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山庄探秘

    她深信,如果龙啸天真的对她好,那么不论她做的多么过分,他也不会拿她怎么样。如果龙啸天不是好人,她就该尽早揭穿他的真面貌。自己或许要托付终的人,怎么可能经不起考验呢?

    夜深人静,龙啸天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他均匀的呼吸声从上传来,显然是睡的正香。

    一团淡淡的红雾散开,李素素朦胧的倩影出现在他的前。她屏住呼吸,俯下子,悄悄地伸手朝他上点去。

    就在这时,龙啸天的双手竟然极快地朝她抓来。还好李素素把一切异常况都假设好了:龙啸天既然知道她随时可以进他的房间,一定也会有所防范。果不其然。

    李素素手臂一抬,躲过了龙啸天的手掌,但子并未闪开。只要双手不被抓住,她就有办法制服他。

    龙啸天双手落空,子一晃,将她拦腰搂住,扑倒在上。他显然是清醒的,刚才只不过是装睡罢了。他将她的体紧紧压住,迫不及待地去亲吻她的脸颊。

    下一刻,他就僵在那里,不能动弹了。李素素及时封住了他的道。

    李素素:“龙哥,对不住了,以后再跟你赔罪。”

    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在龙啸天上点了几下,让他晕睡过去。

    她设法扳开他的手臂,将自己的体解脱出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点亮了屋内的油灯。

    在闪烁的灯光下,只见书桌上放着几张零散的纸。

    最上面一张写道:“我对她一片真心,她却对我疑神疑鬼。偏偏我还是那么喜欢她。”字迹苍劲有力,但有些潦草。

    李素素暗道:“原来他还在耿耿于怀。”拿掉那张纸,只见第二张纸上写道:“我还是不忍心勉强她。她如此胡闹,我竟然又一次放过了她。”

    第三张纸上歪歪斜斜的写着“李素素”“小猪头”等字样,还画了一个长发美女的头像。不过画技很差,画的并不真。后面几张纸也大致如此。

    李素素心复杂,把这些纸张叠起来,拉开书桌的右边抽屉,准备往里面放。却发现抽屉中全是这样的散乱纸张。

    白天,她忙于翻箱倒柜,没有注意到书桌的抽屉,然后龙啸天就回来了。此刻,她好奇的把这些纸张拿出来,对着灯光,逐张翻看。

    跟刚才的几张纸差不多,写的全是龙啸天的心事而且全都与她有关。有的话甚至还写的很直白、很麻,看的她俏脸微红。

    她将这些纸张叠好,全部放入抽屉。再拉开另外几个抽屉查看。其他的抽屉都没什么,左边抽屉里放着一叠信函。

    最上面的几封,各种不同笔迹写着“龙啸天大侠亲启”。李素素自然想知道信中都说了什么,于是逐封拆阅。

    第一封信:“今年二月,张某路过冀州,遇到贼匪拦路打劫,多亏龙大侠仗义相助才摆脱危险。现已平安到家,特派人送来薄礼一份,略表谢意。还望龙大侠笑纳!”落款是,青州人张明之。

    第二封信:“小女经过幽州,遭绑匪劫持,险些遭害。幸好巧遇龙大侠搭救。除掉恶人,方才脱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特请人修书一封代表小女以及全家向恩公拜谢!”落款处是,冀州人李德旺携女儿拜谢。

    李素素又看了剩下的几封信,都是龙啸天行侠仗义,被帮助的人发来的感谢信。

    不由得暗道:“龙哥他果然是个好人。”拿起最后一封信,信封上写的竟然是:李素素亲启。当然了,一看便知,那是龙啸天的笔迹。

    既然是给她自己的信,更应该看一看。

    “亲的:

    当这封信交到你手里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可能接受我了。当你与我刀剑合璧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我们本来就是佳偶天成!也许我们都是天界下凡的神仙,在天上就是夫妻。因此,我希望你我都能珍惜这份难得的奇缘,好好相处。

    十多年的孤苦伶仃,见过无数庸脂俗粉,唯有你超凡脱俗的容貌和温柔善良的气质让我倾心。可是,为什么,你总对我敬而远之呢?难道仅仅是为了修仙?你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双修呢?

    其实,你知道吗?即便你不与我成亲,那也没关系的。只要两人在一起就好,只要你多陪我说说话就好......”由于字体比较大,不多的文字却写了两张纸。

    接下来便是两张白纸,没结尾、没落款,信封也没封口。显然,这封信并未写完,所以才没有交给她。

    李素素百感交集:“他对我有有义,而且人品也不错。我却还在疑神疑鬼,真是惭愧。可是,这山庄分明有问题,而且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也实在可疑。”

    她坐在沿上,偷偷地看了龙啸天一会。平常不敢与他对视,可此时,他那英气人的双眸已经闭上。

    唇红肤白,高鼻梁,剑眉如墨。双肩宽阔结实。龙啸天的材修长,也很强壮,比例恰到好处。

    看上去很阳刚、很俊美!很想伸手去摸一把,但她不够胆,只觉得脸红心跳,就像做了亏心事一般。

    她赶忙转走开,点亮了一盏灯笼,提着灯笼继续在房间里四处查看。以前到过的很多地方都有地下室,那么龙啸山庄是不是也有一个地下密室呢?如果有地下室,其出口很可能就在龙啸天的房间,毕竟,这山庄的主人是他。

    她把铺、书桌、茶几等,全部推了一遍。这些家具都是牢牢地摆在那里,脚下没有任何松动的砖石。她蹲下子,拿灯笼照了一下底下的状况。底下很厚一层尘土,其他什么也没有,空的。

    就在这时,她右手无意中碰到了自己腰间的宝剑,感觉冰凉滑腻,仿佛是湿漉漉的。她吃惊地回头细看,只见剑鞘上已经沾满了水珠,在闪烁的灯光下,衬着剑本来的鲜红sè,看上去象血迹一般。她伸手抹了一下,水珠粘到手指上,对着灯光细看:晶莹剔透,没有任何的颜sè。

    李素素心头一震:这又是眼泪吗?

    她本来也不相信无的宝剑居然也会流泪。人在心不好的时候,看任何事物都会觉得悲催。但自从那晚做了恶梦,第一次看到凤舞剑沾水之后,她就做过多次试验。结果发现:即便把宝剑放入水中,也是滴水不沾的。

    考虑到凤舞剑乃是神器,它的来历本来就是个谜,有人的感知也不是不可能的。唯有这样解释,才仿佛说的通。

    有眼泪就一定有悲!她隐隐觉得,龙啸山庄的诡异煞气来自于地下:这里一定有一个隐藏了邪恶的地宫!

    既然想到了这一点,就一定要找到入口,到地下室去看个究竟。

    她注意到了龙啸天铺左边的那个壁柜:这是一个嵌在墙壁里面的柜子,所以没有脚。高度差不多有一个人那么高,里面挂着龙啸天的衣服。

    她在仁义帮和rì月教的时候,也曾跟着那里的人参观过一些密室。有一部分密室的入口就是用壁柜掩饰的。表面上看是个柜子,实际上,里面别有洞天。偌大一个柜子,却只稀稀散散地挂了几件衣服,不太寻常。

    她把壁柜打开,将里面挂的衣服统统拿出来丢在上。抚着壁柜背面的木板尝试着左右推动。木板顺着她的手掌朝右边移开,里面果然别有空间。

    为了不惊动龙啸天的下人,她熄掉了房间里的灯,提着灯笼通过壁柜走进密室。

    这密室大约只有两米宽,五米长。正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女图。虽然画的不是很细致,但那飘逸的长发,曲线玲珑的材已经一目了然。旁边一竖行字,写的竟然是:“李素素沐浴图”,龙啸天的笔迹。图画挂在一个小指粗细的铜钩上,钩子的底座是个拳头大小的半球形,就像是倒扣在墙壁上的小碗。

    她本想一把将这画撕掉的,转念一想,自己已经很对不起龙啸天了,就由他过分一回。何况画中女子五官并不端正,跟她的容貌相差甚远。

    除此之外,这间密室里面什么都没有。她用宝剑在地上敲了几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剑鞘也没有再出现水珠。

    墙壁全是一块块长短宽窄各异的木板拼凑起来的。木板之间有明显的缝隙。这让她很容易想到,木板的背后或许有机关。可是,不论朝哪个方向推过去,这些木板都纹丝不动。

    她取下那张让自己蒙羞的图画,试图扳动挂图画的铜钩。这铜钩的底座太像开启暗门的机关。然而,那铜钩连同底座分明就是固定在墙壁上的,纹丝不动。就如同那木板间的缝隙一样。看上去可疑,却偏偏什么问题也没有。

    她的目光终于注意到了天花板:这里的空间比外面房间里矮一截。她掐了定神诀,轻轻飞起,脚尖离地,宝剑上举。剑鞘顶住头上的木板,这木板显然是松动的。只是上面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不能往上顶开。

    她伸出手掌抚着天花板,试着将它朝右边移开:三根横在密室顶部的碗口粗的圆木出现在眼前。相邻两根木头之间悬着一根小指粗的麻绳,总共有四根绳子。

    李素素浏览过天书《天地灵机》,基本上能猜到这些绳子的用途。她将每一根绳子都尽量往下扯,同时留意四周的动静,直到扯不动了为止。然后把绳子缠绕在圆木上,拴好。

    尽管这一切忙完,密室里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但她并不失望。落下子,四处推推。靠右边的墙壁,被她一推,木板翻转,现出一张暗门。原来,这些绳子连着暗藏的门闩,通过绳子将这些门闩全部拔起,暗门才能打开。

    她提着灯笼,走入另一间密室。这里竟然也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密室的大小形状,以及墙壁的模样都与刚才那间密室完全一样。密室的正面,同样挂着写有她名字的女画。连挂图画的铜钩以及底座都与头一间密室雷同。

    尽管知道机关可能在天花板上,为了谨慎,她依然四下检查了一遍,确认所有地方都推不动,这才飞起来推开顶上的木板。按理,两间密室的机关应该有不同的开启方式才有意义。但是,当她推开密室顶部的木板之后,看到的依然是一模一样的圆木和麻绳。

    可是,当她扯动麻绳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只见白茫茫一大堆尘土从头顶掉落下来,就好像有人在她头上倒下一箩筐的石灰一般。

    果然有陷阱!她料想这绝不是什么石灰之类的普通物品,很可能是有剧毒的。当即取出解毒丸,吃了一颗。即便如此,还是觉得浑发痒,头昏眼花,有点窒息的感觉。她不得不退至外面那间密室,等这里况平复了许多,才进来查探究竟。

    当她再进来的时候,在灰蒙蒙的尘土中,发现了一张字条。依然是龙啸天的笔迹:“你已经中了yīn阳和合散。如果在一时辰之内不能实现男女交欢,将会浑溃烂,痛苦七天而死。该怎么做,你明白的,祝你快活。”

    “可恶!”李素素对龙啸天的好感已经然无存。将这张字条撕得粉粹。拔剑朝那张写着她名字的女画劈去。

    图画被她劈碎了,同时被劈碎的还有对面墙壁上的木板。木板破损处竟然露出了一个个小空洞。这墙壁是木质的、空心的?

    她将剩下的木条一一撬掉,墙上出现一个暗格。一尊面目狰狞的神像出现在暗格中。这应该就是一个神龛。在古铜sè的神像前面,立着两个铜质烛台。

    什么样的神灵不能光明正大地供奉,非要藏在密室的暗格中?除非这是邪神,也是龙啸山庄的邪气源泉。

    为了证实这一点,她试着把宝剑搭在了神像的肩膀上。然而,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剑鞘干干净净的,没有再出现水珠。而且,她也感觉不到神像上有任何的邪气。

    除了所在的位置不寻常之外,这只不过是一尊普普通通的雕像,毫无诡异之处。

    难道这神像的背后藏着什么秘密机关?她想先拿掉烛台,再搬下神像看个究竟。却没想到,这烛台是固定在神龛底座上的,拿不下来。尽管如此,烛台却可以左右移动。

    她移动烛台的时候,脚底下竟有了动静:地板朝左边收缩,中间露出了一条缝隙。她把手伸进缝隙中,往左边一推,终于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洞口一排台阶直通往地下深处。凤舞剑一接近洞口,剑鞘上就粘满细小的水珠。

    她的心一阵狂跳:是揭开谜底的时候了。

    走下台阶,便是一条甬道,甬道的两边各有四间密室。每间密室各有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窗。铁门虚掩,铜锁就挂在铁质门闩上。

    右边头三间密室,布满灰尘,却有、书桌等一些简单的家具,布置的象一间间卧室。龙啸山庄多的是住房,怎么可能有人住在这地下呢。除非这是关押什么人用的。只是被关押之人的待遇可能比一般的囚犯要好。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厚厚的一层尘土,显然很久没人来过。

    第四间房比较干净整洁,摆放着很多箱子。李素素逐个打开查看。

    有的箱子里面装满各种衣服,男装、女装都有。甚至还有黑sè的夜行衣等。如果这些都是龙啸天放的,那女装是给谁用的?

    即便是男装,也从没看他穿过这里的衣服。这些蓝sè的粗布衣衫,估计他一辈子都不想穿。他平常穿的衣服都放在上面房间里,何必要藏到地下密室来呢?难道是给他即将关押的人准备的?或者是他用来伪装自己份的。

    由那黑sè的夜行衣,联想到那晚在县城郊外遇到的况,李素素猜想龙啸天很可能利用这些衣裳伪装自己以便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剩下的一些箱子,有的装满各种药草,有的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每个瓷瓶或陶罐上都贴着一张写着数字编号的纸条。凡是贴了字条的瓶子、罐子里面都多多少少装了药粉。在箱子外面,靠近墙壁的地方,还摆放着一些散乱的陶罐。

    一股药草的气味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李素素看的眼花缭乱,懒得再逐个去检查,反正也弄不明白那些药粉的用途。继续打开后面的箱子。最后两个箱子装的则是金银珠宝。

    在这房间的窗前有一张书桌。书桌上虽然也有一层灰尘,但灰尘明显比前面几间房少很多。他肯定在不久之前就来过这里。

    她打开书桌的抽屉看了一下,找出两本书册来。随便翻阅了一下,发现全是龙啸天的字迹。在书中,他的字写的很工整,与刚才她所见到的那些略有不同。不过,稍微留意一下,也能认得出是他的笔迹。

    第一本册子记载的全是药方,前面一部分都是疗伤治病的药物配制和使用方法。但是到了后来就出现了各种邪门药物的配制以及用途的说明。包括易容、迷幻、催以及配合他所谓的和合神功的药品。

    虽然在侠义庄的时候,她也听说过和合神功这个名字。不过很显然,同样的名字有可能有两样不同的功法。只怕这书所说的和合神功很可能就是一种邪门武功。至于是怎么回事,她暂时还弄不明白。这书只说了药方,没说功法。

    第二本册子则写的是如何巧用药物和武功控制别人的办法。两本书都配有插图说明,很详细,但都没写完整。越到后面,字迹越潦草,删改之处也越多。显然,他在研究一些邪门的武功和药方,并在不断的总结经验。

    李青莲写的修真笔记李素素看过,也是这样的虎头蛇尾。前面一部分因为是固有知识,所以写的很工整。到后来便是自己经验总结,难免经常修改。只不过,李青莲走的是正道,她的文字里根本没有这些控制他人的技巧。

    眼下,单从这些药方的相关说明上看就知道这绝对是害人的东西。尤其是,其中有一段这样的文字:“猎物都太过完美,总忍不住先行处理,以至于没有猎物试药,实为遗憾......”

    想起刚才那三间布置成卧室模样的密室,以及这里男男女女的衣服。她心里一颤:莫非他打算关押一些活人在这里供他研究用?

    她点亮了书桌上的蜡烛,将这两本书册一页页撕下来烧掉。又找出抽屉中其他残存的文字材料一一烧毁。暗道:“我先把这些东西毁掉,再找他算账!”

    她现在已经明白,龙啸天早料到她会来查探。所以,放在他房间里的那些纸张和信函都是故意留下来迷惑她的。实际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接下来,她挥动宝剑把那些装满药粉的瓶瓶罐罐都劈了,一时间药粉飞扬,她不得不撤到对面房间。

    待续:扑朔迷离哪是真,稍有不慎误终

    虚假意巧言语,不查究竟怎区分?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