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谁知我心

    李素素:“我明白。<ww。ienG。com>对了,你的伤口没事了吧。”

    刘超群:“早好了。”

    李素素:“那就好。”刚准备转离开,刘超群却一下拉住她,诡异的笑道:“你刚刚说的话,能算数吗?”

    李素素:“我刚刚说什么了?”

    刘超群红着脸道:“你说的,我可以随便摸你、看你啊。”

    李素素顿时脸红心跳,半响无言以对,虽然让朋友高兴是她最大的希望,但是如果真那么随便,自己是不是太不知廉耻了。

    刘超群看她低着头,半天没有反应,以为她默许了,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李素素使劲推他:“不,现在还不可以。你先帮我做一件事,做好了再考虑。”

    刘超群:“好,你说,什么事?”手却没有松开,反而将她搂得更紧,这样的机会,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了,他可不愿意随便放手。

    李素素:“我想把我们帮里没必要的成员都裁减掉,剩下的也要找一个自食其力的谋生方式。绝不能靠欺榨老百姓过rì子了。如果办不到这点,我这帮主也是白当了。”

    刘超群:“这得多麻烦呀。”

    李素素:“把帮里的钱分下去,不够的,我再想办法。分到钱的兄弟找个偏僻的地方买块田地,就可以过活了。可以押镖,可以给有钱人家当护院,也可以参军吃皇粮,但是不能再做收取保护费和打家劫舍那样的不正当事。”

    刘超群:“这个,我可以慢慢去做。但是,等我忙完啦,只怕你早就不见踪影了。还指望你兑现承诺?你要是真有诚意,现在就自己脱掉衣服。”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自己也是忐忑不安。

    李素素恢复容貌之后,一定会去找龙啸天。而且以她现在的态度,说不定两个人走到一起就会如胶似漆,不问世事。把帮里一大堆啰嗦事交给他自己去办,她却去逍遥快活。凭什么,难道长的好一点就不用对帮里负责了?

    而且她还曾经和陈英成过亲,听人说起,好像是因为不守妇道而被休掉。所以嘛,李素素的冰清玉洁完全可能是装出来的。以前是他自己被她迷惑,没去分析。现在越想越觉得她不是东西。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尊重她,终于把心一横,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李素素:“我要是做到了,你却不守承诺呢?”

    刘超群暗骂道:“她还真的好意思考虑,好不要脸。亏我还那么尊重她。也罢,谁玩不是玩?”于是,冷冷道:“你若是信不过我就算了,李帮主,你可以走了。”

    李素素略一沉吟:“你在我昏迷的时候对我秋毫不犯,这样的人品,我怎能信不过呢?对不起,算我多虑了。”说完,低下头,开始宽衣解带,脸蛋也顿时变得通红。

    刘超群松开手,脸红心跳地看着她脱掉自己的衣裙,却并不阻拦。

    很快,她上就只剩下红sè的围和底裤了。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再脱下去了。

    洁白的肌肤,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肢,一下子全部展现在刘超群面前。从未有过的感官刺激,使得他不自地将李素素搂入怀中,抱到上,在她粉嫩的俏脸上狂吻起来。两人很快就在上翻来滚去。但是李素素死命护着最后一道防线,说什么也不让他碰触。

    刘超群:“装什么正经,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了。”

    李素素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不许你侮辱我。”

    刘超群冷笑道:“我侮辱你?你和陈英之间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李素素:“那次我没和他......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但是你也知道的,既然都拜堂了,还不让他碰我,对他而言是多么的没面子。所以我就献出了仙丹,并且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散布谣言,替他保全脸面。”

    刘超群没有再说什么,他的手规矩了不少。

    “大家快来看呀,我早说过李素素是假正经嘛。”刘兰闯进房间,一把拿着李素素的衣服就往外跑。而刘超群却依然死死地搂住她,不让她脱

    于是,这尴尬的一幕就被闻讯赶来的很多朋友看见了。刘超群倒没什么,他的衣服还算整齐。李素素就惨了,上只剩内衣,头发凌乱,脸sè涨红,一看就像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她不敢抬头,只得伏在刘超群的肩膀上暗自流泪。

    刘超群冷冷道:“哭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强迫你了。你自己告诉大家,你是自愿的。”

    赵广脸sè铁青,几步走了过来,扯住她的头发,喝道:“说,你是不是自愿的?”

    这时,刘超群也松开了手。李素素挣扎着坐起来,低声道:“是的。”

    赵广扬起的右手,终究没有打下去,冷冷道:“打你都嫌脏了我的手。”说完,一转,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素素出丑,刘兰自然开心,而且基于她的忍让,对她毫无忌惮。故意拿着她的衣服到处跑,还不断宣扬她的丑事,很快就把整个仁义山庄闹得沸沸扬扬。最后陈芳实在看不下去了,拿了自己的衣服给李素素穿上,才算是收场。

    李素素走回边含泪望着刘超群问道:“看到我被朋友鄙视,你很开心,是吗?”

    刘超群还是懒洋洋地躺着,眼神里满是不屑,冷冷道:“你本就不是好东西。”

    李素素:“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说我?”

    她万万没想到,一向对她护有加的刘超群,此刻竟然对她如此不齿。心里满是委屈,暗道:“看来,他根本就是算计好,要给我难堪的。”悔恨的眼泪一下子就喷涌而出。要不是对刘超群人品的认可,打死她也不会那么做的。那些碰过她子的恶徒,哪一个没有被她砍掉脑袋?

    刘超群冷笑一声:“你倒是会想,衣服一脱就把一大堆麻烦事变成我的了。这不是,这是交易,你自己想想看,你刚才的行为与出卖**的jì女有何不同?”

    李素素:“jì女不好吗?她们妨碍谁了?”

    刘超群:“好,很好,你也跟她们一样的货sè。仗着有几分姿sè,什么事都不用想,多舒服啊。”

    李素素:“算了,算我看错你了,自认倒霉。”但是她却没有走,只希望刘超群能给自己一个好一点的解释。

    刘超群:“你不要把我当成为了美sè就忘乎所以的傻蛋。刚才的事是你对我人格的侮辱。还扭捏着不肯全开放呢,好像人家很在乎似的。你这样的货sè,随便找找就是一大把。谁稀罕?我敢肯定,只要好处给的多,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李素素实在气不过,一巴掌打在刘超群脸上怒道:“这个主意不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吗?怎么全变成我的错了?”

    刘超群一把将她推开:“我是试探你的,没想到你真有这么!”

    李素素早就是心神恍惚,被他这么一推,踉跄着倒退好几步,差点跌倒。一咬牙关,转就跑。后面传来刘超群鄙夷的声音:“李素素,你真丑!”

    她一口气冲出山庄,坐到路边,伏在自己的膝盖上足足哭了半个时辰,才被陈芳劝住。

    刘超群走了过来,冷冷道:“不管怎样,我答应的事会努力办到的。你安安心心找你的龙啸天去吧。”

    刘兰:“李素素,你也有今天呀。平常装的跟圣女似的,骨子里竟然成这样。”

    陈芳:“兰兰,有完没完?”

    刘兰:“呦,你看不惯了?别忘了,当初若不是我们出手相救,你还不是被朱鹰父子玩弄于股掌。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陈芳一时语塞,蹲下子伏在李素素肩头痛哭。受人之恩,寄人篱下,当真没有说话的资格。

    杨慧:“都少说两句!李素素的所作所为定有她的道理,我们或许不赞成。但凭良心说,她又碍着谁了?为什么你们可以男欢女,夫妻和睦,却偏要让她充圣洁呢?”

    徐文:“是呀,她一定是有苦衷的。”

    刘兰冷冷道:“马jīng!一心想当人家的贴保镖。只可惜,人家嫌你长的不够帅呢。”

    徐文狠狠地瞪了刘兰一眼,终究还是忍着没发作。走到李素素边,默默地陪她坐着。

    只要不见到李素素,刘兰就是一副聪明而贤惠的样子,很是招人喜欢。所以,她对李素素的态度,杨家也不怎么管。只当她们之间,过去有过太多的恩怨,才导致这样。李素素不是斗不过她,却偏偏处处忍让,简直是活该。

    杨夫人忽然想起荆龙变成的那堆黄金,于是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事说了。

    刘超群:“李素素是你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帮主,这事就由她做主吧。”

    李素素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我没听错吧?”

    刘超群嘿嘿一笑:“我说的话,也许有些过分。不过那也是为了你好。我希望你以后做事能三思而行,量力而为。你依然是我的朋友,我们的帮主。”

    姚小宝:“帮主,不论怎样,我都是支持你的。”

    赵广:“我也支持你。”

    李素素的眼泪终于再次滚落下来:“赵大哥,你,你不生气了?”

    赵广勉强一笑:“你年纪也不小了,终归要嫁人的。我又怎能横加阻拦呢?”

    杨夫人抚着李素素肩膀,含泪道:“让你受委屈了。超群把你的想法都跟我说了。虽然你的做法确实荒唐,但你的心总是好的,令人感动。你要记住,朋友之间,相互帮忙是应该的。别拿自的尊严作为补偿,那是对友的亵渎。”

    李素素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伯母的指点。”

    杨夫人抬手抹掉她腮边的泪水,叹道:“你呀,注定要在泪水中成长。好吧,我们一起挖金子去。”

    峡谷中,大家七手八脚地用长剑挑开泥土,顿时金光闪耀,金子果然还在。

    李素素的意思是,把金子的五分之一给侠义庄众人,剩下的留给仁义帮。由刘超群、左昆仑,乔明夫妇,还有姚小宝等人一起把黄金分到各地,完成仁义帮成员遣散和自谋出路的转型。

    众人也都赞成这么办,一起将黄金运回了山庄。

    一切安排妥当,李素素终于动了去见龙啸天的念头。跑到刘超群的房间,把象征帮主份的那把黄金匕首交给他:“超群,那些事就拜托你一下。我以后或许没多少时间来了。要是我长期没来,你就接任帮主吧。”

    刘超群接过匕首:“希望你有了新欢,也别忘了原来的兄弟。保重!”

    李素素:“我觉得,小宝妹妹蛮好的,你认为呢?”

    刘超群嘿嘿一笑:“怎么了,你想当媒婆了?”

    李素素微微一笑,拱手道:“好兄弟,多保重,后会有期!”

    两天后,侠义庄门口。

    李素素红衣红剑,黑发飘飘,背着一个红布包裹,随手牵过一匹枣红马,依依不舍的拜别侠义庄众人,准备到北方去寻找龙啸天。徐文穿蓝sè短褂,背着一大包行李,也牵过一匹马准备随行。

    陈芳眼泪汪汪:“素素,多保重,有空常回来看看。”

    杨慧:“李素素,我们会想着你的。”

    马英明:“结婚的时候,记得请我们去喝喜酒。”

    杨夫人:“孩子,你会隐遁术的,回来很容易。多保重!”

    ......

    终于,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了,刘兰:“李素素你个人,最好死在外面,永远也不要回来!”

    杨夫人怒道:“兰兰,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其他人也用不满的眼神看向刘兰。她显然已经引发公愤,再怎么样,人家都要走了,还这么恶毒地诅咒人家,实在不该。

    李素素急忙道:“兰兰说的没错,象我这样的人就应该死无全尸!”

    杨夫人:“素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呢?”

    李素素叹道:“我这些年经历过的痛苦,一点都不比死无全尸来的少。再来一次又何妨?更何况,生死有命,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的。好了,各位保重!祝兰兰天天开心!”

    说完,翻上马,轻拍马背,朝村外走去。

    背后传来刘兰不屑的声音:“呸,虚伪的东西,快滚!”

    徐文:“妹妹,那个龙公子的宝庄在哪里?”

    李素素:“幽州北平郡燕山县。”

    徐文:“哦,那我到了燕山县以后就开始跟你拉开距离。”

    李素素:“为啥?”

    徐文:“为了不妨碍你和龙公子相见。”

    李素素:“哥,你真好。委屈你了。”

    徐文:“要说心好,没人比得过你。”

    李素素:“人家都说我虚伪呢,你不觉得吗?连我自己都这么认为了。”

    徐文:“我以前也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现在终于明白了,其实,你既不傻,也不虚伪。你的完美程度让人难以置信,所以才被误解。”

    李素素:“假如,我嫁给了龙啸天,你打算怎么办?”

    徐文:“那我就在离你家不远的地方住下来,也找个媳妇成个家。”

    由于有仁义帮势力的照顾,又加上桃花仙子是出了名的煞神,一路上竟是顺利太平。为了引出恶人,顺手除之,李素素也懒得遮掩自己的绝世容颜。给她行注目礼的很多,但敢招惹她的却还没遇到。

    虽然李素素自己不要吃东西,但徐文要吃,马也要草料。因此,中途投店是免不了的,她也借此机会打听了一些天下大事。对曹cāo南征北战,平定四方的丰功伟绩大为钦佩。对于这位jiān雄,她也生出了几分敬畏,不敢路过许昌,而是绕道青州。

    她忽然想起,那个在比武的时候,明显让着她的人,青龙堂堂主吴志远。觉得很有必要去拜访他一下。于是,绕道走青州泰山郡东莱县。

    这天上午,刚转入一个山谷,前面驿道上便奔过来三骑人马。走在两个黑衣壮汉前面的那位黑衣瘦高老者正是吴志远。

    “吴伯伯!”

    “李帮主!”

    两人对视作揖,几乎同时开口。

    李素素:“吴伯伯,您还好吗?方便与您单独聊聊吗?”

    吴志远:“帮主,你这是打算前往何处?”

    李素素:“我想去幽州拜访一位朋友,路过此地,忽然想起应该来看望您一下。”

    吴志远:“好,青龙堂离此不远。我们进屋说话吧。”

    李素素:“有劳吴伯伯带路。”

    青龙堂位于两座地势较为平缓的山丘之间,门前是一片原野。在一块两三亩地的草坪那边,便是绿油油的麦田。高达三米的石头围墙里面是三处山寨模样的建筑群。门口的白sè牌匾上“仁义帮青龙堂青龙山庄”数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还显得很新,与那陈旧不堪的门框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显然是在李素素当了帮主以后才改过来的,原来应该叫聚义帮的。李素素看的头一。暗道:“他们还真把我这帮主当回事了。”

    “这是咱们的李帮主。”吴志远指着李素素对门口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说道。

    “哈哈,早听说咱们的新任帮主是个大美女。果然如此。”

    “美女帮主你好!”

    李素素躬还礼道:“各位兄弟好!”

    酒菜很快就摆上了桌子。

    吴志远,李素素并排坐在正zhōng yāng,靠里面的那张方桌的上首位置。徐文坐在李素素的左下方。

    “美女帮主,兄弟们敬你一杯。”下一桌有名汉子端起了酒杯。

    李素素毫不犹豫,端起酒杯,说了一声请,一饮而尽。她现在已经知道,入乡随俗才是对别人最好的尊重。什么辟谷、食素,到了这里,恐怕都得放一边了。

    “帮主好酒量,再来!”

    “兄弟,帮主是美女,哪有我们这酒量,你就不怕把她灌醉了吗?”

    “怕啥,有我们兄弟在此,还怕有人欺负她不成?”

    李素素嫣然一笑:“各位兄弟,可否容许我用仙法消除一部分酒力?否则,真怕撑不住了。”有了那次在忠义堂的不愉快经历,李素素觉得还是先征得大家谅解比较好。

    她的俏脸已经红的象熟透了的苹果,分明有几分醉意了。吴志远的部下,豪爽耿直,自然不会为难她。“好啊。你是帮主,你自己决定。”

    “帮主还会仙法呀,可不可以露一手给兄弟们开开眼界呢?”

    李素素先是掐诀消退酒劲,然后道:“兄弟们当真要看的话,我就只好献丑了。”说罢双手掐诀,凤舞剑嗖地一声飞到空中,宝剑自动出鞘。赤红的剑与鲜红的剑鞘在空中盘旋飞舞,经久不息。

    李素素:“兄弟们,这是御剑术,不是仙法。其实,我会的仙法不多,很不耐看。所以就只有拿这个献丑了。兄弟们,够了吗?”

    待续:弹断琴弦少知音,力不从心愁到今。

    泪眼望穿空惆怅,天下谁人懂我心?

重要声明:小说《境界的另一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