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午夜惊魂

    阳光从窗外照进低矮而凌乱的房间。用几块白sè的木板拼凑起来的铺上,徐文卷缩着子,背对着太阳侧卧着。

    他头发凌乱,破旧的蓝布衣衫,看上去脏兮兮的。屋内的木桌上,还摆着吃剩的半碟青菜和半碗米饭。

    他在大山沟里,找当地人买下了这么一座破房子,总算有了一个安之所。而大山的那边,则是龙啸山庄所在的山村。

    此刻,徐文怀里紧抱着的,正是李素素那天晚上送给他的那个包裹。

    他终于醒了,翻坐起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喃喃道:“我睡的实在够多了,怎么还提不起jīng神?”

    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伸手掏出里面一大堆鲜红的、柔软的东西来:那是李素素曾经穿过的衣服。

    如今,他不能跟随她左右,只能借此缓解相思之苦了。他把她的衣服摊平在上,仔细端详了半响,又傻傻地凑近鼻子闻了闻。虽然,这都是被她清洗干净了的,但他似乎依然能闻到她上留下的香气。

    这一刻,他很享受,就好象李素素正在自己边一般。

    良久以后,他才恋恋不舍地把这堆衣服重新叠好,收入包裹。然后爬到边,继续吃着昨晚剩下的饭菜。

    半个时辰之后,徐文的影出现在山腰上的一棵树下。眼下便是龙啸山庄通往外界的道路。徐文傻傻地盯着那里,盼望着李素素早点回来。他只要躲在暗处,每天看她一眼,知道她一切安好,这就够了。

    他本来是个无忧无虑,却又一无所有的青年。虽然,今年二十九岁了,却还从未与哪个女孩有过亲密交往。但他很有自知之明,在这样的世道,象他这样的条件,能活下去就不错了,还能奢望什么?

    李素素出现在襄阳的时候,她的美丽与低调让他震撼了。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徐文终于鼓足勇气上前搭讪。却没想到,李素素竟没有丝毫的看不起他。

    于是他就不知不觉地成为了她的忠实追随者。按旁人的话来说,可以叫花痴。不久以后,桃花仙子与陈英成亲。毕竟与她刚认识不久,他还能摆正自己的心态。他当时的心甚至还不如赵广糟糕。何况,襄阳也是他自己的家乡,即便是仙子嫁人了,他也有机会见到她。

    那一场闹剧,很快就以李素素被休收场。他得以和她一道来至侠义庄。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他发现,李素素并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仙子,而是对所有人都很好、很随和的人。但他实在没有追求她的资本,只有刻意地寻找她的缺点,并以帮助她为心理借口,对她严加训斥。然后,再从李素素的大度中享受着她对自己的好。

    最喜欢的女神就在自己边,而且可以任由自己打骂。这样的感觉对徐文来说,是从未有过的好。后来,李素素离开侠义庄与聚义帮众人走到一起的时候,他就开始有些不爽了。再到后来,看到她和刘超群成双成对,终于忍不住赌气离开侠义庄,回到襄阳。

    他总算明白,不论李素素对自己有多么好。所有的一切终究还是镜花水月:他与她根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一遇到相好的,她就会从他边毫不犹豫地飞走!

    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谁知道,李素素竟然会到襄阳找他。而且特意为他收拾屋子,做了很多只有妻子才会去做的事。片刻的温馨让徐文再次感动,暗下决心,不论任何时候都无怨无悔地帮助她,直到她有了一个良好的归宿为止。

    回到侠义庄之后,他才知道有龙啸天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人存在。而且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只有龙啸天才是李素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徐文只好不远千里送李素素来相会她的意中人,而他自己却越来越孤独。未来的龙夫人,还可以再做他心中的女神吗?跟龙啸天相比,他真是自惭形秽,他理解李素素的选择,但他心里的酸楚却是与rì俱增。

    无奈的缘,惨淡的人生,夜夜流泪到天明,又有谁心痛?人前强颜欢笑,满不在乎,又有谁知道他也拥有一颗多愁的心?

    就在他黯然伤神的夜晚,李素素却把自己最心的凤霞衣送给他留作纪念。这可是桃花仙子的招牌装束。这足以证明她没有忘记徐文!

    李素素当断不断的做法,使徐文变得更加痴呆与消沉,终于无可救药。她对他的好,实际上在一次次伤害他、折磨他。只是她并不知道这些,而他也喜欢接受这样的伤害。这就好比是向朋友敬酒,本是一番好意,却将他灌得烂醉如泥。

    徐文的确是醉了,使他陶醉的并不是酒。而是他心中那位无比善良、永远青chūn美丽的桃花仙子!

    燕山县县城的长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不闹。

    忽然,街头传来了几声女子的哭喊声:“救命呀。”一群衣着光鲜的青年正抬着一名红衣少女,走过长街。那少女拼命挣扎、哭喊,显然是极不愿。很多人追着围观,却没人出手相救。

    “光天化rì之下,竟敢强抢民女,胆子不小啊。”随着一声暴喝,一白衣少年出现在众人眼前。正是龙啸天。

    “龙,龙哥......”那些青年见到龙啸天,脸上掠过极为恭敬的神sè,慌忙放下手里的女子。

    龙啸天打断了他们的话:“还不快滚!”

    “且慢。”随着一声喝响起,一白衣少女挡住了众青年的退路。

    李素素没等对方回过神来,凤舞剑化作一道红sè闪电,横扫过去。为首三个作恶的青年瞬间鲜血狂喷,血淋淋的人头滚落街边。

    围观者惊叫着四散奔逃:“不得了啦,杀人了!”

    龙啸天表凝重:“素素,你出手太狠了。”

    李素素插剑入鞘,对幸存的几名青年冷冷道:“再敢欺负人,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接着,她又对四周拱手道:“各位街坊做个见证,人是我李素素杀的,要报仇的尽管冲我来!”说完,蹲下子将那个吓得浑发抖的红衣少女扶起:“好妹妹别怕,谁敢欺负你,姐姐就帮你杀了他!”

    红衣少女瓜子脸,披肩黑发,眉清目秀,美丽而水灵。加上材窈窕,也难怪那些家伙动歪心。此刻,她依然是满脸泪痕,水汪汪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向李素素,红唇轻启,柔声道:“谢谢你!”

    李素素轻抚她的肩膀,正要说什么,忽然一个白发老妪跪倒在她眼前,喃喃道:“谢谢......”。接下来的话,已经没法听清楚,完全是哭声为主。老人穿着一满是补丁的蓝布衣衫,饱经沧桑的脸庞上老泪纵横。

    李素素愣了一下,赶忙将她扶起:“这位,这位伯母,这可使不得,您快快请起!”

    经过一番耐心询问,李素素才明白了这位老人家的来头。

    老人家名叫蔡英,红衣少女正是她的孙女张婷。张婷的父亲在袁绍军中当差,袁绍战败之时死于乱军之中。她的母亲得知噩耗一病不起,没多久也与世长辞。家里仅剩祖孙俩相依为命,生活举步维艰。好在当时家里还有一些积蓄,省吃俭用再加上邻居的帮助才勉强维持了这些年。

    可就在今年,乡下遭了旱灾,好多乡亲都没法过活,不得不背井离乡外出谋生。蔡英眼见张婷长的乖巧玲珑,能唱会道,于是决定领着她进城来卖唱,也顺便是乞讨。如能被好心的人家看中,结下一段良缘,那么她们的苦rì子也就熬到头了。哪怕只是到大户人家当个丫环也能够解决生存问题了。

    岂料,刚到县城就遇到一帮恶人。一见面就对张婷动手动脚,张婷不从,他们就直接抢人。蔡英眼见孙女被抢,一路哭喊着跟来,幸好遇到李素素,才解了危机。

    李素素:“你们现在,住在何处?”眼见她们走投无路,她本想将她们送到海岛,跟师父一起修仙。但转念一想,徐文人品那么好,却孤苦无依,如果能够撮合他们结成眷属,自然是最好不过。修仙太难,让张婷去清苦修炼,也不见得是对她最好的安排。

    蔡英:“客栈的文掌柜是个大好人。他让我们先住在那里,等有了钱再付。没钱就算了。”

    李素素想找个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跟张婷和徐文谈淡。所以先把她们送回了客栈。

    她替蔡英俩支付了房钱、饭钱,又叮嘱客栈掌柜对她们多加关照,然后才跟着张婷进了房间。

    免费的东西果然不好:她们的房间矮小破旧,估计平常都是做杂屋用的。这样的房间,要是收费,恐怕不会有客官愿意住的。

    窗前横着一张简陋的木板头堆积的衣服包裹全都打满补丁。张婷穿的那红sè衣裳恐怕是她们唯一的一好衣服了。

    前摆着一张茶几和两条矮凳,上面的暗红sè油漆都掉的差不多了,看上去斑斑驳驳。

    李素素四下扫视了一眼,坐到了沿上,暗叹道:“穷人的rì子真难过,可偏偏还有一些没良心的只顾着欺负他们。”

    张婷、蔡英依次挨着她坐下。

    李素素:“我哥哥人品很好,长相却是一般。至今尚未娶亲,如果不嫌弃,我想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如果你还不打算嫁人,也可以先把你们带到我师父那里,你们可以跟我师父学着修仙。”

    张婷:“修仙?”

    李素素:“是的,但是那很难,很清苦。我修炼了十多年,尚且没有进展呢。不过,衣食无忧倒是可以保证的。”

    张婷:“象你一样也很好呀。一下子就把那几个坏人全杀了。我跟你学,行不?”

    李素素:“那,你不想认识我哥哥吗?”

    张婷略一沉吟:“你这么善良,你哥哥一定也很不错。如果能够认识他,当然很好。”

    李素素:“你们暂时在此好好休息。哪里都别去。我明天再来看你们,到时候再商量今后的住处。”

    李素素出了客栈,找到龙啸天,两人一起朝龙啸山庄走去。街上的人谁也不敢招惹他们,远远地躲开。

    徐文躲在山上,看到他们有说有笑并肩而回,而李素素风采依旧。于是,放心地回去了。他要好好休息,说不定李素素会在半夜来山上找他。

    李素素梳洗完毕,回到自己的房间,修炼了一个时辰就睡了。她不仅要向徐文通报平安,还需要跟他说说张婷的事

    真是邪门,一回到山庄,那阔别已久的恶梦又再次困扰她。

    她被惊醒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四周都是黑漆漆一片。但梦境中,龙啸天折磨她的景却依然记忆犹新。

    一种不祥之感涌上心头,她猛地坐了起来,先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翻,抓起了桌上的宝剑暗道:“我真是糊涂!龙啸山庄虽然诡异,但如果蔡nǎinǎi、张婷与我同住一间房,绝不会有事。反而是,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她们住客栈,危险就大的多了。”

    下一刻,她的影就悄悄地出现在张婷所住的客房。

    窗户是敞开着的,透入夜晚微弱的光线。李素素发现,板上只躺着一个人。那人正是蔡英,而张婷却不见了踪影!

    “完了,准出事了!”李素素一阵心慌,又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从窗口飞掠出去,悄悄地潜行在屋顶上,四下张望。

    她必须尽快找到张婷,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周遭一片寂静。要到哪里去找张婷呢?掳走她的人是谁呢?会不会是那万恶的摧花恶魔?

    李素素想起了吴志远所说的,他女儿遇害时,惨剧发生在荒山上。她心里逐渐有了主意,这恶徒既然把张婷掳走,自然不会在城里作案。城里人多,稍有动静就会惊动他人,引来干扰。

    她按最近的路线掠向了城外。恶贼背了一个人,自然要选择最佳的路线,飞向最近的荒山。李素素心里分析着,尽自己最快的速度飞向了城西郊外的高山。

    即便如此,眼前要搜索的范围还是太大。还不知道,恶贼是什么时候掳走张婷的。李素素极想用元神指点自己的方向。可此刻,她的心一直在狂跳不止,别说提升境界,甚至连继续飞行都有些困难。

    她虽然可以长时间飞行于空中,但需要凝神聚气,维持境界才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来越急躁不安:

    张婷实在是太可怜了,她绝不能出事!这一切本可以避免。只因李素素自己考虑不周,才导致危机的发生。

    李素素掐紧定神诀,默念道:“天界的各位仙师、圣祖:民女张婷,现在遭难。弟子李素素前往营救,请给我指条明路。弟子叩谢!”她一边默念着,一边极力让自己的心安静一点,四下张望。

    忽然间,她看见远处的山腰上好像有一点火光闪烁。

    李素素大喜过望,她自然以为是请师法感动了天神,赐予了她黑夜里的指路明灯。她朝着火光疾快地飞掠过去。

    这是树林中间的一片草地,草地上还斜卧着一块约有小房子那么大的巨石。在巨石边上支着一盏灯笼。而火光正是灯笼发出的。

    闪烁的灯光下,一条黑sè的人影在草地上忙碌着什么。

    李素素悄悄地落到巨石上,这才看清楚一切:在黑衣蒙面人的体掩盖之下,草地上躺着一个黑发少女,上已经**,下半却还看不到。

    那不正是张婷吗?李素素心里一紧,凤舞剑已经出鞘:救张婷固然重要,杀恶人更是刻不容缓!

    眼前这个黑衣人,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摧花恶魔。救张婷,只能救一人,而如果能够将恶魔铲除,却不知道要拯救多少人。

    所以,她看也不看张婷一眼,直接施展凤舞剑法最凌厉的招式,杀向黑衣人。

    黑衣人也有所jǐng觉,子一番,避开了李素素致命的一击。

    此刻,李素素愤怒至极,腹内红光闪耀。她周散发着诡异的红光,在黑夜里将她的体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

    黑衣人没法摆脱她的纠缠,随手一扬,一道耀眼的金光迎面扑来。李素素子一闪,直接避过,同时凤舞剑拖拽着几丈长的红光继续扫向黑衣人。

    黑衣人继续向山顶飞掠,时不时甩出金光扫向李素素。

    李素素心里一沉:这材,这金光,怎么如此象龙啸天?难道真是他?她不敢多想,继续飞掠着跟了过去。

    但她心里很快又是思cháo起伏:“怎么可能呢?龙腾刀的主人,就算没有我这么好心,也不至于是个恶魔。可是,如果他不是龙啸天,却为何不肯亮出兵器和我打一场?他是怕龙腾刀被我认出来,份被识破吗?”

    她分明看见黑衣人背上背着一把极像宝刀的武器,只是被黑布包裹着,看不真切。因此,她越来越怀疑眼前人正是龙啸天。只是,她这一分神,黑衣人便与她拉开距离了。

    一波金sè的气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虽然速度并不快,但覆盖范围很广。李素素眼见躲不过,只得仗剑一挥,一波红光迎了上去。

    砰!一声巨响过后,李素素的子被震退十来米。她人在空中,没有阻滞,纯粹是滑翔而退,所以并无损伤。脚底下,哗啦啦一片,不知道有多少树枝被冲断。

    等她再看向前面的时候,只见夜sè茫茫,黑衣人已经不知所踪。

    待续:梦里惊魂心底凉,独闯苍山夜茫茫。

    宝剑高擎肝胆壮,定叫恶魔休张狂!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