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月下赠衣

    终于哭累了,心也好了许多。可是,才一睡着,恶梦又来了。这回是梦到她自己竟被龙啸天脱得一丝不挂,按在一片草地上反复蹂躏。她无力反抗,最终被他玷污。之后,她便容颜尽毁,头发变白,浑上下全部变得苍老瘦弱。虽然梦境不是很清晰,但她醒来之后依然心有余悸,浑都是汗水。

    哭也哭够了,吓也吓够了,她的心境反而平静了不少。毕竟,现实中的龙啸天不会这么对她。再说,即便她斗不过龙啸天,但也不至于象梦中那样,毫无抵抗之力。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对龙啸天的戒备心太强了,以至于在睡梦中不自觉地把他和那个摧花yín魔联想到一起去了。

    “对,一定是这样。之前那个梦所预示的,也未必是我自己,凤凰完全可以代表别的女孩。这是老天爷在暗示我,必须尽快除掉那个yín魔!”想起yín魔,她就恨得牙痒痒,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暗道:“那魔头要是落在我手里,我一定将他千刀万剐。”在心里一阵嘀咕之后,终于静下心来,再次睡着。

    中午的时候,敲门声把她惊醒。打开门一看,龙啸天已经来至门外。

    龙啸天:“看你的样子,好像没睡好呢。这么长时间,想什么去了?”

    李素素沉吟道:“没想什么,可能是我习惯睡觉的时候练功。但又没及时引气归元,导致休息效果欠佳。”

    龙啸天笑道:“真的什么也没想吗?你没想过双修之法吗?”

    此言一出,李素素顿时就脸红了。龙啸天关于修真的办法,对她的感触很大。她自然是想过的,被他一语道破,顿时羞愧不已。

    看来,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龙啸天正sè道:“有如此方便快乐之法门,不想才怪。是人都有七六yù,你又何须自责?”他心中窃喜,暗道:“看来,要收服李素素也并非太难。”

    李素素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回到房内,走向梳妆台。

    龙啸天:“把梳子给我,我帮你梳头发,如何?”

    李素素犹豫了片刻,终于把梳子递给他。

    龙啸天轻抚她黑亮顺滑的秀发,用梳子慢慢梳理着,轻声道:“对了,刚来之时,你说有事相求。是什么事,说来听听。”

    李素素:“我打算请你和我一起去昆仑山。教训一下rì月教那些曾经陷害我的人。”

    龙啸天:“好啊,那我们什么时候动呢?”

    李素素:“过两天。我打算上街买一衣服。以后我再也不穿红衣服了,甚至也要将这把剑用白布条包裹起来。”

    龙啸天非常斯文地帮她梳好头发,将梳子还给她。接着道:“你为什么不再穿红衣服,那不是很好看吗?”他的手,甚至比杨夫人的手还要轻,完全不象在梦中恶魔般欺负她的人。

    李素素叹道:“以前,我就是以红衣红剑的形象到处杀人,可能让恶人对我有了深刻印象。到你这里来时,一路太平,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龙啸天嘿嘿一笑:“你的威名远播,贼匪望风而逃,这不很好吗?”

    李素素美眸中掠过一丝刚毅,回到边坐下:“不好,恶人藏起来了,我就杀不到他们。等我一走,他们就继续害别人。”

    龙啸天也凑过来,规规矩矩地坐到她边:“所以,你想改变形象,让恶人认不出你来,如果他们敢打你主意,正好将他们除了。”

    李素素点头道:“是的。”其实,她只是想引出那个yín魔。如果龙啸天与她联手,杀那个魔头应该不成问题。只是,那魔头行踪诡秘,见得到的可能xìng不大,所以,她也就懒得跟龙啸天说起此事。

    龙啸天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太厉害了,不知道又有多少坏人要倒霉了。走,我带你买衣服去。”

    接着,他俩一起出门,来到县城的长街,找到了裁缝铺。龙啸天替她买了两漂亮的纯白sè衣裳,以及两双白sè的绣花鞋。李素素又自己挑选了两白sè内衣和一匹纯白的棉布,请裁缝帮她锁边,做成一个包裹,剩下的布料留着包裹宝剑。

    龙啸天还打算再买点什么送给她,被李素素谢绝了,两人匆匆赶回。这一路来,一路回,龙啸天与她互诉往事。使她对龙啸天有了大概的了解。

    龙啸天世代都住在这龙家村。父母双亡,无兄弟,也无姐妹,一根独苗,一座山庄,仅此而已。那些跟他混在一起的少年人,都是童年伙伴。他的武功一部分来自祖传,一部分是从一位神秘的师父那里学到。包括双修仙法也是那个师父所授。他还绘声绘sè地描述了那个师父的音容笑貌,在李素素听来,倒与肖遥有几分相似。

    龙啸天的师父当年扮成乞丐模样,路过龙啸山庄,被龙啸天好心招待,因此才收他为徒。他师父在此居住了三年,之后便离开,从此再无音讯。自始至终,龙啸天甚至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龙啸天从此勤修苦练,这才练就至尊纯阳功。大约在一年以前,龙腾宝刀从空而降,掉落在龙啸山庄的草坪上,他才得此神器。

    李素素:“这么说来,那双修之法你也没试过?”

    龙啸天嘿嘿一笑:“一个人当然试不了,除非你愿意帮我。”

    李素素:“我看那八成是旁门左道,不试也罢。”《紫清秘录》她全部看完,上面记载的修仙法门众多,唯独没有提及双修,可见,这并非正道。

    龙啸天:“话可不能这么说。正是因为你没胆子去尝试才不会知道它的好。”

    李素素不想与他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加快脚步往前走。龙啸天也很识趣地转移了话题,问起了李素素的修仙历程。

    回到山庄,她收起了换洗掉的衣服鞋子,走回房间,对龙啸天道:“龙哥,我想修炼一下,你请回。”

    龙啸天走后,她便闩好房门,把自己的那红sè的凤霞衣铺在上,再把内衣和洗干净的绣花鞋包在一起,放在上面,叠起,打好包。然后把这些装入自己曾经用过的那个红sè的包囊当中。接着,她找了一块破旧的蓝布将这个包囊再包一层。外表看上去,普通、破旧。别人自然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

    接着,她又仔细地用那块白布将红sè的凤舞剑包裹起来。只要她不拔剑,别人就再也没法从她上发现一丁点红sè的装饰。

    黑发红唇,明眸如水,肌肤如雪,再加上一素装,她虽然没了鲜红的火辣、美艳,却重新变回了仙子下凡般的纯洁之美,让人不忍亵渎。

    一切忙完,李素素便躺在上,引气归元,练起了白莲功法。她实在太累,很快就睡着了。但恶梦也再次困扰了她。梦到的竟然又是她被龙啸天强暴的场景,而且跟之前的恶梦几乎一模一样。

    她再次从梦中惊醒时,已是晚上。几缕淡淡的月光从窗格子投shè进来,房间里更是显得yīn森可怖。龙啸天白天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温文尔雅的形象,此刻也然无存。想起梦中的形,她不打了个寒颤。暗道:“都怪那可恶的恶魔,龙哥是无辜的,我可不能错怪好人呀。”

    此刻,她没有流泪,她需要去办一件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事

    自从来到燕山县城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徐文,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只要一想起徐文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她心里就升起一股暖意,恐惧感也自然消除了不少。侠义庄来的朋友,永远是她最信得过的。

    她打算去找徐文,并且告诉他,自己即将和龙啸天一起去昆仑山。也顺便,她打算把那凤霞衣送给徐文留作纪念。虽然他自己用不着,但他将来的妻子一定可以穿。这和凤舞剑有着同样来历的神器,对于一个普通女子来说,肯定有无穷妙用。甚至可能有强健体,留住青chūn的功效。

    有隐遁术就是好,李素素抓起包裹,左手掐诀,很快便出现在山庄之外。再往空中一跃,人已在半空。而她房间的门依然是闩好的,窗户也没打开,谁也不可能知道她已经出去。

    她完全不知道,徐文现在在何处,只能凭感觉在空中盘旋搜索。绕着那丛林茂密的山坡转来转去。找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依然没有结果。忽然,她灵机一动,在心里默念着徐文的名字,然后凝神聚气,随意飞行。在毫无头绪的时候,把决定权交给元神,也许是比较正确的。

    果然,没多久,她在龙啸山庄背后的大山顶上,找到了一块两丈长,一丈宽的巨石。在巨石的上面,黑乎乎的好像躺着一个人。

    李素素的子悄无声息地落在巨石上。借着朦胧的月sè,她终于看清楚了,弓着子,侧卧在巨石上的正是徐文。

    看着他睡的舒服的模样,李素素心里颤抖了一下,竟忍不住俯下子,在他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亲吻一个男人,连她自己都为自己此时的无耻感到惊讶。一阵的脸心跳。这也是因为徐文太正经,要换做面对刘超群,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的。

    谁说男人不坏女人不,李素素就喜欢正经的人。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她才没有压力,才觉得安全。徐文,论容貌,绝对是那种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出的普通人。但是他的自知之明却不是一般的好。他虽然非常喜欢李素素,却从没有过非分之想。只要有机会,关心她、帮助她,他就能感觉幸福。

    人非草木孰能无,李素素岂能不知道他的好。

    “谁啊。”徐文竟然没睡着!李素素的嘴唇吻在他额头上之后,他的手下意识地伸了过来,一把就揽住了她垂下的秀发。

    李素素的尴尬不言而喻,就好象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头一次偷东西就被逮个正着一般。徐文一骨碌坐起来,顺便将她的头发一扯:“你,你是谁?”他声音有些颤抖,在半夜的深山,忽然有人悄悄地出现在自己边,不吓一跳才怪。

    李素素:“哥,是我,我是素素呀。”

    徐文连忙松开她的头发:“是你?你刚才......”

    李素素:“哥,对不起,害的你风餐露宿的。你还是随我回龙啸山庄去住。”

    徐文:“我没事。过两天,我去买块地,搭个房子就行了。对了,他对你好吗?”

    李素素略一沉吟:“还好。”

    徐文:“他对你好就行,我暂时不便露面。等你们成亲的那天,我就是你的亲哥哥,那是一定要来的。”

    李素素:“那还早着呢。你不是打算继续这么躲着他。”

    徐文:“我不习惯与人寒暄、客。想一个人呆着。再说了,我还可以暗中监视他的为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没彻底了解他之前,你一定要小心。别被龙腾凤舞的说法,蒙蔽了心智。”

    看到人家郎才女貌,出双入对,心要比一个人呆着更坏。

    李素素:“哥,我一定牢记你的忠告。后天,我要和他一起去昆仑山,找rì月教算账。你就先留在这里,我们很快就回来。”说完把那个包裹提到徐文面前,接着又道:“这是我以前穿的那红衣服,我把它送给你,留作纪念。”

    徐文:“你这是?”

    李素素:“哥,这衣服先放你那里,将来可以给嫂子穿的。这是神器,有很多玄妙的功效。”说完,把包裹塞到徐文手里。

    徐文犹豫再三,沉声道:“答应我,不论走到哪里,不论跟谁在一起,都好好保重自己。”没有李素素在边,有她的衣服做伴也是好的。

    李素素:“放心,我只不过是去一趟昆仑山而已,我们很快可以再见面。”她说的虽然轻巧,其实自己早就因为那一连串的恶梦而弄得忐忑不安。生怕哪天,一不留神,自己小命没了,再也见不到亲人朋友。

    徐文:“好,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也是晚上,此地。一路小心。”

    月光如水,凉风阵阵。李素素陪他在巨石上坐了一个时辰,才跟他道别,掐了定神诀,回到自己房间,倒头便睡。见过徐文以后,她的心神竟然安宁了许多,睡到上午才醒,再也没做恶梦。

    只是,到了第二天晚上,恶梦便又来了。第三天上午,她和龙啸天各骑一匹白马,一起离开了山庄,踏上了前往昆仑山的旅途。

    一路上,虽然龙啸天谈笑风生,但李素素对他却是敬而远之,沉默相待。龙啸天倒也毫不在意,只当她是在考虑如何处置rì月教那些人。

    虽然rì月教几大魔头已经毙命,但残余的势力依然不小。倘若他们非要跟李素素龙啸天决一死战的话,李素素的胜算依然不大。更何况,她根本不想在昆仑山大开杀戒,只想教训几个罪魁祸首而已。更主要的目的是jǐng示他们,让他们改邪归正。

    龙啸天不知道李素素与rì月教之间的恩怨纠葛,不过这一路上,他有的是时间打听详,这可是最好的话题。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李素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打听那传说中的yín魔的行踪,最好是能引出魔头,将其除掉。

    遗憾的是,接连好几天的行程中,她根本得不到任何关于yín魔的消息。而她又不便去询问,只得继续前行,渡过黄河,和龙啸天一道策马奔驰在辽阔的黄土高原上。

    李素素自从离开龙啸山庄之后,尽管人在旅途,边除了龙啸天之外,再无熟人。却再也没有做过恶梦,甚至连那些紧张、忧愁的绪也已经消失。

    心静下来之后,她总觉得龙啸山庄好像有古怪,自己一切的负面绪全因那个山庄而起。她暗下决心,从昆仑山回来以后,一定去查一查龙啸山庄的底细,心里对龙啸天的防范也更多了一重。

    不过,他终究是龙腾刀的主人,而且现在对她也是极为尊重,再怎么样,她也不可能把他当坏人。她始终坚信,凤舞剑、龙腾刀都是天赐神器,它们的主人也一定是被上苍认可的好人。所以,面对龙啸天,她也仅仅只是使自己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好让一切事全在自己掌控之中。

    当他们再次渡过黄河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便是河西走廊的茫茫戈壁了。

    蓝天白云,远山青翠。

    重峦叠嶂的山岭,高耸入云,十分雄伟。

    李素素:“那是昆仑山吗?我们该怎么走呀?”

    龙啸天:“你也不知道吗?昆仑山绵延数千里,你要是不熟路,找一年也未必找得到他们。”

    李素素撇撇嘴道:“我以为你知道嘛。”

    龙啸天叹道:“可惜你猜错了,我从未到这里来过。这下可怎么办呢?”

    李素素:“别急,我有办法。我们找个就近的城镇把马卖掉,你和我一起回海岛,找我师父。”

    龙啸天:“此处离大海,少说也有几千里,你把马卖掉,怎么去?”

    李素素笑道:“别忘了,我可是半仙之体,施展仙法,能顷刻千里。”

    龙啸天虽然不熟悉隐遁术,但那天李素素等人在仁义山庄外面,凭空消失的时候,他也是在场的。所以,对她的仙术已经有所了解。

    此刻,他却故作不知,给她一个吹牛的机会,她果然露出一丝得意的神sè。绷紧的心弦也稍微松弛了一些。

    黄昏的时候,李素素、龙啸天一起出现在瀛洲岛白莲居的草地边上。

    在他们眼前的石屋门口,三名年轻貌美的白衣女子正盘腿而坐,闭目修炼,漫天的晚霞在她们玲珑的躯上洒下了一层淡淡的红光。

    左边是李英兰,右边是袁芳,而中间那位唇红肤白,黑发披肩,看上去才不过十几岁年纪的女子,竟然就是李青莲!

    李青莲竟然这么快就恢复了青chūn!

    李素素喜极而泣,二话没说,直接跪倒,对着天空磕了三个响头:“谢谢老天爷!”

    龙啸天也是见过李青莲的,不过,当时李青莲已经容颜尽毁,跟现在大不一样,所以没有认出来。眼见李素素这么闹,他心里很是不解,愣在原地,半响没有动静。毕竟,她们在练功,他也不好主动打招呼,以免惊扰到她们。

    待续:月下赠衣裳,晚风阵阵凉。

    此番离别后,千里路茫茫。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