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谁可相依

    “够了,够了。<ww。ienG。com>”

    “帮主真是厉害。宝剑离手,还能自己飞这么久。”

    众人一阵欢呼。李素素右手一抬,凤舞剑自动回鞘,闪电般飞回了她的

    边,缓缓地落在桌子边上。

    “帮主竟然就是桃花仙子。”终于有人说了出来。桃花仙子作为以前聚义帮的公敌,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这叫不打不相识,没想到她现在成了我们的帮主。”

    “话可不能这么说。桃花仙子杀了我们好多兄弟呢。”

    他们这些人都是直xìng子,议论声很大,吴志远也不好怎么说,只得悄悄地看向李素素。

    李素素:“没错,我就是曾经杀人无数的桃花仙子。也是杀害朱明飞堂主的凶手。可我杀的都是坏人呀。”

    “你说朱堂主是坏人?”

    李素素:“朱堂主是我们的兄弟,他或许对兄弟很不错。但是他对别人,就未必了。我的好朋友陈芳、马英明都被他害的很惨。所以我才出手帮他们报仇。至于我在扬州杀的那些人,也是一个个欺人太甚。所以,我们现在叫仁义帮。除了要对自己兄弟好之外,对别人也要尊重。这样才不会招来麻烦,给自己带来杀之祸。”

    “你杀了我们兄弟,再做我们的帮主,总是不太妥。”

    “王三哥,你就少钻牛角尖吧。有什么妥不妥的。”

    李素素:“我当帮主的目的只是希望能给大家提个建议。早点回家,买块地,娶个媳妇,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样聚在一起不是长久之计。”

    “这样不好吗?有酒喝,有吃,没人敢欺负咱们。”

    李素素:“现在大家都年轻,老了怎么办?我们不做事,哪里来的吃喝?抢老百姓的,收保护费不是正道。早晚要出事的。所以,请听我一句劝,早点自谋出路。”

    说完竟离席走开,跪倒在众人面前,声泪俱下:“兄弟们,算我求大家了!”想起自己为了这个目的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遭了多少白眼,到如今,却收获不大,不由得暗自伤心。青龙堂尚且如此,何况其他地方。

    一大帮人聚在这里,不做事。这酒和哪里来?她不敢想像,杀不得,管不了,难道听之任之吗?

    大家只知道桃花仙子杀人如麻,现在作为帮主又应该高高在上才是。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手,顿时惊呆了。

    在场的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真汉子,很快就有一瘦高个走过来,将她扶起:“帮主,有话好好说,这可使不得。”他叫甄起。

    李素素:“我杀人也好,现在陪各位喝酒也好,都是希望人与人之间能够公平一点,相互尊重一点。”

    甄起:“帮主,我们自己凭良心做事就行,又何必多管别人。再说,我们兄弟在吴堂主的带领下,也是劫富济贫,只抢不义之财呀。”

    李素素:“劫富济贫固然好,但也非长久之计。而且有钱人也并非都不仁,他们的家业来之不易。

    好人都洁自好,坏人则不择手段。没能力的管不了,有能力的不去管。这世道才会如此的不公平。也许我们能力强,自保有余,但谁能保证我们的子孙后代不被欺负?因此,惩恶扬善,弘扬正气才显得尤为重要。我们平常可以分散各地,自给自足。一旦有谁被欺负,依然可以联手出头。”

    吴志远:“请帮主放心,俺们青龙堂就是基本上自食其力的。山庄附近的麦田都是我们买下来租给农民耕种的。”

    李素素:“嗯,就该如此。但是也要照顾好佃户的生活,大家和睦相处,别激发矛盾。人只要心无怨恨,都是好说话的。”

    “帮主,你的心意俺知道了,大家继续喝酒,吃菜。”一个材肥胖,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喊道。

    李素素也知道倘若自己太啰嗦了,只怕会适得其反,引发人家的反感。当即回到席位上,继续和大家闲聊喝酒,再也不提到正事上来。

    此间,众人也和徐文寒暄了一番,相互敬酒。李素素只说他是自己哥哥,等他们聊上了,自己就独自躲到一边休息。她虽然会仙法,但从未吃过这么多东西,肚子终于没法忍受。如果能够气定神闲地运功调息还好。此刻偏偏还要不断应付别人的话。只觉得腹内翻江倒海般难受,酒气也没法完全化解。

    她急忙起往外面跑,才走出十多步,呕吐了一地,眼泪都憋出来了。

    “帮主她这是怎么了?”众人大惊。

    徐文:“她平常不吃东西的,一下子吃这么多恐怕.....”

    “不吃东西?”

    徐文:“是的。既然叫仙子,自然是不食人间烟火。可是看到兄弟们这么,她又不好谢绝。所以就......”

    说话间,已有人端了水,拿了毛巾跟过来,递给李素素。李素素毕竟是仙法高明,经过一番自我调整,已经好多了。接过毛巾、道过谢,擦掉嘴边的脏污,勉强一笑:“对不起,我失礼了。”

    吴志远含泪道:“帮主既然体不适就先回房休息吧。请随我来。”

    李素素的房间是他们临时为她准备的,简陋得很。她也不讲究,谢过堂主,一直休息到晚上。大家知道她不需要吃东西,晚饭的时候也就没来打搅她。徐文倒是通过这段时间和大家混的很熟了。

    晚饭后不久,李素素便邀请吴志远走出了大门。两人穿过成片的麦田,来到一片草地上坐下。

    吴志远:“帮主,你喊俺出来有事吗?”

    李素素:“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只想问问,那天比武之时,您是不是在故意让着我?”

    吴志远:“你年纪轻轻,又是姑娘家,能挑战我们那么多高手,实在让人佩服。帮主,俺知道你的良苦用心。”

    李素素含泪道:“谢谢您!其实我这次特意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向您道谢的。”

    两人就这样坐着,良久无语,彼此的内心都是无比激动。有了这份知遇之,李素素彻底放松,两人同父女,靠的很近。

    李素素:“以您这么好的人品其实可以尝试着修仙的。成不成都没关系,至少可以延年益寿。品德高尚的人,修为长进最快。”

    接着,她把包括白莲功法在内的修仙法门,都统统给吴志远做了详尽的讲解。赏善罚恶,既然吴志远如此好心,她总得有点表示吧。思来想去无以为报,只有希望这位好心的长者能够健康长寿,甚至修成正果。

    吴志远经她一番劝说,也对修仙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致。将自己没太弄明白的道理,逐一问清楚。不知不觉间两人竟聊了一个晚上,已到晨曦初现的时候了。

    吴志远微微一笑:“没想到,俺们竟说了一晚上。丫头,你真好。”他刻意没叫帮主,此刻的李素素,哪有半点帮主模样。更像是他自己的女儿。

    李素素:“我耽误您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

    想起自己女儿,吴志远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丫头,你以后出门在外,还是设法把自己弄得丑陋一点吧。”

    李素素:“您怎么忽然说起这个来了?”

    吴志远:“帮主可曾听说过摧花恶魔的事?”

    李素素一脸愕然:“没听说过。”不过,她已料到,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吴志远喃喃道:“这也难怪,这么多年过去了,那魔头神出鬼没的,虽然作案无数,但谁都拿他没辙。自然也就没人说起此事了。”

    李素素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这摧花恶魔比幽冥双煞更厉害吗?”

    吴志远:“这倒未必。不过,此魔头只针对年轻貌美的少女下手,而且行踪不定,经常是几个月才做一件案子。除了被害者,谁也没曾见过他,更别说交手了。而且诡异的是,被他糟蹋的女子,都是头发变白,容颜尽毁而亡,真是惨绝人寰。”

    李素素恨得直咬牙:“我很想会会这个魔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吴志远沉吟片刻,叹道:“俺也希望帮主能够出手除掉这个祸害。但是,又怕......”

    李素素:“别怕,我命大死不了的。幽冥双煞何其厉害,不照样被我们除了吗?”

    吴志远黯然落泪:“三年前,俺那可怜的闺女就遭了这魔头的毒手。要是帮主能帮她报了这个仇,俺,俺真是感激不尽。”他知道,对于李素素来说,根本不需要他用任何的手段感谢她,所以仅此一个“感激不尽”就足以。

    伤心往事,谁愿提起?但为了jǐng示李素素,他终于还是将自己心头之痛说了出来。看到李素素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难怪他总是眼含泪水。

    李素素:“他连您的女儿都不放过?”

    吴志远擦干眼泪,强忍悲痛:“这魔头大胆又狡猾,谁家的闺女都敢害。当初俺带着闺女从冀州回来,路过一个小镇,眼看天sè已晚就找了家客栈投宿。闺女就睡在俺隔壁,而且也会武功。岂料,第二天早晨,俺就找不到她了。后来,俺发动兄弟四处搜索。最后,在后山的一块草地上发现了她的尸体。当时她已完全失去了少女的容颜,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老太婆模样。若不是旁边有她散落的衣服,物品,俺还真难辨认了。”

    李素素心里一阵的窒息,为什么好人都那么命苦?天理何在?也许是命苦的人才知道将心比心,才会心善吧?

    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暗道:“看来这不是一般的采花贼,而是那种盗取别人元阳修炼自的邪魔歪道。”当下拔出凤舞剑,晃了晃。她早就义愤填膺,腹内红光自然暴涨,流注到宝剑上,剑锋上红光闪耀。

    李素素:“您看到了吗?这把凤舞剑是上苍赐给我斩妖除魔的神器。我发誓,一定要让那个恶魔死在我这把剑上!”借着凌晨淡淡的光线,依然可以看到她美眸中流露出无比坚毅的神sè。

    吴志远:“你可千万要小心呀。”

    李素素:“我本想在此多玩几天的。现在等不及了,我这就去寻找那魔头。”

    吴志远叹道:“不好找的,你也一夜未眠,明天再走吧。”

    “帮主、堂主,你俩昨晚过的还好吧?”孤男寡女彻夜不归,纵然是堂主再正经,也只怕是经不起如此妖艳的帮主的勾引。众人看向他们的眼神明显有些怪异,有的人更是直言不讳地议论起来。

    吴志远冷冷道:“你们瞎猜什么?昨晚帮主传了俺一功法。”

    “什么功法,俺们兄弟可以修炼吗?”

    李素素:“当然可以呀。只不过,要练好此功法需要少杀生,少吃,少喝酒。我正是看着吴伯伯的品德高尚,才教他的。以后大家要学,也可以找他教。”

    “帮主,你好偏心,教一个也是教,教几个也是教,为何要躲着兄弟们?”李素素低调,他们又是直xìng子,干脆把心里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其实,李素素也是因为没法报答吴志远的知遇之恩,才临时起意教他仙法的。被大家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自己理亏。当即跟大家诚诚恳恳地道了歉,然后就席地而坐,再次讲解修仙的要领与方法。大家围在一边听的聚jīng会神,甚至连午饭都忘了吃。

    这一耽搁就是一整天,李素素直累的头昏眼花,终于忙完一切进房便睡。第二天上午,她与徐文一道辞别众人,往北方赶去。

    在一片青山的环抱下,一座小城出现在前方。

    徐文停下马来:“前面应该就是燕山县了,我就不跟在你后面了。”

    李素素略一沉思:“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的。”

    徐文:“你放心,我会暗中跟着你的,如果我遇到危险,也会向你求助。”

    李素素:“那,你自己多保重。”

    说完,轻拍马背,茫然地朝前赶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到了快见到龙啸天的时候,她就越发紧张,前所未有的紧张。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啊,李素素小美女。”刚走进城门,就听到前面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抬头一看,前面街边,骑马而立的白衣少年可不正是龙啸天吗?

    他依然是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双眸中英气勃发,俊美的同时不乏威严。材高挑,匀称,尽显阳刚之美。穿洁白无瑕的衣服,脚穿白sè马靴。连胯下的那匹白马也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他腰间那把jīng致绝伦的龙腾宝刀闪着淡淡的金sè。

    龙啸天整个人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

    相比之下,风尘仆仆的李素素就要自惭形秽了。女孩子出门在外,太多的不便。她那红衣裳,沾满灰尘,也不知道几天没洗了。一头青丝,明显有些凌乱。下垂的裙摆和红sè的绣花鞋上面都是厚厚一层尘土。不过她绝美的容颜,曼妙的材却不曾有任何的改变。只不过,被龙啸天当众那么一喊,俏脸微红,低下头去,不知如何应付。

    “龙哥,你认识她呀?”龙啸天边还跟着几个白衣少年。其中有个家伙忍不住问道。

    龙啸天:“她是我未婚妻。”

    李素素对龙啸天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生怕在他面前说错话。所以愣了半天也没开口。听龙啸天这么一说,不由得脸sè更红:“你胡说什么?”

    龙啸天嘿嘿一笑:“开个玩笑嘛。兄弟们,你们说说看,我与她有没有夫妻相呢?”

    众少年纷纷附和道“有”。

    李素素满是羞愤:“你,你尽胡说。”拉转马头,就想赌气离开。她这里刚一转,龙啸天即飞掠而至,将她拦腰搂住,飞下马背,动作快如闪电。

    众少年齐声喝彩:“龙哥好手,好福气。”

    李素素心乱如麻,暗道:“我怎么了?为何这么容易就让他搂到?他的武功真的比我高很多吗?”想起这个,心里的担忧又加重几分。她是对他有想法,但是她也讨厌他这种轻浮的做法。她开始怀疑,自己这次来找他,到底对不对。

    龙啸天在她脸颊上轻吻一下,顿时又引发一片的sāo动。

    李素素怒道:“你快放开我,再对我不尊重,我立马就回去。”

    龙啸天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手:“我这不是想你吗?如果你不想我,为何来这找我?”

    李素素:“我来这里,其实是有一事相求。”她可不敢承认自己是特意找他的,以免得他更加肆无忌惮地轻薄自己。既然有可能把终托付于他,那么求他办件事,也不算过分吧。

    龙啸天脸上掠过一丝不快:“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

    李素素呆住了,意识到自己可能损了他的颜面。他虽然是轻浮了一点,但也当众给足了自己面子。如果自己再不对他好一点,只怕是再也不可能获得他的谅解了。她虽然不以貌取人,但是龙腾凤舞的说法,很让她不敢轻易得罪龙啸天。

    见她低头不语,龙啸天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伸手托起她的下巴:“我龙某从不勉强任何人。李素素,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李素素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你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好不好?哪有你这样的,一见面就这样对我。”

    龙啸天放开手:“也对,怪我太xìng急了,李姑娘多包涵。”他的话音中透着一股凉意,好似对她满是不屑。

    李素素眼里满是泪水,恨不得立马就回去。但回去之后又怎么跟朋友们说起此事呢?她甚至都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对人太苛刻,还是龙啸天对她确实不够尊重。

    “龙哥,她哭了。”旁边有个少年轻声道。

    龙啸天这才抚着李素素的肩膀,叹道:“好了,别难过了。算我不对,没有尊重你。龙啸山庄离此不远,到家再慢慢聊,好吗?”

    事已至此,李素素也只得翻上马,跟着龙啸天一行人而去了。

    待续:头为你低,莫把我欺。

    理解包容,方可双栖。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