在丹田之后,命门之前,温暖肾脏。照亮脊背。”

    随着她的提示,吴志远觉得一股暖流从她的双掌发出,经背脊而上直到头顶。然后又朝前经过任脉直至丹田。所到之处温暖异常十分舒服。尤其是,经过口腔时,甘甜滋润,满口异香。

    很快,丹田炽,恍惚间有团拇指大小的白光照亮他自己的躯。按照她的指点,他把这团白光向后引导,直至两肾之间。

    肾本属水,而光明则是心火产生出来的效果。实际上,此时已达心肾相交、水火既济的状态。一股暖流沿督脉迅速涌上,直至头顶。再次沿任脉回归丹田。

    几次循环以后,好像自己都不用呼吸了,心跳的感觉也没有了。丹田处的皮肤发出轻微的颤动。丹田中心部位发出有如心跳一般有规律的搏动。按照李素素所说,如果能够照此长期坚持,做到收放自如便可练就龟息功法。

    龟息功法在必要时可以取代正常呼吸。更重要的是:能够将生命中枢暂时由心脏转移到丹田。大幅减少生命消耗,极大地改善心健康。

    要练成龟息功法,起码要能够维持心肾相交状态一段时间。逆转周天是最好的入手方法。其他修炼方法也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但对修炼者能达到的境界要求会较高。

    他回想起李素素说过的这些修炼知识,对比自的感觉一一验证,但这样一来,他就无法进入忘我境界了。

    李素素又重复提示了三遍。吴志远也就重温了三次这样美妙的感觉。但她实在太累,再没jīng神继续这样的提示。

    她帮他引气归元,防止自己意外睡着。但为了尽可能增加他的修炼效果。仍将心念定在他的丹田位置,继续引导自己的仙气进入他的体内。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志远竟然睡着了。他实在太舒服了,没了李素素的语音提示,jīng神顿时松弛下来,很快就昏昏yù睡。

    他子一歪,朝左边倒去。李素素顺势将他体放平,伸出右手,用食中二指按在他的丹田位置,同时左手掐定神诀,帮他完成最后收功。

    深秋季节,夜间很冷。她只好脱下自己上的凤霞衣盖在吴志远上。然后从包袱里找出一白sè衣裳穿好。凤霞衣是神器,有着隔保温的奇效。

    换了衣服之后,她顿时觉得清冷异常。安顿好吴志远以后,她便紧挨着他躺下休息。一来,这样多少可以给他增加点温暖;二来,她自己也怕冷。

    “哈哈,吴堂主好福气!”吴志远被一阵笑声惊醒。睁开眼睛一看,顿时羞得面红耳赤:他竟然和她一起睡在野外,上还盖着她鲜红的衣裳。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金灿灿的阳光洒满大地,枯黄的茅草上面还覆盖着一层白花花的薄霜。好一个清冷的早晨!

    几十米开外,王三等人正拿异样的眼神望着吴志远与李素素。

    原来,他们在晚上久等不见吴志远回来。不由得叹道:“堂主只怕又要彻夜不归了。”上次,李素素和吴志远在野外聊了一晚上就被他们暗地里议论了许久。都说她为了赢得支持,用体贿赂了帮里的一些管理者。这也是他们为何如此轻蔑她的原因。

    这次,他们决定一起来看个究竟。没想到还真的见到了这样一幕。

    徐文被李素素一说,先悄悄地为他们护法了一段时间。后来就随便选个地方睡了。此刻,他也被说话声吵醒,从草丛中走了出来。

    吴志远赶忙站起来道:“兄弟们别误会,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只不过……”

    王三笑道:“堂主,兄弟们只是恭喜你而已,又何必多做解释呢?”

    与此同时,李素素也懒洋洋地坐了起来,伸手整理了一下黑亮的长发:“他是我义父,昨晚我运功为他调理体。结果他先睡着了。荒郊野外,我怕他着凉,所以,就用自己的衣服帮他盖上。并躺在他边,给他一点点温暖。事就是这样,你们信不信。”

    王三:“是呀,怕他着凉,所以脱掉自己的衣服替他盖上。还用自己的体给他温暖。你对我们堂主可真够好的。是不是他支持你当帮主有功啊?”

    李素素:“你懂什么?红sè的那衣服是神器。有保温的奇效。其他衣服不能与之相比。我换衣服的时候,爹爹已经睡着,能有什么不妥?”

    王三等人终于安静下来。一来是给吴志远面子,不想让他太难堪,毕竟都是好兄弟。二来,现在酒醒了,也不想再为难李素素。

    李素素对吴志远道:“爹爹,通过昨晚的修炼,相信您一定已经知道仙法的玄妙。回去以后,您要勤加修炼。相信您一定会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完拾起自己的衣服,装入包囊,转走向徐文。

    徐文早就已经帮吴志远把马牵了过来。此刻,将缰绳交到他手里。和李素素一道与他拜别。

    直到吴志远等人走远了,徐文才忍不住问道:“你为啥对他那么好?”

    李素素:“他人品好,对我好,还有他的遭遇值得同。怎么了?你眼红了?”

    徐文:“我只是觉得你好傻:对一个人的好,往往好的很过分。”

    李素素:“这世间,好人与坏人的区别太大。我没法去惩罚坏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善待边的好人。这样才公平嘛。”

    徐文:“那,我们现在回襄阳吗?”

    李素素选了一处正对着太阳的草地,坐下:“不了,先得睡觉。好困。”

    徐文:“你不是三天三夜不睡觉都很jīng神的吗?怎么才一个晚上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李素素:“那是骗人的好不,善意的谎言!”说完不再理他,侧躺下,背对着太阳。

    她衣服单薄,冷的直咬牙。不过,她是修真者,当然懂得如何巧用自然环境:利用太阳微弱的量,温暖背部。背脊温暖,肾水就会上升,压制住心火,使之温暖自,最大限度地抵御来自外界的寒冷。

    徐文见她实在想睡,自然不忍心打搅她。默默地守在她边,看着她那绝美的材发呆。她实在太美了,即便天天呆在她边,也是百看不厌!她蜷缩着子,将自己抱成一团。

    徐文小声道:“这个傻瓜,还说要嫁给我。宁愿挨冻也不敢当着我的面换衣服。真没诚意。”虽然这么嘀咕着,心里却越发的喜欢她。从她边的包裹里取出那有神器功效的凤霞衣,盖在她上。

    然后,他在她前不远处躺下,侧卧着,看着她发呆。他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可李素素还是没有动静,徐文忍无可忍,伸手扶住她浑圆的肩膀,轻轻地摇了几下:“醒来,已经中午了。”

    李素素转过子,用手臂挡住眼睛:“别吵。”

    徐文撇嘴道:“你倒是睡得舒服了,人家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一点东西呢。”

    李素素闻言,触电似的坐了起来:“对不起!是我太粗心了。我即刻带你回襄阳。”

    很快,他俩的影就出现在襄阳城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之所以选择这里落脚,是因为李素素怕他们的突然出现会吓到别人。

    “啊,徐文你小子搞什么名堂?好在哥胆子大,否则被你们吓个半死。哥还以为,大白天也闹鬼呢。”看样子,还是吓到人了。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材瘦高,穿着一破旧的蓝布长衫的青年。在他边还有两名打扮和他差不多,年龄也相仿的汉子。

    他们正是徐文从小玩到大的狐朋狗友。刚说话的那个叫张进,他左边那个胖子叫王文,他右边一个中等材,留着八字须的叫蔡魁。

    徐文笑道:“原来是你们这帮家伙。好久没见了,都还没死啊!”

    王文:“你小子都没死,哥们怎会死呢?对了,你边那位美女是谁?不会是你的娘子。”

    徐文得意地道:“言中了!”

    张进:“你小子尽管吹。谁不知道她就是名震江湖的桃花仙子。谁不知道是你小子厚着脸皮去缠着她,要当她徒弟的。”

    徐文:“你不信?好,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说罢,也不管李素素作何反应,一把将她抱起来,朝前走了几步,然后在她俏脸上亲了一口才放下。还故意在她高耸的脯上捏了一把。

    不过这最后一个动作也弄得他自己很不安。微红着脸,看向李素素,生恐她生气。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而且是当众冒犯她。他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

    李素素虽然也羞得满脸通红,却没有任何表示不满的举动:既然答应嫁给他,这一关迟早得过。

    张进等人看的目瞪口呆:他们实在想不到,自己一向不看好的徐文,居然会有如此艳遇。张进:“怎么样,手感如何?”

    这句话着实把徐文难倒了。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得意变成了无比的尴尬。

    王文:“你这家伙,也不给咱们徐夫人留点面子。”

    张进:“徐文你小子,这么大喜事,也不请兄弟们喝几杯吗?”

    徐文:“好说,我们这就走。”说完,扯住李素素的手,小声道:“我去和朋友们喝几杯,你不会反对。”

    李素素:“你不是早就饿得不行了吗?先吃点东西再说!”

    待续:心善投缘胜至亲,天各一方亦知心。

    人生路上多风雨,丝丝牵挂总温馨。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